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有狐在线阅读 - 第27章 公主抱┃抱一抱那个抱一抱

第27章 公主抱┃抱一抱那个抱一抱

        看见对方是只猴子,两个人都放松了不少。

        看她身上穿的衣服,还是只母猴子。

        “你是谁,为什么冒充赵英?”

        “赵英是个好人,我要报答她。”那猴子声音略有些怪异的嘶哑,开口说。

        虽然说胡绥自己也是个妖精,但看到一个猴子开口说话,还是觉得有些诡异,主要是那猴子像人又不像人,既不可爱,也不好看。倒是洪琛琛,一直好奇地打量着她。

        “她对你有恩?”

        那猴子点点头,不大敢去胡绥他们的眼睛:“我本来是浮花溪的一只灵猴,有次不小心从山上掉下来,受了很严重的伤,眼看要活不成了,是赵英救了我……”

        赵英将它背了回来,医治好。它是已有灵性,会吐人语的灵猴,怕吓着赵英,也不敢跟她说话,只每天都摘了野果子送过来。久而久之,两个便熟识了起来,每次赵英出门摘果子,这猴子都会跟着。一人一猴,倒也相处的很好。

        可是两年前,赵英要摘崖壁上的菌菇,失足从悬崖上掉了下来。

        说到这个,那猴子也有些焦躁了起来,毛爪子抓了抓头说:“那是她常去的地方,以前很多次都好好的,偏偏那次掉下来了。”猴子的眼睛本就清亮,如今看起来更像是噙了泪水一样。

        赵英虽然没摔死,但却受了很重的伤,这只猴子把她拖回来,在家里躺了三天,疼的嗓子都喊哑了,终究还是没能撑过去。

        赵英虽然死了,她的老母亲却还在,这只猴子也有情义,将赵英偷偷埋了之后,就穿上赵英的衣服,假扮赵英的模样照顾老太太。

        “我骗她说我的嗓子烧坏了,”灵猴说,“我娘看不见,也信了。”

        那倒也是,普通人哪会想会不会有人冒充自己的女儿来照顾自己。何况它平时都会穿上赵英的衣服,轻易不让老太太摸到它身上的毛发。胡绥注意看它的手,毛发好像都剪光了。

        这猴子有情有义,倒让他们俩年轻人很感动。

        “你放心吧,我们不会告诉她的。”胡绥说,“只不过你说的话,我要去问问婆婆,看看你说的有几分真假。”

        那猴子忙说:“我说的全都是实话,你只管去问。”

        胡绥便回到茅草屋里,笑着问老太太:“婆婆,我刚才在外头看见您女儿啦,她在洗衣服呢。刚才跟她聊了聊,她说你们家还养了只猴子?”

        赵婆婆说:“猴子?没有呀。”

        “是么,那我刚才跟她聊着浮花溪附近的猴子,她说你们家也养过……”

        “你说这个呀,哎,那是好几年前的事啦,她去外头摘叶菜,回来的时候背了一只猴子回来,说那只猴子受了伤,快要死了,她就把那只猴子养在家里,前前后后大概养了三四个月吧。听她说,那猴子前几年还经常来我们家呢,那可是是个有灵性的猴子,还会给我们家送果子呢。”赵婆婆说起来嘴角含笑,说,“不过这两年,那猴子就没有再来了,大概恩报完了,过它自己的日子去了,哈哈哈哈。”

        老太太笑的很是爽朗,胡绥也笑了笑,说:“那您女儿前两年是不是生过一场病,我听她嗓子……怪奇怪的……”

        赵婆婆脸上这才露出些窘迫的神色,说:“她那是烧坏的,以前她的嗓子可清亮呢,唱起山歌来好听的紧。都怪我们住的太偏僻了,她上次摔伤了,伤的可重了,我听她难受了好几天,真怕她就那么死了,好在她命大,又活过来了。我跟她说呀,她年纪也大了,该嫁人了,老在这深山里头也不是个事,要不我们搬出去,也省的有什么意外只能难受地听她哼哼,她不肯,说喜欢在这里,唉。”

        这样听起来,那猴子说的,倒都是事实了,还真是只有情有义的母猴子。

        “绥绥,你快来呀。”洪琛琛忽然叫他。

        胡绥赶紧跑了过去:“怎么了?”

