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有狐在线阅读 - 第17章 痴鬼(一)┃第一个小副本刷起来

第17章 痴鬼(一)┃第一个小副本刷起来

        胡绥觉得李成蹊跟他想的真是不一样,有时候正经的好好笑,一点不像个妖道该有的样子!

        而且他发现李成蹊似乎总是躲避他的眼神,每次与他四目交接,就会慌乱错开去,好像很怕他。

        肯定自己长的太像他的初恋情人,近乡情怯,所以不敢看!

        他们走到失火的地方,没看到凌尘宇和李小酒,却看到了一家药店。胡绥跑进去买了药回来,见李成蹊抱着小二,身长鹤立,很像一个年轻挺拔的父亲。他原来还有些担心,因为传说李成蹊和狐狸的仇最深,狐狸精杀手说的就是他,但看他抱着小二站在那里,人又显得那么正直,绅士……果然人不可貌相!

        他们给小二敷了点药,刚要起身,却碰见一对中年夫妇领着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迎了上来,小二急忙伸出手来,喊道:“爸爸妈妈!”

        那对狐狸精夫妇似乎是认得李成蹊的,面色惊惧地站在两米开外朝李成蹊鞠了一躬。李成蹊将小二放到地上,说:“这孩子今日造出异象,可是你们父母失职。”

        小二的父亲忙道:“是我们的错,该有什么处罚,我愿意替孩子领受。”

        在人间的妖魔鬼怪都要遵循人间的规矩,如今科技发达,不像古代有个妖异之兆看到的人也有限,现在只要手机一拍,网上一传,立马全国皆知,一不小心就会搞得民心惶惶,这是政府绝对不允许的,因此惩罚极为严苛,但凡是哪个妖邪闹出太大的动静,宗俗民调局的人立马就将你法办,下场不是死刑也是无期,所以轻易不会有妖邪敢如此明目张胆。

        胡绥有心要为同类求情,便说道:“李部,小二是被鬼火惊扰,不是故意的,他年纪还小,就算是人间的法律,还分成年人跟未成年人呢,一个三四岁的孩童犯了法,是不是也能网开一面呢?”

        李成蹊说:“万物有法,触犯了就应该受到处罚,至于是否该网开一面,分局的人自会判断。”

        小二的父亲说:“我知道了,我这就带着小二去分局一趟。”

        那家人似乎对李成蹊很是畏惧,抱着小二就匆匆走了。李成蹊问胡绥:“你是不是觉得我有点冷漠无情?”

        胡绥摇摇头,笑着说:“不会,我上学的时候,老师还讲过人情和法律的关系呢。你是领导,自然不能徇私舞弊啦。”

        李成蹊面色微缓,说:“你放心,分局的负责人都是百花洲出去的,品性都不差,不过你要想那孩子摘干净责任,就要把那惹事的女鬼给找到。”

        “凌学长他们不是去找了么,人呢?”

        胡绥朝周围看了一圈,见周围游客开始散去,李成蹊往右边走,他赶紧跟了上去,一边走一边去找凌尘宇和李小酒。

        李成蹊直接进了一家玉石店,因为对面发生了火灾,那家店的老板正和邻居在门外头讨论刚才的异象:“早听说有人在这山里见过狐狸,可能是山里头的狐狸成精了!”

        李成蹊走过去问:“老板,这对面烧的,都是什么铺子?”

        “基本都是餐馆,还有一家根雕店。”

        旁边一个老头说:“好像是老刘家的餐馆后厨失火了,结果把隔壁王家的根雕店也烧起来了,因为他们家摆放的都是根雕,烧起来扑都扑不灭,反倒比隔壁餐馆烧的还惨,他们家的姑娘不知道为什么没能跑出来,刚被救护车拉走了,还不知道会是怎么样呢。”那人说着唏嘘不已:“他们家店里可是有不少好东西呢,一把火全都给烧没了。”

        听这形容,那鬼十有**和这王家有什么恩怨,所以烧了他们家的铺子。

        “小王可是个好姑娘呢。”玉石店的老板说。

        “您家里最近是不是不太太平?”

        那玉石店的老板脸色陡变,看了李成蹊一眼。

        “我看你们都穿一身中山装,莫不是山上的人?”

        他们常年在这做生意,虽不知详情,但大概也听说了一些,知道这偶尔会来三清观上香的穿中山装的人,都是会点道术的,只是这些人平日里纪律严格,从不跟他们这些人交谈。那人见李成蹊面目周正,气度不凡,急忙将他们请进店里,倒了两杯茶给他们,说:“实不相瞒,我们家最近确实不太平。”

        胡绥愣了一下,看向旁边的李成蹊。

        原来这老板姓卫,有一个儿子今年二十四岁,叫卫清时,名字取的文艺小清新,本人却有些豪放不羁,从小胆子就大,天不怕地不怕的。秋邙山深处有许多农家,他们家就是从山里走出来的,在这三清观附近做生意,已经几十年了,平时逢年过节才会回老家一趟。

        他们的老家原来有几十户人家,后来村里人大多都搬到了山下,村子就冷清了下来,只有些老人和孩子在那里居住,常有闹鬼的事情发生。卫清时从小就在山下长大,对山里的乡村很是感兴趣,每次他们回乡祭祖,卫清时都满村子乱转,有一天在河边钓鱼,困了就在草地上眯了一会,这一睡就睡到了黄昏朦胧,睁开眼,就看见一个扎长辫子的**女人坐在河边。

        那女人十分古怪,怎么跟她说话,她都不作声,只埋在膝上哭个不停。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卫清时打算回去的时候,那女人忽然说话了,说的话却十分古怪,她说她不是人,而是个野鬼,和卫清时是前世的情人,情缘未断,所以不舍得去投胎,等待命中再见,如今果然又见到了,她就哭哭啼啼又羞哒哒的要与卫清时再续前缘。

        卫清时仔细看那个女人,长得特别漂亮,他平日里见过的女人都没有这么好看的,身材尤其火辣,肤白胸大,堪称直男斩。他大着胆子摸了摸那女人的手,虽然不是冰凉的,但也不是人的温度,吓得鱼竿都没拿就跑了。

        可是奇怪的是,他回到家里之后,脑子里就一直浮现着那女人的音容笑貌,第二天忍不住又去了河边,等到日暮时分,果然又见到了那个女人。那女鬼天天蛊惑他,时间久了,女鬼对他来说鬼的概念就淡了,感觉她跟一般女人也没什么两样……除了更漂亮,性感!

