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有狐在线阅读 - 第12章 帅哥出场┃一个又一个

第12章 帅哥出场┃一个又一个

        胡绥觉得自己要勾引喜欢男人的李成蹊,明确地告诉对方自己是个小基佬,还是很有必要的。

        如果能借机搬到李成蹊那边去,就更好了。

        李小酒说:“你看他有多恬不知耻,这种变态的事情也好意思说出来!你还想搬到我叔叔那里去,你去那边干嘛?!我们这是修身养性,学习道术的地方,你当给你选男人呢!”

        胡绥面色略烫,一副羞愧难当的样子,说:“我也觉得很是羞愧,但是我喜欢男人,这是生来就有的毛病啊,改不掉!我想着各位同期的哥哥弟弟,本领都跟我差不多,万一我有什么龌龊心思,他们大概也抵抗不了,那要是我一时意乱情迷闯下大祸,岂不是连同门之谊都没有了?教职工宿舍那边就不一样了,在那里住的,肯定都是有些道术和定力在身上的,尤其李部,我看他光风霁月,是得道高人,如果哪天见我心思歪了,有他指导训斥我两句,也免得我误入歧途不是?”

        凌尘宇倒觉得他说的有些道理,他们百花洲还从来没招收过同性恋学员呢。他对同性恋也不大了解,觉得这喜欢男人的男人,大概也女人差不多,那确实不大适合住在男生宿舍里。

        李小酒说:“看来你是真想搬到那边去啊。”

        胡绥说:“我也是本着为各位哥哥弟弟负责的态度……”

        “那好啊,”李小酒对凌尘宇说,“那就让他搬过去吧。”

        凌尘宇有些为难地说:“这个,还是得问过李部才行。”

        李小酒说:“不用问了,他说的对,是得有人看着他这个马叉虫,”他笑盈盈地看向胡绥,目光叫人不寒而栗,“我住的地方,正好有两张床,你跟我住,我不怕同性恋,我也算这里的老人了,这边的规矩,本事,我都会,我可以教你。”

        胡绥:“……”

        我擦,好狠。

        他讪讪地看向凌尘宇,不等凌尘宇开口,他就忙说:“可是他掐过我。”

        “我可以向你保证,以后不动你一根手指头,”李小酒说,“再说了,若非对方罪大恶极,我们百花洲的人,从不滥杀无辜,这是数百年的铁律,你放心,只要你老老实实的,我不动你。”

        “那你喜欢男人么?”

        李小酒很嫌弃地说:“不喜欢!”

        “那我不能跟你一起住。”胡绥说。

        “为什么?”

        “因为你太帅了,”胡绥说,“我看到你我恐怕我会把持不住,你又厌恶同性恋,我们俩住一起,我肯定忍不住揩你的油,你又要揍我。”

        凌尘宇也觉得不合适,只好对胡绥说:“那你……”

        “其实我只要平时多注意,能克制住自己,我喜欢的男人是李部那样成熟稳重的,同期的哥哥弟弟其实对我来说有点太幼稚了。”

        小心思没能实现,反倒被同伴那些人给听见了,洗了澡回来之后,大家对胡绥果然都有些怪怪的。

        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胡绥决定先偃旗息鼓一会,别被大家真当成变态了才好。

        洗完澡大家就去吃饭了,吃完饭凌尘宇就把大家召集起来开了个会,除了互相介绍一番之外,重点讲了一下百花洲的规矩。

        “新学员培训总共分三期,每期一百天,第一个百天,主要是学习一些基本技能,等一百天之后会挑选出五名优胜者进入第二个百天培训,至于其他人,我们会送你们回去。不过即便没能留下来,大家也不要气馁,如果愿意,会安排你们到五大分局的相应岗位上去,也是公务员,铁饭碗。”

        这就是大家踊跃报名的原因之一,能作为被留下的那五个,在百花洲学会降妖伏魔的本领,将来分到五大分局,一开始就会有个不低的职衔,将来升职也快,但是没能成为那宝贵的五个名额之一的,也能进入五大分局工作,虽然是从底层做起,但也是个事业单位,薪资待遇都不差。最重要的是,五大分局的领导,基本上都是百花洲历届的学长学姐……这意味着裙带关系,不同年的学长学姐都有情分在,会多照顾,更不用提很有可能会和同期的优等生分到一个局里,同窗之谊,自然好处更多。

        这也是历届百花洲的学员都比较团结友爱的原因之一……因为你不知道谁会留下来,说不定你身旁的这个人就是你将来在分局工作的上司和朋友,关系必须要搞好。

        “百花洲有着严格的作息制度,学习区和生活区都有,一般来说,每天早晨五点起来上晨课,白天基本都会受训,一日三餐的时间分别是早八点,中午十二点,晚上六点,每天晚上八点就寝,休息时间,禁止喧哗嬉闹,也不许随便走动。”

        底下有人小声嘟囔了一句,凌尘宇看过去,收敛了他平日里一贯的温和作风,颇有些严肃地说:“有什么话,举手发言。”

        人群里就有个小帅哥举起手来,眉目颇有些吊儿郎当的模样,凌尘宇点点头:“彭程。”

        那叫彭程的就笑着说:“那要是晚上睡不着呢?”

        “相信我,我保证你每天沾床就着。”

        “没有休息日么?”

