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900 卑鄙者的通行证

900 卑鄙者的通行证

        东城区军营,一间会议室内,各方将领济济一堂。

        随着荣陶陶将招待所内发生的一切讲述清楚,偌大的房间内陷入了一片沉寂。

        良久,粗鲁的咒骂声响彻房间。

        “妈的,原来真的有人在背后搞鬼!”屠炎武的嘴一如既往的臭,破锣嗓子也震荡着众人的耳膜。

        会议室的长圆桌前,有资格落座的人并不多。

        海瀚军·柳泽渊,熔曜军·屠炎武,星烛军·南诚,以及荣家四口。

        还有一位特殊的人士同样坐在桌前,正是陪同星龙而来的老教授-张善之。

        南诚转头看向了身侧的老者,开口询问道:“张教授对此事有何看法?”

        张善之捋了捋自己花白的分头,虽在凌晨时分被吵醒,但依旧是一副精神奕奕的模样:“如果当初我没有挂断电话,也许,我会被邀请加入他们。”

        南诚:“张教授认为,乌萨伊尔与当初跟你通电话的人,隶属同一阵营?”

        张善之面色凝重,点了点头:“那一通电话,让我感受到了对方对这个世界的怨恨,而且是极深的怨恨。

        在这样的情绪之下,他们做出任何事都是有可能的。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

        如果是一群大魂校、甚至是魂将愤怒的话......”

        张善之的话语停了下来,并没有把话说全,但意思已经表达的足够清楚了。

        屠炎武一脸的不可置信,开口道:“张教授,您也是觉醒了记忆之人,这类人对这个世界的怨恨,真的能让他们极端到这种地步?”

        张善之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我不认为他们在小打小闹,他们的目标很可能是整个熔岩星球。”

        一旁,荣远山接话道:“张教授,毁灭熔岩星球,可就意味着毁灭这个世界。”

        “嗯......”张善之轻轻颔首,没多说什么。

        一颗星球的爆炸,透过旋涡缺口会给的地球带来怎样的灾难,世人很难估测。

        退一万步讲,即便熔岩星球的毁坏对地球的影响较小,但别忘了,世人生活在一个九大属性和谐共存的世界里。

        突然少了一种属性,整体结构被破坏的话,又会引起怎样的灾难?

        这世界会变成什么模样?

        柳泽渊稍稍抬了抬手,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堂堂魂将,说话竟然还要举手,如此规矩的动作,看得荣陶陶自愧不如。

        人们总说越是强大的人,就越要保持一颗谦卑的心。柳魂将的确是给荣陶陶上了一课!

        只听柳泽渊开口道:“荣先生的说法不无道理,我们所在的世界共计九大属性。

        除了我们知之甚少的神秘虚空之外,星球内部结构最不稳定的,当属熔岩星球。

        这群人专门选择在熔岩旋涡内搞鬼,很可能就是看中这一点。”

        “擦。”屠炎武面色难看,嘴里骂骂咧咧,“他们是活够了,七老八十了,临走时还要拽着我们一起上路?”

        荣陶陶嘴里突然冒出来一句话:“我不认为他们是单纯的泄愤,发泄对这个世界的怒火。”

        屠炎武:“继续说说?”

        “刚才在西城区招待所里,乌萨伊尔跟我说了一段很有趣的话。”

        荣陶陶回忆着老人的话语,尽量用准确的词汇翻译过来:“待这新世界的美好外壳一块块掉落,总有一天,你我会在真理中相遇。

        他所谓的真理,就是他年幼时记忆里的世界吧?

        我们现在生活的世界,只是一个裹着美好外壳的象牙塔。

        在乌萨伊尔与我的对话中,他曾用象牙塔、虚幻、虚假等等词汇来描述我们目前所处的世界。”

        “的确。”南诚深以为然,面色严肃,“他不该只是发泄怒火,而应该是要通过某些手段,找回所谓的真实的世界。”

        张善之轻声道:“在我被偷走数年人生之前,我生活的那个世界,的确没有天空旋涡,更无魂武一说。

        有的,是另外一种力量体系。”

        说话间,张善之胸前徐徐展开了一面星图,那破碎的星图看起来有些凄惨,且明显只有半面,只有半滴水珠。

        “啪!”屠炎武一双巨掌拍在桌子上,铜铃般的眼睛看着荣陶陶,“无论如何,他们一定是在用熔岩星球做文章。现在,熔岩星球也越来越不稳定。

        淘淘,开启你的莲花,咱们先给熔岩星球降降温!”

