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有狐在线阅读 - 第58章 全文大高潮┃就是高潮

第58章 全文大高潮┃就是高潮

        院子里的火把照着,众人却都不敢上前,有人问道:“到底是只普通的狐狸,还是个狐狸精?”

        “狐狸精,他是狐狸精,我亲眼看着他趔趔趄趄地走出来,结果倒在地上,变成了一只狐狸!”一个年轻道士脸上都是惊恐的表情,“而且我看清了他的脸,他是……他是胡卿九!”

        这话一出,众人哗然:“胡卿九?他不是兔子精么?!”

        “怎么会是他!”

        “我就说,看他长的那个样子,怎么可能是兔子精!”

        众人都看向了李成蹊,李成蹊却没说话,直接朝那只红狐狸走了过去,那狐狸大概有些认不得人了,躲到了角落里,众人呆呆地看着李成蹊将那只狐狸抱在怀里,要往回走。这时候有个胆子大的人走出来,拦住他说:“掌门,你这是要做什么?”

        李成蹊反问:“你想要做什么?”

        “他是狐狸精!”

        李成蹊脸色略有些惨白,却沉默不语,抱着那只狐狸精继续往前看。众人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呆呆地给他让出来一条路,看着李成蹊抱着那只狐狸回了内院。

        “掌门人……这是要做什么?”

        “这还看不出来么,他跟胡卿九素来感情好……不对,或许这孽畜早就迷惑了掌门人,才引得掌门人如此对他!”

        此话一出,众人皆面如土色。当初那妖狐,不就是靠着媚术迷惑了当时的池中清,屠杀了多少道门子弟,引起多少血雨腥风!

        如今他们才刚松两口气,历史就要重演了么!

        绝对不行!

        众人都仿佛瞬间醒悟过来:“不行,这狐狸精,必须得杀!”

        “说不定掌门已经被迷惑了,我们得救他啊!”

        大家全都激发出一种英雄斗志来,如今妖孽就在眼皮子底下,怎么能让它逃脱!万一这妖孽和那妖狐一样,是想打入他们内部来灭门的,那更是细思恐极!

        “快快快,去请朝廷的刘天师!”

        刘天师,乃是道门高人,因为如今朝廷尚道,因此入宫,一直陪伴在皇帝身边,皇帝信奉道教如痴如迷,因此对刘天师的话言听计从。而自从癸丑之乱以后,道门飘零,刘天师不管是为自身计,还是为道门考虑,都非常重视百花门的发展,因此这一次百花宴,他也有出席。如今在百花洲的人里头,他说话最有分量。

        昭凌在人群里听的心惊胆战,偷偷进了内院,却见李成蹊正想办法给胡卿九解酒。他眼圈一红,扑通就跪在了地上,说:“掌门,都是我的错,请掌门责罚。”

        李成蹊脸色犹有些惊惶,扭头看向昭凌,昭凌说:“是我一时糊涂,想看小九的真身,所以故意在他的酒里掺了点东西,才让他这么快就醉了……”

        李成蹊一听,脸上顿时露出几分狠厉来,昭凌叩首说:“我不知道他是狐狸,只是想逗他一下,掌门,眼下可怎么办呢,他们要杀了小九!”

        外头已经传来了脚步声,昭凌爬起来,说:“掌门,你带着小九离开这里,我来拖延时间。”

        他说着拿了李成蹊房中的玄剑便跑了出去,李成蹊将还是狐狸的胡卿九抱在怀里,胡卿九眼色迷离,似乎认出了他一些,便蹭了蹭他的胸口。

        他抱着他紧急出了门,却见院子周围围满了火把,百花洲几乎全部的人都来了。

        这可是狐狸精,让道门血流成河的狐狸精。李成蹊刚刚上位,本就有些同龄子弟不服他,如今见他窝藏狐狸精,更觉得这是个上位的好时机,厉声说:“李不言,你是要跟着狐狸精一伙么?!有我们在,看你们飞不飞的出去这院子!”

        昭凌双手握剑,跑到李成蹊身边,火光映红了他年轻而稚嫩的一张脸。

        “把孽畜交出来!”

        “把狐狸精交出来!”

        情绪似乎也是能感染人的,在庆祝终于诛杀了狐狸精的庆功宴上,竟然出现了另一只狐狸精,大家都觉得震惊而恐惧,看李成蹊的言行,显然也是被这狐狸精给蛊惑了!

