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斩了天道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一个都不宽恕

第十五章 一个都不宽恕

        釜山执事院落的厅堂中,大长老坐在上首,翻阅着后良的心得手册。

        白谷站在大长老身侧,白夔站在下方。

        再向下,是跪着的釜山执事和白皮。

        后良与九长老归来后,看到的就是这个场景。

        “九长老,你带这位叫后良的弟子,去哪里了?”

        大长老合上书册,望向九长老问道。

        “九祖山,我去看看这弟子有没有特殊天赋,结果……”

        九长老遗憾的耸耸肩。

        大长老颔首,目光望向后良,那没有眼白的幽黑双眸中,透出森森鬼影。

        后良小心的抬头与之对视,初一相碰,便有一种心脏被抓捏的错觉,呼吸瞬间不畅。

        “没有天赋啊……”

        大长老拖着长音,眼中魂影如丝线般射出,向后良袭来。

        速度不快,缓慢却坚定。

        “大长老。”

        九长老忽然开口,那悠悠鬼影速度再暂缓,却并未收回。

        “我呢……要重入元婴期了。”

        “嗖。”

        丝线如雷电般快捷,收入大长老眼中。

        随后那一双幽目望向九长老,幽黑深处,透着诡异之色。

        两人便这么对视着,谁都没有散发灵气。

        但只是这气势,便压的众人抬不起头。

        “好。”

        大长老忽然大喝一声,那声音中,听不出具体情绪。

        “九祖山一脉,复兴有望,合该再有天才弟子,不错,不错。”

        至此,大长老的目光再不看后良,只是死死盯着九长老。

        “让大师兄担心多年,呈,深感歉意。”

        九长老躬身,态度恭谨。

        大长老哈哈大笑着起身,来到九长老身边,拍打他的肩膀。

        “无需如此,无需如此。”

        大长老说完,略作思索,道,“当年你修为骤降,送了两座山给我,如今你修为即将恢复,两座山都还你。”

        九长老立刻摇头:“若没有大长老照顾,九祖山不知要落败到何种境地,那两座山,依旧给大长老。”

        “不合适。”

        “合适。”

        大长老沉默,复道:“还你一座,首脉的山任你选,不许拒绝。”

        九长老这才点头应下,随后便指了指脚下:“我就要着釜山,如何?”

        大长老豪迈一笑,道:“随你。”

        话落,大长老已经一步迈出。

        他迈步时,脚下有魂魄哭嚎之声显现,亦有魂影闪烁。

        只一步,人已经跨过闭合的大门,直接消失在众人面前。

        后良被这穿墙术震撼了一下,其他人倒都习以为常。

        “九长老,那我们也告辞了。”

        白谷拱手行礼,在得到许可后,让原本的釜山执事收拾东西,直接让出地方。

        至此,房间中只剩下后良、九长老、白夔,和跪在地上的白皮。

        “这人随你处置。”

        九长老看了白皮一眼,对后良说道。

        白夔在一旁好奇的望向后良,想要看他如何处置白皮。

        后良点点头,略作思索,便走向白皮。

        “小人有眼无珠,小人鬼迷了心窍,请大人绕我不死,请大人绕我不死。”

        白皮吓得两股战战,见后良走来,不停的磕头谢罪。

        后良停在他面前蹲下身子,扶住他的身形。

        “我跟杂役执事说,换一个村民给我驾车,免得耽误你修行。

        按说,我这样的安排,已经够温和了,为何你还,如此对我?”

        白皮错愕,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回答我。”

        后良平静的开口,打断他的思索。

        “杂役执事说……说我惹您不满,说您走了,也不让我当巡游使,我……我……”

        “哦。”

        后良点点头,“岔劈了,这事怪杂役执事。”

        白皮疯狂点头:“对,怪他,都怪他……不,也怪我,怪我,都怪我……”

        他胡乱的说着,再次磕头,直把额头磕的鲜血淋漓。

        后良沉默着,许久没有言语。

        他身后的九长老和白夔,眉头都微微皱起。

        在他们看来,后良这是想要放人了。

        这样的性格,在鬼域可吃不开。

        在祖魂宗,同样吃不开。

        “你可有知心朋友?”

        后良突然开口,问的白皮错愕不易。

        “就是那种……可托付生死的朋友。”

        白皮愕然摇头,心中却不明白后良的意思。

        后良不跟他解释,只是在他摇头后,兀自开口说了下去。

        “你我本无仇怨,一切起于误会,可如今,我们有仇怨了。”

        他声音缓缓,平静没有波澜,中间略有停顿,便再次开口,只是语气与之前不同。

        若说先前是那种平和的,再次开口说出的话,便有些生硬了。

        听起来,就像是在背诵一段从书上看来的文字:

        “我的怨敌可谓多矣,倘有新式的人问起我来,怎么回答呢?

        我想了一想,决定的是:让他们怨恨去,我也一个都不宽恕。”

        后良的话说完,从后腰拿出一把短刀。

        这是李忱送给他的礼物,狼牙质地,锋利异常。

        白皮看到短刀,吓得浑身打颤,用沙哑又微弱的声音祈求起来。

        “饶了我,求求你,我再也不敢了,再也……”

        话没说完,脖颈已经绽放出血花。

        热血喷洒后,开始“咕嘟、咕嘟”的流淌,落在后良脚下,殷红了他的鞋子。

        他的身后,九长老目光炯炯,白夔则连连点头。

        “九长老,我想送白皮的家人,跟他一起到招魂树团聚。”

        后良轻轻的扶着白皮躺下,就像是对待一个将死的友人。

        “毕竟,我不想将来再有罗烂。”

        “咕咕……咕咕咕……”

        将死的白皮,痛苦的挣扎着,仿佛想要说些什么,但谁在乎呢。

        在场的三人,依旧自顾的安排着接下来的事情。

        “这当然没有问题。”

        九长老肯定的说道,“毕竟,你现在是釜山执事。”

        后良微微惊讶,但随后又释然。

        果然,好处还是有的。

        “记名弟子不能当釜山执事。”

        白夔开口,没有反对的意思,只是就事论事。

        后良也把目光望向九长老,看他如何决定。

        “那就升他为内门弟子,你收了他,悉心指导。”

        九长老作出安排。

        “是,九长老。”

        白夔没有异议,恭声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