        他说完警惕地看向那只母猴子,洪琛琛说:“他……他竟然是只公……男……他……”

        胡绥看向那只灵猴,那灵猴竟然露出了几分难为情的神色,说:“家里没有别的衣服,我只好穿她的……”

        这一回声音竟然比之前听起来粗了许多,刚才“她”声音虽然略有些沙哑怪异,但也是女人的腔调,如今再听,竟然是个男生的腔调。

        这竟然是个公猴子!

        一只公猴子,为了报恩,穿上恩人的衣服,扮作赵婆婆的女儿,照顾她至今。

        “我的命是赵英救的,她死了,她的老母亲,我愿意为她养老送终。”那灵猴说。

        胡绥和洪琛琛从赵家告别出来,那猴子还穿着一件红衣服,站在石头上看他们,那形态似人非人,又可笑又诡异。洪琛琛回头看了一眼,说:“我这还是头一次看到妖呢,竟然是只这么有情义的妖。你为什么不让我告诉老婆婆实情呢,咱们找人把她接到山下去养老,不比住在这破草屋里好?”

        胡绥说:“告诉她实情,她肯定也愿意搬到什么养老院去,可是我觉得她现在有个女儿陪伴在她身边,对她来说,或许更幸福呢。你不知道那些无儿无女的老人,都是等死罢了,没什么意思的。”他拍了一下洪琛琛的肩膀,说:“以后咱们还可以过来看看,给他们带点东西。”

        他们回去的路上,竟然碰见了一群断尾灵猴,断尾灵猴,其实也叫短尾巴猴,尾巴很短,毛色黄白,有一群,坐在树上看着他们。

        那些猴子好像是来溪边喝水的,看见他们都蹿到树上去了。

        他们回到百花洲,已经是午饭时间了。曾文说:“你们怎么才回来。”

        洪琛琛就把他们遇到灵猴的事情讲了一遍,曾文说:“这么有情义的猴子,下次你们什么时候去,我也想去看!”

        胡绥和他们分道扬镳,自己回到了李成蹊住的院子,从李成蹊房门前经过的时候,忍不住朝里头看了一眼,结果就听见李成蹊在里头说:“去哪了,才回来。”

        胡绥在窗外站住,说:“我跟洪琛琛去山里玩了。”

        不一会李成蹊从房间里出来了,递给他一个东西。

        是道符。

        李成蹊说:“深山里多邪祟,你以后再出门,揣兜里防身。”

        “谢谢李部。”

        “嗯。”

        胡绥笑了笑,就要往自己房间走,李成蹊突然又叫住他,说:“你的衣服,是怎么回事?”

        “嗯?”胡绥回头看了一眼,李成蹊抬了抬下巴,他顺着看过去,就看见自己的衣服晾在院子的绳子上。

        “有学员送了一盆衣服,说是你的?”李成蹊说。

        “他帮我洗的。”胡绥没敢说他花钱雇人洗的事。

        不料李成蹊皱了皱眉头,说:“内衣也让他洗?”

        胡绥看了看上头晾晒的内裤,一时有些尴尬。

        百花洲统一服装,连内衣也发,统一的黑色,不过内衣换的比外面的衣服勤,大家伙平时多穿自己从家里带的内裤,大家的内裤都很平常,基本上非黑即白,就胡绥的内裤骚气,花花绿绿的都有,有平角的,三角的,也有大裤衩。其实他们每天洗澡,都会顺便把内裤洗了,胡绥这是懒了几天没洗,就和其他衣服放一起了。

        李成蹊接着说:“还有内衣也跟别的衣服一起洗?”

