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有狐在线阅读 - 第31章 传言真真假假

第31章 传言真真假假

        胡绥和李小酒,真的是天生的冤家,胡绥最喜欢下雪了,李小酒却最讨厌下雪。

        “他每到下雪天,心情就不好。”凌尘宇说,“所以你这几天让着他。”

        “他是在下雪天发生过什么伤心事?”

        “没有吧,他只是单纯不喜欢下雪下雨的,觉得等到雪化了,地上泥泞,容易弄脏他的鞋。”

        这个理由,倒是非常李小酒。

        雪停了之后,天就变得更冷了。池清明用小火炉温了一些酒,请胡绥过来喝。

        胡绥本来是不大爱喝酒的,不过他实在喜欢池清明。池清明这个人,不光人长的赏心悦目,脾气温和,情商高,又有情调。比如这喝酒,他温酒用的红泥小火炉,喝酒的时候选在下雪的傍晚,开着窗,一边喝酒一边赏雪赏梅花,这情调,多小资!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当然能饮,别说一杯了,他不知不觉都喝了三杯四杯了。正喝着的时候,任东南和凌尘宇来了,凌尘宇笑着说:“你们俩躲在这里喝酒呢。”

        “你身体不好,还喝?”任东南说。

        池清明笑了笑,说:“就喝了一杯。”

        凌尘宇和任东南在旁边坐下,池清明给他们也倒了一杯,凌尘宇端起来,看了看酒杯里的梅花说:“就清明会弄这些东西,”他闻了闻,抿了一口,他也是不大喝酒的人,眉头皱了皱,放下说,“这让我想起以前你们刚来的时候,你,东南,西北,还有你们宿舍其他三个,也常半夜偷偷喝酒,被我抓到过好几次,最后也跟你们同流合污了。”

        听他提到任西北,池清明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任东南的神情越发冷寂了,喝了一口酒,扭头看向窗外。他长相清冷帅气,即便坐着也是腰板笔直,胡绥一直有些怕他,便朝凌尘宇挪了挪,问说:“学长,我听说年底我们要出去实战训练,都是去哪啊,怎么分配?”

        “一般分五组,每组六个人,抽签决定的,至于去哪,五大分局管辖地都有可能。”

        “那是真实的灵异案件,还是模拟训练?”

        池清明就笑了,说:“模拟?怎么个模拟法?”

        “就找一些人假扮妖魔鬼怪,然后设计案子给我们破啊。”

        凌尘宇笑着说:“都是实战,不过你放心,你们都是新手,给你们的案子都不大,一般都是分局的人就可以解决的案子。”

        “我们都很期待能实战练习一场。”胡绥说。

        “等着吧,到月底你们就会下山去了。这是重头戏,很多人平时学习成绩都很好,一到实战练习就不行了,说白了,咱们这行,不是看你会的有多少,还是要看你办事的能力怎么样。”

        “我们能选和谁一组么?”

        凌尘宇笑着问:“你想跟谁一组?”

        “我不是想跟谁一组,我是不想和李小酒分到一组。”

        凌尘宇就笑了,说:“那你跟李部说说,这事最后拍板的还是他。”

        凌尘宇话音刚落,就见一直冷冷地端坐在地上的任东南忽然从地上爬了起来,跑过去赶紧把窗户给关上了。

        他一向冷静稳重,见他忽然这么慌乱,胡绥忙问:“怎么了?”

        “那个……”任东南咳了一声,说,“我看见李部好像回来了。”

        “那我也得赶紧回去了。”胡绥说着就爬了起来,头有些晕,他缓了好一会才站稳,“别让李部发现我了。”

        “你没喝多吧?”池清明问。

        “没有,就是晕晕的。”胡绥晕乎乎的出了门,风卷着雪花飘进廊下来,他穿上鞋,在院子里站了一会,这才继续往里走,结果刚走到里头的院子里,就见李成蹊站在他窗前,似乎在往里“偷看”。

        说是偷看,因为他窗户不算高,但李成蹊个头却很高,有些猫着腰,像是在窥探。

        胡绥觉得自己现在身上肯定有酒味,也不敢过去跟李成蹊说话,于是便躲到了院门后面,躲了好一会,见李成蹊回他自己房间了,这才轻手轻脚地往自己房间走,结果快要开门的时候,李成蹊忽然出来问:“去哪了?”

        “在池学长那里玩呢,他给我辅导功课来着。”胡绥笑着说,“好困啊,我要去睡了,李部晚安。”

        他说完就赶紧进了房间。

        下雪天最麻烦的就是洗漱,凉水太冰,热水又不够用,他只有一个保温杯,可是要往百花涧去,又觉得太麻烦,他想了想,就出门抓了一捧雪搓了搓脸。

        “擦,真凉。”胡绥忍不住打了个哆嗦,雪融化之后到处流,沾湿了他的衣领,他察觉身后有人,回头一看,就见李成蹊站在门口。

        “你就这么洗?”李成蹊问。

        “懒得去百花涧了。”胡绥笑了笑,“我脸干净着呢。”

        “进来吧,我这有热水。”

        胡绥愣了一下,不过李成蹊已经转身进门了,回头看了他一眼,胡绥赶紧跟了进去。

        这还是他头一回进李成蹊的房间,很简单,干净,房间比他的也要暖和一些,有个小火炉,上头烧着一壶水。

        李成蹊给他倒了点热水,伸手试了试水温,然后对他说:“洗吧。”

        “谢谢。”胡绥洗了把脸,刚洗好,又见李成蹊递了个毛巾上来,他接过来,又说了声“谢谢”。

        “不想去百花涧的话,以后就来我这里洗漱。”

        胡绥没说话,只把毛巾叠了一下,还给了李成蹊。李成蹊问:“你喝酒了?”

        胡绥吓了一跳,支支吾吾不知道要说什么,他受罚不要紧,可不能连累了池清明他们。结果李成蹊说:“少喝点,脸都红了。”

        胡绥点点头,李成蹊对他容忍度之高,真是超过他的想象!

        “想在这睡?”

        “嗯?”胡绥看了一眼李成蹊,赶紧摇摇头,“谢谢李部,那你早点休息。”

        他说罢就赶紧从李成蹊房间里出来了。出来的时候眼睛的余光看了看卧室那边,又看到了那副画像。

        李成蹊的心上人,到底是不是胡卿九?

        胡绥躺在床上,认真想了想。

        他来百花洲这么久,都没有发现一点胡卿九的踪迹,这百花洲大部分地方他都逛遍了,实在没发现有什么狐狸。

        胡卿九是他们胡家的祖宗,基因遗传,他和胡卿九长的有几分像,那也不是说不过去。

        那所谓传言,又有几分真,几分假?李成蹊如果和传言的不一样,而是个正人君子,那他还要先哔后杀么?

        胡绥想了想,那就哔一哔,不要杀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