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斩了天道在线阅读 - 第一章 我是桃树

第一章 我是桃树

        青砖绿瓦祠堂前,枝繁叶茂大桃树。

        斜阳穿过桃树枝丫,在青石砖上留下斑驳。

        蚂蚁在光暗间游走,前赴后继的搬运着食物残渣。

        它们并不知,一道目光出神的望着它们。

        后良保持这种呆滞状态,已经有半个时辰。

        他最初思索的,只是灵魂要不要离开树身这个问题。但随着思考的深入,无数的问题涌现出来:

        我为什么会变成一棵大桃树?

        七十二朵桃花被采摘一半,剩下的还会留下多久?

        若是魂归肉身,我会在哪个肉体中?肉身会不会有修仙天赋?

        ……

        取舍间,进退间,尽是看不清的迷雾。

        “嚓嚓嚓……”

        细碎的脚步声打断了后良的沉思,把他从呆滞中唤醒。

        目光上挑,是一位素服老者。

        老者步履匆匆,眉心紧皱,面有悲色。

        他停在桃树下,似自语般呢喃:“勿语,有仙师在侧。”

        后良忍不住把视线转移至树冠,远眺村落,果然在村口处看到两位低语的仙师。

        “战线吃紧,上面又要一十二朵魂花,您忍一忍。”

        老人低声说着,伸手拿起不远处一根金色长杆。

        长杆细长,杆头分叉,老人双手举着它伸入枝干间,插在魂花下。

        “啪。”

        一声脆响,一朵魂花便被取下。

        魂花之中,魂魄悲鸣阵阵,大桃树也瑟然抖动。

        “嗯。”

        后良痛哼一声,竭力忍耐。

        被取了魂花的枝丫,在失去魂花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着。

        老人手上不停,连续采摘。

        不多时,桃树上便又失去十一朵魂花。

        同样的,又有十一根枝丫枯萎。

        一十二朵魂花被老人装在篮子里,篮子中魂花呜咽,但老者和后良都没有更多言语。

        老人匆匆离去,后良的目光追随着他的背影,咬着无形的牙齿,忍耐着树身中传来的阵阵疼痛。

        这不是一个友善的世界,从他穿越第一天开始,他便知道。

        此处被称为鬼域。

        鬼域之中,尽是魂修。

        他们以人魂为器皿资源,互相征伐。

        为了得到更多魂器,他们肆意屠戮百姓。

        人命如草芥?

        不,人命如铁,如钢,如小麦,如五谷。

        亦如拉磨的驴、养肥的猪、锅里的肉。

        总之,人命,有用。

        也只是有用。

        似这个村子一般,有他这个能收集游魂的大桃树还好。

        若是没有,村民会立刻鸟散后成为游民。

        然后,或饿死山林,或被肆意屠戮。

        亦或是,被豢养起来,如猪狗一般,成为魂豕。

        魂豕,会被仙师们要求强制结合,为仙师们,贡献更多灵魂。

        据说,那是真正的人间地狱中,最深的一层。

        而这个老人所带领的村落,在鬼域之中,已经是最幸福的一群人了。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说的,是这个么?”

        思索着,目光远眺,老人已经疾步走到村口,卑躬屈膝的跪在仙师面前。

        装着十二朵魂花的篮子,被他高高的举在头顶。

        仙师伸手拨弄了篮子几下,似乎不满的说了一些什么,随后用法器收了篮子,转身踏上环绕黑雾的飞剑离开。

        姿态飘逸,却又阴风阵阵。

        “这真不是我心中的仙侠世界啊。”

        收回目光,后良望向自己的桃树身躯。

        除了树冠处,还有二十四朵魂花所在的地方依旧翠绿如新。

        树冠以下,已然充满了残花败柳,枯枝烂叶。

        还记得穿越初,拥有七十二朵魂花的他,也曾有无尽幻想:

        长他个通天彻地,如建木般,创造一个世界。

        育三百六十亿朵魂花,孕众生魂,观众生相。

        朵朵魂花,皆为大能,横扫一世界,镇压一天地。

        然而,幻想终是痴人说梦。

        望着归来的老人,后良沉声询问:“情况如何?”

        “战事不乐观,仙师建议我们再祭献十二朵魂花。”

        老人眉头紧锁,言语间充满痛苦。

        祭献获得魂花,与自然生长区别极大,好处是快,缺点是要人命填。

        方法也简单,只需要鲜活生命祭献,最好是青壮。

        老幼也可,只是一条命未必能换来一朵魂花,这要看运气。

        可不管是青壮,还是老幼,老人都不想再祭献。

        后良的目光望向桃树下那一片暗红血迹,心中也颇为难受。

        不久前,村子祭献过两次生魂,共三十八位老人为此献出生命。

        若再祭献,村中老人数量肯定是不够的。

        “走?”

