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恶毒女配养娃记[穿书]在线阅读 - 第31章

第31章

        原先因为不打算走剧情,程欢都快把小说剧情忘的差不多了。

        她想的很好,管他什么小说不小说,自己是真是存在的人,星星也是。她没必要去当别人故事里的配角,自己带着孩子,努力下,过过衣食无忧的普通日子就好。

        可她没想到剧情竟然会强大到这种程度,自己没过去,对方竟然找来了,还整整提前了两年!

        那是不是意味着星星后面还是会死,自己也一样?

        程欢觉得自己快要喘不过气了。

        她扔掉被自己掰出裂痕的中性笔,站起来转了几圈,带着丝丝凉意的秋风从阳台上吹来,让她快要爆炸的脑子烧烧降了点温。

        “冷静,不能气,生气容易猝死。”程欢深呼吸几口气,把自己从那些幻想出的凄惨结局中拽出来,她拍了拍脸,重新坐回沙发上,想着这事的解决方法。

        首先是男主通过别人送来的钱。

        这钱一定要还回去的,不然以后对上江家,那边还没说啥呢,自己就得短了一口气。

        只是这钱怎么还回去是个问题。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程欢现在真的没有还款能力。

        她那个店面,该买的东西已经置办的差不多,自己手里的三百多万也只剩下不到五十万,她想要短时间内凑齐三百万几乎是天方夜谭,就算把那个快装修好的店面转手,也凑不齐一半的钱。

        而且,真要这么做的话,也太蠢了。

        程欢咬着笔盖,想着解决办法,她右手无意识在纸上滑来滑去,等回过神的时间,纸上已经被涂成乱七八糟的。

        不过办法她倒是想到了,就是分期还款,按照银行的利率来,或者更高一点也行。她相信自己的能力,最多一两年就可以还清这笔钱。

        只是不知道男主会不会同意她的方法,在程欢看来,对方这么暗搓搓的送钱,绝对是没安好心,到时候肯定要为难自己的。

        对方要是非得为难自己,程欢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做最坏的打算:重新把店面转手,还清一部分钱,或者……

        反正儿子是不能交出去。不说相处几个月真的有了感情,就是刚认识的时候,她也不能为了这点钱,把这孩子拖入火坑。

        程欢想了很久,自觉把所有可以想到的问题都想好了,她甚至还模拟了好几种自己和男主见面的场景。

        只是这些设想暂时还用不上,因为她暂时没办法联系上对方……

        想到这一点,程欢更加郁猝,这种感觉像是一拳打到了空气上,让人憋闷的想吐血。

        她翘着腿思考了下,想着门店从胡成华那边租的,对方说不定有男主的联系方式。想到这里她打起精神,找到对方的号码拨过去,电话响了好多声都无人接听,程欢皱眉又试了几次,无果,只能暂时放弃。

        除了胡成华,中介那边也有点问题,程欢不死心,又打了中介电话,中介的电话倒是有人接,可程欢问的时候,被告知当时接待她的人已经离职了。

        程欢:“……”

        白忙活了半天,什么收获都没有。她满心满身疲惫,更难受的是对未知的恐惧,头上像是悬了一把大刀,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掉下来。

        对于程欢的心情,星星是一点都没有感受到。

        他自顾自玩了一会,觉得肚子饿了,就站起来搬了个小板凳洗干净了手,爬上餐桌等待开饭。

        等了好一会也不见妈妈来,星星有点疑惑,他摸着肚子,对着客厅方向叫了一声。

        程欢揉了把脸转过头,就见星星已经坐在了自己专属位置上,摸着肚子对她说:“妈妈我饿了。”

        程欢:“……”糟糕,忘记做饭了。

        她尴尬的起身,对着星星扯出个笑,一言不发的走进厨房,开始准备晚餐。

        回来胡思乱想耽误了太长时间,怕星星饿的受不了,程欢晚餐做的很简单,只熬了半锅粥,又烙了两张鸡蛋薄饼。

        粥是鲜虾粥,里面加了香菇和豌豆,纯白的粥里点缀着淡红的虾仁和嫩绿的豌豆,加上褐色的香菇,看起来很有食欲。

        锅里的粥煮了会就散发出香气,星星本来就饿,被香味吸引的更加受不了,他从椅子上蹦下来,跟在程欢后面,过一两分钟就要问一次能吃了吗?

