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斩了天道在线阅读 - 第十章 清风托我上青天

第十章 清风托我上青天

        “那执事还算晓事,并未苛责后良,每日只是供着他……”

        “交代的任务也是简单,巡游使一事也并不繁忙……”

        “除了每月一次巡视,他还如以往般每日修行,不曾惹出事端……”

        “李忱那小子旬日便去看他一次,倒是经常为他抱不平……”

        ……

        白夔跪坐在九长老身前,事无巨细诉说着后良这段时间的经历。

        九长老静静聆听,手上摆弄着一根枝丫,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倒是他那女人度娘,不时奔波于魂豕村落间,兴建了公厕、学堂,也不知是闲着没事,还是后良安排。”

        九长老手上动作一顿,抬起头望向白夔。

        “公厕?学堂?”

        望着九长老疑惑,白夔便又解释起细节。

        除了公厕、学堂,房屋也在重新修建,度娘甚至鼓励村妇参与农耕。

        “这是要做什么?”

        九长老疑惑着问道。

        白夔摇摇头,他也不知道。

        “没有引起事端吧?”

        九长老用枝丫刮了刮胡须问道。

        “没有,都是度娘出面,后良看起来不曾参与……度娘是釜山魂豕村民出身,可能只是发于本心,才做这些。”

        九长老点点头,没有言语。

        “要处理一下么?”

        九长老略作沉默,问道:“后良与这度娘,感情如何?”

        “那边传来的消息,说是很好。”

        “那就别动她。”

        九长老说完这话,忽然一笑,道,“后良自入了宗门以来,总是闭门不出,专心修炼,看起来不似李忱那般跳脱,但度娘这事,十有八九是他在后面谋划。”

        “何以见得?”白夔疑惑。

        “我和他,性格上有些相同的地方。”

        白夔一愣,随后道:“他哪里能跟九长老比……”

        九长老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

        “继续监视吧,若还有什么事情,便再与我说。”

        九长老说完,又把目光望向手中小枝丫,显然不想再谈。

        “白夔告退。”

        白夔起身向后退走,退了三步,又站住,表情略带犹豫。

        “有什么事情就说。”

        九长老头也不抬的说道。

        “我看了一些古籍,上面并没有记录后良这种情况,他若有天赋,那天赋是什么呢?”

        白夔的话,再次让九长老抬起头来。

        “天赋啊,应该是亲近魂魄这种,但具体哪一种,他魂魄不显,我也看不清。”

        九长老眼中带着思索,他沉默一阵,又摆摆手,让白夔离开,没有再纠结。

        -------------------------------------

        修炼室中,后良身上,一缕黑雾环绕。

        黑雾如丝如缕,附着在皮肤表面,游走于胸口。

        慢慢的,这一缕黑雾全部钻入体内,后良也慢慢从打坐中苏醒。

        睁开的双眼,兀自有些不可置信。

        “八个月,比炼肉还要快两个月……”

        “难道真的是心神断魂,让我对魂魄了解更深,使得修炼速度也更快了?”

        后良猜测着,却苦于没有人指导,不能确定因由。

        记名弟子,本就没有亲近师尊,又因他暂时降了级别,更是连请教的机会都没有。

        如此,便只能自己猜测了。

        压下心头疑惑,后良曲左臂在身前,右手两只相叠,奋力一弹。

        “嘣……”

        如弓弦轻拽,颤音自鸣。

        “皮坚、肉硬,筋似弓弦,下一步便是炼骨。”

        后良说着,却并没有走出修炼室领取魂花,而是从怀中拿出换一个古朴玉简。

        玉简古朴,甚至有些残破,这是白朴当初给他的好处,还说适合他。

        “炼筋完成,今日便看看这里面的东西,如何适合自己了。”

        口中说着,把玉简贴在眉心,细细感悟。

        一缕神念进入脑海,稀碎的内容开始被他阅读。

        许久,后良才缓缓放下古朴玉简,兀自甩了甩昏涨的脑袋。

        “灵石锁魂爆裂阵,内容略有残缺,还需要阵法知识……短期内学不来。”

        口中说着,脸上已经浮起笑容。

        “以灵石为体,以魂魄为引,利用五行的相生相克,通过阵法的巧妙组合,达成爆裂的效果……爆裂阵……倒是与手雷效果相似,干脆叫鬼雷算了。”

        又看了一眼古朴玉简,后良小心的把它收在怀中。

        这东西确实适合自己,只因自己有心神断魂之法,能判断魂魄属性,可以选择与之相克灵石,合二为一,制作鬼雷。

        “先申请去魂花阁,领取白朴赠与的魂花,然后接着修炼。”

        按下心中喜悦,后良开始为下一步的修炼做准备。

        因为被降为记名弟子,他出入釜山都有诸多限制,只能一步步申请。

        申请递给管着他的执事,倒是立刻通过,后良便又爬上山,去找釜山执事。

        “不行。”

        釜山执事冷着脸,直接拒绝了后良的请求,“惩罚的意义,便在此处,这是犯错的代价。”

        后良目光深邃的望着眼前执事,略作思索,软声道:“师兄,我也只剩四个月期限了,何必……”

        “不必多说,自去做好你的杂役弟子便是。”

        釜山执事直接打断后良的话,没留半分情面。

        后良凝眉,却没有听话的离开,而是从腰间拿出几颗下品灵石。

        “啪。”

        不等后良送上灵石,釜山执事便甩手,把它们打落在地,“贿赂执事,罪加一等,我自会向上禀报,看宗门要不要再加你一年惩戒。”

        “师兄,我与白朴并无太深交情,跟你更是没有半分恩怨,这样做,未免有些过了吧。”

        后良神色已然不好,他不想空等四个月,更不想认人折辱。

        “哼,不说你现在是个杂役弟子,便是记名弟子,你以为我会放你在眼里?”

        那执事不屑的一笑,接着道,“我是内门弟子,想想杂役弟子对你这个记名弟子的态度。”

        后良盯着他看了几秒,道:“师兄,我错了,我会回去检讨的。”

        后良说完,缓缓低下身子,把散落在地上的一颗颗灵石捡起。

        在他的身前,执事脸上挂着舒爽的笑容。

        他就是要折辱着小子,没有其他原因,只因为这人跟白朴亲近。

        仇视,来的便是如此的简单。

        而低着头的后良,眼中亦满是愤恨。

        今日本事不够,不能当面打脸。

        莫急,待来年,清风扶我上青天,必报此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