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有狐在线阅读 - 第53章 短小的一章

第53章 短小的一章

        胡绥吃惊地看着李成蹊,李成蹊眼中似有痛苦神色,松开了他的手。

        胡绥说:“我……”

        “是我出了差错,”李成蹊站了起来,说,“今天就到此为止,明天再继续……如果你想继续的话。”

        他当然想要继续了,**还没来呢,他最想知道的都还没有看到。

        “在梦里真的好奇怪,有时候觉得自己像是附身在你身上了,有时候却觉得像是附身在胡卿九身上了,那感觉好奇妙,好像我就是你们一样。”

        李成蹊只“嗯”了一声,却没有再说别的。胡卿九忽然笑了出来,往床上一躺,枕着胳膊说:“原来你跟我们的胡老前辈,感情那么好。”

        可是这样一来他就更好奇了,既然李成蹊和胡卿九关系这么亲近,那那些传言又是怎么传出来的呢,为什么大家又都说,胡卿九是毁在李成蹊手里了呢?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他刚才看到的最后的景象,应该是就是诛杀妖狐的情景,那个媚色无双的男子,应该就是癸丑之乱的罪魁祸首了。

        果然是个绝色美男……或者美女,毕竟传言那妖狐可变男女,雌雄难辨。

        “你早点休息吧,时候也不早了。”李成蹊说。

        胡绥点点头,看着李成蹊出了门,自己才躺下来。刚才的梦境太逼真,导致他在梦中被刺的那一下,如今醒过来还觉得胸口隐隐作痛,他解开衣服看了看,突然看到自己胸口的那道疤痕。

        胡绥不由得一愣。那伤疤是他从记事开始就有的,已经习以为常,如今看,怎么那么巧,竟和他梦里的胡卿九被刺中的地方差不多。

        这一惊,竟然浑身冒汗,那感觉诡异的很,他忍不住想,倒像是自己就是那个胡卿九一样。

        想到这里又觉得荒唐可笑,躺在床上笑了一会,就准备睡觉了。

        可是躺了好久也没有睡意,梦里的事反倒越来越清晰了,他便起来到外头坐了一会,今天的月亮很圆,大大地挂在天上。百花洲的月亮,似乎也要比别处的大一些。大概是梦里经历了很多事,再看百花洲,心里就有很多感触,他记得在梦里,李成蹊对胡卿九说,要带他来百花洲看看的。

        当初杀了凤奴之后,池中清便便带着一门徒弟搬到了百花洲住,修建了许多亭台楼阁和房子,如今这些房子,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一年建造的。后来妖狐现世,百门凋零,残余的道家子弟共同组建了百花门,就是住在百花洲上。

        李成蹊,就是百花门的人。

        他从院子里走出来,一路上走走看看,想着明日入梦,或许他就能看到几百年前的百花洲是个什么样子了,想一想,还真有些激动。

        走到外头院子的时候,就看到有个身影,也坐在廊下看月亮呢,是李小酒。

        “大晚上的不睡觉,出来溜达什么呢?”胡绥小声问。

        李小酒扭头看了他一眼,说:“你怎么也没睡?”

        胡绥倒愣了一下,他以为李小酒会反唇相讥的,没想到今天说话语气竟然这么温和,看着还……有点伤感。

        他便走过去,在李小酒身边坐下,说:“有心事啊?”

        李小酒总算有了点平日的邪气,说:“要你管!”

        胡绥笑了笑,拍了一下裤腿说:“我跟你说个秘密啊,太兴奋了,想找人分享一下,我告诉你,你别告诉别人。”

        李小酒扭头看他:“什么秘密?”

        “我不是对池逢青的事情感到好奇么,就让李部跟我讲,李部跟我讲了很多。你要听么?”

        没想到李小酒却说:“不想听。”

        胡绥扭头问:“你不好奇么?我看你好像认识那个池逢青啊?”

        “谁说我认识了?”

        “你不认识么?”

        李小酒没好气地说:“不认识,我才多大!”

        关于李小酒多大了,他其实也很好奇。

        李小酒不是人,应该没什么疑问了。

        “哎,你是什么精啊?”胡绥问。

        李小酒扭头看了他一眼,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别装啦,大家都知道你不是人,你是李部的侄子,看样子跟他的时间也不短了,李部都几百岁了,听宋老师说,他认识李部的时候,你都已经是个十几岁的孩子了,如今宋老师头发都白了,你还是这么年轻,肯定不是人。”

        李小酒也从来没有瞒过这些,脸上淡淡的,说:“我是什么,跟你没有关系。”

        他说完就站了起来,胡绥纳闷地看着他进屋去,心想这个李小酒怎么了,最近他们俩不是关系挺好的么,怎么突然又对他这么冷淡了。

        胡绥在廊下又坐了好一会,才回到里头的院子里。等他走了之后,李小酒透过门缝看向他,一直看着胡绥消失在院门口,这才回身,月光照亮了半个长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