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有狐在线阅读 - 第35章 怪物出现啦

第35章 怪物出现啦

        他们下了山之后,在等大巴车的间隙,胡绥去了陈婆婆家里一趟。

        上次陈婆婆被送到医院之后,凌尘宇告诉他已经找了义工帮忙照顾,但宗调局不是爱心救护站,能做的到底有限,这些日子他其实一直有些担心陈婆婆的安危。

        但是等他到了陈婆婆家门口之后发现,陈家大门紧闭,就连卫家也没有人在了。他去问了一下隔壁的邻居,邻居说:“卫家的儿子死了,他们两口子触景生情,就把店铺卖了,搬到外地去了,至于陈婆婆,她被政府的人接走了,听说住到疗养院里去了。”

        胡绥觉得十分感慨,在附近转了一会,发现那被烧了的几间铺子,如今还没有整修,只用板子隔了起来,看起来和周围热闹的气氛很是不协调。

        他们先坐火车,再坐汽车,最后坐了辆大三轮,前往白杨镇。

        司机听说他们要去白杨镇,问说:“你们怎么去那个地方?”

        “旅游。”胡绥说,“这不是个古镇么?”

        “这时候你们还敢去,没听说那边最近不大太平么?”

        胡绥装作不知道,就去问那司机,司机说:“我不是那边的人,也不清楚,只是听别人说,白杨镇那边最近出了个浑身白毛的怪物,挺吓人的,听说前些天有几个游客就死在那儿了,闹的挺大的,现在都没什么人敢去了。”

        这个白杨镇,居然是个千年古镇,只是名气不大,游客也很少,可能是冬天吧,西北风正紧,风沙也很大,漫山遍野都是雪,到了镇子的入口处,司机就不肯再往前走了:“你们再走几步就到了。”

        六个人穿着厚厚的羽绒服,拎着包下了车,举目望去,只有破败的古屋,零零散散地缀在黄土地上。司机告诉他们,古镇的主体在前头高坡的后面,有一条临河的古街。

        暮色已经降落下来,今天的天气其实不错,夕阳火红,垂在西边天上,照的人脸都红通通的。郑松看了看手机导航,说:“前头三百米右转,温馨小院。”

        这是他们在火车上就定下来的一家民宿客栈。

        “这里怎么这么荒凉。”梅青说。

        除了前面零散的人家,其余地方,全都是荒野,西北地区不比南方,冬天树木都是光秃秃的,即便夕阳照着,也是冷飕飕的感觉。

        今天已经晚了,他们打算先摸摸情况,等到明天一早再去报案的村子里看看。

        一行人到了温馨小院门口,发现大门紧闭,他们喊了好一会,才有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跑了出来,那男人赶紧过来开了门,说:“估摸着你们就该到了。”

        他们进了院子,发现那院子不大,都是土。那老板面色尴尬地说:“你们不知道,今天中午刮了好几个小时的邪风,没来得及打扫呢,进屋吧,喝口热水,冻坏了吧?”

        他们跟着进了屋,客栈里头还算干净整洁,老板的媳妇抱着一个一岁多大的孩子出来,站在卧室门口冲着他们笑了笑。

        “我们想先看看房间。”李小酒说。

        “那行,你们跟我来吧。”

        那客栈整体还挺大的,前后两进,都是两层的,老板领着他们进了最里头的院子,说:“楼下左边三间,楼上左边两间。这是钥匙,上头都有房间号。哎呀,我差点忘了,你们谁跟我先过来登记一下?”

        “我去吧。”胡绥说。

        曾文就接过他手里的包,胡绥跟着那老板又回到前面,一边走一边问说:“老板,最近你们这边有没有发生什么怪事?”

        老板立即回头看了他一眼,古铜色的脸上露出几分戒备来。胡绥就笑着说:“我们几个听说你们这边最近出了怪事,我们就好奇这个,专门来瞧的。”

        “你们年轻人啊,”老板摇摇头,笑着说,“我不大清楚,只知道前些天我们这边死了几个游客,现在没什么人敢来了,流言多的很。”

        胡绥问:“不是说这些游客是被什么不明生物给杀死的么?”

        “什么不明生物,他们说是白凶,你知道什么是白凶么?”

        胡绥刚要说话,就见老板的媳妇抱着孩子瞪了他一眼,说:“你跟客人说这些做什么。”

        “嫂子,我们几个啊,就是专门研究这些邪气东西的,这不专门千里迢迢地跑过来,就是为了冲着这怪事来的。”

        他说着掏出身份证给了那老板:“还不知道大哥怎么称呼呢?”

        “我姓朱。”

        “朱大哥,朱大嫂,”胡绥笑着说,“你们给我讲讲呗,也省的我们出去打听。”

        “这有什么好看的呢,你没见我们这天还没擦黑,就没人敢出门了,家家户户大门紧闭,就怕碰见那白毛,小伙子,这可不是瞎传的,前两天,武装官兵都来了呢,要是假的,能有这阵仗?”朱大嫂一边拍着孩子一边说,“我劝你们别犯险,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要是被那白毛咬一口,恐怕你们就活不成了。”

        胡绥说:“这白毛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伤了多少人了?”

        “大概这个月月初的时候,就有人传了,说是有些村子里的牲畜无缘无故被咬死了好多。不过有死人的事,还是这几天才有的。”

        “我听说你们这的人去世以后,都是风干了再土葬,是真的么?”

