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汉从吹牛开始在线阅读 - 第20章 又要上天了

第20章 又要上天了

        敖仓校尉刘煜已经没有活着的必要了,陈铁山早在攻占敖仓的时候,就直接将其斩了。

        一是他的级别不低,二是他在这场战斗中表现出来的能力,并没有得到大家的认可。

        虽然陈铁山不觉得把自己放在这个位置上能比刘煜做的好多少,但是最起码,不会被耍的晕头转向,最后几乎兵不血刃的拿下敖仓。

        三天后,已经将家搬到敖仓的王不饿,拿到了最终的数据。

        当日出征两千人,战死一百一十八人,受伤三百三十人,不能继续服役者五十七人。

        俘虏两千四百四十六人,三天内因伤不治身亡者八十八人,不能继续服役者四百四十一人。

        也就是说,不考虑那些还在荥阳大营中的人。

        王不饿手下的军队现在已经扩充到了三千九百四十三人。

        远不及陈铁山当日说的六千人,但实际上也差不多有五千人了。

        这可是正儿八经的军队,战斗力非同一般,甚至可以毫不客气的说,在目前这个时间段内,拥有最大规模的反秦正规武装力量的,王不饿当属一哥。

        而王不饿的心态,也在这一刻发生了悄然无息的变化。

        之前是不断的想着跑路,想要安稳的度过这一生。

        但是经过一个多月的时间,身边的人渐渐的改变了他的这些想法。

        甚至投靠刘邦这种想法,王不饿现在都要仔细的思虑一下是否真的可行。

        正如同一个月前所想的那样,很多事情,并不是自己想做就能做的,很多时候,身边的环境会推着你去做一些你不太喜欢做的事情。

        “赏!重赏!”王不饿紧咬牙关,事情已经拖了三天,现在所有的数据都统计出来了,王不饿已经没有继续拖延的理由了。

        但是怎么赏也是一门学问,给的太多了,后面怕是会玩不转,给的太少,又会让大家心生不满。

        这几天王不饿也同样在考虑着这个问题。

        “攻占敖仓意义非凡,全体将士记集体一等功一次,赏粮五万石!各部有官职者,战功多者,可酌情多分配一些,由五百主拿出分配方案。”

        “四位五百主,晋升为千人,从其下五位百将中选出一人任五百主,另一人从降兵官员中择录。”

        “往下各级军官若有空缺,优先从各部中择优任免。”

        “自屯长以下,此战斩获首级一人者,记个人三等功一次,累积三次晋升一级,斩获首级二人者,记个人二等功一次,累积两次晋升一级,斩获首级三人者,记个人一等功一次,直接晋升一级。”

        “公子……”陈铁山啧啧嘴巴打断了王不饿的安排。

        虽然他知道王不饿还没说完,但是他听到bug了呀……

        “公子,一枚首级三等功,三次便是三枚,两枚首级二等功,两次便是四枚,三枚首级一等功,一次还是三枚,如此来算,二等功不是要多一枚首级吗?”

        王不饿微微一笑,解释道:“非也!非也!一战斩首一人便是实力,斩首两人有多难?三人又有多难?你也是基层出身,应当懂这个道理的。”

        陈铁山略显尴尬的挠了挠头,自己的确没有想到这里。

        就好比这一次的战斗,看似很难,实际上打起来并不难。

        即便面对比自己多的敌军,可整个出兵的两千人中,大约四分之三的人都没有战功。

        两千人当中,斩首三人的,也仅仅只有一个,两人的三个。

        而在一场战斗中,斩首三人的难度,可不是斩首一人的三倍,而是十倍,三十倍的难度。

        “记功,并非只是为了升官,好比这次从五位百将中选取一人,倘若其中一人身上有功劳,那便不用选了,直接就是他,除此之外,等推翻暴秦之后,这些战功也是封爵封侯的评定依据。”

        “官员的评定依据本公子再想一想……”

        “另外,关于阵亡将士,家中若有双亲,每户一年十石粮食,直至双亲去世,若有子女者,每人每年六石粮食,至成人,或出嫁!”

        “公子,这……这……这没有先例啊……”陈铁山瞪大了眼睛。

        没有先例只是其一,最重要的是,这一年得扔出去多少粮食啊?

        历来对阵亡将士都是一次性给一笔钱粮了事,好一些的允许儿子继承老子的战功爵位什么的。

        但是像王不饿这种直接给粮食赡养老人和子女的却从未有过。

        “那陈胜不是常言道苟富贵勿相忘吗?本公子看呀,他已经把这六个字忘的差不多了,将士们既然愿意将脑袋挂在股腰带上跟着本公子,本公子自然有义务帮他们安排好身后的事情,今日本公子立下此规矩,假以时日,本公子若是食言,必将天打雷劈!”王不饿意气风发的嗷嗷道。

        “主公!”陈铁山扑腾一声跪倒在地,朝着王不饿狠狠的扣了一首:“铁山愿为主公上刀山下火海,万死不辞!”

        这一刻,陈铁山是真的被王不饿给感动了。

        这样的主公,上哪找去?

        能亲身言传,指点自己的不足,帮助自己提高自我。

        丝毫不贪恋功劳,宁愿将到手的功劳赠予他人。

        又能为麾下将士们处处着想,在陈铁山心目中,有史以来,所有的明主都比不上王不饿。

        “什么死不死的,本公子宁愿带着尔等偏居一隅,过着吃穿不愁的生活,也不想在这乱世中打打杀杀,走的每一个人,都是熟悉的面孔,本公子心疼啊……”王不饿挥了挥手,心中一阵妈卖批,这下似乎彻底断了退路了。

        讲真,王不饿的责任心还是挺重的。

        虽然已经断了跑路的念想,但他始终保持着跑路的觉悟。

        立下这个规矩,无非就是不想在自己跑路之后手下这些人没有保障。

        只要自己把规矩竖起来了,后面不管谁来接任,都必须按照这个规矩走。

        但是有之前的经验打底,王不饿大概率觉着,待会陈铁山将消息公布出去之后,自己可能又要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