81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道新主在线阅读 - 第八十四章:马贼屠村

第八十四章:马贼屠村

        命泉中那枚金灿灿的寸尺之兵,似乎多出一丝道韵,古朴与自然,让王晓越看越满意。当他在心间刻印四大神兽与麒麟图案后,真正在命泉了锤炼“灵元”时,却难上加难,刚刻上一些花纹又立即消失了。

        “怎么回事?五大神兽竟然刻不上…”

        王晓继续锤炼十八道“灵元”祭刻,折腾了半天,依然不见起效。最后,他直接把剑胚慢慢融炼回“灵元”,重新锤炼。凝聚成粗坯,见五大神兽刻印不上,又熔炼成一团豆粒子,经过多次尝试,还是没有成功,难以铸造。

        不过,王晓并没有气馁,毕竟这才刚刚开始,祭炼道器是一个漫长而艰辛的过程,不是他如此,其他人恐怕更甚。

        “以后有的是时间打磨,先提高自身修为…”

        想突破先天第五重境界的强者,首先要对天道有所感应,而王晓刚达到先天第四重境界,还有一段距离…

        他闭上了双眸,运转《赤月心法》,用心感应天道,感应自然,整个身心完全处于空冥状态,感受自然气流的流动,心灵一片空荡。。。

        “静静地…”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王晓身不动,心不动,如同古希腊雕塑一般,一动不动……

        缓缓地,一道佛光出现在胸间,一颗舍利子显现出来,王晓处于无物状态的时候,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一幕,一道道天地灵气有意识朝王晓身体集中而涌,准确来说,是朝胸间舍利子集中而来,王晓成为了漩涡中心。

        感觉很玄妙,如同一股甘甜清泉,让人烦躁的心灵得到滋润。周围的灵气王晓竟然能够感受到,那种快感让王晓忘却一切,完全沉浸在那种美妙其中。

        不看、不听、不闻    ……

        与此同时,舍利子竟然发出一股温暖的能量,王晓仿佛躺入温泉里,不同于清流的能量,这股能量温暖人心,温暖全身,仿佛一弯温暖的清水流动血肉与脏腑,伴随着“呜呜”的声音,体内的元灵力开始翻滚起来,好像温泉在喷涌,又好像海水在咆哮,气势磅礴。

        九转仙魔功开始进行第一转,王晓周围紫雾腾腾,诡异无比…

        ~~~~~~~~~    ~~~~~~~~~    ~~~~~~~~~    ~~~~~~~~~

        月黑风高夜,一阵阵马鸣声不断响起,地面细微震动,一行人来势凶猛,陡然勒住缰绳停留在小山坡上,一个黑风寨小喽啰持着大刀从山脚下飞快跑到独眼男子马前跪拜,道:

        “禀告二当家,村寨里没有发现伤三当家那个人的踪影。”

        庞老二只被黑袍覆盖了全身,看不清面貌,只留一只独眼,眼中寒光闪闪,看向由四个小喽啰抬起的娇子,对里面人说道:

        “老三,你确定打残你的那位高手不是某门派之人,只是孤身一人?”

        “二哥,这段时间我派人不断打探,此人确是一名散仙,没有背景。”

        “屠杀整个村寨…”

        一身黑袍的庞老二当即一声令下,声音森寒无比,顿时数十个名马贼立即催马加速,飞速的往下面宁静的村寨冲去…

        “马贼来了!”

        一阵阵惊恐声从村里响起……

        ~~~~~~~~~    ~~~~~~~~~    ~~~~~~~~~    ~~~~~~~~~

        王晓霎然惊醒过来。

        在睁开眼睛的霎那,天地灵气又和过去一样,无法清晰感受到,同时舍利子又消失于胸间,那温暖的能量也跟着消失不见,但是王晓本人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举手投足间,散发出一种亦魔亦仙的气质,耳聪目明,百米外能听到动物的酣睡声,在黑夜里,能清晰看到远处一根古树上,一只蚁虫正在主杆上爬动,数十米之外一头黑野猪正在悄声觅食,一道赤红剑气向它射来,“呜”了一声,便被射翻在地。

        王晓整个人一晃一闪,化住作两道残影,一瞬间便离原地几十米,落地到黑野猪的位置。

        对风的感受也比过去清晰了数倍,血肉与心脏以及骨骼也比过去强了许多,虽然不是新的突破,但他能感到自己仿佛发生根本的变化。

        “只要我按照玄功勤加修炼,突破先天强者之境指日可待…”

        王晓将黑野猪装进储物起里而离去。

        ~~~~~~~~~    ~~~~~~~~~    ~~~~~~~~~    ~~~~~~~~~

        “不好!”

