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汉从吹牛开始在线阅读 - 第28章 辱人者,人皆辱之

第28章 辱人者,人皆辱之

        对待陌生人,一曰看,二曰说。

        从外表上来看,这个年轻小伙子就给人带不来什么好印象。

        你说你一个农民军起义的队伍,就算陈胜称王了,他不还是农民军吗?

        大家伙有一个算一个,哪个穿的不是麻布衣裳?

        天气渐凉,外面没有冬衣的人大有人在,你陈胜靠着什么起家的,你自己心里面没点逼数吗?

        这才刚称王,连你手下的一个小年轻都丝绸皮货的怼了起来。

        看这模样,身上脸上干净的跟刚洗完澡似的,十有八九是坐着马车来的。

        首先,从穿着上,陈胜就把自己和手下农民军对立了起来,换言说,陈胜正在一步步的将他自己的根基毁掉。

        而从谈吐上来说。

        这个咋说呢……

        王不饿就算地盘再小,混的再差,你一个特使也跟人不是一个阶级的。

        更何况现如今王不饿手握敖仓,库存粮食近四百万石。

        “滚!”王不饿刚刚踏进去一只脚,留下一个字便直接转身离开。

        跟一个这样的货色,有什么好谈的?

        就算来个傻子也知道这会儿得好好的哄着自己,先把粮食骗到手再说。

        “站住!王不饿,你休要自误前程,趁着现在敖仓还在你的手中,赶紧投了陈王,说不定陈王高兴了还能赏你个侯爵当当!”说到这里,小年轻的脸上止不住的露出一副骄傲的表情,接着说道:

        “如若不然,待假王率大军攻下荥阳之后,便是你王不饿的末日!”

        自打这小年轻开口的那一刻,张良紧皱着的眉头就没放下来过,心中更是越来越失望,越来越愤怒。

        王不饿心中一阵冷哼,还我的末日呢!

        末日是我爸爸,只要我悄悄的搞个状,我爸爸眨眼间就把你弄死了,而且陈胜一个屁都不敢放。

        “那你回去告诉陈胜,就说我王不饿在这里等着他的大军前来围剿呢!”王不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仓令府。

        张良紧随其后,本来还觉得可以聊聊的,但是现在,别说是聊了。

        若是王不饿不走,估计张良得拉着那货吐口水。

        太特么狗仗人势了,王不饿都没你这么敢吹!

        好好的心情被这个二货搞的一团糟,王不饿越想越觉得憋屈,咱们自己人把咱比作天上下凡的天将,下面数千弟兄,哪个不是小心翼翼的捧着咱的?你一个不知道哪来的毛头小子敢在老子面前没大没小的?

        王不饿突然停下脚步,转身朝着护卫张不衣命令道:“扒光他的衣服,然后丢出去,让他步行回去。”

        “公子,这不妥……”张良突然浑身猛然一颤,连忙劝说道。

        “辱人者,人皆辱之!”王不饿越说越是激动,忍不住的指着旁边正在训练,目光却被吸引过来的士兵,声音自然的扩大道:“他陈胜手下没人了吗?派谁来不行?非要派这么个智障儿童,他羞辱我王不饿没关系,为了大局我可以忍,但我王不饿绝不允许他羞辱这里的四千多弟兄,我们拼死拼活为了什么?他陈胜张张嘴,我们就得为他卖命?做特娘的春秋大梦,老子就算是死,也不会答应让弟兄们去替他那个没脑子的送死!”

        “我……”张良一脸懵逼的看着王不饿。

        那个二逼刚才说让什么侮辱的话了吗?

        虽然态度和语气很有问题……

        演员……

        真特么能演……

        张良算是看透了王不饿的心思,索性也不在劝说。

        都这会儿了还劝什么啊?再劝下去,自己就成全营的敌人了。

        你会演是吧?

        “公子,我是说你只让人扒光他的衣服这不妥,像他这种人,根本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先辱之,再杀之,不杀不足以解恨!”

        “对,不杀不足以解恨!”王不饿认真的点着头:“先放他出营,两军交战尚且不斩来使,待他离开营地一段距离后,找个地方让他自刎!”

        两位演员就这么一唱一和的将这出戏表演了下去,然而还在屋内一脸懵逼的小年轻这会却傻眼了。

        话说,你们有什么馊主意就不能小点声说?

        然而张不衣却没给他那么多时间去思考人生,直接带着几个士兵将其扒的一干二净,然后连带着随从也扒干净,直接丢出营地。

        两位演员的表演让人有些不解,于是,脑袋瓜子贼精明的陈铁山派人顶替了张不衣的工作,一屯士兵尾随那个二货出了营地。

        而张不衣则将仓令府内当时的场景复制了一遍。

        这下瞬间点爆了全营的愤怒。

        搞什么飞机?

        大家是相信王不饿,所以才跟着他干事业的,你陈胜又算什么鬼?

        忽悠一下外人还行,但他们这里这些,哪一个不是当了几年以上兵的?

        敖仓守军够不够精锐?

        弄他们都不在话下,你陈胜这个拥有十几万农民的政权又算什么?

        “公子,今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请公子放心,只要他陈胜敢来,弟兄们必定让他躺着回去!”了解清楚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陈铁山第一时间找到了王不饿表态道。

        在这一点上,陈铁山的反应速度要远高于其他三位千人。

        “陈胜的事情无须操心,他还没有那么大的能耐,今日起,若有前来投奔的壮年可招募一些,人数控制在五千左右,所有老兵一带一的训练他们,务必一个月内形成战斗力!”王不饿挥了挥手,压根就没把陈胜的事情放在心上。

        “公子请放心,谁若是敢偷懒,我陈铁山第一个不答应。绝不能让公子的一番苦心被那些老鼠屎坏掉!”陈铁山愤愤不平道。

        “嗯,去吧!”王不饿平淡的挥了挥手。

        比起之前,他已经淡定了许多。

        先前的确是在表演,但表演的也是事实,只不过着重的突出以下自己而已。

        原本只是想激励一下士气,为接下来的大战做准备。

        果不其然,士气虽然激励起来了,但是楼也歪了。

        硬生生的被搞成了个人崇拜,现在似乎王不饿就是整个营地的神,所有人都不允许他受一丁点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