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斩了天道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惊魂

第十六章 惊魂

        夜已深,阁楼外,雨正淅淅沥沥的下着。

        后良搂着度娘,斜靠在长椅上。

        二人的长桌对面,李忱一家四口坐在那里。

        后良与李忱面前放着酒盏,中间摆着几个小菜。

        度娘、魁娘和孩子面前,放着鲜榨果汁,这是后良的杰作。

        “这地方呆着真舒服,难怪你不舍得离开。”

        李忱开口,扫视是周围景色,艳羡的说道。

        “早三年便让你来了,你自己不来,怨得了谁。”

        后良说着,举起酒盏,与李忱遥遥相撞,随后抿下。

        度娘起身想要为二人倒酒,魁娘却快了一步,抢先拿了酒壶,为二人斟满。

        “狼窝虽不如你这里,但胜在自家舒服,少了约束,快乐无边。”

        李忱说着,还不怀好意的对魁娘挤眉弄眼,引得魁娘捏了他一把。

        “炼七体,你到哪了?”

        后良无意看他们秀恩爱,便开口问道。

        “炼骨。”

        李忱咧咧嘴,道,“为了追赶你的速度,我是强练上来的,疼死了。”

        后良一笑,又举杯喝下。

        “以你的速度,应该完成炼髓了吧?”

        放下酒盏,李忱问道。

        抿着嘴摇摇头,后良苦笑:“因为学习阵法,耽误了,还在炼髓。”

        李忱可惜道:“以为你要炼五脏六腑了呢,还想着提前了解一下。”

        “我看,你就是想拿我当试验品。”

        后良牢骚了一句,引得李忱嘎嘎怪笑。

        他们二人都想用养鬼的方式修炼五脏六腑,因此谁在前面,谁便是为后者躺路。

        “我说,你也别一心扑在阵法上,那东西不容易出战力。”

        李忱难得的严肃起来,道,“十年后,我们这一届可是要去十万鬼山历练的。”

        后良点头,道:“有所准备。”

        李忱听了他这话,便不再多说,换了话题,开始讲一些他遇到的趣事。

        做釜山执事三年,后良除了去九祖山学习阵法,其他时间都在清修,对外面了解依旧很少。

        倒是李忱,因其不安份的性格,偶尔会跟师兄弟外出做一些宗门事务,见识倒是广博了很多。

        他偶尔来后良这里,便会把自己的所见所闻讲给后良,以增其见识。

        后良很愿意听李忱讲的这些,所以这样的聚会,便慢慢的固定下来。

        聊到深夜,孩子都睡着了,李忱夫妇二人也就回不去了。

        他们倒也习惯这情况,直接在后良给他们准备的固定房间住下。

        而后良自己却没有睡意,他推开修炼室的大门,独自走入其中。

        这里的空间很大,正中央有一个半成的法阵,法阵旁边是一朵魂花。

        魂花中的魂魄,已经非常弱小。

        “先完成炼髓,然后回一趟桃花源,为养鬼做准备。”

        后良思索着,来到魂花旁,盘膝坐下。

        温柔的挽起魂花中的魂魄,把魂魄至于双掌之间,后良闭上双眼。

        幽黑的魂魄开始沿着后良的身躯游走,魂魄不停的被打散,渗入肌肤。

        通过血肉、骨骼,最后至于骨髓中。

        寂静的修炼室,唯有魂魄痛苦的轻声哀嚎。

        日日夜夜被这声音折磨,后良早就习以为常。

        甚至有时,耳朵会自动屏蔽这种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寂静中后良的身躯忽然一颤。

        他猛的睁开双眼,目光望向修炼室的一道墙壁。

        那个方向,正是桃花源所在。

        “灵魂颤动……”

        后良轻声呢喃,感受着刚刚被惊动的灵魂。

        那感觉很熟悉,是愿力在作祟。

        非是无意惊扰,而是有意为之。

        “新魂……这是什么意思?”

        后良疑惑着,待心境平整下来,便把身上魂魄缓缓收入魂花。

        “无论是什么事,都要回去看一看。”

        心中想着,后良起身拿起不远处的乾坤袋,把魂花和那残破的法阵,都收如其中。

        走出修炼室的大门,外面时间,已然到了清晨。

        “不用送我们,我们还会来。”

        正准备离开的李忱见到后良,笑着打趣道。

        “我要出去一趟。”

        “九祖山?”

        后良摇摇头:“更远,要多久也定不死。”

        李忱诧异。

        自从入了宗门,他就没见后良外出过。

        后良当然不愿意外出,他苟的住。

        “很重要的事?”

        “恩。”

        “需要帮忙么?”

        后良又一次摇头,但随后又点了点头。

        “你到底什么意思?”

        李忱苦着脸问道。

        “外出,不用,釜山,用。”

        后良言简意赅的说完,便用腰牌招来黑雾,直接在阁楼上起飞。

        “李忱,我会跟九长老说,让你暂领釜山执事。

        你不必做什么,只需要镇压宵小便可,具体事务,度娘会做。”

        飞行间,后良又对度娘点点头,并没具体交代什么。

        这三年,除了第一年他亲自管理釜山,第二年开始,他只看报表,具体事务都交给度娘打理。

        所以暂时离开,釜山并不会出什么问题。

        “这么……匆忙么?”

        望着后良远去的身影,李忱颇为惊讶。

        度娘的脸上,则显露担忧之色。

        相处多年,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后良行色匆匆的样子。

        后良没时间顾忌两人感受,他直奔九祖山,面见九长老。

        “很重要?”

        九长老皱着眉,显得有些犹豫。

        “很重要。”

        后良用力的点头。

        “我让白夔陪你去。”

        后良思索一下,道:“很私密的事情,最好不要被窥视。”

        他说话的时候,向上翻了一个白眼。

        九长老恍然,犹豫着拿枝丫刮了刮胡子。

        “如果涉及到……我不能给你什么帮助。”

        后良了然的点点头,道:“应该不会太危险,我也说不准。”

        九长老拧着眉头,心中颇为难受。

        他有一身本事,却不好用来保护后良,这确实让他难受。

        “内门弟子,开辟灵海后,会得一套法器,这个先支给你,问题不大。”

        九长老思索一阵后,寻到能给的帮助。

        后良颔首,他自然不会拒绝这些。

        “你既急,便让白夔送你,到你觉得必要的时候,再独自前行如何?”

        派人取东西的间隙,九长老忍不住给出建议。

        后良犹豫片刻,点头应下。

        不多久,一套衣鞋取来,还有一把长剑。

        后良接过,毫不犹豫的穿在身上,随后望向白夔。

        白夔已经得了指令,此时向后良点点头,示意自己准备好了。

        “直奔十万大山,交界处扔下我便是。”

        后良亦没有瞒着九长老,直言道。

        “好。”

        白夔应声,架起飞剑拉着后良,直射天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