        “有,每月的初一,十五,放假两天。”

        既然有规矩,那就有惩罚措施:“每个人一百分的基础分,扣完的,直接走人。”凌尘宇说起百花洲的规矩的时候,人变得特别严肃,“至于每一项都是怎么扣分的,发给大家的注意事项上都有。不过解释权归我们。”

        说完了这些,大家就排队去领书,胡绥觉得这跟上学也没什么不一样了,只不过上学学文化,他们领到的书,全是道法方面的书籍。他们宿舍的曾文最兴奋:“这本书我以前一直找,都找不到,网上都没有,我还以为绝迹了呢。”

        曾文,瘦瘦白白的,个头不高,最大的爱好就是读书,懂的也多,他们刚进山的时候遇到的那个迷阵,给大家讲解的就是他。

        下午是自由活动,主要是让大家熟悉一下对面的学习区,第一天总是新奇的,胡绥兴奋的连来这里的目的都忘了,跟着彭程两个人去湖里划船,俩人都不会划,船只会在原地打转,看的岸上的李小酒嘲笑个不停。

        “真笨。”他一边嘲笑一边对旁边的李成蹊说。

        李成蹊也不说话,面无表情地看着湖上。

        李小酒又对凌尘宇说:“那个胡绥,他喜欢男的,他十有**和那个彭程看对眼了。俩人划船还用什么桨啊,直接浪打浪。”

        他这话其实是说给李成蹊听的,但是李成蹊听了也没什么反应。

        胡绥和彭程划老半天,最后累的满头大汗,这才下了船。俩人来到百花廊下,见有许多人围在那里看墙上的照片,胡绥便挤上去问说:“这些人都是谁啊?”

        “这些都是历届选出来的优等生,你看,西南分局的现任局长任德凯。”曾文说的指给他看。

        普通老百姓知道百花洲的很少,所以历届报名参加培训的只有妖精和捉妖门派的后人,他们对于当今的五大分局和百花洲,都是有些了解的。

        大家一个个看过去,胡绥就看到了几个熟悉的面孔,其中一个就是凌尘宇,他是上上届的学员。然后还有一个,像是他在池家遇到的任东南,不过他旁边还有个长相与他酷似的。

        他回头看了看,问身后的凌尘宇:“学长,他是……”

        “任东南,你们上一届的学长。”

        “任东南,他呢?”他指了指任东南旁边跟他长的很像的一个男子。

        “他是东南的哥哥,任西北。”

        旁边就有人忍不住笑了出来,觉得这哥俩的名字有意思。胡绥仔细看了看,却有些疑惑了,他都不知道他在池家看到的到底是任西北还是任东南了。

        不过大家都被另一个人的照片给吸引住了,围着说是美男子。

        胡绥一看,还真是美男子,但却是有些病态的美,面目苍白,嘴唇的颜色也极淡,头发柔软地垂着,五官极其秀丽精致,胡绥平生没见过这么美丽的男性,美,却不娘,看着极为纯净,眉眼绚丽,可能是因为穿的是中山装的缘故,极像是民国时期的美男子。

        “他是池清明。”凌尘宇轻轻叹息,说:“好看吧?真人比照片还要好看。”

        胡绥微微一愣,想起任东南那冷冽的脸上流露出的似有若无的温情,说:“我想去看看清明。”

        胡绥天生就爱美男子,对这个池清明顿生好感,便问说:“那他现在在哪儿?”

        “他身体羸弱,学到一半便被他父亲接走了。”凌尘宇很可惜地说。

        身体羸弱,确实不适合来百花洲学习,因为胡绥看他们的基础训练一项里,还有格杀。

        没办法想象这样文静的美男子怎么摸爬滚打,就是一拳头挥上去,那也舍不得下手啊!我见犹怜!

        今天算是比较劳累的一天,不到八点大家就主动上床睡觉了。胡绥问凌尘宇:“怎么没看见李小酒啊?”

        好像今天下午之后就没再见他了,晚饭的时候也没见他。李小酒可是喜欢时刻盯着他的。

        “他被李部关禁闭了,得后天才能放出来呢。”

        胡绥心里窃喜,嘴上说:“怎么关这么久啊,他犯什么错了?”

        “在外打着李部的名头闯祸,火车上还欺负你。”凌尘宇说:“不过还好,他也习惯了,这几年没少被关小黑屋。”

        这消息让胡绥身心放松,他笨来就有些嗜睡,一沾枕头就睡着了。百花洲没通电,照明全靠灯笼,灯笼也不会彻夜长明,每天晚上就寝之后,都要保证烛火尽灭。凌尘宇挑着灯笼一个院子一个院子地去灭灯,走到学员宿舍门前的时候,看见李成蹊双手插在裤兜里,在院子里站着,背影如松似柏。

        “李部?”他叫了一声。

        百花洲之所以有那么严格的作息时间规定,主要就是李成蹊的作息极其规律,所以看到李成蹊这个时间还在外头站着,他很意外。

        李成蹊回头看了他一眼,“嗯”了一声。凌尘宇挑着灯笼走到他身边站定,顺着他的目光朝西南分局选过来的那六个人的厢房里看了一眼。

        “这一届的资质好像都不错。”凌尘宇说。

        李成蹊“嗯”了一声,转过身来,慢慢地朝外走。凌尘宇赶紧吹灭了院子里的灯,追上李成蹊问说:“李部,白日里妙缘法师托我给你捎的信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一直在托他帮我寻一个人。”李成蹊说。

        凌尘宇想起“心愿达成”之类的话,便问说:“现在找到了么?”

        李成蹊点点头,脸上的神情是他从未见过的轻松,说:“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