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恶毒女配养娃记[穿书]在线阅读 - 第35章

第35章

        虽然答应江明远与星星相处,程欢心里却怎么都不得劲。

        这种感觉就像本来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宝物,被另一个人觊觎了,那人说这件宝物我们应该共享,要不然这件宝物就会被人打碎。

        你知道他说的没错,找不到拒绝的理由,虽然捏着鼻子认了,但心里总是不舒服的。

        程欢现在就处于这种状态。

        她一边知道有个爸爸对星星是好事,以后可以避免那些可能的异样眼光,一边又生气星星跟江明远太亲近,一点好处就把人骗走了。

        心里矛盾的不行。

        带着满肚子酸气,程欢陷入深眠,第二天她把星星送去上学,就去了融江那边。

        店铺那边装修进程过半,大概十一月半就可以完成,人员培训也进行顺利,掌勺的厨师原本就是萧县那边的,对于全羊宴很熟悉,做出来的味道也不错。

        在融江那边消耗了大半天,程欢掐着点去幼儿园接孩子。

        回去的时候星星要买水彩笔,两人就绕了点路,从超市出来,对面就是夜市。

        现在天黑的早,夜市摆摊也早,程欢看过去的时候正好见到徐丽骑着三轮车过来。

        他们摆摊的雨棚和车都是程欢留下的,二手折价卖给了他们,因为味道没变,徐丽的烧烤摊生意也不错,一晚上能赚大几千块。

        回到家,她做饭,星星去画画,饭做到一半电话就响了,程欢走出去一看,发现不是自己的手机,而是星星的通话手表。

        手表的声音是外放的,从厨房这边都能听见那个低沉好听的男声。

        “星星,你在做什么?”

        “我在画画。”星星一边说一边还在涂颜色。

        说到画画,江明远就想起了那个绿毛紫衣服的“星星妈”,他眉头跳了跳,开口问:“你画的是什么?”

        “画的太阳,星星,还有月亮。”小家伙在圆盘样的太阳旁边勾了个月牙,又往中间添了许多星星。

        “太阳是黄色的,星星也用黄色的……”星星一边画一边念叨,那一边的江明远偶尔会应两句。

        他画完这些,欣赏了翻自己的大作,拿过去给程欢看。

        “妈妈,我画好了。”

        这个东西是他们幼儿园布置的作业,画完之后要给家长签名还要打分。

        当然基本上打的都是一百分。

        程欢看了眼觉得很满意,小家伙现在画的月亮已经很像那么回事了,她放下手上的东西,找到支笔在下面写了个一百,又把画作重新还给星星:“去吧,别把东西弄丢了。”

        他们说话的时候,那边的江明远一直没挂电话,他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处理文件,听程欢给打了一百分,他轻笑一声:“星星很厉害。”

        星星都忘记自己还跟人在打电话了,听到声音吓了一跳,他瞪大眼,凑近手表:“你是谁?”

        江明远:“……”

        他被噎了下:“我是你爸……江叔叔。”

        这边星星想起了江叔叔是谁,两人又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那边程欢已经快笑死了。

        合着星星根本不知道跟他聊天的是谁?

        她揉了揉脸上扭曲的肌肉,拿着东西重新走回厨房,点火做饭。

        等她饭做好了,那边星星还在跟江明远聊天,小家伙聊天的东西就那么些——幼儿园小朋友,吃的东西,还有妈妈。

        江明远听着自己儿子一直念叨他妈,说妈妈要做什么什么吃的。

        他记不住什么菜名,就知道肉肉、虾虾和菜菜,对这些东西的形容永远只有好吃和好好吃还有非常好吃三种。

        江明远听到他来来回回的说这个好吃那个人也好吃,说的自己都饿了。他看了眼时间,拿起外套往外走,等到那边程欢叫吃饭,才挂断和星星的通话。

        江明远晚上要参加个商业宴会。

        这种宴会每个月都有好多场,打着不同的名号,实际内容大同小异,都无聊的很。

        他去的时候已经挺晚了,宴会厅内酒光筹措。江明远从门口进来就被发现,宴会主人请他去说两句话,他推辞不掉说了两句,说完便婉拒上来攀交情的人,找了个角落坐下。

        角落里周恒远也在,依旧那样吊儿郎当的,看江明远过来,他拿了杯酒递过去:“今儿怎么想起来挪窝了?”

