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恶毒女配养娃记[穿书]在线阅读 - 第61章

第61章

        就算江明远不说,程欢也打算给星星换一个学校了,这学校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外人接触孩子,甚至在其中担任帮凶的角色,实在让她放心不下来。

        只是,搬去江明远家楼下……

        那本小说里面虽然描写的不多,但对于江母的刻画却非常到位,这就是一个阶级观念非常强,仿佛活在建国前的奇葩,对于身份低于她的人,江夫人打心眼里就瞧不起,觉得和你说句话都是施舍,但同时,她又不会因为看不起,就放过自己不喜欢的人。特别是跟她抢儿子的。

        程欢没看小说后面的内容,但入坑的时候瞥了几眼评论,那位小太阳一般的女主,在她手里也受了不少委屈,差点连累父母。

        程欢没有自虐倾向,她不想跟这种人打交道,在知道江母知道他们存在的时候,她只想走的远远的。

        反正惹不起总能躲得起,她的店生意还不错,每月的营收也够她和星星生活的很好,只除了……有些对不起孩子他爹。

        他应该不想让他们离开。

        程欢心里挣扎,面上就带出来那么点意思,江明远何等眼力,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他满心热血骤然降温,眼睛盯着程欢,不放过她脸上任何一点表情:“你不想搬?”

        程欢有些尴尬,移开眼不敢跟人对视,她这番表态与干脆承认没有什么区别,江明远心中失望,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室内一片静默,谁也没有开口,程欢呆的浑身难受,似乎又回到了两人刚认识的时候,陌生又尴尬。

        “我……”最终,还是她打破了这份沉默,程欢润了润嘴唇,说出自己的想法:“我不太想和你母亲接触。”

        江明远立马表态:“我不会让她来打扰你们。”

        程欢瞄了他一眼,明显不信。

        都搬到楼下了,在那位江夫人看来肯定是对她的挑衅吧,怎么可能不来找自己。

        江明远看出了她的不信任,他没有继续保证,而是又沉默下来,片刻后,他起身,表情声音都和往常一样:“这个问题以后再说,不早了,你去睡觉吧,我回去了。”

        被这件事闹得,程欢心情有些低落,她默不作声站起来,把人送到门口,等到电梯开门,才说了句路上小心。

        “别多想。”江明远抬手,终究没忍住在她头上揉了揉,面对那人讶异的眼神,露出个清浅的笑:“不是什么大问题,不用放在心上。”

        说完一步跨入电梯。

        平常严肃的人笑起来冲击力更大,程欢被他笑的脸颊绯红,心里的天平也在不断倾斜,直到电梯门在眼前关上,才恍然回过神。

        算了,搬家什么的,还是再考虑考虑吧,不用急。

        ……

        江明远自己开车过来的,他走出电梯,坐上车,打开导航,定位到别墅。

        时间太晚,除了门卫,其他人都已经陷入梦乡,江明远也没打算大晚上惊动别人,草草洗了个澡,就躺上那大半年没睡过的床,临睡觉前,还是没克制住,给那人发了句“晚安”。

        顾明丽是第二天早上才知道儿子回来的。

        她年纪大了,睡眠不足,每天六点多就会醒过来,为了保养,顾明丽每天都会进行适度锻炼,她换好一套锻炼的衣服,准备上楼去锻炼,刚打开健身房的房门,就发现里面已经有个人了。

        “明远?”顾明丽有些惊讶:“你怎么回来了?”

        江明远已经锻炼了有一会了,身上出了不少的汗,他拿了条毛巾擦了擦脸,面向自己母亲:“有事情找您。”

        “什么事情?”顾明丽心里一紧,生出些不好的预感。

        “我先去洗个澡,出来在说。”

        “行,你去吧。”

        健身室的门在身后关上,顾明丽却再也没有锻炼的心思,儿子昨天才落了自己的面子,看他那样子,也不是来和自己道歉的,所以今天找她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到底是什么事情呢?是上次给了江明凯前,还是自己跟江旭东联系被发现了?顾明丽越想越慌乱,拍着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转身也出了健身房的门,换了衣服早早在下面等着。

        江明远洗完澡下楼,看到母亲已经坐在餐厅里,她面前放着两面面包,拿起一片,细致的在上面涂上草莓酱。听到声音,她仰起头,对楼梯上的人招呼道:“先过来吃饭。”

        桌对面,佣人给他也准备好了食物,一样的面包,酱料与牛奶。江明远走过去,随便拉开一把椅子坐下,开门见山地说:“听说您找了私人侦探去调查我的孩子。”

        他说:“我希望您能收手,不要去打扰他们。”

        顾明丽抹酱的动作微顿,过后又若无其事:“你说什么呢?”

        “我说什么您应该再清楚不过,毕竟您昨天才给人转了一笔钱。”

        顾明丽手上动作停住,她放下餐刀,目光灼灼盯着对面:“你找人查我?”