        快到山脚时,王晓突然发现村寨里火光四起,冒起阵阵黑烟,暗叫一声,心中忐忑不安,快速向山下飞奔而去。。。

        当他冲进村寨大门前,顿时火冒三丈,只见整个村寨的房子全部着起火来,满村子的男性尸体,横七竖八躺在地上……

        “没人性,王八蛋!”

        王晓一步又一步缓踏而进,步伐变得无比沉重,双眼里充满了愤怒与不甘。

        走过一个又一个院子,小院中的粮食,家禽全被扫荡一空,一些中年妇女被扒光衣服,下身渗血的躺在一个大院子里,死不瞑目!

        “不好!星儿和老伯…”

        王晓双眼十分焦虑,急忙跑进自家院子里,大门被砍的稀烂,他把房间各处,上下翻一个底朝天,都没有发现星儿与赵老伯,而后又跑出院子一一辨认,在几具尸体里,发现鲜血淋漓的赵老伯侧躺地上,身上出现很多道刀伤,胸腹还插着一把断刀,鲜血染红了一片草地,老茧的双手朝着一个方向伸出……

        王晓将赵老伯从草地上扶起,心如火灼,呼喊道:“老伯,老伯快醒醒…”

        见老人没有一点意识,一道道元灵力从老人后背灌输到全身里,心急如焚、焦急万分、~仿佛连自己的呼吸声都听能够听见,嘴里不停喃喃道:

        “老伯,你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一股股元灵力如同不要钱似的,输进老人的体内,见老人苍白的嘴唇微动一下,怕他承受不住这么多元灵力,立即收回功力,连忙询问道:

        “老伯,星儿在哪里儿!我怎么没找到她!”

        老人双眼焦虑慢慢涣散,显然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见是王晓,老人双手死死抓住他的手掌,微弱道:

        “晓……兄弟,是……马贼,星儿被他们抓走了,你……一定要把她救出来…”

        老人那双浑浊而深凹的眼睛,微闭无力,老泪在满脸沟壑中流淌,翻黄的皮肤上,任凭眼泪,肆无忌惮的顺着脸颊滚落而下。

        “会的,我会去救星儿,老伯你也不会有事的…”见到老人如此,王晓无比扎心,欲哭无泪,连忙语言安慰老人

        “晓……兄弟,你……不用安慰老身,我知道我已经不行了,星儿……就拜托你,她从小就没有了父母,已经很可怜了,一……定要救回她,不…然我下九泉也不得安生,无颜见她的父母,将……死不瞑目…”赵老伯紧握王晓的手掌,突然激动了起来道。

        “老伯,缓缓气,别激动,我会救出星儿的。”王晓不断的给老人胸口舒缓换气说道。

        老人从怀里拿出一块玉,颤抖不断,放在王晓手中,道:

        “这……是我们家传至宝,晓……兄弟请收下它,带……星儿去缥缈山寻找赵氏世家,把玉交给他们看,他们便会收留你与星儿,也希望晓兄弟将我的骨灰带回去,让我魂归故里…”

        面对如此善良而慈祥的老人即将离去,说出他最后的遗愿,王晓眼眶中掉落一滴眼泪,潮湿地划过王晓的脸颊,面颊上留下一道曲折的线,点头道:

        “会的!我会的…”

        “孩……子,别……哭,感……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其……是我一直把你当亲儿子……看……待…”

        老人艰难的说完最后一句话,紧握王晓的双手慢慢落了下去。

        “老伯!”“老伯!”“老伯!”…

        整个村寨里响起王晓那悲痛的声音,王晓抱着老人的尸体,眼泪不由自主的掉落下来,虽然与他们相处不久,但老人与星儿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的情感寄托,早已经把彼此当成亲人,人都是有感情的,也会很伤心。

        抱着老人的尸体回到院子里,随着一把大火,整座院子燃起,将老人的尸体焚化,王晓从身上撕碎一片衣衫,把老人的骨灰打包好,背负在腰间上。

        王晓一脚猜到一个还没有完全烧毁的毽子,低下头捡了起来,一幅幅画面出现在心海里…

        “晓哥哥,教星儿踢毽子好不好……好啊,以后我每天都陪星儿踢一次…”

        “毽子在跳舞喽,大哥哥好厉害……星儿,接住…”

        “晓哥哥做的汉堡,鸡翅好好吃,星儿和爷爷每天都想吃到…好,我以后每天都做给星儿与爷爷吃…”

        “晓兄弟,外面要注意安全……知道了,老伯…”

        “晚上别着凉了,这是今天洗的被子,给你盖一下…”

        星儿开心的笑容与老人关心自己话语一幕幕呈现在心间,让他双眸通红,心中无比的苦涩,忍不住流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