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从千万大奖开始在线阅读 - 第259章 无题

第259章 无题

        “确实可以整点花样出来。”

        路遥笑笑:“搞点观众喜欢看的节目内容,比如吐槽选手在赛场上的坑逼操作,或者玩点好玩的游戏,再比如搞些和粉丝的互动之类的,都能吸引到观众。”

        裴振民点点头:“我明天全部交给老罗去搞,到时候具体方案再仔细琢磨琢磨。”

        “嗯,暂时就这些吧,飞鱼今年的压力可不小,老裴你得多费点心了。”

        “肯定的,路总你放心吧,争取今年直接搞到盈利。”

        “哈哈哈!”

        路遥知道老裴这话是在开玩笑,直播平台要想盈利,最起码三年内是甭想了。

        能做到不亏都难。

        它跟游戏行业天壤之别,游戏行业只要你耐心去搞,搞出一款成功的游戏,就绝对可以挣钱到盈利级别,甚至一个游戏吃好多年。

        而像搞平台这种行业就是要靠前期砸钱去抢市场,主播资源、用户引流,哪一个都得花钱,花的还不是一丁半点儿,几千万上亿都不在话下。

        路遥摸了摸下巴,先寻摸寻摸,等年后各种动作起来后,就要往外界放点融资的消息了。

        单靠飞鱼本身,除非趣玩往里面砸钱,不然绝对不可能做起来。

        尤其是还有yy在一旁虎视眈眈的情况下,融资搞钱就是一件必做不可的事情。

        ......

        除夕夜。

        不比元旦,春节才是中国人心中真正意义上的跨年。

        老裴在又喝了两瓶五粮液之后才醉醺醺的跑去睡觉了,让路遥随意,剩下四个房间想睡哪个睡哪个。

        路遥酒量一般,也从不会多喝,在第一瓶酒喝完以后,就只是有一口没一口的陪着老裴凑场,所以这会儿的脑袋十分清醒。

        随着午夜钟声的响起,远处传来爆竹的嘭嘭声。

        伴随而来的还有漫天四射的五彩烟花,很炫丽。

        早在下午的时候,谢图南母女俩就已经回到了申城,这会儿也不知道南方那边有没有守岁熬夜的习俗。

        路遥拿起手机给谢图南发了条新年祝福。

        很快,消息就回复了过来。

        “新年快乐-.-!”

        内容很简单,路遥看着她发过来的小表情,却突然酒劲上来了,直接就拨了电话过去。

        “嘟嘟~”

        两声铃响之后,很快就接通了。

        电话那头十分安静,就只传来谢图南仿佛刚睡醒般的糯糯嗓音。

        “喂,路遥。”

        “怎么,已经睡啦?”

        “回来后才发现我爸在家好多东西都没准备,下午跟我妈一块儿跑了好多地方置办年货,吃过年夜饭后有点累就躺床上想着眯一会,谁知道一下就睡到刚才了,才醒。”

        “累的话那你就先休息吧,我......我就不......”

        路遥突然窜起来的酒劲猛地醒了大半,事到临头又怂了起来。

        “没事啊,都睡了好几个小时了,现在清醒得很,你打电话过来......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啊?”

        申城,一座充满了少女粉的卧室中,谢图南整个人蜷缩在被窝里,只露出那张可以打到九十分的绝美脸庞。

        因为睡觉的缘故,此刻的她素颜不施粉黛,有一种动人心魄的纯。

        听到路遥在电话里的吞吞吐吐,她又忍不住说道:“有什么话就说啊,难不成我们之间还有什么顾忌的吗?”

        “不是顾忌。”

        路遥苦笑,挠了挠头:“有点不知道怎么开口。”

        其实话到了这份上,又是跨年夜这么个颇为特殊和喜庆的时间点,路遥的表现已经让谢图南猜到他想干嘛了,脸上不知不觉间便涌上了一抹粉红。

        她脑海里又想起了中午临走时,母亲对路遥说的那番话,以及路遥叫的那一声‘南南’,脸上的红润又加深了几分。

        本就清纯的素颜脸庞,此刻看起来十分惹人心动。

        只是隔着电话之间的上千公里,无人有幸欣赏。

        “有什么不能开口的呀,想说什么就说呀。”

        谢图南心情随之紧张起来,可是言语间却不自知的就带上了撒娇的口吻。

        路遥哪里听过谢图南这般温柔又带点俏皮、还有睡醒之时的呓呓嗓音,直接招架不住,脑袋一热就脱口而出。

        “我觉得你妈说的挺对的,咱俩挺合适,要不要考虑真的处一处?”

        话一出口,路遥的心脏就骤然停了一瞬。

        两世为人,这还是第一次跟异性表白,心情顿时紧张到无与伦比,心跳都仿佛慢了几拍。

        谢图南虽然已经猜到路遥想要表白,但当真正从他嘴里听到确定答案的时候,还是一下就开心到无以复加,上唇轻咬,轻轻吐出一个字。

        “好”

        嘭!

        此时此刻,恰好一颗烟花在距离不远处的浐河上空炸开,将冬夜的河景映照的清晰无比。

        得到了谢图南肯定的答复,路遥的心情就跟这颗烟花一样瞬间七彩斑斓,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那......那接下来我......我该说啥?”

        路遥激动的结结巴巴,语无伦次。

        从未见到过路遥这般紧张模样,跟以往在公司里运筹帷幄充满自信的稳重表现大相径庭,倒是有一种异样的可爱。

        谢图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娇嗔道:“傻不傻呀你~想说什么就说呗。”

        “那......还是等你回来后再说吧,我想我得平复一会儿心情。”

        “我七号中午回来,呆子。”

        “好,我等你!”