        朱老板点点头,说:“也不全是,只有横死的人,我们这里才会风干了再埋,不过前两年我们这边强行推行火葬,土葬的人已经非常少了,被抓住了是要罚款的,已经没什么人土葬了。”

        胡绥道了谢,回到了后院,房间已经分好了,梅青是女生,单独一间房,郑松和曾文分了一间,剩下的彭程一间,李小酒一间,胡绥想也不想就去了彭程的房间,结果彭程说:“你包李小酒给你拿过去了,你睡他那边吧。”

        “这个李小酒,他是想干什么?”

        彭程笑着说:“你怕他干什么,他要是敢欺负你,除非他不想回百花洲了,不然李部饶得了他?”

        胡绥就进了李小酒房间,见李小酒已经在床上躺着,枕着胳膊,看着他。

        胡绥也没说话,过去拿了他的包,拎起来就要走,李小酒说:“我叔叔让我照顾你,你要走了,回去记得跟我叔叔说一声,是你自己要走的。”

        胡绥把包一放,坐到李小酒对面,看着他。

        李小酒挑了挑眉毛,秀美的脸庞略有些疲惫,胡绥看着他说:“咱们俩今天就开诚布公谈一次,你就说吧,为什么针对我?因为我和李部的关系?可是我记得咱们刚见面的时候你就把我吊起来了,第二次见面,就差点把我掐死,那时候我跟李部,还一点关系都没有呢。”

        “因为我就看你不顺眼。”李小酒说,“讨厌一个人,还需要原因么?”

        “需要。”胡绥说。

        “那我告诉你,”李小酒坐起来,盯着他,“因为我们俩命中注定,有你没我。”

        这……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这李小酒还占卜出他们俩将来有什么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战争?胡绥笑了笑,说:“以后说不定咱们俩还是一家人呢,小酒酒。”

        李小酒眉头一皱,胡绥就笑嘻嘻地拎着包跑出去了。

        大家安顿好之后,就出去解决晚饭。朱老板说:“这附近的饭馆可能都已经关门了,你们去临河那条街上看看,那条街上饭馆多,可能有还在营业的。要是实在没有,你们如果愿意在我们这凑合吃一顿,我们家也有家常饭,不收你们钱。”

        众人道了谢,打算先去外头转转,出了门就见这街上已经黑下来了,只有天际还有一缕红色的光,好在白雪满地,不至于看不见路。走了大概十来分钟,就到了临河的那条街上,果然零星有几个餐馆还亮着灯。

        大家选了一家面馆,老板娘正坐在桌子旁看电视,见他们进来,忙笑盈盈地站了起来,说:“想吃点什么?”

        大家伙看了看墙上贴的菜单,点了一份过油肉拌面,一份臊子面,两份油泼面,李小酒和梅青,则点了两份番茄鸡蛋面。

        不过吃饭的时候,李小酒自己单独坐到了最靠外的一张桌子上,离得他们远远的。梅青看了一眼,就端着自己的面过去坐了,谁知道刚把面放到李小酒的桌子上,李小酒就说:“我不喜欢跟人一起坐。”

        梅青一愣,随即脸色一红,说:“切,谁稀罕。”

        说罢就端着自己的面又坐了回来,说:“不识好歹。”

        李小酒不合群。他们都是看起来差不多年纪的男孩子,也就郑松和他们没那么熟,但是郑松好说话,人也机灵,很快就和他们打成了一片,火车上他们四个打牌,梅青都还会凑过来看两眼,李小酒就自己一个人躺在卧铺上,似乎很是瞧不上他们的消遣方式。最尴尬的是来白杨镇的时候,他们坐的三轮车,虽然专门挑了一个大三轮,要坐六个人,还是很挤,胡绥见李小酒脸都红了,神色看着就难受,似乎很不喜欢跟别人接触。

        就像眼下,他们五个坐一桌,李小酒单独坐一桌,闷着头在那吃面,看着好不可怜,倒像是他们排挤他似的。

        李小酒身份特殊,身边好像也没有别的亲人,从小跟着李成蹊一起长大,李成蹊又是那么个不爱说话,不爱社交的一个人,估计生长环境的影响,让李小酒长成了这么一个独来独往的人,不合群,言语神情都有些刻薄。

        可是胡绥想到他偷吃鸡肉的事,心里又觉得李小酒内心深处,或许并不像他表现的这样,只是生长环境压抑了他的天性,他倒觉得李小酒有些可怜。

        不过也很可恨,先晾他两天再说!

        就在这时候,一声惊叫声从外头街上传来,有个女人尖叫道:“有鬼啊!”

        李小酒坐在门口,最先跑了出去,他们几个也赶紧往外头跑,因为走的太急,椅子倒了一片,老板娘还以为他们要吃霸王餐呢,喊道:“你们还没付钱呢!”

        胡绥他们跑到外头,就看见长街远处,有一个白色的身影,像是裹着一件床单,正朝黑暗处窜逃。一个尖叫的女人朝他们跑了过来,说:“有鬼啊有鬼啊!”

        李小酒最先追了上去,胡绥和彭程紧随其后,他们三个是跑的最快的,一直追到一条黑暗的街上,那东西却已经没有了踪影,只有一件白色的床单掉落在地上,李小酒抓起来看了看,又恨恨地扔在地上。

        胡绥喘着气问:“跑了?”

        “跑的可真快。”彭程说。

        实在是太快了,那速度,根本不是常人会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