        多么可怕,掌门被妖狐魅惑,转而去残杀同门的悲剧,竟然差一点又要上演!

        “李成蹊!”刘天师从院门口走了进来,厉声问,“你要干什么?还不把那孽畜放下!”

        “天师,”李成蹊面露些微惊惶神色,说,“他跟那妖狐不一样,是他杀的那妖狐,妖狐平定,他才是最大的功臣,他在百花洲住了那么久,他的为人,想必这百花洲的人都可以为他作证。我也可以拿性命为他担保,他从不害人,是良妖。”

        没想到他这话一出,人群更是激愤:“天师,他已经被这妖精迷惑了心智,别听他废话了。”

        “真是可怕的很,不言兄是出了名的道法坚定之人,如今竟然和这孽畜沦为一党,可见这孽畜魅惑人心的本事,远胜过被杀的那个妖狐!”

        “可不是,他还说百花洲的人都可以为他作证,如果真有那么多人可以为他作证,那才是可怕至极,说明这百花洲这么多修行高深的同门,都被这孽畜蒙骗过去,被他蛊惑了人心啊!”

        “李掌门说可以为他担保,你拿什么为他担保!他能将那妖狐杀害,可见他本事高强,这样的狐狸精,如果他心怀不轨,只是通过杀了那妖狐换取我们的信任,再一举将我道门百家灭门,到时候又找谁去担保!”

        “就是!在座的,哪一个的家族和亲眷没有遭受过狐狸精的戕害,狐狸一族,我辈必见而杀之,难道只因为他是胡卿九,就可以放了他么?焉知不是放虎归山!”

        “不要跟他啰嗦了,直接把那孽畜杀了,李掌门要是阻拦,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李成蹊抱着胡卿九,脸色却更为坚毅,昭凌举着剑说:“你们要想杀小九,先过我这一关!”

        “胡闹,”刘天师沉着脸说,“李掌门,你跟我进屋,我有话要跟你说。”

        “天师,万不能跟他进去,小心那孽畜的妖术!”

        刘天师却自顾往里走,李成蹊紧紧抱着怀中的狐狸,跟着刘天师回到屋里。

        他虽然道法比同门要高一些,却也知道他一个人根本不是这些同门的对手,便抱着胡卿九跪了下来:“天师,他是良妖,下山只为为民除害,妖狐能平定,全是他的功劳。难道只因为他是狐狸,就要杀了他么?”

        刘天师回头盯着李成蹊看,说:“他是不是良妖,真的重要么?”

        李成蹊说:“天师的意思,是他必须要死么?”

        刘天师叹了一口气,说:“我昨天才刚跟你说过,要做百花门的掌门,除了道法要高,更要学会驭人之术,懂得谋夺人心,权衡朝廷和道门的利益关系。我知道你是个聪明人,一点就透,所以对你寄予厚望,怎么,你这么快就要让我失望了么?你该清楚,那妖狐留下的恐惧,伤痕,甚至痛苦,都不是一年两年可以消弥的。或许将来在你的领导之下,妖魔和人可以和平共处,甚至于狐狸精,也有得到公正的待遇,但是此时此刻,你要让那些刚为妖狐的行径付出过惨痛代价的人去接受一个妖狐的同族,你觉得可能么?”

        “如果我们不分善恶,见狐就杀,那和那妖狐又有什么区别?道法修的,不就是一个慈字么?”

        “我们首先是人,活生生的人,其次才是道士。”刘天师说,“如今围在外头要杀这狐精的,也是人。”

        李成蹊嘴唇抖动,抱着胡卿九站了起来:“他曾救过我的命,又诛妖有功,于公于私,我都要保他!”

        “你保得了他?!”

        李成蹊说:“不试试怎么知道。”

        “你……”刘天师气的脸色通红,说,“好,好,我看你是要与这狐精一起陪葬。”

        李成蹊年轻的脸上满是惊惶和决绝神色,刘天师见他转身要走,便道:“你真要保他?”

