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恶毒女配养娃记[穿书]在线阅读 - 第62章

第62章

        程欢却没心情关心儿子因为没上成电视而造成的心理打击,她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在电视上播放的消防整顿意见上。

        众所周知,消防和税务这两个,只有不想查、不来查,没有查不出问题的。幼儿园这次被曝光消防隐患勒令整改,结合之前星星被抽血,江明远表示要给个教训的说法。事情是怎么一回事,简直不能更清晰明了。

        当时她其实想去幼儿园要个说法的,但是被人阻止了。那人怎么说的来着?程欢抵着下巴,回想当时的情况。

        好像是说,这种小事交给他就好?

        现在看来,确实完成的挺好的。

        程欢脑补着那人暗搓搓整人的样子,忍不住便笑出了声,星星听到声音转头,有些莫名其妙:“妈妈,你笑什么?”

        “笑你不用上课了啊。”程欢回过神,笑意还未收敛,他招招手,星星便凑到她身边。

        “为什么不上课?”

        “因为幼儿园老师都回家了。”程欢胡扯道,新闻上说的整改时间是两个月,算起来不仅年前不用上课,连年后的招生,肯定也要被影响。

        其实就算能在明年开学前开园,出了这种事情,也肯定有很多家长不敢再把孩子送过去。

        事情跟她想的差不多,新闻刚出来,家长群里就闹翻天了,作为群主的幼儿园老师挂了一则提前放假的通告就消失踪影,任消息狂轰乱炸都坚决不出来。

        群里面消息刷的太快,程欢看了几条就准退出,她手还没按返回,就发现自己又被拉进了另一个群。

        新群是某个很活跃的家长建的,把除老师之外的所有人都拉进来,她作为群主说了第一句话。

        【嘟嘟妈妈;好了,在这个群说,大家商量下要怎么办。】

        群里只有家长没有老师,说话也不用顾忌,各个家长吵吵嚷嚷,有的说要让幼儿园退学费的,有的说去反应下早点开园的,更多的则是考虑要给孩子转到什么学校的。

        小区旁边这家幼儿园学费不低,勉强也能算“贵族学校”,能把孩子送进去的基本不缺钱,于是商谈间说的也是别的天价幼儿园。

        家长们作为土著,比程欢这和半路过来的人知道的多得多,程欢看了一会,就从他们口中知道了不少幼儿园名字。

        这些幼儿园大多离小区不会太远,收费高昂,其中出现频率最多的是“火星幼儿园”。

        【凯凯爸爸:那家幼儿园难进,基本不对外收人,你们谁能找到关系进去吗?】

        下面跟着一堆没有,间或抱怨这家幼儿园太傲的。

        程欢:“……”这个幼儿园名字有点耳熟,似乎就是之前江明远说的那个?

        到底是为了自己的事情连累别人,这让程欢觉得有些心虚,她收起手机,把一边的星星抱进怀里,试探着问:“宝贝,你想不想换一家幼儿园上啊?”

        “为什么要换?”

        “因为现在幼儿园不开了,所以我们得换个地方上学。”

        “那我可以不上学吗?”星星站在沙发上腻在她身上:“我想和妈妈在一起。”

        程欢:“……”

        “这个不行。”

        小家伙拖长了声音哦了一声,他撅着嘴,不太高兴:“那就换吧。”

        “乖。”程欢在他脸上亲了口,又没什么诚意的询问他的意见:“你有没有想去的学校啊?”

        这其实就是一句废话,星星才着点大,能知道什么学校?

        程欢这么认为的,所以也没准备听到有用的回答,只象征性停顿了下。

        然而……

        “我想去火星幼儿园吧。”

        “妈妈这里有几个学校不错,你看看……嗯?你怎么知道这个幼儿园的?”程欢惊讶。

        星星拆开一副水车积木,正试图从里面找到底座那块,他停下手上的动作,回想了下:“爸爸说的。”

        原来是在这里等着,还以为他真的像表面看起来那么淡定呢。

        程欢初听有些讶异,惊讶完了又有些想笑,笑完还是同意了:“好吧,我们去火星幼儿园。”

        毕竟这个幼儿园在家长群的口碑确实不错,做父母的,总希望能给孩子更好的东西。

        而且,她觉得应该要给江明远更多一点的信心,当时他说要找幼儿园的麻烦做到了,那他说不会让江夫人来打扰他们,应该也可以做到吧。

        毕竟她都等了这么长时间了,也没等到上门找茬的人啊。

        做下这个决定,程欢觉得心里有块石头被移开了,整个人变得轻松了许多,她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跟星星商量换学校的附带条件。

        “换了学校的话,我们就要搬家了哦,搬到爸爸那边去怎么样?”

        星星动作停下来,积木没握住从手上掉下来,他瞪大了眼,表情呆愣愣的,过了几秒钟,小家伙脸上才换了种表情,欢呼着蹦到程欢怀里,说要搬家。

        “你就这么高兴呀?”小朋友蹦达的太厉害,让人差点抱不住,程欢用尽全力来保持平衡,才没丢脸的坐着倒下去。

        星星蹦的身上冒热气,才终于停下来,他笑得牙不见眼,叠声说着高兴:“妈妈我们今天搬家吗?爸爸说新房子特别大!”

        得,还以为儿子什么都不知道呢,结果人家父子两个早就通过气了。程欢心里哼了一声,佯装生气地捏着星星的鼻子,恶狠狠的说:“小叛徒,爸爸还跟你说了什么?”

