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恶毒女配养娃记[穿书]在线阅读 - 第93章

第93章

        星星其实不知道结婚这道程序正常都是在孩子出生前,他只不过这段时间在幼儿园听小朋友们炫耀自家爸妈结婚多厉害多厉害,才顺口问了出来。

        程欢想了想:“这个妈妈也不知道。”

        “为什么?”

        “因为这事情也不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程欢起身放下故事书,隔着被子在星星身上拍了两下:“好了,睡觉了,明天还要上学呢。”

        星星哦了一声,听话的闭上眼:“妈妈晚安。”

        程欢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宝贝也晚安。”

        ……

        星星按部就班地跟着老师学习小提琴,程欢也一点点和沈溪熟悉起来。

        沈溪这个人在她接触的所有人中都算是奇怪的一个,她看着胸无大志,整天混吃等死,但该上的课一节都不会落下;她对抛弃自己的母亲很是怨恨,但对此也没什么实际行动;看着整天勾三搭四一副花心滥情的样子,但熟悉之后却能看出来她挺讨厌男性。

        程欢觉得这应当和她之前的经历有关,导致她整个人都如此矛盾,因为沈溪跟她有差不多的经历,她也就顺势多操心了一些,隔三差五的就找一些职业规划给她做参考。

        沈溪嫌她烦,往往说不到几句就会装消失,等过了那股劲,又没事人一样找过来。

        天气越来越热,厚重的棉衣羽绒服被塞进衣柜中,换上轻薄的外套。程欢这段时间总呆在餐厅里面,跟厨师一起琢磨新菜,以应对马上要到来的高温天。沈溪放假闲着无聊,这天也跟了过来。

        餐厅里其实没什么好玩的,程欢和主厨试菜,往往几个小时都顾不到她,沈溪一个人到处转,看到什么都想摸一把,其他人看在她是老板朋友的份上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在她摸了之后把东西再洗一遍。次数多了,沈溪也明白了,她有些不大高兴,跟程欢说了一声,跑外面玩手机去了。

        程欢一直到下午两点钟才顾得上吃饭,此时店里也没多少人了,沈溪一个人霸占着最大的桌子,翘着腿打游戏。

        程欢把吃的东西端过去,在她对面坐下:“中午吃了吗?”

        沈溪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吃了。”

        “那就好。”

        程欢的午餐很简单,就一碗面,上面飘着几片青菜叶,看着清汤寡水的,她嗦着面,耳朵里全是沈溪玩游戏的音效,一局结束马上再开始。

        她吃完饭,擦干净嘴,看向对面:“你要是无聊的话就早点回去吧。”

        “我不无聊。”

        “行吧,那你继续玩,我走了,下午还有事。”程欢起身。

        “你等等。”

        程欢回头:“干什么?”

        “等我打完这把游戏。”

        程欢有点无语,不过她的工作也不急于一时,闻言便重新坐下来,等着她把游戏打完。

        沈溪玩完一把游戏,放下手机,终于把头抬了起来,她看着程欢,沉默半响,开口说:“你觉得我当明星怎么样?”

        “明星?”

        “对啊,现在不是有很多选秀节目,不少人都靠着这个成名了,我也想去试试。”

        程欢仔细看了看她。

        沈溪有一副好皮囊,五官精致,满是胶原蛋白的脸上看着有些不谙世事的味道,与此同时又带着一股子颓废,是个很容易让人记住的美人。

        但……

        “去选秀的话,你会什么才艺吗?”

        “我会唱歌啊,还会跳舞,钢管舞。”沈溪冲她眨了眨眼:“你忘记我之前干过什么了?”

        程欢:“……”

        “反正我现在也不是个读书的料,与其在这浪费时间不如去拼一把。”她抽出一根烟,点燃吸了一口,找出某个三流小报曝光的明星片酬:“你看看了,这些人随便接个代言都够我吃一辈子了,我样子也不差,凭什么他们可以我就不行?”

        程欢觉得她说的还挺有道理:“那你去试试吧。”

        “我已经报名了,下周一就去海选。”

        那你一副商量的语气干嘛呢?

        程欢觉得被戏耍了,暂时不想跟她呆在一起,她端着碗起身,说了句去忙了,转身往厨房走。

        一进入工作状态,程欢就容易忘掉其他事情,等她被江明远的电话惊醒,一看时间都已经六点多了。

        男人还没下班,听筒里不时传来别人向他问好的声音:“还没回家?”

        “没有。”程欢一拍脑门,懊悔道:“我闹钟没响,忘记去接星星了。”

        “没事,我已经让人接回来了。”江明远笑了声,把手机递到星星嘴边,听筒里立马传来小家伙软糯的声音:“妈妈我和爸爸去接你下班好不好呀?”

        程欢一听这话就知道是谁的注意,想想公司离餐厅也没多远,就同意下来。

        听她答应,江明远重新把手机收回来,声音低沉悦耳:“我们二十分钟后过来,你乖乖等着。”

        “行了,知道了。”程欢在电话这头揉了把脸,挂掉电话,把围裙脱掉挂到一边,开始收拾自己。

        在满是油烟的地方呆了一天,全身都感觉油乎乎的,程欢洗了把脸,换了件备用的外套,重新梳了头发,拿起包准备准备出去。

        她走到门口,后面一个人也追了上来,转身一看才发现是沈溪。

        “你还没走?”程欢有点惊讶,以为她早走了,印象里这位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啊。

        沈溪脸色不太好:“我什么时候说要走了?”

        “那是我不对。”程欢好脾气地笑了笑:“你现在回家吗?”

