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靠系统混成玄幻大佬在线阅读 - 第61章 到白鹿沟被敲诈

第61章 到白鹿沟被敲诈

        修行界中人最信冥冥中的一点天意,也最重诺言。

        因为可能千年前的一句话,就会成为一位元婴大修士一辈子过不了天劫的魔障。

        赵阳说要找白鹿岭讨个说法,便不会轻易作罢。

        秘境归来,宗门中又有筑基大修士坐镇,青云宗弟子修行热情高涨。

        一连两日,不用赵阳督促,弟子演武、修行一波接一波。

        见门中事物平稳,赵阳简单布置一下,交待苏穆罗生等人好生谨守宗门后,便离开山门,架起剑光而去。

        一路飞驰,此时赵阳能动用的灵力已经远超上次去御蓝山的时候,剑光犹如一道流星,瞬息间划过天空。

        赵阳半个时辰便赶到相距青空山千里之遥的白鹿沟。

        白鹿沟因山上瑞兽白鹿而得名,只是这白鹿虽号称瑞兽,其实也不过寻常低阶妖兽,实力不强,早已被修行者猎杀的快绝迹了。

        “青空山青云宗赵阳前来拜山——”

        剑光停在半空,赵阳一声高喝。

        炼气后期的灵力驱动,浪潮滚滚,大半个白鹿岭斗殴听到他的声音。

        连喊三遍之后,他盘膝坐在云端,闭目静候。

        不一会,数道身形飞遁而来,落在他的面前。

        这些人有男有女,看上去都是身居高位之人,见到赵阳,都是神情复杂。

        “轰——”

        一声云雷,一道高大身影撞破碎云,立定赵阳身前百丈。

        “你就是青云宗赵阳?”

        赵阳睁开眼睛,看向此人。

        花白头发,双目中一丝精光,身穿一件宝蓝色的锦袍,腰间的玉带闪烁灵光。

        修为,炼气六层巅峰。

        就在赵阳准备站起身来时,一位身穿青灰色道袍的五旬长须道人上前一步,拱手道:“赵宗主,在下白鹿岭玉华门祝淮,承蒙赵宗主大度,当初在秘境外不曾追究我等的冒犯。”

        此人正是白鹿岭进入秘境的两位炼气六层修士之一,也是他曾说,要给赵阳一个交代。

        见此人出声,赵阳转首看了过去。

        “赵宗主,上次在秘境中挑起事端之人便是我白鹿岭无华院弟子。”祝淮说着伸手指向刚才喝问赵阳之人道:“这位就是无华院院主金源上人。”

        那位金源上人等祝淮介绍完后,眼中露出不屑之色,轻哼一声看向赵阳。

        “赵宗主,你们青空山修士曾在秘境中围攻我白鹿岭修士,这事怎么算?”

        从出秘境三日白鹿岭无人往青云宗致歉,赵阳就知道此事白鹿岭不会认错了。只是将锅都甩到青空山修士头上,赵阳还是没想到。

        这等颠倒黑白的话也说得出,赵阳差点没被气乐了。

        金源上人的话语气生硬,其他一些白鹿岭修士到底还是有些羞耻心,都低头不语。祝淮嘴巴张了张,脸色涨红,叹一口气,往后退了一步。

        “嗯,领头围攻白鹿岭修士的,是我家师妹。”赵阳点点头,语气平和。

        听到赵阳的话,那金源上人双目放光,咧嘴道:“我家弟子伤势颇重,原来是你家师妹领头干的。嘿嘿,这么说来,咱们得有帐算了。”

        “对,是得算算。”赵阳脸上露出一丝玩味之色,“怎么算?”

        金源上人哈哈一笑,高声道:“听说这次你们青空山的人都发财了,我也不要多,见者有份,赔我无华院一件法器。”

        一件法器!

        整个白鹿岭十几家宗门,总共才不到十件下品法器,金源上人开口,其他人都微微一愣。这家伙还真敢要。

        “法器?好说。”赵阳手一挥,一柄青色长刀浮在半空。

        真拿出来了?

        白鹿岭众修士全都一呆,疑惑的看向赵阳。

        金源上人也是微微一怔,然后目光便被长刀吸引,流露出贪婪之色。

        他刚伸出手想将长刀拿摄到手中,忽然一顿,狠道:“这下品法器怎么行?我要的是中品法器!”

        中品法器!

        听到金源上人的话,祝淮等人都面色一变。

        一件中品法器可是价值五千灵石,整个青空山也只有苍焰门有一件中品法器,这金源上人分明是在逼赵阳翻脸!

        “赵道友,祝某曾言要为道友寻个交待,奈何实力低微,对不住道友。”祝淮忽然一咬牙,上前一步,低喝道:“道友,此事作罢,你快走!”

        “祝淮!劝你莫要多事,否则老夫让你玉华门在白鹿岭待不下去。”听到祝淮的话,金源上人怒吼一声。

        祝淮浑身一颤,脚步却没有挪动,只眼睛盯着赵阳,脸上露出哀求之色。

        他又不是邪派魔修,是他说要给青云宗交待的,结果赵阳来了,却被刁难。

        若是赵阳再被金源上人羞辱甚至伤害,作为始作俑者,祝淮说不定会道心破碎,走火入魔。

        这便如当初不斩魔狐,左伦和穆苍鹰就心气不畅是一样的。

        “好。”赵阳站起身来。

        祝淮脸上一喜,却听到赵阳道:“中品法器就中品法器。”

        说着他手一抖,一柄半月形的青色铁扇悬在身前。

        这铁扇展开有三尺宽,青色扇面上一道道惨白团花。

        “此扇名为缺月扇,扇中蕴含一道清月流光,这流光既可守护自身,又可化为光刃,瞬间飞旋杀敌。“赵阳一边说着,手掌一翻,扇面上流光涌动,幻化出一道淡淡光幕。

        “此扇如何?”赵阳将铁扇一合,看向金源上人道。

        金源上人面上神色阴晴不定,眼珠上下打量赵阳。

        他又不傻,赵阳修为不差,又有中品法器在手,之前这么低声下气,没有鬼才怪。

        “怎么,这法器,上人不要?”赵阳伸手一推,手掌松开,铁扇飞了出去。

        金源上人下意识的抬手,一把抓住。

        直到将这铁扇抓在手中,他仍然有一种不真实之感。

        真的是一件中品法器?中品法器,落在自己手里了?

        “够了吗?”赵阳依然面上淡然,轻声开口。

        金源上人一把将铁扇收起,眼珠一转,看向身旁那些白鹿沟的各家主事之人。

        “我白鹿沟上下一心,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光赔给我一件法器可不够。”金源上人盯着赵阳,身上灵力缓缓聚集,眼中露出凶光。

        “要么,给我白鹿沟一家一件法器,要么,你再拿出一件上品法器。否则,今日你便别想生离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