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熊九东在线阅读 - 第2327章 大醉之夜

第2327章 大醉之夜

        庄骥东平时很少喝酒,一方面酒量浅,另一方面也是自律,酒这个东西只要喝一次从此以后就跑不了。

        今晚庄骥东是跑不了,被摁着喝掉十多小杯白酒,摇摇晃晃走路都困难,幸好齐晓晓果断出手,帮他连续代喝五六杯。

        终于找着机会,齐晓晓单独与白钰碰杯,道:“不管自愿还是被迫,今晚你出席婚礼我很高兴。”

        白钰叹道:“你喝多了……你不该喝白酒的。”

        “以前在学校你总企图灌醉我,还记得吗?”

        “唉,往事不堪回首,还提它干嘛。”

        “我记忆力好,每件事每个细节都记得,”齐晓晓道,“那次我俩在芦山保护区山洞里遇险,快绝望时我准备透露一个秘密,有印象吧?”

        “后来你不肯说了。”

        “今晚是我的新婚之夜,不妨告诉你实情……”

        不知为何白钰的心有点慌,瞥了瞥身边喝得热闹的酒桌——此时缪文军过来敬酒,老同事老搭档们喝得不亦乐乎,似乎无人理会他俩。

        “以后有机会再说吧。”白钰支吾道。

        “不,唯有今晚我才有这个勇气,有这个冲动,错过的话可能就是永远,”齐晓晓陡地压低声音,道,“白钰,你一直耿耿于怀我不是**,所以始终下不了决心娶我,对不对?”

        白钰尴尬地说:“你……你不是说现在重新完美吗?”

        “人工完美,不足一提,”齐晓晓声音更低,“现在我可以透露真相——本科阶段我一直是**,直到大四保研的时候,我在学院排名正好卡在保研线最后一名!正当感到幸运之际有个院领导找我,指出排在我后面的同学正在申请加分,如果得到认可其总分就比我高0.1分,我将淘汰出局!当时我崩溃了,坐在办公室放声大哭,他也不着急就看我哭,然后静静地说现在有个办法……”

        白钰听得目瞪口呆,下意识问:“后来呢?”

        “后来我失去了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齐晓晓凄然笑道,“当时我真傻呀,总觉得自己很无辜,总觉得爱情能让你接受我的不完美,最后才发现错了,错得很厉害!所以今晚齐晓晓再度完美,齐晓晓也完成了理想向现实妥协的凤凰涅槃!”

        白钰眼泪差点掉下来,拳头捏得格格直响:“那个禽.兽不如是谁?!”

        齐晓晓摇摇头,过了会儿道:“读研期间我千方百计打听,那个同学根本没申请加分,也没有加分项,我被忽悠了……那禽.兽多次利用信息不对称骗奸女大学生,受害者敢怒不敢言,但恶有恶报,在我研究生毕业那年他被活生生打死在校园僻静角落,至今都没能破案!”

        “原来……”

        白钰难过得说不出话来,心乱如麻,酒杯里的酒洒到衣服上都浑然不觉。

        远处缪文军叫道:“小白快来支援,町水火力太猛,毕遵主力顶不住了!”

        众人大笑,道:“闹了半天缪书计提前安排伏兵啊,一起来,一起来!”

        白钰转身瞬间,齐晓晓抬手拭泪迅速离去,分明,她有滴眼泪飘落到他手背上,滚烫滚烫,一直烫到他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部位……

        一杯杯酒下肚……

        再一轮轮酒下肚……

        白钰的脑子一片混沌;白钰的思维严重错乱;白钰彻底失去了往日的自控和约束!

        他嘴里泛着苦涩、悔恨、懊恼和自责;他眼前闪现与齐晓晓甜蜜的一幕幕往事;他脑海里回荡着她说的每句话……

        他终于明白齐晓晓为何坚持要求自己出席婚礼,根本无关添堵,而想亲口说出真相,关于她不是**的真相!

        前所未有地,他想用酒精麻醉自己,也是惩罚,或者忘却……

        朦胧间似乎有人问:“白书计醉了吗?”

        “我没醉!”白钰大声道。

        “那就是醉了,我送他去酒店吧……”又有人道。

        白钰还想争辩,突然被人扶着一直走,速度很快。他意识模糊,眼前迷茫,完全分不清东南西北,不停地问:

        “去哪儿……去哪儿……去哪儿……”

        没人回答。

        拐了几个弯子,只觉得身体一沉,原来被塞进了车子里,接着有个声音在耳边说:

        “睡会儿,马上到家。”

        睡会儿……很好的建议,白钰打了个呵欠没多会儿真的昏沉沉睡着了。

        凌晨三点。

        白钰猛地醒来,“哎哟”一跃而起,然后脚下空虚绵软,踉跄又栽倒到床上。挣扎着再度翻起身,这才发现身处酒店房间,灯光调得很暗……

        咦,窗前沙发上似乎有个人影?!

