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熊九东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2326章 非常之道

第2326章 非常之道

        进了内厅,迎面一眼看到手挽着手笑语盈盈的卓语桐和柳瑄瑄!

        瞬间白钰险些僵住。

        好吧,牛皮糖你赢了!你成功地在添堵史上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理由当然冠冕堂皇,卓语桐引入柳瑄瑄修建商砀与省城的城际快速通道;柳瑄瑄参与开发建设绿河谷项目。

        卓语桐原来还是天使微笑在商砀、商林两地的协调人,与县领导们都很熟悉。

        乍一看,卓语桐还是容光焕发、风姿绰约,旁边的柳瑄瑄则干练含蓄、雍容大方。

        走到近处却看出卓语桐精致妆容下掩饰不住的憔悴与落寞,而原本明亮透彻的眼眸也似蒙上一层淡淡的忧伤。

        婚姻之与男人不过漂亮的外套,却是女人难舍的生命。

        刹那间白钰竟生出怜惜之情,可瞥见身边欲说还休表情丰富的柳瑄瑄,又料知事情没那么简单。

        以柳瑄瑄的风格,以及前期明知卓语桐高度怀疑自己甚至酒后打电话警告,哪怕庄骥东、齐晓晓盛情邀请也不可能过来搅这潭浑水。

        必定被卓语桐挤兑得推脱不掉,被迫过来应酬。这样看来卓语桐的憔悴、落寞、忧伤实质半真半假,有真实成份,也有做秀的一面,加上柳瑄瑄在旁边,可谓软硬兼施。

        好有心计的女子!

        可惜用得不是地方,挽救婚姻靠心计、智谋都不行,在这一点上,她表现得越是聪明,越会引起白钰和于煜兄弟俩的反感。

        内厅老领导老朋友太多,白钰在她俩面前仅一笑而过,转而与包育英等人亲切握手,低声交谈。

        从感情上讲,白钰非常希望跟张培、俞嘉嘉、汤安民等谈得来的坐到一起畅谈,不过身在体制必须尊重体制规矩,根据安排,白钰只能乖乖来到厅级领导包厢与张浩东、左千胜等一干町水市领导同席。

        幸好没有老冤家程庚明,那老东西作为诗委书计被高看一线,得以与缪文军等省领导坐一个包厢。

        卓语桐和柳瑄瑄则与省红会、天使微笑领导们坐一块儿。

        如下午在车上开玩笑的,贾复恩果然最后一个到场,但分寸感把握得很好只迟到十分钟。

        “来晚了不好意思……”

        一进门贾复恩便拱着手打招呼,包厢里主陪的便是庄彬,此外还有缪文军、两位副省级领导、省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和纪检组长、程庚明、付寿静等。

        今晚的程庚明情绪比较复杂。

        程庚明的儿子——大儿子程峰自从到英国留学后,可谓黄鹤一去不返还,无论怎么劝说、发火都不肯回国,本科毕业后读研,研究生毕业后号称读博,从此就没了下文。要说有出息找着工作也罢了,每月生活费半分钱都不少,偶尔给迟了还生气;要说没出息吧早该回来,凭黄海老班底的交情替大侄子弄个安稳工作肯定没问题,然而除了拒绝就是拒绝。

        偶尔也兴起过念头中断生活费,又怕儿子独自在异国它乡长出岔子,算了身份健康第一重要,别的算什么东西?

        小儿子程峦委托香港的小舅子凤小诏照料,生活方面还是周全就是用度吃不消,刚开始每月三万左右说不够,现在已提高到七万。程庚明很怀疑里面大半费用花在凤小诏自己看病吃药上,也是满肚子苦水倒不出来。

        平时家长里短的事儿拎不上台面,但今晚看着庄骥东翩翩风度很有几分庄彬**人的模样,再远远瞟到白钰神定气闲与厅、处级领导们谈笑风生,想起大儿子不成器,小儿子不知猴年马月成器,陡地气苦起来:

        老子比不过别人,儿子又比不过别人的儿子,真没意思!

        酒过三巡。

        趁着贾复恩到隔壁敬酒,庄彬坐到程庚明身边悄声道:

        “庚明啊,有件事儿平时不方便说,正好今天机会难得,我不能不提醒兄弟……”

        “您说,您说!”程庚明假装与庄彬碰杯,声音也压得很低。

        “今年春节去京都给老哥儿们拜年了吗?”

        “没有……”程庚明沉下脸说,“春节前大西北出了那档子事,京都那边格外注重安全,提前联系时让我别去……”

        估计程庚明自己也有数“大西北”不过是借口,实质老黄海那班人渐渐疏远他了。

        庄彬道:“春节期间黄海那边有人到京都看病,顺便拜访了中林……”

        “哦,中林可是老黄海当中最深居简出的,谁啊有这么大面子?”程庚明震惊地问。

        庄彬摆摆手:“不提名字……他以局外人的口吻打听了一些情况,中林也如实相告,提到你的时候,中林说了六个字‘激流勇退最好’!”