        她没说江明远和星星要来接她这件事情,私心里,她并不想让对方和星星见面。

        “好啊。”沈溪拉着一张脸,跟在程欢身后,走出商场。

        出了商场的门,程欢准备跟她道别,谁知道沈溪自己也等在一边,没有离开的打算。

        “还有事情吗?”

        沈溪讶异:“你不送我?”

        “这……”程欢不知道怎么说,她今天早上确实是开车去接人了,晚上送她回去也属正常,她想了几个借口,最后从包里把钥匙掏出来,递过去:“我晚上有些事情,不如你开我的车回去?”

        沈溪瞥了瞥钥匙,收回视线:“我不会开。”

        “那你做出租回去?”

        “不想做出租。”

        “那地铁?”

        “挤死了。”

        那就没办法了。

        程欢也不知道这位今天闹的是哪一出,各种出行方式都拒绝了个遍,仿佛不亲自把她送回去就不罢休。

        对方这么找茬下去她也烦了,索性闭上嘴不再说话。

        她不说话,沈溪果然安静了下来,她盯着程欢的侧脸看了许久,才哎了一声:“我想见我儿子。”

        程欢有些警惕:“你见他干什么?”

        “怕什么,又不是跟你抢儿子。”沈溪扯起嘴角,不屑一顾的样子:“我这个亲妈想见儿子一眼还要打报告不成?”

        程欢:“按照法律上来说,你现在是她的姨。”

        “你就说给不给我见吧?”沈溪看着有些焦躁:“我自己儿子,想见见他怎么了?”

        ……

        两人还在僵持,一辆车就停在面前,车门打开,江明远从车上下来,冲她微笑,转身又把星星给抱下来了。

        “怎么等在这?晚上风大。”江明远走过来,拉着她的手,脸上是不认同的神色:“瞧你,手都冰了。”

        他说完,像是才看到一旁的沈溪,眉头微动,打了个招呼:“沈小姐。”

        “江先生。”对方也客客气气,说了一声,就转而看向一旁的星星。

        今天不知道幼儿园办什么活动,小家伙穿的很正式,一身白色的小西装衬得短腿都长了一点,小肚子被遮住,头发打了发胶,看着是个小公子了。

        此时小公子正拿着妈妈的胳膊在撒娇,并且竭力要把头上的发胶往妈妈衣服上蹭,被推开了也不放弃,仍然笑嘻嘻地往上蹭。

        “他们感情很好是不是?”耳边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沈溪抬起头,就见到江明远正看着自己,眼神深邃,让人看不透。

        隔了这么多年,沈溪早已不记得江明远的样子,只知道对方所代表的资本。她定下神来:“毕竟是亲妈,感情好也正常。”

        “可惜前几年的感情就不太好。”江明远意有所指,说完也走过去,一家三口站到一块,看着和睦又温馨。

        星星把头在程欢手心里蹭了蹭,心满意足地抬起头来,看到不远处的沈溪,往妈妈身后缩了缩。

        程欢眨了眨眼,把小家伙拉出来,对他介绍:“这是小姨,星星快叫人。”

        “小姨。”小家伙叫了一声,眼神懵懂又干净,对于这个新出来的亲戚很是好奇的样子:“小姨你要跟我们一起玩吗?”

        沈溪还是喜欢不起来这个孩子,听到这声音会不由自主的厌烦,她眼神闪烁,顶着江明远的压力答应下来:“好啊。”

        “晚上有活动?”程欢站在一旁,等沈溪答应下来才开口问。

        江明远点了点头,没说是什么,他打开车门,让程欢坐上去,又把星星抱进后座塞进安全座椅,看也没看沈溪,自个转身去了驾驶座。

        沈溪没管男人的黑脸坐进车内,对着星星扯起嘴角,勉强露出一点笑。

        今天没有司机,是江明远亲自开车,路上前座的两人时不时低声聊天,后座的两人也没停过嘴。

        星星对于这位新出来的小姨很感兴趣,一路上叽叽喳喳问个没完,沈溪觉得他烦,爱理不理的,最后忍不住说了句:“你现在怎么这么多话?”

        她语气有点凶,星星被吓到了,缩了缩脖子,不敢再说什么。

        车内一下子安静下来,几秒钟后,车子在路旁停下,江明远听着极平静地声音传来:“沈小姐如果觉得我儿子烦,可以现在下车。”

        沈溪本想同星星拉进点关系,想着到时候肯定少不了她的好处,没想到就这么被自己搞砸了。她咬着唇,有些懊悔,想要说些软化道歉,却在江明远的目光下一个字也说不出口,看向程欢,那女人也完全没有替她说话的意思。

        车门打开,沈溪狼狈地下了车,车里没了多余的人,气氛顿时松下来。

        星星拽着身上的安全带,嘟囔着:“妈妈,小姨好凶啊。”

        程欢不知道要说什么。

        还好星星也不介意,一会又重新闹腾起来,还是一如既往的话多,没了小姨,爸爸妈妈都不嫌他,问什么就说什么。

        车子在一栋建筑物前停下,江明远带着二人走进去。

        这是s市一家很有名的餐厅,一般要提前几个月才能预约到,被无数老饕交口称赞。

        然而今天这餐厅里却安静的很,推开水晶大门,内里一片湖南,只有中间一条小路亮着微弱的灯光,两侧水晶做成的草丛闪烁着光芒,一路通向前方。

        这明显不是正常吃饭的样子,程欢脑瓜子开动,搜索起会是什么特殊的日子,想了半天才想起一点可能,谨慎道:“今天不是我生日。”

        “我知道。”江明远拿着她的手往前走:“所以只是吃饭,你别多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