        “报告!”门口处,突然传来了万俟武那洪亮的嗓音。

        “进!”

        一时间,众人纷纷转眼望去,却是看到万俟武手里拿着一张小纸条,开口道:“有人给我们军营哨岗送来了一张纸条,说是给荣指挥的。”

        “哦?”荣陶陶忍不住微微挑眉,“对方是谁?”

        万俟武开口回应着:“是一个年轻女子,已经被我们控制住了,我们也已经调查出了她的身份信息。

        她是星火城的一名普通市民,是一个网吧的管理人员,并不是魂武者。

        据女子所说,是一名陌生老人给他这张纸条的,并支付给了她500元作为送信的报酬。”

        荣陶陶眉头紧皱,对着万俟武勾了勾手。

        随着他接过纸条,摊开一看,一串俄文映入眼帘。

        短短几秒钟之后,荣陶陶的表情垮了下来,面色很是难看,沉声道:“先别让那个网管离开,把她的一切信息查出来。

        另外,跟星火城魂警橘联系一下,现在就去网吧调监控,看看能不能找到乌萨伊尔的踪迹。”

        虽然口中这样说,但荣陶陶却并不抱有什么希望,一颗心也沉入了谷底。

        屠炎武询问道:“乌萨伊尔?”

        身侧,高凌薇隐隐感觉到不妙,小声道:“陶陶?”

        荣陶陶黑着一张脸,开口念着纸条上的俄文:“你好,将军荣。

        未来的30天内,我希望你留在伊苏城范围中。

        如果你选择离开,这座城市将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也许会有很多人因此而丧命。

        ——乌萨伊尔。”

        “草!”屠炎武面色铁青,直接就开口骂街了。

        不仅仅是屠炎武,会议室内的所有人面色都不怎么好看。

        徐风华并不喜欢自己的儿子被威胁,她顺手拿走了荣陶陶手中的纸条,仔仔细细看了半晌,寒声道:“无所不用其极。”

        荣远山一手搭在徐风华的肩膀上,轻声道:“既然他的目标是摧毁一颗星球,那他显然也不会在乎任何人的死活。”

        在魂武世界中,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祸不及普通人。

        虽然魂武者与普通人共同生存在一颗星球上,但却被各式各样的因素,切割出了两个泾渭分明的世界。

        严苛的法律与相对完善的教育,约束了绝大部分魂武者。

        而剩下的极少一部分魂武者,实力强大到毁天灭地的程度,不会被世俗的规则所束缚。

        但也正因为如此,这类魂武者有着自己的骄傲与尊严,大概率不会去找普通人的麻烦,也就更别提用普通人的性命去要挟他人了。

        当然了,上述的一切前提是你还算个“人”。

        如果你是走上歧途的魂武罪犯,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徐魂将?”屠炎武站在桌子对面,俯身探来,一只大手讨要着纸条。

        徐风华默默的将纸条递了过去,稍稍提了一下肩膀,荣远山识趣的将手掌放了下去。

        屠炎武反复看了看纸条,转身就往外走:“我去处理一下这件事儿,淘淘,你先...你...等我回来再说!”

        南诚轻声道:“大家先休息一下。”

        说着,南诚隐蔽的看了徐风华一眼。

        由于徐风华过往经历的特殊性,驻守龙河的她,需要尽可能的彰显自己的武力与气势。

        以至于,徐风华不像其他强大的魂武者那样,会极力将自己伪装成普通人。

        在她那愠怒的眼神之下,会议室中的人皆是胆战心惊,连大气都不敢喘。

        荣远山刚刚放下了手,也不太好再有动作,他扭头看了荣陶陶一眼,使了个眼色。

        荣陶陶心领神会,凑到母亲椅子旁,蹲下身来,双手捧住了徐风华那冰凉的手掌:“妈,消消气,我们想办法解决。”

        徐风华看着膝下的孩子,心中默默地叹了口气。

        这傻小子,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乌萨伊尔这番举动,很可能会把荣陶陶钉在耻辱柱上。

        这个世界很现实,不管荣陶陶过往的经历多么辉煌,又做出了怎样的贡献,一旦有普通平民因为荣陶陶而死,那么这块污点足以压垮荣陶陶的一生。

        即便是荣陶陶不在乎外界的纷纷扰扰,或是官方压下了这则讯息,没有让国内国外的媒体大做文章...问题是,荣陶陶自己能过得去这个坎儿么?