        “激流勇退?”

        程庚明眼珠子快瞪出来了,急切地抓住庄彬的手道,“他们知道我还有好几年,而且当初有过承诺……”

        庄彬慢慢抽回手,道:“我不知道他们承诺了什么,但我也有六个字相劝——此一时,彼一时!”

        程庚明默然良久,道:“那个人主动告诉你的?”

        “前几天为骥东的婚事回了趟老家,那个人正好……对了,现在想想很可能是主动,更有可能中林暗示他主动,兜个大圈子来提醒你。”

        “激流勇退……激流勇退……”程庚明心烦意乱喃喃道,整个人都皱成一团,然后又问,“中林还提到哪些人?”

        庄彬自嘲地指指鼻子:“关于庄某人,中林也说了六个字‘识时务知进退’,可能夸我这几年安份守己吧;对了还有贾……”

        “怎么说?”程庚明最痛恨这家伙,至今把凤花花控制在手里,令自己寝食难安。

        “中林说他无愧于名字里的‘恩’字……”

        程庚明牙齿咬得格格直响,道:“是了,我就猜到是,这么大年纪居然从副申长升到纪委书计,简直不可思议!”

        庄彬拍拍他,站起身道:“我就说这么多……我去敬酒了。”

        “哎——”

        程庚明怅然地看着庄彬的背影,脑海里总在盘旋“激流勇退最好”六个字。妈的这些老黄海,官越大越惜言如金,以前在黄海喝点酒恨不得掏心窝子,如今倒好,三拳打不出闷屁!

        此时白钰端着酒杯在商林、商砀两个包厢停留许久,面对昔日一班老领导老同事喝的真是“感情酒”,转眼间三两酒下肚这才回去,不料真是冤家路窄迎面就碰到卓语桐和柳瑄瑄!

        “来得正巧!”白钰举杯道,“红会那边包厢都不熟悉我就不过去了,专程敬下语桐和柳总,为着商砀那条路,也为了今后更多合作和商机。”

        “语桐”似是自家人称谓,“柳总”则显疏远,当然此时三人心里都明白事实恰恰相反。

        “谢谢白书计。”柳瑄瑄客气而有距离地说,酒杯与他轻轻一碰旋即分开。

        卓语桐却没举杯,冷笑道:

        “按项目的话白书计应该敬柳总两杯,还有噶尔泰草原旅游呢,都忘了吗?”

        柳瑄瑄没吱声。

        为噶尔泰草原旅游项目她在卓语桐面前道歉过不下十次,也解释辩解过若干回,无奈卓语桐就是不信,她也懒得再说。

        白钰泰然自若,道:“哟,这事儿主要原因在我,不清楚行业内部规矩,让柳总为难了,还真得敬上一杯!”

        卓语桐又冷笑:“不存在行规,你别给我们卓家下套!我说的你心里清楚,但你装糊涂我不能跟在后面糊涂!”

        真翻脸白钰根本不怕她,也微微沉下脸道:“一点都不糊涂,我的理解卓家是卓家,你卓语桐是卓语桐,分得清清爽爽!”

        “这就划下道来了,是吗?”卓语桐目光闪动凌厉之色。

        白钰端起酒杯微笑道:“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你……”

        卓语桐冲他怒目而视,正待说话,贾复恩从另一侧过来笑道:

        “今晚是骥东和晓晓大喜之日,你们却在讨论《道德经》,是不是大煞风景?”

        卓语桐脸变得真快,瞬间笑靥如花道:“贾叔叔晚上好,待会儿去您那边连敬两杯。”

        “好事成双,寓意不错,”贾复恩顺手一拍白钰,“小白先跟我走。”

        拐过弯后贾复恩慢下步伐,略有不满道:

        “怎么老跟她纠缠不休?”

        白钰知他误会了,简洁地说:“她跟于煜冷战,迁怒于我。”

        “唉!”贾复恩叹了口气,道,“清官难断家务事,注意界限!”

        进包厢敬酒,双方神情都淡淡的,庄彬、程庚明心知白钰敬酒只是官场礼节,并非发自内心表示尊重;白钰心知敬酒就是敬酒,没有任何含意。

        程庚明偏居町水之后隐姓埋名,除了京都那几位与其他老黄海、老梧湘几乎断了联系,故而不知道韩子学去世,也没听说白钰竟然遇见过朱正阳,当然更不知道白钰竟敢当面“逆鳞”提及自己!

        否则以程庚明的悟性必定壮士断腕,果断在年底前如楚中林所暗示“激流勇退”——朱正阳毕竟还是念旧情,虽在白钰面前表了态,左思右想还是让楚中林透过老黄海转达给庄彬,曲曲折折传递到程庚明耳里。

        只是缺乏重要前提之下楚中林的忠告变成建议,程庚明惦不出其中轻重缓急,觉得自己未必“最好”,一般般也就可以了。

        因而错过挽救命运的最后时机!

        人,有时真的需要一点运气;运气,有时的确靠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