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恶毒女配养娃记[穿书]在线阅读 - 第83章

第83章

        程欢不认:“明明是你自己想回来。”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男人笑声更加愉悦,说完又凑上去,叼着唇瓣吮吸厮磨。

        他咬的重了点,程欢轻哼一声,推开人,气喘吁吁地:“这不是明摆着的。”

        虽然不会打,但程欢也大概知道麻将的规则,她只在后面看了两轮就差不多看出来了,男人虽然看似认真,但其实完全没准备赢,打出去的牌完全是盯着别人的需要往上送。

        所以她才越看越觉得没意思,早早找借口回来。

        只是她有一点不明白,程欢软在男人怀里,疑惑道:“干嘛故意输钱给人?”

        “图个方便。”这么大好时间,江明远不准备浪费在别的事情上,说完就一下把人横抱起来,在次卧和客卧之间犹豫了一瞬,选择右边那扇门打开进去。

        房间里没有开灯,漆黑一片,男人对这儿的摆设熟悉,也没有开灯的打算,他绕过屏风,把人放到床上,压着人继续亲,从唇角亲吻至下颚,又沿着脖颈细密吻下去,最后在锁骨上咬了一口。

        他呼吸粗重,手臂撑在两侧抬起头:“我去洗澡?”

        被人拥吻的感觉太好,程欢其实也有点意乱情迷,听到这话却一下子清醒过来。

        她其实对两人发生进一步的关系并不排斥,只是到底之前没有经验,一想到可能发生的事情,便羞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根本就吐不出那个“好”字。

        黑夜成了最好的保护色,掩盖住她涨红的脸与湿润的眼眸。江明远问完话许久没听到回答,以为她是不愿意,心里渐生出一些失望。

        他被撩出满身的火气,急需发泄,但底线还在,并不会做出违背对象意愿的事情来,到最后也只是掐着掌下的细腰,在那人肩膀上咬了几口泄愤,便强迫自己起身离开。

        “我先回去了。”

        “嗯。”程欢咬着唇嗯了一声,因为刚刚的事情,这一声短促还带了些鼻音,在黑夜里显得得格外勾人,叫的床边的男人差点想要不做人。

        ……

        这个晚上最终什么也没发生。

        第二天是大年初一,刚过凌晨外面炮竹声就响了,从凌晨一直吵到天亮。

        程欢前半夜因为某些原因睡不着,后半夜又一直受鞭炮声困扰,迷迷糊糊睡不安稳,早上起来头都是晕的,去洗了个冷水脸才精神一点。

        不光是她,家里其他两个也都没睡一个好觉,江明远看起来倒还好,只是眼底有些青黑;星星一晚上被吵醒好多次,这会起床气还没散,小嘴撅得老高,一直念叨着讨厌鞭炮想睡觉,说着说着那眼睛就闭上了。

        一旁的两个大人也是无奈,要是往常也就算了,睡不好再补个觉就是。可今个大年初一,要给长辈拜年,总不能去的太晚。

        “先让他睡一会,等出门再叫吧。”江明远在客厅宽大的红木椅上垫上一张毯子,把星星抱上躺好,又盖上另一张毛毯。做完这些他拉着程欢往餐厅走:“我们去吃饭。”

        程欢急忙拉住他:“我还没做。”

        她昨晚没睡好,早上没比另外两个早起多少,到现在还没进过厨房。

        “我知道。”江明远与她十指相扣,说:“这的习俗,年初一女人不做家务。”

        他把人带到餐厅里,按在餐桌前坐好,眼角含笑:“所以这一顿我来做吧。”

        程欢有点担心:“你会吗?”

        “应该没问题。”男人说着走进厨房,还特地叮嘱她不许回头偷看。

        “行吧。”程欢笑着应了声,说完却从口袋里面拿出手机,打开前置摄像头,换着角度想看那人到底在做什么。

        可惜餐厅和厨房中间隔着屏障,任凭她怎么找角度,也只能看到男人宽厚的背影,别的一概瞧不见。

        程欢试了几个角度,看不出所以然也就放弃了,她把手机对准自己拉远,把厨房里那个背影也囊括进去,看着屏幕上的同框喃喃自语:“好像还不错?”

        然后按下拍摄,让相机记录这一瞬间。

        干完偷拍的活,程欢有些心虚地收起手机,双手放在膝盖上目不斜视等早餐。

        男人在厨房里忙活了好一会,厨房里才传来开火的声音,随后没多久,空气中便传出一股香味。程欢吸了口带着些香甜的空气,对于那人做的东西也有了猜测。

        香味没有持续蔓延多久,火就被关了。不多会,男人端着一碗东西出来。

        那是一碗汤圆。

        汤圆白嫩嫩、圆嘟嘟,挨挤着泡在汤水中,中间夹着几颗枸杞做装饰,看起来卖相还不错。

        “来尝尝,看怎么样?”江明远放下碗,有些期待。

        程欢在他的眼神下用勺子舀起一只汤圆,一口咬下一半,里面咸鲜的汤汁便流了出来。

        这是个肉馅的。

        这馅料调的很有水准,咸淡适中不柴不腻,虽然算不上一流,但也绝对不差。程欢第一口吃下去都惊讶了,要不是自己一直在外面,她都要怀疑江明远是不是找了帮手!

