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汉从吹牛开始在线阅读 - 第23章 张良

第23章 张良

        张良的建议得到了不少运粮队的认可,敖仓没有了,他们这些人该何去何从?

        拉出来的粮食再拉回去?

        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拉到荥阳,谁让你荥阳是距离敖仓最近的大城呢。

        张良等人则在接近荥阳的时候脱离了运粮队,这个时候三川郡守李由肯定是要小心翼翼的。

        而张良这些年也都比较低调,毕竟这里距离他当年刺杀秦始皇的博浪沙并不远。

        虽然没人知道是张良干的,但这些年来张良也都早已习惯了。

        运粮队伍倒也没有怀疑,这个时候跟着进城的确不是最好的选择。

        加上一开始双方约定的就是到这里,所以也没有干预,临走之际,张良又送了杨河一些钱财,约定将来若能再见面,双方一定坐下来好好喝一碗。

        张良等人的潜行一切都很顺利,这一路上走了数百里地,始终没有被人发现他们的身份。

        然而……

        王不饿很头疼……

        或者说很肉疼。

        计划的好好的,可计划愣是赶不上变化。

        第一天大家伙发了疯似的收粮,本来还打算第二天加班加点,尽快早点收完的。

        结果谁曾想,第二天早上起来一看,好家伙,对面竟然空了。

        不用去打听也知道,肯定是敖仓失守的消息传出去了。

        这下那些第一天交了粮食的队伍可就难受了,倘若他们是在敖仓失守以前交的粮食,那么一切跟他们无关。

        可偏偏,回执上面写的清清楚楚,敖仓因遇匪兵耽搁几日这才重新收粮。

        一想到他们竟然把粮食交给了叛军,这特么的回去得受多大的罪啊?

        “公子,暗哨抓到了几个形迹可疑的人,他们自称是旧人,前来投奔公子的!”陈铁山进屋,看着脸色不太好看的王不饿小心翼翼的汇报着。

        “什么人?”王不饿有些心烦。

        名声打出去以后虽然风光了,但是恶心人的事情也一样没少。

        最让王不饿头疼的是,最近总有成批成批的农民过来说要投靠。

        他王不饿难道不知道吗?

        那些人压根就不是真心来投靠的,而是因为家里实在过不下去了,所以来混吃混喝的。

        不是王不饿看不起农民军,而是农民军在战斗这方面,的确不咋滴。

        所以,王不饿也给自己制定了一个计划,前期不收农民军。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反正听着挺牛逼的,他说他是韩相之后……”

        “韩相之后?”王不饿愣了下,突然心中一喜,如同中了彩票一般的高兴。

        韩相之后啊,历史上最有名的,应该就是张良了吧?

        “快快有请!”王不饿一扫先前的阴霾。

        花了这么大的心思,总算是捞到一条大鱼。

        张良虽然在领导造反这件事情上做的一塌糊涂,但他自身的能力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他是个典型的政治型人才,放在这个年代,那就是一顶一的辅助,想当主力输出是不太行的。

        而王不饿在知道是张良之后,第一反应便是保姆来了。

        不大会儿的功夫,王不饿见到一年纪四十来岁,个头不高,肤色嫩白,虽然脸上显着疲惫,但如果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的话,张良的皮肤甚至比一些女人的皮肤还要细嫩。

        不过,王不饿也在张良的脸上看出了一丝异常,那明显不一样的病态。

        两人相见之后,张良也是突然有些愣神。

        外界虽然总是传闻王不饿很年轻,但张良却没想到会是如此年轻,怕是有二十岁?

        “张良拜见公子!”张良朝着王不饿拱手问好道。

        虽然年龄比他大,但此刻张良却将自己的位置放的很正,自己是来投靠的,所以就不要管人家是不是年轻人。

        该给的尊重要给,大不了了解之后觉得不合适,在跑路就是了。

        “子房快坐!”王不饿也没有想到,张良竟然会是一副病恹恹的姿态。

        这特么到底是搞了个保姆呢?还是搞了个祖宗呢?

        “公子可曾听闻过老夫?”张良愣了下,自己已经够低调的了,很费解王不饿是从哪知道自己的。

        “子房祖上五代为相,后又散尽家财,连舍弟身亡都只是简葬,这些年来虽然子房为人低调,但却时常有人提起子房,大丈夫当如子房是也!”王不饿很是自然的商业互吹着。

        他相信自己身上一定有吸引张良的地方,不然的话,他为什么会选择西进来投靠自己呢?

        还好这是张良,不然的话,王不饿觉得这次自己大概率又要发挥一下神棍属性了。

        但面对的是张良,王不饿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当王不饿说出散尽家财这四个字的时候,张良的眉头便猛然紧皱。

        “哎,国之亡,留着相府也只是徒增伤悲罢了!”张良故作悲伤的摇着头。

        散尽家财干嘛去了?

        这事张良敢承认吗?只要秦朝一天不亡,他就一天不会承认。

        除非他真正的加入到了王不饿的阵营,这才会有选择的去承认一些事情。

        见张良不想承认这些,王不饿也没有继续刨根问底下去。

        老实说,王不饿不太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原因很简单,不好忽悠。

        但既然张良来了,自己不忽悠怕是不行了,不然保姆没了。

        虽然张良看着病恹恹的,但王不饿却很清楚,张良是活到汉朝建立以后的,所以说,这几年他还是可以放心大胆的去用的。

        “不知子房对如今天下大势如何看待?”王不饿直接切入正题,挑着张良最关心的话题去聊。

        “很乱,对于未来有些看不太清,但可以肯定的是,秦之根基已然动摇!”张良暗暗松了口气,不知为何,在王不饿这个小年轻面前,他总有种被看透的感觉。

        博浪沙的事情他应该猜到是自己干的了,不然不会贸然提起散尽家财这件事情。

        而自己刚表现出敷衍的态度,他便将话题转移到了自己最希望聊的内容上面。

        而自己作为投靠者,又不太适合主动去问人家这些问题,搞得跟自己去挑选人家一样。

        似乎自己心中所想的,他全都知道一样,且一点也不让自己尴尬。

        听着张良的回复,王不饿微微一笑。

        张良的看法重要吗?

        不重要,作为掌舵人,王不饿知道历史的走向,知道自己该如何选择。

        所以,你张良就老老实实的跟在我身后喊着666就行了,系好安全带,等着老司机带你飞便是了。

        “前半句本公子不太认可,但认可后半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