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藏獒在线阅读 - 第57章 第一道坎

第57章 第一道坎

        “嗯?”班觉贡布这个“嗯”特别像总裁文里霸道总裁常见的狗血语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特别带感,傅杨河听了只觉得热血上涌,说了一句话。

        “什么?”班觉贡布问说,“我没听清。”

        傅杨河陡然变聪明起来了,说:“傻子才上你的套,都说了我不傻。”

        这第一次表白,他就是憋死了也得等班觉贡布先开口!

        张跃大概心里犯疑,所以一直朝他们这边看。傅杨河往回走,班觉贡布叫道:“小琛。”

        这话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被张跃给听见了,当下就变了脸色,冷嘲热讽又带着气质问傅杨河:“你不让我再喊你小名,怎么叫他喊上了。他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也好意思喊你小琛?”

        傅杨河尴尬的很,说:“还不是你乱叫,被他听见了。他才拿来逗我,他叫着玩呢,你别乱喊什么臭小子,叫班总听见多不好。”

        傅杨河说着就拉着张跃进屋里去了。张跃心里犹不自在:“他到底是想干嘛,我怎么总觉得他怪怪的。我都跟你说了,当时你找他假装什么情侣骗我就有点蠢,他本来还敬重你,这倒好,都敢开你玩笑了。”

        “都是工作伙伴,本来我还觉得他年龄小,相处起来不方便呢。这样没大没小的也好,做平辈相处起来更舒服。”

        “你倒是舒服了。”张跃说。可他心里不舒服啊。

        傅杨河想着自己和班觉贡布的关系,受伤的人里头首当其冲就是孟韬和张跃。如今孟韬不知道在怎么伤心呢,恐怕张跃也没几天高兴日子了,总有一天要跟他坦白才好,便安慰说:“他敬重不敬重我不要紧,只要敬重你不就得了,一口一个张老师,可没见他喊你小跃跃。”

        张跃气得发笑:“他敢!”

        出来混,身份地位固然重要,但资历同样重要。班觉贡布哪怕是老总,面对他们这些人的时候也得客客气气的。傅杨河心想他有空得跟班觉贡布好好说说,不能叫他乱喊。这还只是被张跃听见了,要是被其他人听见,他脸还要不要了。

        车子里,央金正在安慰孟韬。

        “他这人从小说话就这样,你又不是不知道,不懂得考虑别人的感受,说的时候肯定没想那么多。他整天做什么我们都知道,哪来的什么心上人。你昨天不也说,估计他一时半会不会接受你么?慢慢来,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不信他还能找到比你更好的姑娘。”

        孟韬摇了摇头,说:“他这人你是知道的,话不多,但一向有一说一,他既然说有心上人,大概是真的有了。他既然已经明白拒绝了我,又有自己的心上人,我如果还上赶着,那成什么人了,以后恐怕见面都尴尬。我只是不服气,想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其实我也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也不过是垂死挣扎一番罢了。”

        她神情落寞,十分伤感。

        央金是很喜欢孟韬的,不说两人闺蜜一般亲密无间的感情,她也喜欢孟韬的性格。她自己弟弟她是知道的,班觉贡布小时候心理有些问题,长大了依然话不多,有些内向。这样的男人就该娶一个活泼大方的姑娘,两人互补,日子才不会无聊。何况孟韬长的漂亮,家世又好,没有比她更合适的对象了。

        奈何她那个弟弟,也不知道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心真是海底针,就像那个次仁,她对他那么好,一心一意,结果他还是喜欢一个在外人眼里处处不如他的女人。

        孟韬为了这次见面,特地剪了头发,就是想给班觉贡布一个和以前不一样的印象,打扮的这么明艳,依旧无功而返。她除了说几句安慰的话,也不能做什么,心里又担心孟韬以后和她生分了,又为自己的这段闺蜜情感到伤感。

        男人,男人和女人。她想着这些事,又想到了次仁和平措,轻轻叹了一口气。

        傅杨河除了担心孟韬,也很好奇央金和平措的婚事,所以吃饭的时候问班觉贡布:“你姐姐和平措这么快就订婚了?”

        虽然他隐约听说这边民风淳朴热情,男女之事比较开放,甚至有走婚和兄弟共妻的老传统,但想必都是解放以前的事情了。何况九宿县也不算偏远贫瘠,看这边的教育程度就能看出来是比较现代化的。平措上门提亲还没几天,就订下了婚期,他觉得还是很急促的,莫非这里头有什么隐情?

        依着他现在和班觉贡布的关系,说不定央金就是他的大姑子了,问一声也不算过分。

        班觉贡布说:“我本来不同意他们这么快就订婚的,可是阿姐同意了,家里人也都同意。平措那边更是巴不得早点娶我阿姐过门,所以商量了两天也就订下来了。不过婚期还有几个月时间,两人也未必真的会结婚。”

        听他话里的意思,好像不太满意这桩婚事。班觉贡布看到他脸上的疑问,便道:“我只是觉得太急了,虽然婚事是我阿姐亲口答应的,但我总觉得如果不是因为跟次仁退婚的事,她不会答应的这么仓促。我不想她为了别的原因嫁人。”

        央金脸皮薄,退婚大概对她影响很大,班觉贡布的忧虑也不无道理。傅杨河觉得班觉贡布还是很成熟的,虽然年轻,却很稳重,很有顶梁柱的风范:“我记得当时去找蒙克的时候,你说跟他父母都认识。平措和你姐以前又是同学,那你们对平措的为人和他们家里的情况应该也都了解吧。平措这人怎么样?”