        “爸爸说妈妈不想搬家。”星星瓮声瓮气地说着,说完又垮下一张小脸:“妈妈你不想跟爸爸住吗?可别的小朋友家的爸爸妈妈都是住一起的啊。”

        在儿子面前,程欢当然要否认:“没有的事。”

        她说:“只是之前有点事情耽搁了,你看现在我们不是就搬家了?”

        好像说的有点道理,星星想着点了点头:“那妈妈我们告诉爸爸,让他来接我们。”

        说着不等程欢阻止,就拨通了江明远的电话。

        江明远此时还在加班开会,左侧的一名高管正说着话,话说到一半,电话铃声突兀地响起。

        众人面面相觑,眼神里是对手机主人的佩服,谁不知道老板最近心情不太好,就这样还敢开会的时候不开震动。

        一众高管们抱着看好戏的态度来寻找铃声来源,看来看去,却发现那声音是最前面传来的。

        他们像是突然被人按了慢镜头,略显僵硬又缓慢的转过脑袋,看向会议桌最前面,就看到向来不苟言笑的老板脸上露出个可以称得上是温柔的表情,对他们说了句稍等,拿着电话出了会议室。

        会议室的门在身后关上,里面的人挠心挠肺,各自用眼神交流。却谁也不敢明目张胆出去偷听。

        江明远这个电话没有接很长时间,两分钟之后就回来了,打开门宣布了一个好消息。

        “散会,剩下的明天再说,大家辛苦了。”他朝着众人点头,转身离开,不知是不是错觉,他离开的脚步似乎都比之前要急促许多。

        老板走了,其他的人自然也不会留下,他们长呼了一口气,收拾东西准备走人。

        齐山把最后一段话打完,关掉笔记本起身,没来得及走,胳膊就被人戳了下,戳他的人露出个特别八卦的表情,问:“唉,老板是不是谈恋爱了?你肯定知道是不是?快跟我们透露透露。”

        齐山露出个尴尬而不失礼的笑容。

        他确实是知道啊,可老板没有开口,他敢把事情透露出去吗?工作还要不要?

        “我觉得不是谈恋爱,之前不是听说老板有个儿子吗?应该是接儿子放学。”没等他找话拒绝,另一边的人就先开口了,他说的信誓旦旦,说完还要找齐山判定:“我说的对不对?”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老板没说。”齐山拿着笔记本,从人群中钻出去:“我还有工作没完成,先走一步了。”

        ……

        自从接到星星的电话,江明远就从上到下都诉说着急切,连并不太长的车程都觉得有些无法忍受,一路上他看了不下十次手表,才终于熬到了小区楼下。

        电梯门打开,他深吸了一口气走出门,站在门口按响门铃。

        门内若有若无的脚步声想起,江明远竭力控制也没能让过快的心跳减缓下来,门打开,他表情如一,转瞬却忍不住露出个笑:“你答应搬过来了?”

        没进门就问这个问题,看起来急得很啊,程欢想着,心里就高兴起来。她嗯了一声,从鞋柜里找出他的拖鞋递过去:“怎么现在来了?晚上吃了吗?”

        “还没有。”江明远弯腰换鞋,觉得浑身充满干劲,根本不需要吃饭,他把鞋子放好,起身跟在后面问:“那边房子已经收拾好了,你明天有时间吗?我让人来帮你收拾东西好不好?”

        “不用了,家里东西大部分都是房东的,我收拾点衣服玩具就可以了,不用你找人。”

        “光玩具也不少了,你一个人怎么忙得过来?”江明远不认同,他伸手接住扑过来的儿子,跟着程欢走进厨房:“或者你过几天搬家,我空了来给帮你收拾收拾?”

        程欢低头片鱼,黑鱼被片成厚薄均匀的薄片,这是准备待会用来做酸菜鱼的。她听着江明远明显比往常多了许多的话,嘴角一直保持着愉悦的弧度。

        “那行吧。”她同意江明远的第二个建议,说完又指使人:“帮我把酸菜洗一下。”

        江明远没什么异议,放下星星拿起放在碟子里的酸菜去水龙头下认真清洗起来。

        等他洗完,程欢也刚好把鱼片好,她把鱼放到盘子里,洗干净砧板,换了把刀,准备切酸菜。

        “我来吧。”江明远在厨艺上没什么成就,但切个菜还是可以办到的,程欢也没跟他客气,递了刀让开位置,把之前剔除的鱼骨、鱼头、鱼尾加调料腌制,弄好放到一边,找了个蒜出来,掰开分给星星几颗:“帮妈妈剥蒜。”

        星星接过那几颗蒜,因为手小还从指缝中漏出去一颗,他蹲下去捡起来,学着妈妈的样子剥起来。

        小朋友此前没有类似的经验,一颗蒜剥的坑坑洼洼也没弄干净,他手指甲短,剥了几个手就火辣辣的。

        “妈妈,我手疼。”他把蒜换了只手握住,眼睛盯着拇指指尖,小脸皱的死死的。

        “怎么了?”

        “哪里疼?我看看。”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江明远和程欢一起转身,两人同步弯腰靠近星星,然后头在半途碰到了一块。

        他们速度不快,脸撞在一起也不疼,按理来说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在撞到之后一个转头一个没动,导致程欢的嘴唇在江明远脸上擦了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