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有狐在线阅读 - 第49章 下山┃再次出发

第49章 下山┃再次出发

        胡绥走到那雪人跟前摸了摸,冰凉冰凉的,是雪。

        都这么久了,这几天天又暖和了很多,就连百花洲的梅花都谢个差不多了,真是没想到这雪人居然一点变化都没有。

        “是不是很奇怪,觉得这雪人怎么还在?”

        胡绥回头一看,是李成蹊。

        他笑了笑,说:“看来这雪人将李部陪的很好,所以李部使用了什么办法,把它留住了。”

        李成蹊走到他身边站住,看了看那雪人说:“其实要比你当初刚堆好的时候瘦一些。”

        胡绥看了看,也没看出来哪里瘦了,依然胖墩墩的,很可爱。

        胡绥堆的那个雪人,一直快到元宵的时候才完全融化掉,曾文他们都说肯定是李部施了什么法术。但是胡绥反而什么都没问,只心里美滋滋的。那些天他每天都要在那雪人前头站一会,看着那雪人一点一点变小,最后完全消失的时候,他笑眯眯地对李成蹊说:“看来他知道如今有我在,不需要它陪着李部了。”

        李成蹊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丰神俊朗,笑而不语。

        正月底,他们这一届学员的去留就决定了,胡绥果然不在名单里头。李小酒也不在。

        因为任东南的事情,凌尘宇年后一直郁郁寡欢,脸上也不像从前似的整天带着笑。他告诉胡绥,李成蹊把李小酒和他单独划出来了,不想他们俩占用了名额,让其他学员心里不平衡,而且李成蹊是要留他们俩在身边的。

        胡绥想,把他留下来,是要像任东南和凌尘宇那样,将来做助教么?还是把他留在身边,做个小助理?

        他觉得这种不适合当老师或者教官,也没有个学长该有的样子,还是适合当小助理,跟在李成蹊屁股后头,还能学到别人学不到的本事,就算将来外放了,说起来也牛逼哄哄,他可是李成蹊几百年来身边的第一个助理!

        最后五个名额分别是梅青,彭程,刘子汉,王威,周阳,果然如事先猜测的一样,五大分局,每个分局六个人里头选了一个。梅青能留下来几乎没什么悬念,因为她的占卜术甚至超过了宋行之。彭程的格杀术一向出众,尤其在剔除掉李小酒和胡绥之后,留他是必然之选。

        刘子汉,他精通的是符篆,据说他们家是修道世家,从明清开始家里就干这个。在他们那一组实训当中,他的表现也是最出色的。

        王威是他们几个里头年纪最小的,才十六岁,黑黑瘦瘦的,个头也不高,留下他,据说他的综合能力最强,虽然那一想都不拔尖,但也哪一项都熟练。

        周阳,巫医术学的最好,性格像曾文,比较内向文弱。

        不过被淘汰的这些人,除非自己不愿意去,否则都会分配到五大分局里,从基层开始做起,也算是铁饭碗了。洪琛琛他们走的时候对胡绥说:“我给你算过了,你以后会大富大贵,咱们是老乡,又是干同一行的,你以后跟着李部,可千万记得提携提携我们。”

        胡绥笑着说:“你算的准么?”

        “不信的话,你让梅青给你算算!”洪琛琛说,“我打包票,以后你就是这百花洲的女主人!”

        胡绥就让梅青给他算算,结果梅青说:“你知道占卜是不能随便乱占的,泄露天机,那可是会折寿的。”

        “你一个梅花精,还怕自己活的不够长么?”

        草木成精比动物要难,但是一旦修成精怪,寿命要远超动物,只怕可以千年万年。梅青说:“你以为我没占卜过李部的姻缘?”

        拜托,她上百花洲的第一件事就是想知道李成蹊的姻缘好么。

        “可是我不知道李部的生辰八字啊。”梅青说。

        李成蹊这种人,自然没有什么真实的身份信息,他生于何年何月何时,没人知道。

        “你去帮我搞到李部的生辰八字,我就帮你算,怎么样?”梅青诱导说。

        胡绥想了想,说:“不管占卜到什么,都要告诉我哦。”

        梅青说:“占卜到你在李部生命中只是个路人,也要实话告诉你么?”

        胡绥哈哈大笑起来说:“对啊,那我就早点卷铺盖滚蛋,省的在这浪费时间啊。”

        “那你是真心喜欢李部么?”梅青问。

        胡绥回头看了一眼,梅青说:“那当然了,那么帅!”