        她盯着男人有些灼热的视线,把剩下的半只汤圆吃完,然后点头竖起大拇指:“非常不错。”

        看她认同,男人明显松了口气,他紧绷的唇角松懈下来,进厨房给自己盛了一碗,坐在程欢旁边说:“你喜欢就好。”

        汤圆具有圆圆满满的寓意,这边的人大年初一都会吃这个。江父在的时候,每年初一的汤圆都是他来煮,只是他手艺实在是不怎样,好几次都没把汤圆煮熟,遇到那种情况,顾明丽会拒绝吃这个东西,最后一大锅的汤圆只能父子两个分掉,吃完经常要消化不良一整天。

        后来江父死了,他们家的汤圆就成了佣人在做。只是换了个人,原本寓意团圆、圆满的汤圆仿佛就失去了那个意味,江明远对此再没有期待,也再没吃过。

        这次带着程欢和星星回来过年,江明远又想起了这个,他事先查了许多资料,又偷偷试了好多次,浪费了不知道多少原材料,这才试出觉得满意的味道。

        吃完汤圆,程欢去洗碗,弄好后换了衣服,把拜年需要的礼品撞上后备箱,又把星星叫醒了,一家人出门去百年。

        江明远的长辈其实挺多,只是亲的叔伯因为之前的事情已经不走动了,剩下的关系疏远,他也没必要去,所以这一趟拜年,他们真正要去的,只有大爷爷和他的几个子女那。

        他们去的时候鹦鹉东东还在门廊下挂着,它这次认识星星了,见他就喊:“小帅哥,过来玩呀。”

        星星开开心心的跟他打招呼,双手拽着一盒礼品,对他的好朋友说:“我要去给太爷爷拜年,待会来跟你玩。”

        鹦鹉又听不懂,飞到星星肩膀上对他“嘿嘿嘿”的笑,星星把礼盒放到地上,伸手摸了摸鹦鹉的毛,特别可惜的说:“我现在不能跟你玩。”

        “再摸摸。”

        “哦。”星星又摸了它两下:“我真要走了。”

        “小帅哥,过来玩啊。”

        ……

        一人一鸟鸡同鸭讲,在门口耽误了好长时间,最后另一波拜年的人上门了,才打断这一人一鸟的“缠绵”。

        来人是大爷爷的亲孙女,今年四十多岁,在一名大学教授,按理说职业很崇高,只是因为这一大家子都在经商,看人通常以金钱来衡量,他们觉得一个大学教授也赚不到什么钱,所以也都不看重,不是懒得搭理,就是在她面前用诉苦的语气说自家赚了多少钱。

        堂姐看起来也没多在乎自己在家里的处境,别人不理她,她也很少贴上去,自个一家人也算高高兴兴。

        她带着老公以及孩子走进,看到门前这一幕,脸上也多了点笑容,对江明远打招呼:“堂弟你也来啦,过年好啊。”

        “过年好。”江明远笑着回道,他跟这位堂姐没什么交情,但也没恶感,打完招呼拍了拍星星,让他叫人。

        星星终于从鹦鹉身上移开视线,对着面前的人一个个喊起来。他不摸,鹦鹉就飞走自己去玩了,星星仰头不舍得看了眼,重新把地上的礼盒拎起来,跟在爸爸身边,与姑姑家一起进门,给太爷爷拜年。

        老爷子的房子里格外热闹。

        他岁数大辈分高,光是自家的儿女、孙辈、重孙辈都有十几户,更别说还要加上类似于江明远这种。

        老爷子这会在客厅,他们进去的时候正有个**岁大的小孩子给他磕头拜年,他满脸笑容的把那个小家伙拉起来,用不是很稳的手从怀里拿出一个红包,拍着那小孩的头说要好好读书。

        星星一看到红包眼睛就亮了,昨天被姐姐带出去玩了几小时,小家伙已经完全体会到了钱的好处,这会都不用别人催,就乐颠颠地跑太爷爷面前跪下,学着之前爸爸妈妈教的,说祝太爷爷新年快乐健康长寿。

        他动作太快,说完了江明远和程欢才跟上来,对星星的表现,两人都有些无语,对视一眼,把手上的东西放在一遍,撑起略勉强的笑容拜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