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林奕顾倾城在线阅读 - 第48章 各方反应

第48章 各方反应

        黎明时分。

        京郊,杉树林。

        无路可逃的周越泽,狼狈不堪的趴在水沟旁,气喘吁吁。

        他盯着浑浊的泥水,频频吞咽唾液,可是水米未进的他,口中已经分泌不出唾液。越是如此,就越是觉得口干舌燥,恨不得一口喝干面前的泥水。

        汪汪汪。

        树林里传来猎犬的叫声,周越泽知道追杀他的人离这里越来越近了。他满脸污垢,虽看不清楚表情,但眼神里充满惶恐之色,正要挣扎着爬起来,谁承想,啪的一声,本就骨折的右手彻底断了。

        呼……

        周越泽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他大口喘息,胸口剧烈起伏,惶恐不安的眼神逐渐被凶狠所替代。

        “老子不跑了。狗日的,追了老子两天一夜。古乾,你出尔反尔不得好死。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啧啧,要求这么独特,做不好人就想去做鬼?好啊,我成全你。”

        树林中,飘来古乾的声音。

        “你特么才不配做人,言而无信的畜生,骗我宝图,我诅咒你全家不得好死。”周越泽嘶吼着,试图从地上爬起来。

        “还不死心?”

        古乾走了过去,一脚踩下。

        “啊!”

        右脚脚踝断裂,周越泽的惨叫声在夜空中回荡不息。

        紧接着,古乾又一脚踩下,周越泽疼得浑身抽搐,喉咙里发出呜呜声,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一样。

        “姓周的,不是我言而无信,而是你脑子不够用。当初咱们是怎么约定的?你告诉我宝图的下落,我放你一条生路。当时我明明可以杀了你,可是我没有,说明我已经履行了约定。是你自己不争气,能怪我么?”

        “我……”

        “狡辩不能掩饰你的无能,明明知道有人追杀你,你还敢留下这么多线索,还想带着情妇一起走,瞎子都能找到你,我没冤枉你吧!”古乾说着,蹲了下来。道:“你真的不能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太蠢。”

        “去尼玛的……”

        “死!”

        古乾一拳轰出,周越泽的脑袋像西瓜一样炸开,脑浆子流了一地。

        杀了周越泽之后,古乾掏出手帕擦了擦手,看着周越泽的尸体,冷声道:“如果宝图是假的,我会让你的妻儿、情妇一起陪你做鬼。”

        ……

        兰州。

        象神山。

        一处风景秀丽的山谷中。

        “段正明死了。长老,我们该怎么办?”

        “长老,我们东躲西藏三年了,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我提议,我们搬回祖宅,只要低调一点,应该不会有事。”

        “不会有事?你有没有问过林魔头?就算她肯放过我们,难道我们就能高枕无忧了,别忘了,我们还有很多敌对势力。只有杀了林魔头,我段家才有立足之地。”

        “……”

        族人无言以对,羞愧难当。

        为了躲避仇人的追杀,段家的残余势力只能藏在深山老林里。

        三年间,日思夜想。想尽一切办法,扎小人,下降头,大神大仙请了一堆,各种缺德带冒烟的阴招损招全用上了,效果嘛,一言难尽。

        段家大长老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他执着且倔强,魔头一日不死,他便一日不出山。

        “传令下去,今晚是满月,扎小人、摔娃娃的人要提前做好准备工作,严格落实各项规章制度,不偷懒,不耍滑……”

        ……

        京都。

        顾家会议厅。

        “听顾军说,林奕已经怀疑我们顾家了。这婚事嘛,我看还是算了吧。”

        “什么意思?怀疑我们什么?”

        会议厅里,顾家的掌权者都不知道家主说的怀疑,究竟是什么意思。在他们看来,除了一开始有退婚的打算,除此之外,顾家并没有做什么对不起林家的事情。

        “家主是不是瞒着我们做了一些针对林奕的小动作?”

        “是这么回事。”顾永昌尴尬一笑,解释道:“在周越泽、秦智阳、段正明三人对付林奕之前,我是知情的。”

        “啊!”

        会议厅里一阵哗然。

        顾家竟然伙同外人谋杀女婿?一旦传了出去,祖宗都得跟着蒙羞啊。

        “顾永昌,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要你收回刚才的话。”有长老站了起来,怒喷道:“你不要脸,我顾家还要脸。杀女婿,你胆大包天。”

        “三长老,这你可冤枉我了。我虽知情,但不是我下得令。”

        “这有什么区别。你不点头,他们敢吗?在没有解除婚约之前,林奕就是我顾家的女婿,顾永昌,我要弹劾你,你不配做家主……”

        “三长老,您先消消气。咱们先听一听永昌的解释,我不相信永昌会如此不识大体。”

        “多谢七叔体谅。事情要说起来,得从半年前开始说起……”

        “半年前?山海关?”

        见顾永昌提及半年前,所有人心里咯噔一下。

        半年前,山海关出现异象,消息被封锁,具体发生了什么,除了国家高层和九大士族的老祖宗知道一些详情外,其他人一概不知。

        九大士族对此事讳莫如深,尤其是家中老祖或轻或重都受了伤,就让这件事成了禁忌一般的存在。无人敢问,无人敢说。

        “既然与半年前有关,那我们就不问了。”

        “家主说要退婚,那就退吧。找一个好点的借口,也给林家留点面子。”

        “是,请长老会放心,我会处理好的。”

        “嗯。那就先这样吧。”

        几位长老走后,剩下的人已无心商议退婚流程。满脑子都是半年前,山海关异象。

        半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让九大士族的老祖闭关养伤,现在又和林家扯上关系了?

        顾家的掌权者满头雾水,怎么都想不明白,这和杀林奕能扯到一起吗?

        长老会都不敢问,他们就更不敢多嘴了。

        ……

        河北。

        李家书房。

        李辰坐着藤椅上,手指敲打着扶手,还是那副病怏怏的样子。

        “听你这么说,林奕怀疑我们了?”

        “应该是。”

        “嘿!偷鸡不成蚀把米了。本来是助人为乐,现在到好,成了帮凶。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啊。”

        “公子严重了。林奕只是怀疑,并没有证据。”

        “要什么证据?在林雪哪里,他的话就是证据。他说我李家要害他,林雪才不管什么证据不证据。可以肯定是,我要倒霉了。”一副病容的李辰,有气无力地说道:“你去打听一下林奕的喜好。”

        “是。”

        李默走后,李辰苦涩难言,心道:本想让林雪欠我一个人情,谁承想,反而把自己搭进去了。

        “倒霉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