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辛字卷 第二百七十七节 宝琴察疑

辛字卷 第二百七十七节 宝琴察疑

        冯紫英离船时已经是天色擦黑了。

        恩爱一番也算是给王熙凤吃了一颗定心丸,剩下的平儿和红玉也要安抚一番。

        红玉这边好说一些,毕竟有过夫妻之实了,冯紫英的性子林红玉也大略知晓,并不太担心,唯一希望的便是冯紫英能在未来一年间抽时间来看看,或者是寻个机会回京相会。

        平儿这边就免不了要抹一把泪了,这一耽搁又是一年,原本还觉得没什么,但见到林红玉抢先偷吃了,自己却要再拖一年,日后究竟如何也还不好说,难免心里失落酸楚。

        冯紫英自然要好生慰藉一阵,说些讨好的话儿,直把平儿哄得转悲为喜,这才罢休。

        说内心话,冯紫英也有些不舍。

        王熙凤是满足了他内心深处的某种欲望,终于得手,更希望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平儿则是他《红楼梦》书中最欣赏的女孩子之一,虽然是丫鬟,但那种温润柔雅,恬静淡然,深合冯紫英的喜好;至于红玉,新荔初尝,正是贪欢情浓之时,骤然分离,当然有些不舍。

        不过这也是迫不得已之举,再拖下去,恐怕就真的要出事了。

        贾家这边都知道王熙凤在保大坊这边的居所了,前一个月李纨探春她们便去看过,王熙凤不得不在床上装病才算是糊弄过去,再遇上这种情形,那圆滚滚的肚子如何遮掩?

        待到王熙凤明年生下孩子,再拖上一年半载断奶之后,王熙凤便可回京,至于说如何来圆这个孩子的谎,可以从长计议。

        在冯紫英看来,王熙凤离京也是好事,他判断这期间自己担心的危机肯定会演进到一个无法收拾的状态,但具体会变成什么样,冯紫英自己心里也没数,到那时候甚至冯紫英担心自己未必照顾得过来。

        他预测未来的危机有三种可能性,但三种可能性又可能会演变成多种结果。

        一是义忠亲王在京中得到牛继宗和陈继先的支持发动叛乱,王子腾在湖广策应,江南断绝漕运支持,最终叛乱成功,义忠亲王登基,又或者叛乱失败,但朝廷元气大伤。

        二是义忠亲王觉得在京中起事失败几率太高,直接悄然南下金陵,牛继宗率领他控制下的边军直接经山西或者北直、河南南下,王子腾率登莱军控制湖广,然后形成南北对峙。

        第三种可能危险更大,不确定性更多,比如义忠亲王认为事情不遂,引入蒙古或者建州女真祸乱中原,又或者白莲教也趁机作乱,结果导致整个北地局面失控,最终不管谁最后获胜,都将面临一个极其糜烂和混乱的大局,甚至到最后是两败俱伤。

        冯紫英也希望自己是异想天开或者杞人忧天,但是墨菲定律的诅咒始终笼罩在他心中,这时间正在慢慢逼近前世中明末大乱的节点,而自己来的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前世没有的,会变成什么样,谁能预测?

        也许就真的如明末大乱那样的一场大旱就能让某段历史提前上演呢?

        历史本来就是无数个偶然碰撞出来的必然,该是什么样,谁也无法断言。

        只是他的这种怀疑担心却无法对人言,除了自己老爹他大概透露过外,便是如齐永泰、乔应甲以及练国事这等亲近之人,他也不好明言,否则显得太过骇人听闻,徒乱人意。

        他能做的就是一方面让老爹严阵以待,以防万一,另一方面就是自己做好分内的活儿,另外他也在考虑是不是还是该冒着妄言的风险,先和齐永泰、乔应甲说一说,哪怕他们不采信,但就算是提一个醒,心理上有些准备,也是好的。

        想到这里冯紫英又忍不住叹一口气,却被车前面的瑞祥听见,从帘子外探进头来,小声道:“大爷,可还是在为二奶奶担心?小的去走了这一趟,运河上水流平缓,这时节不冷不热,几日便能到了,那边小的也和福伯那边专门打了招呼,他是家中老人,知晓轻重,不会乱传的。”

        “哼,不会乱传,但是我母亲那边呢?”冯紫英冷声问道。

        “爷,福伯也不是那等迂腐之人,他也懂得装糊涂的,除非是太太盯着问,否则他不会大嘴巴的。”瑞祥笑着道。

        “那外边儿人呢?”冯紫英又问。

        “外边儿的情况,小的还真不敢说。”瑞祥经历了这么些年在冯紫英身边跟着学,也已经有了几分沉稳气度,这也是冯紫英敢于把他放出去独立做一些事情的缘故,“咱们冯家毕竟是临清首屈一指的大族,骤然住进去那么多人,怎么可能不招人眼目?寻常人兴许就是一阵子感兴趣就过去了,但是其他几家多半是要来打探的,……”