        李成蹊回过头来,很坚定地点了点头:“拼死也要保他一回。”

        “我帮你保下他,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李成蹊点头,有些急切地说:“您说,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我要你以后好好做这个掌门,占好这个位置,为我效力,有我差遣,再也不许和这狐狸精有任何牵扯,今生都不要再见他。”

        李成蹊想也不想就点头说:“好。”

        刘天师看了看他怀里的胡卿九,说:“把他给我。”

        李成蹊愣了一下,却颇有些戒备地后退了两步。刘天师说:“你带着他肯定是出不去的,但是却不会有人怀疑我。我把他藏在怀中带出去,剩下的事,你自己看着办。”

        李成蹊犹豫了一会,刘天师说:“你赶紧考虑,外头那些人怕是要疯了,等不了太久。”

        李成蹊摸了一下怀中的狐狸,决然地将那胡卿九交给了他:“天师的为人,我信得过。”

        刘天师看了他一眼,将胡卿九藏在他宽大的近乎垂地的袖子里,昭凌在门口站着,脸色惊惶地看着他们。

        可是藏在袖子里,还是有些明显,想要正常地从围观的人群里走出去还不被人发现,这样太过冒险。刘天师伸出胳膊来,忽然朝昭凌手中的剑上蹭了一下,昭凌猛地将剑收了回来,可还是已经晚了,剑刃划破了刘天师的胳膊,染红了他的衣袍。他用胳膊捂着肚子,搭在昭凌的肩膀上,说:“李掌门为狐媚之术所迷,将我刺伤,快扶我出去。”

        昭凌愣了一下,回头看李成蹊,见李成蹊面色苍白地点了点头。他急忙扶着刘天师从屋里出来,外头的人看见刘天师白袍上的鲜血,个个目瞪口呆:“这个李成蹊要反了,竟然刺伤了刘天师!”

        刘天师说:“李成蹊是皇上钦定的掌门,他如今是被狐精操控,所作所为都不是他的本意,我先去找人禀报皇上,在皇上旨意下来之前,你们守着这个院子,一只苍蝇都不准飞出去,也不准冒然进去!”

        他话音刚落,就见李成蹊拎着一把剑从屋里出来,众人见他神色凄然,个个畏惧地不行。昭凌心中扑通直跳,扶着刘天师就从人群里走了出去,眼看着就快要走远的时候,忽然有人喊道:“天师留步!”

        昭凌身体一僵,就见刘天师蹙着眉头回过头来,只见人群里走出一个神色倨傲的中年道人,那人说:“天师虽然灵气逼人,我却在灵气之中,窥到一缕妖气,这是为何?”

        刘天师冷笑道:“奉一真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那被叫做奉一真人的中年道士说:“你到底是天师本人,还是那妖孽所化!”

        这话一出,众人慌都退了几步,是啊,从前那妖狐是如何祸乱天下的,靠的不就是他可变男女,形貌来去自如的妖术!

        就在这时候,只听后头又是一阵骚动,原来是李成蹊,提着剑朝他们走了过来。

        “李成蹊怕是要反了!”有人在人群里喊了一声。

        火光晃动之间,就有人举着剑跃跃欲试,朝李成蹊围攻了过去。但是谁都没想到,竟然是李成蹊首先动了手,他的格杀术一向强悍,虽不至于取人性命,但招式狠厉,一时之间激起众人的血性:“李成蹊已经被妖孽控制,成了第二个池中清!”

        一时之间,院子里乱成了一团,昭凌趁机扶着刘天师从骚乱里出来,回头看,李成蹊已经被众人包围。

        刘天师担心李成蹊,也顾不得被人看见了,将胡卿九从袖子里取出,奉一真人正盯着他们看,看到那火红的狐狸,立即怒目一睁,刘天师将胡卿九推给昭凌:“快跑!”

        昭凌片刻不敢迟疑,抱着胡卿九就朝百花洲后面跑去,刘天师却拦住了奉一真人的路,奉一真人道:“难道天师也被那狐精迷惑了么?”

        “是或不是,你能如何?”

        奉一真人咬牙切齿,大概惧于刘天师的地位,他也不敢动手,只含泪怒道:“我孙家十几口,全被妖狐虐杀,我曾在祖宗灵前立誓,凡此生所见狐精,无论好坏一律杀之,哪怕要我性命,我也在所不惜!”

        他说完绕过刘天师,便朝昭凌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刘天师已然年迈,顾得了李成蹊,哪还顾得了胡卿九,只快步朝被围攻的李成蹊走了过去,却见李成蹊已经负伤累累,倒在地上。李成蹊喘息着,血在地上流了一片,隐约看到刘天师朝他走了过来,想要尽力抬起头来,试了几次,终于还是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