        李成蹊爱干净,他是知道的,果不其然,李成蹊说:“你这卫生习惯不好,以后你内衣不想洗,就送到我这里来。”

        “你说内裤么?”胡绥问。

        李成蹊咳了一声:“嗯。”

        “你要帮我洗内裤啊?”

        李成蹊看了他一眼,眼神略有些飘忽,说:“你尽量自己洗。”

        胡绥抿了抿嘴唇,回自己房间去了。

        他坐在椅子上想了老半天,觉得李成蹊这人,还真不错,至少对他很不错,这老祖宗传下来的那些事,也不知道有没有是添油加醋的。

        传说这种东西,最喜欢添油加醋,你传我我传你,经常就会扭曲了事实。李成蹊是本来人就很好,还是因为他的长相像某位故人,所以会特别对待他呢?

        胡绥下午就没再出门,留在房间里睡觉,一睡就睡到日落时分。他从房间里出来,就看见李成蹊在外头收衣服。

        李成蹊这人严谨,平日里领口的扣子都扣到最上面一颗,身板特别正,腰背很挺,天生适合穿正装的男人,即便是收衣服的时候,也是从容威严,衣服一件一件整整齐齐地搭在胳膊上,一丝不苟。阳光照到他身上,旁边的梅花树红云一片,开始往下落花瓣。

        李成蹊收了衣服回来,看到他,便朝他走了过来,把他的衣服都递给了他。

        胡绥在廊下坐着,伸手接了,放在腿上,说:“这里的梅花真好看。”

        “你喜欢梅花吧?”李成蹊问。

        “我什么花都喜欢,好看的我都喜欢。”胡绥笑嘻嘻地说。

        李成蹊嘴角提了提,似乎露出一抹要笑的意思,在他旁边坐了下来,两个人并肩坐在廊下晒太阳。

        风把飘落的梅花吹到廊下,胡绥伸手捡了一瓣,忽然听李成蹊说:“我跟食堂说了,以后的午饭都加一道荤菜。”

        胡绥扭头看过去,说:“百花洲不是不准吃肉么?”

        “其实早些年就想改这个规矩了,你们要学格杀,饮食上确实应该均匀一些。”

        胡绥笑着说:“对啊,不吃肉哪会有力气,而且百花洲基本上都是年轻男孩子,吃的不举可怎么办?!”

        李成蹊的脸一下子就黑了,隔了好一会才说:“你这都是哪来的谣言。”

        “我从书上看的啊,吃肉才有劲,有劲性能力不才强么?我是现身说法,我就爱吃肉,我就觉得我很……”他说着扭头看了李成蹊一眼,眯了眯眼睛,试图在李成蹊身上试一下他的狐狸精媚术,李成蹊正看他,对上他的眼睛,表情都呆滞了一下。

        胡绥兴奋不能自已,他用过那么多次媚术,这还是头一回见到对方给他这么给力的反应的呢!他又伸出一小截舌头来,舔了一下嘴唇,语调也变了,黏黏腻腻地说:“咿,李部,你是不是常年吃素呀,那你……”他咳了一声,“还好么?”

        李成蹊白皙的脸庞以肉眼可见的程度红了,抿着唇侧过头去,说:“又来。”

        胡绥见自己媚术有成,特别兴奋,手若有似无地抚摸着膝上的大裤衩,说:“没有啊,我就是关心关心,常年吃素的话,你还有力气么……”

        “你还是喜欢动不动就撩拨人么?”李成蹊忽然扭头看他,脸色微红:“撩拨得人心急火燎的,你又有什么好处?”

        胡绥看着看着李成蹊的眼睛。

        他们俩的眼睛是不一样的。

        李成蹊神色正经,眼睛里却有些火。

        胡绥吊儿郎当故作风流,眼睛里却一派纯真。

        李成蹊忽然站了起来,胡绥以为他生气了,刚要说话,忽然见李成蹊弯腰,伸手将他抱了起来。

        ……

        李成蹊单手抱着他,说:“可见你吃素没力气那套理论,不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