        “唔,那你觉得怎么做才好?”冯紫英也想要考较一下这瑞祥这么些年跟着自己历练,有多大长进。

        “小的想过,不妨就说是段家亲戚,半隐半露,引导他们往三爷那边儿想,无外乎就是养了外室,怕被大妇知晓,……”瑞祥轻轻一笑,“反正三爷现在在广州,家小在大同,其他几家也知道冯段两家的姻亲关系,只要二奶奶不露面,大家关注一阵,也就慢慢淡了,便是真的怀疑,但也不可能到广州和大同去核实吧?实在不行,大爷给三爷去一封信稍稍打一个招呼便好。”

        冯紫英忍不住点点头,此事瑞祥还是考虑相当周全,算是很稳妥了。

        这桩事儿妙就妙在半隐半露,都不明说,谁问起来也说不上个什么,只不过有心人都往段喜贵那边去想罢了。

        只需要给段喜贵那边说一声,不承认不否认,回避这个话题,就一切完美了。

        经过此事,冯紫英对瑞祥也要高看一分了,这小子总算是慢慢成长起来,也不枉自己的刻意栽培磨炼,现在逐渐可以帮自己处理一些不便于出面的私人事务了,日后也还可以慢慢向私人助手角色培养。

        回到家中,宝琴替冯紫英换衣衫,不经意间闻到了一股子沁人心脾的浓郁香气,眉头微微一蹙。

        这香气分明就是女人衣衫上的,而且宝琴分辨得出,不是那等丫头所用,这等质料的脂粉价格不菲,但更像是妇人而非女孩子所用,这也就排除了林黛玉、贾迎春甚至贾探春这些人,这让宝琴有些讶异。

        是谁?

        有心想要旁敲侧击问一问,但看到冯紫英眉头仍然残存着深思的神色,宝琴涌到嘴边的话又收了回去。

        今日堂姐身体不方便,便在她这边歇息,她不想因为这些事情弄得心情不好。

        自己这位相公在京师城中名声偌大,但是却很难听到他参加什么文会诗会,也从不去青楼宴请待客,可风流倜傥之名依然远播,其中固然有一门三兼祧的因素,同样也有自己的缘故。

        梅治中家次子的退婚女却给了小冯修撰作媵,这个桥段在京师城中也成为“美谈”,要知道两位都是翰林院出来的角色,现在又同在顺天府共事,这可真的是天下奇闻,不过宝琴却知道相公从来不在意这一点。

        只是宝琴同样也清楚自己相公虽然不在外边儿风流,但是却也不是那种坐怀不乱之人,别的不说,贾迎春便是一个典型。

        之前谁也未曾想到过素来敦厚木讷的迎春居然会一心恋上了自家相公,看这样子也绝非一年半载的事儿,只怕是早就有此心了,宝琴不相信自家相公就对此一无所知,只是碍于贾家身份而无法,但最终还是迫使贾家就范了。

        当然,对相公在外边可能还有女人的事情,宝琴是不太在意的,真要在意,她更在意长房的沈宜修和未来三房的林黛玉。

        其他女人对她来说,构不成多大威胁和影响,哪怕是迎春,她有这个自信。

        但若是相公和外边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纠缠在一起,宝琴就不得不担心了。

        这种香脂气息显然不会是长房沈宜修身上的,长房沈氏喜好的脂粉,宝琴也知晓,而二尤常用的香脂,她也同样心里有数,而这一次显然不是同一种。

        关键在于这种脂粉的浓郁味道不类寻常,如果真的是自己所猜测的那样是一个已婚妇人的,这就有些麻烦了。

        是哪家不知廉耻的女人敢勾搭自己相公?

        相公怎么会和一个已婚妇人纠缠在一起?谁有这样的机会和可能性?

        宝琴的思绪已经迅速开动起来了。

        相公日常的行踪宝琴很清楚,甚至很放心。

        平常除了顺天府衙门办公,就是他的两位师长府上去拜会,再多也就是诸如吏部柴大人和户部崔大人等几个关系较为密切的尊长上司府上走动走动,便是其他同年同学同僚,大多都是登门来拜会,他去别家情形甚少。

        除了一个去处。

        荣国府,嗯,或许还有宁国府?

        想到这里宝琴心中微微一沉。

        这是她不太愿意往那边儿想的所在,但是却又不得不往那边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