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有狐在线阅读 - 第8章 狐狸精的专业素养┃这发展会不会太快了

第8章 狐狸精的专业素养┃这发展会不会太快了

        不过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他迷迷糊糊又要睡着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怎么回事到了火车的过道里,这大半夜的,过道里一个人都没有,也没有灯,只有每一节车厢的衔接处有光亮。

        他觉得有些诡异,往前走了两步,大家似乎都在熟睡之中,他想回到李成蹊所在的车厢,却找不到具体是哪一个了。

        而且这明显不是软卧的车厢,是硬卧。

        他怎么会来到这里?他一点都记不起来。

        怪异感越来越强烈,他急忙朝光亮处走,但是走到两节车厢衔接处的时候,却发现那里的门是锁上的,他慌忙折返回来,到了另一头,发现那边的门也是锁上的。

        他这是……被锁这里了?

        他趴在门上往里看,只看到对面的车厢也是寂静一片,一个人都没有。

        胡绥只好往回走,来回走了两遍,却都没见有一个人醒过来,他实在有些憋不住了,就拍了拍靠他最近的一个床铺,那人盖着被子睡的正熟,被他拍醒的时候还有些不高兴的样子,嗓子里哼哼唧唧的。

        “不好意思,问一下,这是第几车厢啊?”

        对方是个中年男人,呆呆地看着他。胡绥忍不住又问:“大哥?”

        那人张嘴说:“对啊,这是第几车厢啊?”

        胡绥汗毛都要竖起来了。我擦,这可一点都不好笑。

        但是那男人却咧开嘴,脸上笑容怪异地很,继续笑着说:“对啊,这是第几车厢啊?”

        我擦。

        吓得胡绥倒退了两步,他却看见旁边另外几个床铺上熟睡着的人全都坐了起来,脸上却都是那种让人不寒而栗的微笑,像是提线娃娃一般,一起道:“对啊,这是第几车厢啊?”

        胡绥吓懵了,赶紧朝光亮处跑,却见整个车厢的人都坐了起来,脸上挂着诡异的笑。

        “救命啊救命啊!”胡绥大喊。

        “胡绥,胡绥。”

        他听见有人叫他,火车开始晃动起来,周围的人开始变得越来越模糊,他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原来是个噩梦。

        对面是李成蹊的那张帅到惨绝人寰的脸,胡绥想也不想,一把抱住。

        李成蹊僵硬了一下,随即就拍了拍他的背。

        “我做了个好可怕的梦。”胡绥搂得紧紧的,脸埋在李成蹊的脖子上。

        这个李成蹊,身上怎么这么热。

        胡绥很佩服自己的业务能力,哪怕上一秒还吓得屁滚尿流,可是睁开眼看到李成蹊的那一瞬间,立马就能想到自己的使命,一个机会都不浪费,脑瓜灵敏反应快!

        李成蹊让他抱了一会,准备起身,谁知道胡绥抱的死死的,就不撒手。胡绥出了汗,浑身热气裹着一股难以形容的熟悉味道,钻进李成蹊的五脏六腑。

        李成蹊问说:“你打算一直这样抱着?”

        胡绥的声音能掐出水,问:“行么?”

        李成蹊没说话,却抱着他转了个身,便躺在了他的床铺上。

        这一下胡绥就完全趴在了李成蹊身上。李成蹊身高体长,肩膀宽阔,俩人的心跳声互相鼓动着彼此。他虽然有狐狸精的心,但奈何还是生手,这样全身贴在一起,李成蹊身上又那么热,熏得他有些尴尬。他就撒了手,靠着墙一坐。

        李成蹊枕着双臂躺在他床上,问:“不抱了?”

        胡绥看着他,心想这是在勾搭自己么?

        这进展会不会太快,太突然了?

        胡绥点点头,说:“不抱了……”

        谁知道李成蹊幽幽看了他一会,长臂一捞,便又将他抱在了怀里,然后翻个身,便又将他压在身下了。

        “我有个疑问,想此刻就知道答案……行么?”

        胡绥:“……”他可以说不行么?因为他觉得李成蹊的表情有些不正常,眼睛的精光有点疯狂,气喘的也有点凶。

        他张了张嘴,还没说话,就感觉李成蹊的手抓住了他的领口,然后开始解他衬衫的扣子。

        ……我擦,我擦擦擦擦擦擦……

        胡绥一把抓住他的手,说:“这……这会不会太快了……”

        他话音刚落,衣服就被李成蹊给扯开了。

        胡绥半边白皙胸口就露了出来。他赶紧伸手挡住了,李成蹊却抓住了他的手挪开,盯着他的胸口看。

        胡绥臊的不行,他好歹还是个处男狐诶,这样会不会太直接了!

        他看向李成蹊,结果在李成蹊的眼睛里流露出诸如惊喜,火热,激情,兴奋,伤感等诸多复杂感情。

        这……这至于么?不是彼此都有的么……这么给面子,倒让他有些不好意思。

        李成蹊的手指头摸上他的胸膛,炙热的手指头,摸的他颤抖了两下,才发现李成蹊摸的是他胸口的……那道疤。

        胡绥都忘了自己左胸口有道难看的疤了。他赶紧推开李成蹊,拉上了衣服。

        他们狐狸爱美,对**追求完美,除了不希望脸上有伤以外,身体也希望可以完璧无瑕,没有半点疤痕。可他偏偏从小开始,胸膛上便有一道疤。长辈告诉他,他是还是小狐狸的时候被人所伤,去不掉。

        难道是这道疤太难看,吓到他了?还是这个李成蹊,爱好有点变态,好看的东西不看,非要看伤疤。

        不管是哪个原因,感觉都不是好事!

        “不记事的时候受的伤。”胡绥扣上扣子说。

        “唐突了。”李成蹊看着他说,眼睛隐隐有光流动,说完回到对面床上,靠着墙闭眼躺着,胸膛还在起伏,好像有一点点的激动。

        胡绥再无睡意,就那么靠在角落里直到窗口发白。李成蹊好像也是,就那么一直在对面坐着,他因为心情复杂,没敢看李成蹊,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看他。

        太阳渐渐升起来,他将窗帘拉开,金色的阳光照在了他的脸上,棱角分明的脸,五官却很寡淡,仿佛清冷无欲,但眉眼有灵光,清瘦而高的身体蜷曲着,看起来像薄雾里将开未开的花。

        胡绥是在离开家的第二天早晨,和李成蹊独处一室的时候,第一次感受到对于未来的迷茫,不知道自己将来会怎么样,想念他第一次离开的姐姐和故乡。

        他如此想着,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李成蹊……

        ……他觉得他可以吟唱一句“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