        白钰惊出一身冷汗,第一反应是返身掏匕首,喝道:

        “谁?!”

        却听阴影里传来熟悉的声音:“我……”

        “噢,缪书计……”

        白钰讪讪收回手摸了摸头道,“不好意思,我……我失态了……”

        缪文军起身端了杯水递过来:“来,喝点水润润肠胃……进房间后我扶你吐了两次,刚把卫生间打扫干净坐下歇会儿,你正好醒了。上次这么照料人,大概是大学毕业前夕……”

        “辛苦缪书计了,我很惭愧,”白钰低头道,“我发誓以后绝对不会再闹这种笑话……”

        缪文军摆摆手,难得温情地说:“天因著作生才子,人不风流枉少年;多情自古空余恨,好梦由来最易醒。我也有过象你这样年轻的时候,非常理解今晚你借酒浇愁的心情。”

        白钰又是忐忑又是羞愧,喃喃道:“缪书计……”

        “闹了半天,我是真没想到你跟晓晓有段不寻常的过去,难得,在苠原能守住分寸!”

        缪文军长长叹息,隔了会儿续道,“当时叫你过来助阵,是看你俩情绪都有些失控赶紧叫停,没料到后来你喝那么多酒……我从来没见你喝这么猛!知道吗,若非出门时及时拉住塞进车里,你猜会被谁带走?”

        “谁?”对昨晚发生的场景白钰已经断片,一点儿都想不起来。

        “卓语桐!”缪文军似笑非笑,“旁边还有柳总,一大一小两位少妇,我想一夜下来你该变成药渣了吧?听过药渣的典故?”

        白钰又惊出一身冷汗,汗涔涔道:“不是药渣,简直是人渣!多亏缪书计及时出手,感谢不尽!”

        想到卓语桐是嫡亲弟媳妇,万一闹出笑话简直奇耻大辱!

        然而卓语桐想送自己回酒店是几个意思,潜在目的是什么?这个女人太可怕了,步步阴谋,必须提醒柳瑄瑄离她远点!

        缪文军却道:“我也喝得不少,哪拉得动你?出手的是复恩书计的司机,特警出身,老鹰捉小鸡似的把你一路拖进车里……”

        “我……我简直无地自容,今晚太丢脸了……”白钰头都抬不起来。

        “每个人总有难得失控的时候,这才是真性情,喜怒哀乐始终不溢于表的人相反可怕,我不喜欢,”缪文军似有伤感之色,缓缓道,“我在感情、婚姻方面也有磨难,我也曾借酒浇愁过,唉不说了……今晚都喝得不少,你放开来了,町水那班家伙都被灌醉个个都扶着上车,从这一点讲你是代表毕遵以一人之力击败町水军团,哈哈哈哈。”

        说话间白钰连喝三大杯水,慢慢恢复过来。

        缪文军道:“其实今晚通过私下接触、交谈,我侧面打听到不少关于换界方面的信息,有些对你可能有用——据町水那边反映成明(程庚明)基本确定留任,寿静说省主要领导‘不看僧面看佛面’,但到底哪尊佛谁也不知道。我知道对成明,你一直持相当反感的态度……”

        “是的,缪书计!”白钰道,“每每提到他,我最反感别人说两句话,一是多行不义必自毙,一是正义只会迟到从来不会缺席。干了坏事还等他自毙,正义却姗姗来迟,说白了不就是可以逃避法律制裁么?照这样,大家宁可都行不义了!总得有人站出来挑战他的无底线和**贪婪成性的罪恶,如果没人敢,那我第一个!”

        “很好,官至厅级还保留着难得的血性!”缪文军赞道,转而又道,“在这个问题上我持支持态度,但要提醒你一点,界限!体制里有个不成文规矩叫做井水不犯河水,作为毕遵干部去举报町水领导,理由再充分都很容易犯忌,也容易让更多人对你产生防范心理,觉得你记仇、睚眦必报等等。因此挑战可以,一定要注意方式方法。”

        白钰知道缪文军这会儿都说的肺腑之言,肃容道:“感谢缪书计提醒并指点,我会记在心里!”

        “唉,往后通榆形势更加诡谲难测,我远在毕遵也罢了,实际上今年以来省里都有些人心惶惶……”

        缪文军皱眉道,“虽然挂了个申委常委名头,主要精力还在地方,省里很多事我根本不清楚,当然了复恩他们也未必了解很多,关于今年地方大换界宇文书计一直在暗中谋划,找了很多干部谈话,做了很多干部的思想工作,京都那边也积极奔走争取支持……”

        “建立一套体现他意志的班底?”白钰问道。

        “现在来看不太可能,可是小白,我宁愿通榆落入他的掌控,也不希望出现谁都不能掌控的局面。”

        缪文军深思熟虑地说,白钰微微一怔随即悟出话里的含义,道:

        “您担心不可预测性带来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