        程欢被他问的愈发自责,感觉自己这个当妈的太不合格了。

        不仅没有及时发现那个不怀好意的生父,还因为忘记时间错过了放学时间,导致男主乘机与孩子进一步接触,现在又为了对方忘记做晚饭。

        哎,真是得不偿失。

        心里痛骂了男主几遍阴险,程欢在饼上撒了些葱花,把东西盛出来。

        星星饿的不行,看实物出锅马上扒了过来,活像是饿了好几天一样,伸手就要来够。

        程欢怕他烫到,先撕了一小块饼吹了两下,放到小家伙嘴里。

        星星拿到就开始吃,三两口就解决掉了,他擦了擦嘴巴,又眼巴巴的看着程欢。

        “妈妈我还想要。”

        程欢只能又撕了一小块给他。

        大概是饿很了,星星今天吃的特别香,一直说还想吃,程欢心里愧疚,却不会一味纵容,看差不多就拒绝了小家伙的要求。

        最近星星胆子大了好多,被拒绝后还偷偷摸摸的想去抓,被逮住便眼泪汪汪的指责:“妈妈你不喜欢我了。”

        程欢面上一沉,星星刚有些害怕,便见妈妈又一脸温柔的给他递过来半块饼。

        于是那些害怕便都被他丢到了一边。

        吃完一个半的饼,星星才终于停下来,他打了个嗝,终于换了句话。

        “妈妈我吃饱了。”

        程欢正在考虑要不要再做一个饼,听到星星这话就打消了想法,星星吃的太撑,胃不舒服,程欢给他喂了个消食片让他吃下,过后指了指旁边:“去哪站一会消消食,别蹦跶了。”

        “哦。”星星撑着了难受,也没精力蹦跶,按照程欢的要求乖乖站在一边。

        星星吃饱了,锅里的粥也煮的差不多,程欢关掉电源,盛了碗粥,加上那半块薄饼,就是自己的晚餐。

        她在桌上吃饭,星星在旁边眼巴巴的看着,闻着香味又开始流口水。

        “妈妈你吃的什么?”他伸长了脖子,盯着程欢碗里的东西:“我也想吃。”

        “你吃不了。”程欢看都不看他一眼,夹了个虾仁吃下:“你吃撑了,现在要消化。”

        “我还能吃。”

        “你不能。”程欢回头看了他一眼:“我说不能就不能。”

        小家伙瘪了瘪嘴,想要过来,却被程欢喝止,他有些害怕,睁大眼睛看着这边,到底不敢再动。

        程欢吃完饭去洗碗,出来擦干净手摸了摸星星的肚子,看着没那么鼓了:“还难受吗?”

        星星摇了摇头。

        程欢又问:“下次还这么干吗?”

        星星看着他不说话。

        “你要吃的时候妈妈怎么说的?我说你吃饱了现在就没办法吃别的好吃的了,你不干。”程欢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没什么表情,看起来很严肃:“然后你吃了一块饼,妈妈说你再吃就要难受了,你还不听。现在知道错了吗?”

        星星撅着嘴:“可是我饿。”

        “你后来不饿了,可是还要。”

        小家伙还是不说话,不过昂起的头却慢慢垂了下来。

        他被呵护了几个月,一些属于小孩子的坏毛病就逐渐冒了出来,比如贪食这项。

        也不知道他从哪听说的,前一阵子天天嚷着要吃炸鸡,想起来就叨叨一回,程欢不带他去,还说妈妈不喜欢他了。

        今天这是,本来是她心软,后来看小家伙撒泼就想让他吃个教训,好让他长长记性。

        星星低着头,慢慢握住程欢的一只手指。

        程欢还在继续说:“一不如你的意就说妈妈不喜欢我了,那我说话你不听,你是不是也不喜欢妈妈了?”

        “我最喜欢妈妈!”小家伙连忙反驳。

        “可是你不听我的话。”

        “……”

        “嗯?”

        “对不起。”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星星终于说出了这几个字,他仰着头,睫毛上还挂着颗泪珠:“我以后都听话。”

        “有些东西不是妈妈舍不得让你吃,是吃了对你没有好处,你一遇到这事就说妈妈不喜欢你,妈妈听了心里也难过。”程欢叹了口气,擦掉星星脸上的泪痕:“走吧,带你去洗澡。”

        星星点了点头,抽噎了两声,亦步亦趋的跟在程欢后面。

        母子两个吵的快和好也快,等程欢洗完澡上床,两人又开始亲亲密密了。

        星星躺在床上,程欢给他读故事,小家伙没听多久就睡着了,在床上躺着四仰八叉,还打着小呼噜。

        程欢看了他一眼,帮忙盖好被子,她关掉灯,躺在床上,听着旁边的呼吸声,却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乱糟糟的。

        前一天晚上熬到凌晨,第二天被闹钟吵醒的时候程欢脸色差极了,困的头皮发麻。

        她洗了个冷水脸让自己清醒了下,做好早餐叫星星起床,在小家伙吃饭的时候她又给胡成华打了个电话,电话依旧无人接听。

        程欢心里很是烦躁,可日子还得过下去。

        吃完饭,她带着星星去上学。

        幼儿园门口一如往常的热闹,程欢把星星交给老师,母子两日常腻歪了下,看着小家伙的身影渐渐消失,程欢叹了口气,准备回去。

        她刚转身,就有一辆车停在旁边,车窗降下,一个昨天才见过,被她在幻想中戳了好多下的俊脸出现在面前。

        那人看着他,脸上露出个清浅的笑容:“程小姐,不知现在有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