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林奕顾倾城在线阅读 - 第15章 你无情你残酷

第15章 你无情你残酷

        “那个废物竟然以为是我干的,可笑!”

        “少爷,不管是谁,我们都不能任由他胡作非为,我秦家不是他手上的刀。”

        “查当然要查,我就怕那废物自己一厢情愿,到那时,我们也怪不得别人。”

        “呵呵,这一招真够狠,把姓林的逼入死角,退无可退。”

        “发传单?街头小贩行为,我堂堂士族子弟不屑为之。不过,那废物竟敢答应与我一战?谁给他的底气?莫非真以为林雪天下无敌了?”

        “少爷,小心为上。他林家当年……有些底蕴。”

        “当年那一战,究竟谁赢了?”

        提及当年那一战,秦锋和管家面色一凝,没了之前说笑的轻松心态,变得无比严肃认真。

        “家主曾言,了解当年那一战内情的人不超过十人,而我秦家家主不在此列。”

        秦锋闻言颔首,摆了下手道:“不提此事,可儿他们什么时候到?”

        管家从口袋里取出笔记本,快速翻看后说道:“可儿小姐正在国外参加黑客大赛,最快也要等到一个星期之后才能赶来。”

        “其他人呢?”

        “快了,最迟不过三天。”

        “等他们[笔趣岛    www.biqudao.info]一到,我不会再给明城四大家族犹豫观望的时间,不为我所用的人,都是我的敌人。”

        秦锋负手而立,望着窗外碧蓝如洗的天空,掷地有声道:“这座城是时候重新洗牌了。”

        ……

        何家大院。

        客厅里的气氛紧张压抑。

        何天乐抓耳挠腮,坐立难安,无处安放躁动的灵魂。

        “哥哥,别转圈圈了好不好?”何天天鼓着腮帮子,没好气道。

        “我……我不甘心。”

        宠妹狂魔何天乐为了替妹妹出一口气,费尽心思针对林奕,眼看着就要成功了,可结果却是他把暴打林奕的机会拱手相让了。

        每每想到此处,何天乐就郁闷得吐血,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恶气。

        “这事不能怪我,我算到了一切,可他秦锋不是明城人啊,所以错不在我。”何天天咬着嘴唇,愤恨不已。

        “天天,没人怪你,你别乱想。”何天乐走到妹妹身边,好言安慰道:“是姓秦的太可恶,他要对付林家一事,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该知道的都知道了。妹妹,你说他林奕会不会……”

        何天天闻言一怔,目光闪烁,若有所思道:“有可能,非常有可能。倘若真如哥哥所想的那般,那他……不愧是我何天天喜欢的男人!”

        说完,何天天掩嘴娇笑,脸上挂着迷之幸福的笑容。

        “我何家不能这样被他利用啊,必须报复回来。”

        “哥哥,你能这样想,那姓秦的又会怎样想?是不是和哥哥一样认为自己被人利用了,而利用他的人正是我们何家。哥哥,如果秦家要报复我们,何家能挡得住吗?”

        “那就更应该撇清关系。”

        “当然要撇清,但不能让林奕知道。”何天天说着,嘴角上翘,泛起一丝冷笑道:“你现在去找秦锋,告诉他真相,不要有任何隐瞒,请求他原谅,甚至告诉他,若有需要,我何家愿尽绵薄之力。”

        “好,我现在就去。”

        何天乐拿起沙发上的外套,正要转身离去之时,何天天又喊了一声:“哥哥。”

        何天乐闻声止步,问道:“还有事?”

        “哥哥现在很值钱,何家是何家,你是你。”

        何天乐一听,不禁有种醍醐灌顶、茅塞顿开的感觉,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说道:“我懂了。”

        “快去快回,事情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

        说罢,她手托香腮,眼神渐渐迷离,回味着昔日与情郎相逢故事,似有些记不真了,便索手抵着牙儿慢慢的想。

        ……

        林氏庄园。

        演武堂。

        “不练了,练了这么久,一点长进都没有。”林奕扔下手里的长剑,气喘吁吁道:“什么破剑法,还不如街头卖艺耍得好看。”

        “废物。”萧剑毫无掩饰对林奕的厌恶。

        可他厌恶嫌弃的表情落在林奕眼里,却是一副软硬不吃的驴脾气,打着不走,牵者倒退。莫说林奕拿他没一点办法,就是他师叔看见都得退避三舍。稍有不慎,便被他揶揄嘲讽。

        “不是我懒惰,你摸着良心说,我这两天是不是没日没夜的练,可一直不见效果啊。由此可见,这问题不在我身上。”

        “你的意思是说我天道门剑法太差?”萧剑修长的手指因握剑柄时用力过度,指节处已泛白。

        “不不不,我不是说天道门剑法有问题,你听我解释,不要动粗,我们都是文明人……平心而论,主要问题出在你身上。当然,我没说你教得不好,而是你不给我机会。”

        “机会?你要什么机会?”箫剑冷笑。

        林奕深吸一口气,为了早日出师,必须有将生死置之度外的觉悟。

        “有句老话说的好。要想学的会,先跟师父睡。我……”

        呛的一声!

        黑剑出鞘,剑光乍现,寒意瘆人。

        “我自己来!”

        林奕一声暴喝,让杀来的萧剑身形一顿,慢了半秒。

        就这半秒钟,给了林奕喘气之机。

        砰!

        林奕就地一倒,蜷缩着身体,双手抱头,护住致命处,尤不服输的叫板道:“有种别打我脸。”

        “啊……”

        杀猪般的惨叫随之响起,管家老戴贴在墙壁,屏住呼吸,慢慢的向门外移动,试图逃离案发现场。

        “师叔,干嘛呢,练蜘蛛功啊?”

        “你别过来。师侄,有话好说,冤有头债有主,我是无辜的,我什么都没听见,什么都没……我冤呐!”

        老戴悲天恸地,像是有天大的冤屈一般。不过,冷酷无情的剑客从来不相信眼泪。

        一分钟后,老戴陪着他家少爷躺在了地上。

        当林奕恢复知觉,悠悠醒来,看着身边鼻青脸肿、昏迷不醒的管家,心里瞬间平衡了,那拼死也要打击报复的强硬心态也减弱了许多。

        “我就不信你不换洗内衣,到时候……哼!咱们走着瞧!”林奕恶狠狠地说着,愈发觉得自己是个天才,想着想着竟笑出声来。

        就在这时,笑声未散,演武堂的木门一开,发出一阵“吱吱”声,惊醒了林奕的美梦。

        下午的阳光格外刺眼,林奕只看见门口站着一个黑影,阳光将他的身影拉的斜长。

        他一步步走来,逼得林奕节节败退。

        “刚爽过又来?我的天呐!我不要啊……”

        “你再往前走一步,我真的叫人了……”

        “萧大侠,轻点好不好,莫弄伤了人家的身子……”

        ……

        连滚带爬的林奕,退缩到墙角处,可怜巴巴的望着走来的无情客情,不知从何而来的勇气,他竟敢指着萧剑狂喷:“你无情,你残酷,你无理取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