        有一天他正在睡觉,那女鬼就大着胆子脱光衣服跑到他床上去了,又是哀求又是乱蹭,他一个年轻力壮的男青年,哪经得住这样的诱惑,那女鬼好像生就一种痴态,床上又疯又骚,将他视作盖世英雄一般,这简直戳中了他大男人的G点,他便在附近租了个房子,天天跟那个女鬼厮混,常常夜不归宿,耳鬓厮磨,可以说荒淫无度,那女鬼最喜欢让他发誓,发誓一辈子只爱她一个,发誓不管她变成什么样都爱她不变,发誓要生生世世在一起,甜蜜的情话不知道说了几箩筐。日子久了,人就开始消瘦,身体也大不如前,有时候好好地吃着饭,也会突然露出痴狂的样子,邻居都说他可能是中邪了。

        卫老板就请了三清观的一个道士来看了看,那道士从三清观的香坛里拿了一撮香灰,掺在茶水里让卫清时服下,他这才清醒了许多,道士审他,一开始卫清时还不肯承认,后来就道出了实情,说他在跟一个女鬼谈恋爱。家里的人一听大吃一惊。

        那道士就说:“你上当受骗啦。人死之后七日便可以投胎,可偏偏有些人不甘于就那么死了,便留在人间成了鬼,鬼是人残留的阴气而成,会随着时间而渐渐消散,最多不过七七四十九天,阴气便支撑不住形体,然后便面如骷髅,最后化为灰烬。她靠吸食男人的阳气,采阳补阴才能短暂维持形体,我有一包香灰,你哄她喝下,阳气散开,你便能看到她的原形,可能比死尸还要可怕。”

        卫清时紧闭着嘴唇也不说话,气的卫老板大骂:“她如果不是坏人,道长好生之德,难道还会滥杀无辜?她即便喝了道长的香灰又能怎样?她如果一心害你性命,你和她在一起只会死的更快,我和你妈就你一个儿子,父母还在,难道你就要急着去死么?”

        卫清时虽然平日里有些豪放不羁,却也是个大孝子,听他父亲这么说,这才答应了,晚上和那女鬼见面的时候,就哄她喝下了道长给的香灰。那女鬼登时便捂着肚子喊疼,脸色青灰,嘴唇发紫,卫清时心生畏惧,也不知道要说什么,那女鬼将他推到房外,脸色凄惨地还没说话,形体就开始散了,脸部散若一缕青烟,竟然露出半边的骷髅来。

        这段情之所起,也不过是因为一张脸,即便日久生了情分,可是看到这女鬼的真面目,哪还有什么情爱可言。那女鬼知道自己中了圈套,呜咽一声便消失不见了,从此一连几天,再也没有出现。大家以为那女鬼就此去了,谁知道过了几天,卫清时半夜醒来,忽然察觉身边多了一个人,急忙坐起来,却看见那已经是骷髅头的女鬼,就靠在他枕头上。

        卫清时想要喊人,却被那女鬼掐住了喉咙,只憋的脸色通红,却喊不出一个字来。那女鬼哭道:“清时,清时,我对你一片情深,最近几天都没有再吸食你的阳气,你却联合那道士一起害我,难道你忘了从前对我的山盟海誓了么?”

        她说的话很是深情,奈何一张白骨脸,狰狞而无泪,看在卫清时眼里,更觉得骇人。他已经被掐的喘不过气来,挣扎着摸到枕头下的符篆,用力往那女鬼天灵盖上一拍,那女鬼哀嚎一声,滚落到床下去了,身上的衣服塌了下来,就连身体也变成了一片白骨。卫清时大喊一声,挣扎着要往外头跑,那女鬼一跳扑到他背上,声音粗哑的变了形,道:“你上次还说死都要跟我在一起,现在却要杀死我,算了,算了,不如我吸干你的精气,我们做一对鬼鸳鸯!”

        她说着就攀附着卫清时的脖子,去吸食他的阳气,卫清时顿时一阵眩晕,不一会就失去了意识。

        谁知道那女鬼最后竟然放了他一马,家里人赶到将他救下,把他背到三清观,在观里躺了三天三夜,这才有了意识。从此以后,卫家门窗都贴上了从三清观求来的符篆,床榻之下洒满五色米豆,那女鬼便再也进不来了,只是那女鬼还不死心,经常往他们家院子里丢东西,有时候是一条树枝,有时候是一片碎石,又过了几天,总算是什么动静都没有了,他们都以为那女鬼已经死心,跑到别处去了。

        但是奇怪的是,自此以后,卫清时又谈了几个对象,谈一个便病一个,卫家人心里害怕,却也不敢声张,怕没人敢再嫁给他。时间久了,卫清时也不愿再出门了,身体一落千丈,渐渐的,竟然有了日薄西山的迹象,有时候病重了,胡言乱语,便说那女鬼不肯放过他,一直在旁边等着他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