        后良轻声询问,目光横扫村庄,确定没有仙师踪迹。

        被他一问,老人眉间尽是犹豫。

        十万鬼山,也不是好相与的。

        “我……再跟村里人商量商量。”

        老人说完,便匆匆离去。

        商量自然是无疾而终,懦弱的村民在老村长没有定音的情况下,没几个敢于主动上山。

        他们早已习惯,以牺牲身边人为代价求活。

        让他们自主的去面对危险,难。

        “若是不走,任由魂花被采摘殆尽,我的生死,便要听天由命。”

        “我命……不能由天。”

        心中下了决心,后良目光扫视剩余魂花。

        他的转生法门,是从一个仙师残魂上得到的。

        那法门需要灵气、神识,还要阵法辅佐。

        后良自然没有这些手段,但他研究许久,觉得以十二朵魂花作为代价,未必不行。

        这当然存在风险,但与等“死”相比,他觉得风险要小一些。

        至少,折腾死自己,和等着天意决断,他更愿意选择前者。

        只是再入凡尘,重拾肉身,却也顾虑重重。

        转生为人,也只能进入附近几个村子的孕妇体内。

        出生后,能不能平安长大不好说,若是转生的村子招魂树死亡,那就又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了。

        那时候,身体有修真天赋还好,若是没有,那妥妥的魂豕无疑。

        “笑死,不拼一把,难道等死?”

        下定决心,后良的意识便向着桃树最上方十二朵魂花而去,慢慢的吞噬、渗透。

        这并不困难,因为魂花中的游魂,与他相比,都非常的弱小。

        随着后良的操作,丝丝玄黑气息沿着树干,蔓延向十二朵魂花。

        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后良必须躲着老人操作。

        否则被发现,指不定又出什么幺蛾子。

        时间缓缓流逝,不知不觉已经半月过去。

        树冠顶端的十二朵魂花,已经被后良全部渗透。

        转生,只在片刻间就能完成。

        但他没有急于行动,因为这是最后的选择。

        如果老人愿意走,愿意带着村民走向十万鬼山,远离是非之地,他还不想放弃这个桃树身躯。

        毕竟,这身躯在鬼域,比人类肉身安全多了。

        数日后,又有两位仙师到来,取走十二朵魂花。

        仙师们还留下死命令,必须再培养十二朵魂花,以备不时之需。

        老人在犹豫,后良同样如此。

        只要老人决定,直接取下剩余十二朵魂花,以此应付那宗门,他便直接转生。

        到时候这个大桃树的死活,他不会管,这个村子的死活,他依旧不会管。

        非亲非故,又不是搭把手的小忙,后良没那么无私。

        当然,这种可能性不大,失去大桃树,老人的村子也别想好活。

        他更可能的选择,是以十二个村民性命,换取十二朵魂花。

        若是如此,后良虽然心中难受,却也不会介意。

        当天下午,老人独自走进祠堂院落。

        他双手笼袖,低肩驼背,眉宇间充斥着痛苦迷茫。

        “草木成精,最是难得,尤其是招魂树,对这些宗门,更是至宝一级的存在。”

        “可他们要是发现您老,一定会逼迫您老签订魂契,让您老生生世世为奴为仆。”

        老人说着不相干的话,让后良有些疑惑。

        但他没有开口,只是静静聆听。

        “我若是上报了您老的异样,按说村子是能得些好处的。”

        “可祖祖辈辈靠着您老活,若是让您受这世世代代的罪,我这心中,不落忍。”

        后良颇为紧张的注视老人,若他真想上报,拼着转生,他也不从。

        穿越重生,再来一世。

        不说脚踏大地、头顶星河,肆意妄为的成神成圣这种不切实际的目标。

        亦不说修仙长生,安逸自在的携手红颜畅游诸天这般让人艳羡的想法。

        哪怕混个小富则安,潇潇洒洒的活一世也成啊。

        生生世世为奴,长长久久为婢,纵然长成通天建木,那还不如早早死了,让人砍柴烧火算了。

        “我也有私心。”

        老人没在乎后良的思绪,自顾的说了下去。

        “想着靠着您老,将来村子再出个有灵根的,咱也建立个宗门,不再受这苦楚。”

        “可如今宗门逼迫的紧,时间上是来不及了。”

        “我寻思着,不行就上山,您若是再长起来,也能抵御山鬼。”

        “拼着全村性命,也好过像这般苟活。”

        “我当然不会像那些宗门一样,搞什么魂契制约您。”

        “呵呵,不怕您老笑话,我也是没那本事。”

        老人脸上的苦楚渐熄,脊梁向上挺了挺。

        “我们敬您、尊您,只求您生生世世,庇护我们子弟。”

        “噗通”一声,老人跪在大桃树下。

        那瘦弱的身躯,与庞大的桃树,形成鲜明对比。

        他双手合十,抵在眉心,缓缓落在地上。

        “只要您应了我,我便带着您,带着村民上山。”

        “搏一搏,总不能生生世世,受这苦楚。”

        泪水滴落大地,溅起轻微尘埃。

        老人与桃树的影子,被残阳拉的老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