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汉从吹牛开始在线阅读 - 第13章 我太难了

第13章 我太难了

        若是一二十年前,王不饿自然不敢有这么大胆的想法。

        但现如今的秦军早已不是当年的秦军了。

        虽然依旧精锐,但是在陈铁山近乎不离视线的监视下,王不饿手下的这两千来士兵训练的倒也刻苦认真。

        都是多年的老兵油子,自身的战斗技能倒是没什么问题,最多就是荒废了而已。

        通过一个月的加强,战斗力较之之前已经上升了不少。

        或许依旧不如秦军,但王不饿觉得两者应该没差多少的。

        爹是儿的胆,兵是将的胆。

        清晨,大队大队的狗地主们带着自己的佃户,推着大车小车的赶往敖仓。

        尽管已经被宋钟抢走了不少的粮食,每一家也没剩下多少。

        但狡兔三窟的道理他们又怎会不知?

        所以,这几十家汇聚起来,也差不多有七八万石粮食。

        不远处的山坡后,两千甲兵分散的趴在周围一动不动。

        “公子,咱们这么干是不是有点缺德了?”陈铁山面色有些不太好看的问着。

        “缺德?什么叫缺德?”王不饿看着身前一队队的百姓,头也不转。

        “哎,抢了那些地主也就抢了,大不了杀了便是,反正他们也不支持咱们,但是那些百姓……”

        “打住!打住!”王不饿越听越觉得话音不对劲儿。

        合着搞了八百年,你陈铁山就是这么看我王不饿的?

        别看这些小地主们现在被宋钟抢的有些落魄,但王不饿真若对他们动了手,将来是要遭到天下地主们的抵制的。

        不要小看了这个年代的阶级力量,也不要觉得杀几个地主没什么问题。

        单独拎出来杀倒是没问题,像这种集中的,有多远滚多远。

        “发挥一下你的想象力,本公子好歹费了这么大劲儿,难道就为了这么点粮食?”王不饿敲了敲陈铁山的脑袋。

        按理说经过一个月的调交,这货的脑袋应该开过光了啊。

        难道是自己打开的方式不对?

        还是说咒语念错了?

        “啊?全杀了?”陈铁山愣了下,心中不由的有些恐惧。

        王不饿跟他说过很多话,而通过这些话,现在他觉得王不饿的意思大概率是把这些人全杀掉。

        但……

        下面那些人加起来怕是有上万了吧……

        “……”王不饿一头黑线,如果可以吃人,他觉得自己把陈铁山吃了都不一定能吃饱。

        真想扒开他的脑袋,然后把自己的给他放进去。

        讲真,王不饿作为嘴炮其实他是不想吹牛的。

        但是他发现陈铁山根本就不上道,搞的自己憋了一个月没吹牛的记录要被打断了。

        累!

        真累!

        王不饿发现养一头猪的难度明显要高于买一头猪的难度。

        所以他决定,这猪咱不养了,等着买猪吧。

        省力,还省心。

        “这几日本公子让你散步的谣言,宋钟肯定听到了,虽然他最近抢了不少,但是他人也多,根本吃不了多久,如果中间没有出现差错的话,在他们抵达敖山之前,宋钟便会带着人马杀过来了。

        在秦军的面前杀秦朝的百姓,而且还不是一个两个,你说敖仓的守军会不会有反应?

        待他们双方杀的筋疲力竭,死伤惨重的时候,咱们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通吃两边。

        到时候百姓的粮食还归百姓,敖仓的粮食可就是我们的了!”

        “我……”陈铁山听的目瞪狗呆。

        仗还能这么打?

        两千多人就敢去打敖仓?

        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好不啦?

        但是听着王不饿的这一番部署,陈铁山又觉得似乎可行。

        前提是宋钟要跟秦军鏖战一会儿,当然,敖仓的秦军只要出来,就绝对不会让他们轻易走掉。

        等他们打的差不多了自己再上……

        战术鬼才啊……

        不知不觉的就展现了一把自己的实力,同时还把宋钟的事情给解决了。

        看着陈铁山懵逼的表情,王不饿表示很满意。

        早点这样不就得了?

        也省的自己多浪费这么多唾沫。

        “待会记得放走宋钟,完事后对外宣称,我们是宋钟的部下!”王不饿蔫坏蔫坏的贼笑着。

        “公子,我们不是应该杀了宋钟,然后收编他手下的人吗?”陈铁山一脸不解的看着王不饿。

        两千人还想干啥大事呢?

        有了敖仓的粮食,难道不应该第一时间招兵买马,壮大自身吗?

        “李由为何选择增兵荥阳而拒营不出?”王不饿瞥了眼。

        “他想等兵力多点再出来?”

        “非也,他想等着本公子去攻城,如此方可依托城池坚固,守备完善之利来从容应对。”

        “也是,放着高大的城池不利用,跑出来跟我们打野战,除非李由脑子坏了。”陈铁山猛然觉悟。

        这年代可没农村包围城市那一说,只要城池还在,后面的就好说,而且现如今这个局面,也不用担心荥阳后路被切断。

        “所以,放走宋钟,自然是让宋钟来替我们背锅的,到时候咱们暗中招兵买马,宋钟在前面被李由追的像孙子一样逃跑,岂不舒服?”王不饿微微一笑。

        语言是一门优美的艺术,王不饿当然不会说他想狗下去。

        更不会说若是敖仓的粮食能让他们这两千人吃上三五年的,他就打算狗个一两年再说。

        当然,一心想要狗到底的王不饿浑然没有意识到。

        就在三天之前,他还想着再狗几个月呢,然而三天之后,却不得不出兵。

        所以,你看!

        有饭吃,还能让大家安心的狗着。

        一箭双雕啊简直是!

        再看向陈铁山的时候,原先怎么看怎么顺眼,现在王不饿却觉得此人非是良配。

        我真的太难了……

        看来得找机会找个谋士了。

        毕竟自己那些高级玩意儿跟陈铁山面前也玩不起什么浪花,只有身边围着一群聪明人,自己才能过的更舒坦一些,少操一些心。

        就在王不饿想入非非的时候,陈铁山很没眼色的打断了王不饿的美好幻想。

        “公子快看,宋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