        班觉贡布说:“他人倒还好,是个老实人。就是未必有大出息。”

        “男人太有出息了未必是好事,你姐姐性子温柔和顺,有出息的男人她拿捏不住,老实人才好呢,如果真心爱你姐姐,会把她捧在手心里的。”

        班觉贡布点点头说:“我就这一个姐姐,她如果婚后过的不好,我肯定会让她离婚的,大不了我养着她。”

        傅杨河听了这话竟然有些羡慕央金,说:“做女人啊有个你这样的娘家兄弟是最有福气的了。”

        “你还用羡慕我阿姐?她有弟弟靠,你有男人靠。”班觉贡布语气铮铮,“我也养你。”

        傅杨河记得以前看周星驰的一个电影,里头周星驰对张柏芝说“我养你啊”,张柏芝在出租车上感动的崩溃大哭,是为一个经典桥段。“我养你”三个字那么俗气,但是每一个女人在听到自己心爱的男人说这句话的时候,不管这话有几分真心,大概心里都是满足的。他是男人,不需要班觉贡布养,甚至可以反过来养着班觉贡布。但他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如果一方都愿意养着另一方,养的人不会计较,被养的人也不会介意,才是真的不分你我。

        他和班觉贡布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外头突然闯进来一个女孩子,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孟韬。

        央金也紧跟着追了过来。食堂里人不少,孟韬却也不在意,直接朝他们走了过来。班觉贡布站了起来,傅杨河也站了起来,有些惊慌地看着孟韬,还以为孟韬发现他和班觉贡布的关系了呢。

        孟韬双眼通红,显然是哭过的,问班觉贡布:“我再问你最后一遍。我是真心爱你的,这么多年来只爱你一个,我想跟你在一起,你到底愿不愿意。”

        不等班觉贡布开口,她便眼泪盈眶了,说:“我除了你,不会再爱别人的。你跟我在一起,我一定会让你很幸福的,一辈子一心一意。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

        这样大胆的表白,傅杨河也只在电视里看过了。他觉得有些尴尬,觉得孟韬既热烈又悲壮。

        “你的情意我都知道,”班觉贡布大概有些窘迫,他这样的性子,大概注定对这种当众表白的事情有些不习惯,“谢谢你,但是我们俩真的不合适。”

        孟韬几乎要绷不住了,嘴角都在抽搐着,眼泪掉了出来,说:“一点可能都没有么?”

        班觉贡布很无情地摇了摇头。

        孟韬伸手抹了脸颊的眼泪,低着头沉默了一会,低声说:“我……我知道了,我能知道你爱的那个人是谁么?”

        “以后会介绍给你的。”班觉贡布说着走到她身边,看了看央金。央金上前来挽住了孟韬的胳膊,三个人一起朝外头走。

        餐厅里却被这百年难得一遇的八卦完全给吸引住了。张跃看着他们三个走出餐厅,走到傅杨河身边啧啧称叹了两声,说:“这女孩子真有勇气。班总也是够冷漠的。”

        扭头却看到傅杨河面色通红,好像刚才的当事人是他一样。

        他看了傅杨河一会,傅杨河扭头看向他,张了张嘴,说:“是啊,很有勇气。”

        这样的勇气,很多男人也未必有。

        他伸手将班觉贡布留下的盘子收了,心脏还在砰砰直跳。

        等到他们从餐厅里出来,看到孟韬和班觉贡布还在大门口站着,而央金则站在远处的车子旁边看着他们。

        傅杨河想,如果没有他,不知道班觉贡布会不会接受孟韬的告白。孟韬被拒绝之后再次折返,倒很像他会做的事情。换做他,大概也会不甘心,不死心。就像张跃,那么多年的感情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

        但是张跃不会做当众告白这种事,他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向傅杨河告白,屡败屡战,但他只会私下里,不会让太多外人知道。他比孟韬懦弱,却也比孟韬仁慈。任何不是两情相悦的当众告白都是毒和蜜各一半,是毒是蜜,全看被告白的那个人是否有意。

        不过人生一世,为所爱拼尽全力试一次,无谓对错,应该的。孟韬这样,他反倒心中舒了一口气。闹的越大,做的越决绝,分隔的越彻底。孟韬这道坎,算是跨过去了。

        而孟韬最让他意外和敬服的,就是她后来竟然真的再也没有对班觉贡布有过半分纠缠,爱恋来的时候可以那么多年痴心不改,爱恋断的时候也可以那么洒脱果断,身为一个女孩子,孟韬也算是女中巾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