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不可思议的山海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五十八章 不可预测的随鸡性

第五百五十八章 不可预测的随鸡性

        讨伐血祭部落的战斗,以南方大联盟的大获全胜而告终。

        但既然是战争,就不会不出现伤亡,相比其他的邦国,南方因为先锋部队人均带甲,又是突袭战,在各种有利情况之下攻击,所以阵亡人数比负伤人数要少的多了。

        可即使如此,也至少损失了数百位优秀的战士,这是后期混战时候被对方图腾战士所杀死的人们。

        无数熟悉的面孔再也不会出现,市场中有些人的摊位也不会再开张。

        哭泣不能让死者复生过来,而大家更是明白,如果没有这次的先手作战,敷浅原的伤亡会比现在大上数十倍。

        这一仗必须打,而且要打的漂亮,而现在已经打的够漂亮了。

        生者还活着,要代替死去的勇者活着。

        在敷浅原,纪念碑上多了很多名字,举行了盛大的哀悼。

        “他们将与世长存,永远注视着这片繁荣的土地。”

        妘载做了致词,并且定下了一个节日,除去清明的节气祭祀英雄们,还要在每年的这个时候进行扫墓活动。

        而扫荡了南部地区的重大威胁之后,至少敷浅原的附近,短时间内不再有重大的威胁了。

        当然,只是短时间和一定范围内而已。

        西部的洞庭湖区域内三苗依旧在活动,夸水又有凶猛的巴人五部作乱,玄蛇的老家还有神怪奔云在活动,更不必提及大江北部的胥敖残党,以及桐柏山,缙云氏等敌对势力……

        只不过,这些家伙短时间内都不会威胁到敷浅原而已,因为他们的生活方式,和暑部落这种血祭加掠夺的并不一样。

        时间来到秋收之前!

        天边出现了成群结队的精卫鸟!

        敷浅原中,崖带领着他的部落,正式加入到洪州的联盟之中,他们得到了一片土地,在这片希望的原野上。

        骨饰在风的吹拂下,发出清脆的击打声,崖觉得,那或许是阿裳的魂灵,在身边看着自己吧……

        …………

        咕咕在战斗结束之后,再一次迎接了精卫们的归来。

        秋收将至,田野中能够看到豚子忙碌的屁股了,亦能看到偷吃的羔子,以及巡逻的狗子。

        鼍龙?    老鳖?    登涉它们也暂时停止了盐田的工作,在泽水附近相约泡澡。

        天狐经过减肥终于和山主混到了一起?    屌丝逆袭?    这让身为人族的先龙很是嫉妒。

        金秋不仅属于人族,同样属于异兽们。

        小鸡咕咕终于再次过上了平静的生活。

        弱小可怜又无助?    但是能吃。

        咕咕的眼睛眯着,羽毛蓬松的挤压起来?    头上三根鸡毛迎风胡乱飞扬。

        没有了敌人?    咕咕也吃饱了火焰,在上一次大战中立下大功的咕咕,俨然成为了南方的吉祥物。

        外界对于南方的评价,除去“兵强气盛?    世不可夺”之外?    譬如羽民国的国主就对咕咕十分眼馋。

        甚至希望能交易一只配种的爆炸小鸡……

        当然这个依旧被妘载委婉的拒绝了,不过羽民王也看出来,知道咕咕并非凡鸡,必是异种。

        话题回到精卫。

        候鸟的生活在咕咕看来实在是太过于麻烦了,每年要在南方和北方反复往来?    于是咕咕开动脑筋,忽然想到了一个方法……

        众所周知?    妘载在试验温室大棚,虽然这个时代没有温室大棚的一系列相应技术?    但还是那句老话,技术不够?    巫术来凑。

        有了火焰小分队的成员?    哪里都是温室大棚?    就像是心中有海,撒哈拉也是马尔代夫。

        在麦田大棚附近,咕咕带领着精卫们来到这里,不出意外的看到了麻麻载。

        当然,意外的看到了另外一些人。

        除去麻麻载和烦人松,还有粑粑华,差生黄,咋呼命。

        咕咕给这些人取的外号都是有意义的,譬如重华,咕咕听说他喜欢追着人去厕所拉屎……

        娥皇因为学习成绩差所以叫差生黄。

        文命因为喜欢拜神又大呼小叫所以叫咋呼命。

        别人永远不知道自己在咕咕的心中被取了什么外号。

        不过咕咕发现,除去他们之外,这里还有两个不熟悉的人,其中一个咕咕见过,据说是在射箭运动项目中,战胜了麻麻载的人。

        咕咕的神色严肃起来,觉得还是不要打搅他们的好。

        不远处,修和鸿超是主动来拜访妘载他们的,鸿超是想要改天和妘载再比试一次箭术,对此妘载欣喜不已。

        看看,人家射箭冠军都认可自己的箭术,看来自己才是得到了大升真传的人。

        至于修,则是来请教一些治水的事情的。

        这话说的,文命就很积极,开始现学现卖,装作人师,不过修也知道,文命其实也是和妘载学习的罢了,这段时间,他已经在南方打听清楚了。

        妘载对此,倒是微微上了点心。

        打听自己的身份,这倒不重要,毕竟自己不是啥朱三太子,没必要搞得神神秘秘的,这个时代来找自己的,慕名而来的人,大部分都是听说自己有治水之策来的……

        等等,修是从中原来得,老家在西北……

        但是重华、叔均、先龙却都不认识他……

        妘载觉得这人有点神秘,而且有搞情报的天赋,不过这都是人家私事,在交谈了一会之后,妘载很诧异,因为对方在治水过程中,提到了洛水和渭水。

        “部落曾经居住在那附近,只是渭水洛水过于暴躁,不得已而迁移数次……那都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修表示自己部族以前经常治水,但是效果不佳,他这个人喜欢云游,其实也是看一看天下山川的走向,积累些经验。

        说到这里,文命顿时感觉和他很合得来。

        在得知妘载他们准备去中原时候,修倒是很高兴,表示甚至可以一起走一走,文命顿时也叫好,这一下回中原的队伍,瞬间就壮大了。

        不过妘载这里还有些事情要做,要等到秋收结束。

        ……

        咕咕领导着精卫们参观完了麦田,精卫之中有小精卫对咕咕很是喜欢,咕咕顿时泪目。

        而那只大精卫今年同样回来了,她又去了一次汤谷,所以回来晚了。

        咕咕扭扭捏捏,不好意思的和她交谈着。

        五年了,自己就长了这么点大,但虽然生理或许不成熟,可心理已经成熟了。

        只不过,咕咕鼓起勇气的告白,被一个意外般的随鸡性打断了。

        随鸡性……

        夕阳西下,田野的远方。

        出现了第二只小黄鸡,和咕咕遥远的互相注视着,浑身上下散发出高冷的气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