        徐风华了解荣陶陶,这是一个极具责任感的孩子。

        莫说一座城市因他而毁灭,就说数个无辜平民因他而死,荣陶陶的余生还能像现在这样心无旁骛么?

        对于成长而言,魂武者的心境占据着相当重要的位置。

        关键是,华夏军是不会向罪犯妥协的,更不会与罪犯谈条件!

        荣陶陶是一名士兵,上级的命令顶在头上,他前往熔岩旋涡执行任务是必然的。

        而魂武者到达乌萨伊尔那个级别,防不胜防也是必然的。

        如果乌萨伊尔做事足够绝,这座星火城,很可能真的会陷入战火。

        普通人在这类人面前,真的连蝼蚁都不如,哪有任何自保能力......

        “妈妈?”荣陶陶轻声唤着,稍稍晃了晃徐风华的手掌。

        “呵。”徐风华轻轻叹了口气,气势一缓,伸手理了理孩子那一脑袋天然卷儿,“他倒是真会抓要害,连晶龙群都不在乎,只认你体内的莲花。”

        不得不承认的是,在看到纸条内容的一瞬间,徐风华的确动了杀心了。

        十几分钟前,就在这张桌上,她听了荣陶陶叙述与乌萨伊尔之间的全部对话。

        却是没想到,乌萨伊尔口中说的“我给了你足够的尊重、也给了我们双方一次机会”,后果竟然是这个。

        张善之看着这对儿来自雪境的强势母子,他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息道:“对于一个极端愤怒的人,做出什么都有可能。”

        卑鄙,果然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也的确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面对这样的敌人,如此的两难困境,又该如何破局?

        “爸,妈。”一旁,高凌薇站起身来,轻声道,“我得出去接一下我的分身。”

        徐风华轻轻拍了拍荣陶陶的手掌,安慰道:“我们陪凌薇一起出去吧,顺便透透气。”

        “哦,好。”荣陶陶当即点头,站起身来。

        看着妻子和儿女们离去,荣远山却没有起身,他的心情同样沉重,经验阅历十足的他,想得跟徐风华一样远。

        “加强追捕与安保吧。”随着荣陶陶等人离去,南诚看向了荣远山,“看看能不能把他们揪出来。”

        从始至终,南诚一如既往的坚定,那一身浩然之气决定了她人生的每一处细节:“这不是一个选择题,无关乎于一座城与一个世界之间的抉择。

        伊苏城不止一个,这世界上的每一座城市,都可以是用来要挟我们的‘伊苏城’。

        今天,荣陶陶的脚步停滞在这里。明天,我们所有人的脚步都会停在下一座伊苏城。”

        荣远山、柳泽渊、张善之纷纷看着南诚,有人轻轻点头,有人在心中暗暗点头。

        与此同时,小楼建筑外,万俟颜已经开着一辆军车,守候在楼门口了。

        “妈妈,陶陶,咱们得出城。”高凌薇为徐风华打开了吉普车门。

        徐风华:“出城?”

        高凌薇点了点头:“是的,驭雷分身将雷腾龙族带回来了。雷腾龙以碎电流的形式,缠绕在我的驭雷电流之间。

        我能吸收驭雷及其他至宝的电流,但是那雷腾龙族,我不能确定它是否会直接进入我的体内。

        雷腾龙族拼凑出原型的话,体型非常庞大,会摧毁这座军营的。”

        荣陶陶心中一愣:“雷腾龙族破碎成电流,与你的驭雷电流交杂在一起,共同归来的?”

        高凌薇:“嗯。”

        荣陶陶:???

        厉害了我的大薇!

        从来都是龙带着我飞,你这是带着龙飞?

        ...

        月末啦~求些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