        江明远接过他的酒放下,有点无奈:“躲不掉。”

        他不耐烦参加这种宴会,只是这次宴会主办方与江氏正好处于合作阶段,对方邀请了他不好拒绝,就只能过来了。

        江明远是有名的青年企业家,站在哪里都是人群焦点躲到角落也就清静了两分钟,过后又被一波又一波的人围上。

        宴会厅混合着烟酒味道的空气让人难受,好不容易应付完人,江明远找到机会,瞅准个空档溜了出去。

        他走到阳台,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夜晚的风带着凉意,风一吹,混沌的脑袋也觉得清醒不少。

        宴会是自助餐的形式,却几乎没什么人吃东西,江明远之前被星星用匮乏的言语馋了老长时间,又灌下去不少酒,胃里不太好受。

        他准备走了,打了个电话给司机,刚转身,就看到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楚寻走了过来。

        楚寻今天特地打扮过,她穿着一袭酒红色深v长裙,楚腰纤纤,头发松散的挽在脑后,几缕发丝垂下,增添了许多诱惑,她手上端着两杯酒,食指戴着硕大的粉钻戒指,走到江明远面前,对他笑着说:“江总,我们又见面了。”

        自从上次在家里跟顾明丽闹翻,江明远便一直都没有回去过。

        这期间江母又找了许多借口,都被他无视,江母也急了,打听到今天这个宴会,便让楚寻赶紧过来。

        楚寻来得早,江明远一进来她就看到了,只是当时他身边都是人,找不到好的时机,才没凑上去。

        这段时间她在家里过的着实不好,在家里被挤兑的不行,她迫切的需要一个更大的靠山,好让自己摆脱现今的处境。

        所以就算知道江明远对自己没意思,她还是按照江母的意思过来了。

        江明远看着眼前的女人,眉心微蹙。

        他记性很好,没忘掉这个母亲安排的相亲对象,现在对方出现在这里,**不离十又是母亲告知的。

        他有些厌烦,脸上表情也冷淡下来,对着楚寻颔首:“楚小姐。”

        “没想到江总还记得我。”楚寻笑了笑,精致的面容在灯光下显出一抹艳色,她眸光微闪,把手上另一杯酒递过来:“江总,我敬你一杯。”

        “不了。”江明远拒绝,准备离去。

        他才走了两步,楚寻便仿佛站立不稳,她“哎”了一声,脚步微错,往江明远这边倒下来。

        江明远下意识让了步,楚寻手抓住他站稳身体,因为这场意外,她手上的酒杯掉落下去,酒杯摔到地上碎裂纷飞,杯中的酒打湿了江明远的西装裤脚。

        “抱歉。”楚寻连忙道歉,她弯下腰,似乎想要擦拭被打湿的裤子。

        她的礼服领口低,这个姿势,站在一胖的人可以把她胸口的风景一览无遗。

        江明远不小心扫了一眼便移开视线,脸上冷的看起来要掉冰渣子,他往旁边让了一步,刚想走人,周恒远不知道怎么也出来了。

        他手上夹着一只烟,在阳台上扫过一眼露出惊讶的表情,然后对江明远说:“呦,看起来我打搅你们了。”

        “别胡说。”江明远也不管匆忙想站起来却脚步不稳的楚寻,大步离开这个地方,一边的周恒远也立马跟上,他上了江明远的车,对自己报了个地名,然后才嬉皮笑脸的跟他说:“捎我一程不介意吧。”

        江明远不理他,他也不觉得尴尬,自顾自的把在阳台上看到的东西编成一个故事,觉得要被揍了,才停下嘚啵不停的嘴,换了个话题:“对了你之前要找的人找到了吗?”

        听到这个问题,江明远缓和下神情,“嗯”了一声。

        “真的旧情复燃了?”周恒远一脸八卦:“看不出来啊,你喜欢这款啊,啧啧。”

        因为之前江明远让他找程欢的资料,周恒远顺便也找了下那人的照片,是个艳丽挂的美人。

        “你说那些老头子肯定后悔啊,看你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还以为你会喜欢小白花款的呢,要是送点胸大的,是不是早就达成目的了?”

        “别胡说。”江明远叱责。

        “嗨,你这就护上了?”周恒远有点惊奇:“小江你变得不像你了,这女人有这么大的魅力吗?”

        魅力……

        他对于女人没有多大兴趣,但基本的分辨能力还是有的,自己孩子的妈,按照正常人的评判标准来看,确实是个很有魅力的女人。

        可他们不是这种关系。

        觉得不能让周恒远污蔑了别人,江明远终于开口解释了句:“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想到那样呀?”周恒远挤眉弄眼。

        江明远看了他一眼,放出一个大招:“她是我孩子的妈。”

        “什么?!!”

        这大招威力不俗,周恒远差点被惊地蹦起来。

        他瞪大眼,上上下下把江明远打量了遍,语出惊人:“兄弟你厉害,一发入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