        “肤浅!”梅青说。

        胡绥就笑了起来。因为上次一起出任务的关系吧,他如今和梅青的关系也好了很多。其实梅青和李小酒一样,都是外冷内热的人,对于她对李成蹊的痴情,胡绥是真的很佩服。

        “我问一句,你可别打我,”他笑着说,“你对李部,怎么这么执着啊?”

        “因为李部帅啊,”梅青学他的话,“就只许你爱帅哥,别人不能爱了?”

        “你肯定没我这么肤浅,”胡绥凑上去,“你当初在百花洲的时候,才刚有灵性,还未成人吧,或许连话也都不会说。”

        说到这里,他又有一个新问题冒出来:“我记得草木成精要好长时间,你从种到这院子里到有灵性,起码也得几百年吧,这还是因为百花洲的日月精华。可是后来你不是被移走了么,这天底下,还有比百花洲灵气更盛的地方么?”

        他也是妖精,知道从有灵性,到修炼成人形,这中间的过程未必就比从混沌无知到有灵性的时间短。可是他模糊听梅青讲过,好像她被移走,也不过几十年而已。她去了哪里,经历了什么事,竟然修炼的这么快。

        梅青瞥了他一眼,说:“大概是上天怜悯,知道我对李部痴情一片,不舍我等待太久。”

        “你看看你,大家都是患难之交了,你还对自己的信息藏着掖着,你不告诉我,我可去翻你的资料去了。”

        梅青不以为然:“你赶紧去打听李部的生辰八字去吧。”

        胡绥就去找李小酒打听李成蹊的生辰八字,没想到李小酒一听立马怒目圆睁:“你打听我叔叔的生辰八字干什么?!”

        “你这就是讳疾忌医了,”胡绥说,“你想,如果我跟李部没有缘分,我早知道早死心,你也省的烦心不是。如果我跟他有缘分,那咱们俩以后就是一家人啊,你也早点开始做心理准备,对你对我,这都是好事啊。”

        “我说胡绥,你是个男人,你知不知道?就算个女人,也不像你这么不害臊的!”

        “这都什么年代了,喜欢男人怎么了?”

        李小酒说:“你走开,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胡绥只好从李小酒房中出来,正准备回自己房里的时候,忽然看到有几个人从外头跑过去。

        他赶紧跑出去问:“怎么了?”

        曾文气喘吁吁地说:“任西北,跑了。”

        “跑了?”

        任西北自从被带过来之后,就被安顿在宋老师的隔壁,由宋老师看护。宋老师心志坚定,道法高深,这个任西北怎么会跑呢?

        “你还记得宋老师那个鬼友么?我听他们说,任西北不知道用什么法术,操纵了宋老师的那个鬼友,把他放出来了。”

        李小酒也听见了动静,从院子里跑出来问了一下情况,胡绥跟着他往宋行之的住处去,一边走一边说:“他就算逃出去了,也走不出山下的迷阵吧?”

        李小酒说:“山下的迷阵他知道怎么走,如果他真的跑了,想要再抓住他,可就难了。”

        他们到了宋行之那里了解了一下大概情况,任西北,果然跑了。

        不过他跑之前,竟然还留下了一封信。信的大意说,他有个心愿还未完成,这次侥幸重生,一定要完成这个心愿。

        这个心愿就是抓住当初杀死他的那个怪物,一是为自己报仇,二是为池家除害。

        为自己报仇无可厚非,尤其他当初是被**取心,痛苦可想而知,如今复生,要手刃前世的仇人,也是人之常情,不过他在信中说此举也是为了给池家除害,实在是有些让胡绥吃惊。

        看来这个任西北和池清明果然兄弟感情深厚,即便遭到了池清明那样的背叛,他依然打算继续完成池清明生前没有完成的心愿。

        “看来要抓他回来,咱们就得去找那个怪物了。”胡绥说。

        作为特殊部门,最怕的就是业内的人干坏事,那比单纯的妖魔鬼怪还要麻烦,何况是任西北这种层次的,他如今已经是邪物,泥人之身,毫无阳气可言,极其容易招惹邪气,如果身上邪气太重,那就是彻彻底底的邪物了。

        这突然的变化打破了百花洲的计划,李成蹊决定带着这一届的五个成员下山去找任西北,当做学习,也是训练。

        第二天一大早,李成蹊就带着他们下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