        “就如同您查我的孩子一样。”

        “他是你儿子也是我孙子,我为什么不能查?”顾明丽满心委屈:“既然你早就知道了,为什么要瞒着我,你还记得我是你妈吗?!”

        “……”

        “如果不是你刻意隐瞒,我为什么要这么多此一举呢?”

        顾明丽觉得自己的做法有恰当的理由,于是重新理直气壮起来,她挺直腰杆,拿起那块涂满了酱料的面包咬了一口,姿态悠闲的吃完了,才说:“既然你确定是你的儿子,那我也不查了,你看看找个时间,把人接回来吧,我帮你养着。毕竟我是我江家的孩子,总不能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

        “我想您可能误会了。”江明远没理她的自作主张,淡淡地说:“我找您不是为了商量怎么把人接回来,而是您的行为给我的孩子以及他的妈妈造成了困扰,希望您可以和他们保持一点距离。”

        “你什么意思?!不让我跟你儿子接触?”

        “对。”

        “江明远!你眼里有没有我这个妈?什么叫跟你儿子保持距离,我怎么了?是有瘟疫吗?!”顾明丽被一个字激怒,再也保持不了一贯的仪态,她重重放下餐刀,语调急促:“是不是外面的狐狸精跟你说了什么?妈跟你说,那些女人都不能信,他们跟你,只是为了你的钱。”

        “那您跟我的父亲是为了什么呢?”

        顾明丽一下子哑火,她面色涨红,难以置信地盯着自己儿子,没想到他怎么会说出这种话来:“我怎么生出了你这么个白眼狼?!”

        她捂着胸口,呼吸急促,过了好一阵才恢复:“既然你问出来,那就听好了,我和你父亲在一起,自然是因为门当户对,所以你也别想着要找外面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那不是你应该做的事情。”

        “这么说来您和江旭东也算是门当户对了。”江明远玩味一笑,目光冰冷。

        听到江旭东这个名字,顾明丽脸上显出一丝慌乱,她反应过来立马掩饰表情,强装无事:“你胡说什么,那是你三叔!”

        “我有没有胡说您自己心里清楚。”江明远起身,不欲多说:“您要是想让江旭东好过一点,那就离我的妻儿远一点。”

        说完也不顾顾明丽大变的面色,转身离去。

        “你说什么妻儿?我绝不答应你娶这么个女人!”

        身后是母亲歇斯底里的喊叫,佣人都识趣的躲在看不到的地方,江明远面无表情的启动汽车,开出大门。

        他心情不是很好,破天荒的把车开超速,轿车喷出一道尾气,在环山公路上飚行,他不常开车,技术也就平常,在一个拐弯路口差点冲了出去。

        刹车被踩到最底,发出难听的一声,身体因为惯性向前冲,又被安全带拉了回来。

        江明远头抵着方向盘,深重的喘息几声,从刚刚的惊险中回过神,他抹了把脸,重新发动汽车,用龟速开到山脚下。

        ……

        自从知道江夫人在查星星后,程欢就每天提心吊胆的等着人上门。

        她等了一天又一天,却始终没等到找茬的人。

        “难道她把我们忘了吗?”程欢跟星星面对面盘坐在沙发上,捏着小朋友的脸,自言自语。

        星星身体后仰,把脸从妈妈的手指中拯救出来,脸上一片懵懂:“妈妈你说什么呀?”

        “没说什么。”程欢回神:“咱们继续玩吧。”

        母子俩在沙发上玩着游戏,用电视里的本地新闻做背景音,新闻上说着今年评选出来的十大杰出企业家,正一个个的介绍他们的资料。

        星星手上玩着九连环,听到一个名字敏锐地转头,他睁大眼看着电视:“是爸爸!”

        在电视里看到爸爸让他很兴奋,小家伙从沙发上爬下来,跑到电视旁边,把头凑过去:“爸爸怎么到电视里面了?”

        “因为爸爸和厉害,所以就上电视了。”程欢走走过去,把人拉回来:“别离太近了,对眼睛不好。”

        星星被她拉着往后走,眼睛还盯在电视上面,等新闻播送完江明远的资料,换了另一个人时,他才叹了口气转过头。

        “妈妈。”小家伙仰着头:“我也想上电视。”

        程欢哄他:“你加油的话,以后说不定也可以上电视哦。”

        “不对,我上电视了!”星星想了会,突然大声说:“老师说我们会上电视!”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嘴太灵了,小家伙刚说完,新闻上就报了这家幼儿园。

        星星一眼就认出了自己呆了一学期的学校,又凑近去看,只是这次的新闻却不是什么好事情:说的是幼儿园因为消防设施不到位,被勒令关园整改,相关责任人也被处理。

        他听不懂新闻里面的话,只知道在里面找自己认识的人,小朋友找的兴起,新闻结束后还意犹未尽:“妈妈,里面没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