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有狐在线阅读 - 第64章 (上)┃情深

第64章 (上)┃情深

        他们这一届学员第二个百天的训练慢慢又回到了正轨,日子和平时相比也没有什么不同。李成蹊整日和池逢青打交道,潜心钻研为他解毒的办法。胡绥后来才知道,原来李成蹊和池逢青,也有一段缘分。

        李成蹊是个孤儿,从年轻的时候就一心向道,拜在了牡丹门下,说起来也怪,他后来天资那样聪明的人,一开始却在道法上很是不灵光,总不开窍,有次去执行任务的时候,还被妖魔所伤,就是当时池家的公子池逢青救了他一命。

        用李成蹊的话来说,那时候的池逢青,是道门子弟的偶像,就是有池逢青的激励,才有了后来的他,因此李成蹊对池逢青的救命之恩,也一直从未忘怀。

        李成蹊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在他的医治下,池逢青竟然渐渐地有了人的样貌,只是神志依然不大清醒,一天到晚都在昏睡着。胡绥发现李小酒对池逢青似乎格外上心,总往那边跑,连他们日常的培训都耽误了。

        当初池逢青奉命去诱杀凤奴的时候,李小酒不过是凤奴怀里的一只小狐狸,他和池逢青的交情有多深,大概也知道他们当事人才最清楚。

        自从知道了李小酒上一世曾替他而死,胡绥对李小酒就格外感恩。他觉得李小酒最近有些消沉,都有些不像他了。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上山来给胡绥送信,说他两个姐姐来了秋邙山。

        原来胡滟容和胡慧娘两姐妹在收到胡绥的来信之后,第二天就赶过来了,如今在三清寺旁边的酒店住下,托人给胡绥带了个信。

        胡绥就去找李成蹊请假,要下山一趟。

        “你姐姐来了?”

        胡绥点点头,说:“我能下山去见见她们么?”

        李成蹊点头,说:“若她们愿意,请他们来百花洲做客也可以。”

        “真的么?”胡绥觉得他那俩姐肯定很愿意来百花洲看看。

        李成蹊笑着说:“你那两个姐姐,是不是也对我颇多成见?”

        “谁让你在妖精堆里名声不好。”

        “你问问她们的意思,看看她们愿不愿意上山来一趟吧,我也有很多疑问想问她们。”

        “那我先问问她们的意思。”

        胡绥第二天就下山去了。胡滟容一见到他,立马就抓住他问:“你信里面都没说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胡绥就把他就是胡卿九的事情跟他两个姐姐讲了一遍。胡慧娘说:“你信了?”

        胡绥点点头:“我感觉应该是真的。”

        “李成蹊这老道道法高深,有没有可能是他用幻术迷惑你?”

        胡绥说:“我觉得他应该不是那样的人。他还说让我问问你们,愿不愿意跟着我一起上山一趟,他还想见你们呢。”

        “这其中恐怕有诈。”胡滟容说。

        胡慧娘也这样觉得:“百花洲是他的地盘,我们上去了,被他一网打尽可怎么办?”

        “那你们想怎么样?”

        结果他这话一出,胡家两姐妹立即看向他,眯着眼说:“我们?”

        胡绥红着脸说:“我觉得他很喜欢我,我已经把他搞到手了。”

        胡慧娘说:“你不是把他搞到手了,而是他已经把你搞到手了吧?”

        经过姐妹俩一番盘问,她们心痛地发现,自己的小弟弟,已经成功落入李成蹊的魔掌。

        “我就知道,”胡滟容说,“李成蹊太帅,绥绥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你也不要回百花洲去了,”胡慧娘说,“现在就跟我们回去!”

        “我不回去,我要留在这跟李成蹊谈恋爱。”胡绥说。

        胡家姐妹傻眼。

        “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你就是胡卿九,那照你刚才所说,李成蹊之所以不老不死,是因为你给了他你的丹阳。但是你知不知道,人得到妖的丹阳,虽然可以延长寿命,却不是永远不老不死。你当时是六尾狐狸,丹阳不过六百岁,李成蹊就算能活700岁,如今已经过去五百多年了,他也就还剩下不到两百岁好活。”

        胡绥愣了一下,这些他倒不知道。

        胡慧娘说:“两百岁和普通人相比,自然已经是长寿,可是和我们妖精相比,和普通人又有什么区别呢?人妖恋是没有好下场的,你难道要学我,亲眼看着他老死在怀么?”

        提起自己过去的那段,胡慧娘眼眶就有些湿润:“人和妖的鸿沟,永远不可能有人跨得过去。你和他,从一开始就注定不会有结果。”

        胡绥立马回到了百花洲,去问李成蹊:“我大姐说的都是真的么?”

