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林奕顾倾城在线阅读 - 第28章 词中绝品

第28章 词中绝品

        九大士族地位超然,是迄今为止唯一拥有爵位的家族。

        顾家,乃侯爵之家,在九大士族中属于顶级贵族。而与林家结仇的秦家,爵位不及顾家,只有子爵爵位,在这等级深严的贵族制度下,没有顾家的默许,秦家绝不敢得罪林家。

        林奕有所猜测,为何以前不见世家门阀来找林家的麻烦?《浩然养气功》成就了林雪,试问谁不想得到?

        不是他们不想,而是因为顾家的缘故。所以,一旦有人来找林家的麻烦,原因同样如此。

        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今天要去拜访岳父岳母,林奕打扮得很骚包,十分罕见的同意了萧若璃化妆的要求。

        “怎么样?”

        萧若璃忙了大半个小时,看着自己的杰作,略显紧张地问道。

        林奕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举起大拇指道:“好,非常好。萧大侠,有句话不知当问不当问?”

        “不要问隐私的问题,其他的随意。”

        “你是不是在殡仪馆干过,这死人妆画的真好?特么的不仔细看,我都怀疑自己灵魂出窍了。”

        “什么死人妆?你不懂不要乱说好不好?这是今年最流行的烟熏妆。”

        “烟熏妆?你眼睛瞎了?这分明是僵尸妆啊?”

        孤芳自赏到泪流满面是一种什么状态,看看现在的林奕就知道了。

        “你看你,怎么说哭就哭了?画的不好我可以重新再画。放心,我会画到你满意为止的。”

        “你可拉倒吧。”林奕跑进卫生间洗脸卸妆,怀疑萧若璃根本不会化妆,那她为什么要买化妆品?

        嘿嘿,来之前她就非常维护顾倾城,我来拜访顾家,她又自告奋勇的跟来,说明她是顾倾城的铁粉,买化妆品当然是自己用,那么说……她要显露真身。

        期待,非常期待。

        想明白这一切后,林奕期待感爆棚。

        接下来,林奕换了一身衣服,又把贵重的礼品交给萧若璃保管,认真嘱咐道:“到了顾家之后,我不允许你说话,哪怕你看见我怼顾倾城,你也必须给我忍住,不能发表任何意见。我没有跟你开玩笑,如果你坏了我的计划,你就给我滚回天道门。”

        林奕一本正经的样子,有种震慑人心的力量。

        萧若璃虽有不屑,但真被他唬住了,一言不发就是默认。

        京都西郊,顾府。

        一座五进的宅院,看起来不起眼,面积不大,也住不了多少人。

        林奕却知道这是顾家的祖宅,能住在这里的人都是顾家的掌权者。而他的未婚妻顾倾城就住在这里,其用意不言而喻。

        递上拜帖,林奕和萧若璃站在门外等候召见。

        可这一等就等了二个小时,林奕眉头紧皱,望着天上的烈日,眼看着就要到中午了,日头会更大,这是故意欺负人呐。

        林奕被晒得脑门子冒油,泥菩萨尚有三分火气,更何况暴脾气的林大少爷。明明是顾家三请四叫,催我有空来一趟。现在来了,又特么让我吃闭门羹。

        林奕胸中的这口闷气挥之不去。什么书香门第,耕读传家。我要把你们士族引以为傲的东西踩在脚下碾碎。

        “特么的,我本来不打算装逼的,姓顾的,欺人太甚!”说到这里,他对身旁的萧若璃吩咐道:“把文房四宝取出来。”

        萧若璃闻言一怔,虽然搞不清楚林奕的用意,但还是听从了吩咐,打开礼盒取出笔墨纸砚。

        “研墨。”

        萧若璃把礼盒放到一旁,蹲在顾府的台阶上研墨,林奕站在两扇朱漆大门前。

        “好了。”萧若璃端着砚台走到林奕身边,抿着嘴唇沉思片刻,忍不住提醒道:“辱骂侯府是要坐牢的。”

        “知道。”林奕淡淡地回应道。

        当毛笔吸满墨汁,他提笔就写。

        “人生若只如初见……”

        七个字,林奕一挥而就。

        顾府,面积不大的监控室里挤着男男女女七八人之多。当他们看到林奕写下人生若只如初见的时候,那不屑一顾的表情在脸上凝固了。

        “何事秋风悲画扇。”

        林奕的一手毛笔字写得还行。

        “你们仔细看他的字,是一种从未出现过的字体……”

        此话一出,监控室里的人又把注意力转移到林奕的字上面。

        “运笔灵动快捷,笔迹瘦劲,至瘦而不失其肉。好字,好字啊!”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捋着胡须,大赞道:“林家后继有人,好一个麒麟儿。”

        林奕所写的字名为瘦金体。因其笔画相对瘦硬,故笔法外露,可明显见到运转提顿等运笔痕迹,是一种风格相当独特的字体。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又在落款处写下“明城林奕与侯门贵女顾倾城绝交写半阙木兰辞”。

        写完扔掉毛笔,大笑三声,林奕心中郁结之气一扫而空。

        “还愣着干什么?等姓顾的请你吃年夜饭啊?走!”

        林奕背着小手,迈着王八步,带着萧管家扬长而去。

        “那个那个……那个那个……”

        “哪个啊?”

        “你到底抄了多少诗词?那本古书能不能卖我?”

        “不能。”

        林奕斩钉截铁道:“古诗三百首,岂能说卖就卖。”

        “三百首?你什么意思?”萧若璃震惊之余,不敢置信一般看着林奕。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

        “什么?”

        “十万个为什么呀?嘿嘿,难道你没听人说过,天生我材必有用,不对,是吉人自有天相。哈哈哈……”林奕大笑,好不快意。

        萧若璃小声嘀咕道:“我看是傻人有傻福才对。”

        走出胡同,二人并没有急着返回酒店,而是在附近逛了起来,临近午饭时分,他们在胡同里找了一家小餐馆,吃了一顿地地道道的京都风味。

        酒足饭饱的林奕,一想起自己在顾府大门前被怒气冲昏头脑的事情,不禁生出一股悔意。

        此首《木兰花令》,乃词中绝品,装逼利器,怎可轻示于人?

        林奕本意是要在重大场合隆重推出,以达到一鸣惊人、万众仰视、鲜花簇簇、美女投怀的效果。

        刚才那是什么场合?烈日之下,侯府门前,连个捧场的观众都没有,对着一扇大门泼墨挥毫。

        可怜仙家曲,碾于尘泥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