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斩了天道在线阅读 - 第二章 愿力

第二章 愿力

        茂密的丛林深处,后良被插在高坡上。

        百余村民在老人的带领下,虔诚祭拜。

        这已经是上山的第二十七天,后方并无修士追来,一路也并未遇到山鬼。

        三日一祭,是为了保持后良身体的活性。

        如今的他,已经化为一根枝丫。

        枝丫之上,无有半点魂花。

        十二朵魂花,换来他化身枝丫。

        这样的他,拥有活性,可以再生,不必听天由命。

        祭拜过后,百余人上路。

        行路难,没有具体目标的行路,更难。

        仿佛哪里都能停一停,仿佛哪里都能是个家。

        然而真能容纳百余人长治久安生活的地方,却是一个也无。

        更何况,身后或有修士追击。

        他们,不敢停。

        老人举着后良,后良极目眺望,为队伍引路。

        山上林木茂密,老村长即便把手举得很高,后良的视野依旧有限。

        但看一眼,总比不看强。

        努力一分,总比懈怠强。

        上山,是个艰难的决定。

        对后良,对老村长,对所有村民,皆是如此。

        传说十万鬼山,山鬼弥漫,野兽横生。

        更有妖物作祟,饮血噬人,凶残乖张。

        可但有活路,谁又愿意上山?

        二十天前,已经有老人身体不适,卧死路边。

        十天前,更有孩童坠落崖畔,渺无音信。

        疲惫、恐惧、伤心,时刻环绕着百余人。

        即便是后良,也是时常胆战心惊。

        可路,总是要走。

        希望,只会在前方等待,不会迎面撞来。

        “右前方有些果子,是吃过的那种,分十个人采摘就够了,果子不多。”

        听了后良的话,老村长指出十个青壮,让他们转向右前方。

        大部队依旧原路前行,因为此处山路不算陡峭,好走。

        如果路径有变,后良会指点。

        一路磕磕绊绊前行,食物也只够勉强果腹。

        若是遇到阴雨天,后良会强制他们停下。

        队伍中老幼不少,若是引来疾病,就更难了。

        就这样又走了三日,再次到了祭拜的时间。

        后良如往日一般等着他们祭拜,那时会有一股灵气入体,滋养树身。

        这会让他干枯的身躯略有恢复,届时有大舒爽袭来。

        “可以招魂的大桃树啊,您是我们的生命之树,您指引着我们走出黑暗,您引领着我们走向黎明,您守护着我们直至时间的尽头,您……”

        老村长说着自己编造的祭祀语,带领村民缓缓拜下。

        后良微微眯起双眼,等待着灵气袭身。

        果然,片刻后灵气入体,干渴树体,如接受哺育的婴儿般开始全力吸食。

        舒爽瞬间席卷全身,后良的意识仿佛升天一般。

        这当然是错觉,他的意识,离不开树体。

        舒爽许久,祭祀开始接近尾声,后良缓缓睁开双眼。

        他不允许自己沉迷于这种舒爽中,他认为那是一种堕落。

        所以每次完成祭拜前,他都会先一步睁开双眼。

        但这一次睁开双眼的他,看到的风景完全不同。

        远处的山峦,清晰可见。

        参天大树,位于他的脚下。

        烈烈山风,从自己虚无的胸膛穿梭而过。

        “我……飞升了?”

        后良惊愕,但随即祭祀结束,他的意识瞬间被拽回枝丫内。

        老村长已经起身,他呼喊着村民上路。

        老幼相伴,夫妻相随,队伍缓缓前行。

        后良也已稳住心神,开始感受树体中的不同。

        一股玄之又玄的力量,盘桓于他的体内。

        很少,很微弱。

        但力量的玄妙,却远超他的想象。

        “不是灵气,那会是什么呢?”

        后良思索着,尝试使用这力量,再次凌空升起。

        “嗡。”

        仿佛有耳鸣声响起,随后他的意识,便位于云朵之下,树冠之上。

        登高远望,晨光照耀大地,天地一片和谐。

        低头,百余人的队伍,如蚂蚁般穿梭于树林间,缓慢向前。

        “啁啁~~”

        苍鹰鸣叫声响起,惊得后良抬头。

        目光所及,一只目露凶光的苍鹰,正迎面飞来。

        它那凶戾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自己,仿佛能看到自己一般。

        后良第一反应便是退,而他的意识,也在他想法升起的一瞬间,重归枝丫。

        “苍鹰?”

        举着枝丫的老村长抬头,疑惑的看了一眼头上盘旋的苍鹰,便又迈步继续向前。

        村民也只是好奇的抬头看了一眼,并无人有害怕情绪。

        倒是小孩,多指着苍鹰叫着、跳着,甚至有想要追赶苍鹰的,却被家长拦下。

        后良屏住不存在的气息,小心的观察苍鹰。

        在确认它不会下来后,才稍稍心安。

        虽然只有一瞬间对视,但他百分百确定,那苍鹰不一般。

        很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妖兽。

        直至苍鹰掉头离开,后良才再次把思绪放在那未知的力量上。

        “随心而动,玄妙远超灵气,会不会是依靠信仰而来呢?”

        后良猜测着,目光望向跟随在老村长身后的村民。

        他们多衣裳破烂,目光中或有苦痛,或有疲惫。

        但很多人,不时把真挚的目光,望向自己。

        那目光中,包含笃信情绪。

        后良思索着,意识靠近这力量,细细感受,瞬间无数细碎声音响起:

        “招魂树啊,请保护我的孩子。”

        “保佑我们不会遇到山鬼。”

        “我笃信您,请保护我们。”

        ……

        “祈祷声,这力量,算是愿力?”

        “只是,数量少了一些。”

        后良呢喃着,目光望向剩余愿力。

        只刚刚出去一下,便耗费了五分之一。

        这愿力的量,还真是稀薄啊。

        “刚刚虽然只是关注风景,又被吓了一下,但感觉东方和东南方向,都有阴暗凶戾的存在,会不会是山鬼呢?”

        “不管是不是山鬼,都要让队伍躲着走。”

        “这愿力,目前最大的作用,还是侦查。”

        思索清楚后,后良便把这个好消息讲给老村长。

        “这是好事,那从明日开始,我带着大家一日一祭。”

        老村长兴奋的提出想法,后良自然不会拒绝。

        然而第二天的祭祀,并没有什么明显效果。

        甚至于之后连续数日的祭祀,效果也并不是很好。

        “感觉与三日一祭,区别不大。”

        后良给出自己的感受。

        “看样子祖宗留下的法门,并非没有道理。”

        老村长颇为遗憾的说道。

        之后的日子,祭拜又变成了三日一祭。

        只是老村长更愿意向村民们,讲述后良的玄异了。

        又过了数日,后良于黑夜中忽然醒来。

        枝丫内,愿力震荡,仿佛在预示着什么。

        “老村长,醒一醒。”

        后良唤醒老村长,让他小心戒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