        李成蹊点点头,神情却如往常,说:“是真的。丹阳续命,几百年的丹阳,可续得几百年的寿命。”

        “那……”胡绥想说,那他们俩还怎么在一起啊。

        他坐在地上,沉思了一会,忽然又问:“那你快死的时候,我再把丹阳给你,我们还像以前一样,我再重新修炼几百年,你看怎么样?”

        他把丹阳给李成蹊,李成蹊就又可以活几百年,他就在李成蹊的身边做小狐狸,慢慢再从头修炼。

        李成蹊大概没有想到他会这么想,愣了一下,说:“你以为你每次都那么幸运,都能修炼成精么?”

        不是这世上所有的狐狸都能成精,他能修成,也是运气。

        “何况,你这样说,大概是不知道我过去这几百年,是怎么过来的……我已经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不过你能这么说,我还是高兴。”

        李成蹊笑着看他:“我在你心里这么重要么?宁肯放弃自己的修行,也要给我续命?”

        胡绥说:“因为你是李部啊,你活着比我活着有用多了,让你活着,可是做了大功德。你也说了,不是我每次都那么幸运,都能修炼成精,这一辈子我还能做狐狸精,大概就是当初把丹阳给了你,让你活了下来,你活着为人类做了那么多事,大概那些功德也转到我身上来了,所以我才又成了精。”

        李成蹊忽然湿润了眼眶,看着他淡淡地笑了。

        五百多年以前,李成蹊四处寻找胡卿九,可总找不到。他不知道胡卿九是活着还是死了,一度变得十分消沉。刘天师告诉他说:“假如他已经死了,下辈子入轮回,也不知道会做什么,或许还是做狐狸,或许成了人,也或许在畜生道里**鸭猪狗。你这样思念他,不如为他多做些功德,也保佑他下辈子投胎,能有顺遂一生。如果他没有死,如今是一只山林里鸿蒙一片的小狐狸,你若为他做功德,说不定他这一次,还有机会修炼成精。”

        这五百多年,他便是这样过来的,四处降妖伏魔,造福百姓,积福报,诵经文,所有功德都给了胡卿九,只盼着胡卿九若转世,能一世比一世过的好,若还活着,还能成精,享千年万年寿命。

        还是很值得的,胡绥觉得献出丹阳给他,很值得,他觉得这几百年苦修,也很值得。

        人的爱情,可能有时候真的无关乎那个人的灵魂,性格,可能只是一个皮相,就爱上了。

        李成蹊看见胡卿九第一眼就动心了。

        言笑晏晏,熠熠有光,那么灵动的一个美男子,一见钟情,起源于美色的爱情。

        他是孤儿出身,性子冷淡,不善言辞,大概这样的性格,很容易形成执念,同辈的人很多都不喜欢他,觉得他不合群,只有胡卿九,“不言兄”“不言兄”地叫得欢。

        “不言兄,我都叫你表字,你怎么不叫我,我小字亲亲,你叫一声给我听听?”

        他微红了脸,说:“不叫。”

        但他心里是很甜的,心跳的厉害,其实有好几次他都要叫出来了,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因为他有一次听见别人问胡卿九,为什么总和他挤在一块,明明“那个李成蹊好没趣的”,他紧张地在旁边偷听,听胡卿九说:“我就爱他这种小正经的样子,老老实实嘴又笨,多可爱!”

        他想,胡卿九爱他正经,他便不能不正经,“亲亲”这两个字再想叫,也是不能叫出来的。

        他只能装作很严肃地告诉胡卿九:“你这个表字不登大雅之堂,千万不要告诉旁人,不然他们会笑你的。”

        他不叫,也无法忍受别人叫,最好这世上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胡卿九还有这么风骚的表字。

        他身为修道之人,却有那么肮脏的欲念,谁知道了大概都会看不起他。何况他只是个普通的人,虽有些延年益寿的修行,也不过能活百余岁,不能陪胡卿九一生。

        胡卿九单纯,他是知道的,却也没想到胡卿九为了救他,肯放弃自己几百年的修行,这虽不是爱情,却比爱情更珍贵,是赤诚之心。

        他每次夜里,梦到胡卿九成了一只什么都不懂的小狐狸,在山里觅食,找虫子吃,逮老鼠,在落叶里扒掉落在地上的野果子,就会难受的醒过来,醒过来的时候脑子里还留着梦里的画面,一只什么都不懂的小畜生,谁能想到,曾经也是一个言笑晏晏,熠熠有光的狐狸精。

        “亲亲……”他在黑夜里默默叫了一声。当初他总不好意思叫出口,如今才发现,其实也没有那么难叫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