        2013年2月1号凌晨一点十四分。

        路遥发出了这一世的第一条朋友圈。

        “幸得识卿桃花面,从此阡陌多暖意。

        大抵知心有庭树,亭亭一如你风致!”

        ......

        不过虽然解决了两世以来的单身问题,但谢图南远在千里之外,长安市的路遥仍就算是暂且的孤寡。

        跟老裴这么个四十来岁的老男人在一块儿厮混了两天,大年初三,路遥就跑到公司去上班了。

        趣玩现在过年期间的值班队伍比起往年都要庞大不少。

        游戏产品多了,人员组织架构大了,需要24小时不间断的部门也就多了。

        令路遥感到惊奇的是,苏炤竟然还在公司。

        办公室。

        “怎么,过年没回去?”

        苏炤唉声叹气:“别提了,昨天刚来,家里呆不住了。”

        “被你爸赶出来了?”

        “路总您怎么知道?”

        “真被赶出来了???”

        路遥惊讶至极:“我就开个玩笑而已,怎么,出什么事儿了?”

        苏炤向后一靠,抓了抓头发:“年龄到了,催婚呗,我腊月二十七到的家,二十七晚上就有一场相亲,路总您说这谁受得了?”

        路遥忍俊不禁:“后来呢,姑娘见了没?”

        “见了,长得倒是挺漂亮,就是一说话我就受不了。”

        苏炤猛地坐直了身子:“您看啊,我俩刚坐下第一句话,就是问我有房有车没,我说有;然后第二句话,问我一个月挣多少钱,我说不固定,拿产品提成的,然后特么的给我来句不找销售,扭头就走了。”

        “屁股都没做热呢,三分钟不到。”

        路遥突然想起了自己那天晚上第一次见谢图南她母亲时候,也说的是收入不固定,现在苏炤也是这样,哥俩还挺心有灵犀。

        苏炤现在任产品研发部副总监,同时兼制作部经理,主导研发上线游戏共四款,这两年下来光个人分成就已经有数百万了,就更不用提还有一些其他的奖金,积累下来怕是已经近千万。

        这条件放在哪里都是妥妥的优质选手。

        “你给她说清楚嘛,就说你是搞互联网研发的,年薪过百万......”

        “不说,我给我爸妈都没说过我现在在干嘛,就只是说打工的,一个月几千块钱混日子。”

        “啊?”

        路遥这就不太理解了:“为什么?”

        苏炤叹了口气:“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我不敢说,说了各种烦心事就都来了,唉,路总您要是真想听,我就讲一讲,我家呐......”

        “别,打住。”

        路遥没有探查别人隐私的习惯,其次,他现在可跟平时不一样。

        “我心情可好的很,别影响到我了。”

        苏炤:“......”

        “算了,那就不提这些事儿了,咱到了公司,还是聊工作,现在只有工作能让我忘却一切烦恼。”

        “游戏之家的测试已经基本完成了,我现在着手在整理那些相配套的其他东西,小游戏移植、辅助功能的完善以及上次您给我拿的那些‘小程序’,已经都开始做了。”

        路遥摸了摸下巴:“跟韩卫东那边的联通做得怎么样了?”

        “他说现在还有一些东西没能搞彻底,让我年后再联系他。”

        “端游呢?开始搞了没?”

        苏炤摇摇头:“没开动,还在做具体的策划,您提出来的构思很巧妙,其中需要准备的东西很多,我估摸着可能得到四月份才能腾出时间。”

        “《绝地求生》不用太着急,它的计划周期很长,把现在眼前重要的事情抓紧就可以。”

        路遥问道:“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

        “暂时没有。”

        苏炤顿了顿似乎是有些纠结:“额......只是有一个小问题,是其他方面的。”

        “说。”

        “有几个同事的报销下不来,一直批不过去。”

        “说的详细点儿。”

        苏炤正了正神色:“十一月份的时候,我们部门有五个同事因公外出,按照公司规定来说,其中的交通费、住宿费、餐饮这些都是可以报销的,但是走流程的时候,一直被打回来,说是不符合报销标准。”

        “可是我看过了,除过一个晚餐确实超出标准以外,其他项目都没问题,但是把那一项祛除之后,还是批不过去,我去找财务那边,给出的说法仍然是不符合标准,我问不符合哪个标准,她说让我回去自己看,来来回回就一直是这几句话。”

        路遥听到这儿,逐渐眯起了眼睛。

        “总金额是多少钱?”

        “五个人,一个星期外出,总共是一万九千三。”

        苏炤说道:“钱不算多,但都是员工自己垫付的,这已经快三个月了。”

        路遥点点头:“行,我知道了,你给那几个员工说一下,年后给他们确切答复。”

        “哎,行。”

        之后又闲聊了几句,苏炤便告辞出去了。

        路遥却是沉思起来。

        符合标准的报销流程通过不了,这个问题可大可小。

        小一点的就是财务部门故意刁难,大一点的,那可就有可能涉及到其他方面了。

        路遥摸出一根烟点上,眉头轻皱。

        刚才本来想直接给王靖雯打电话问一下这件事的,可是想了想又放弃了这个念头。

        无论是上述哪种情况,一旦自己直接过问了,她知情与否都难逃此咎,影响不好,反而有可能会惊动整个财务部门。

        在任何一家公司里,财务都是绝对的重点,一旦出现问题,影响到的将是整个公司。

        所以,即使发现什么不对劲,也得要掌握好实际证据以后再说,不能轻易打草惊蛇。

        还是等南姐回来以后,让她暗地里去查一下这方面的问题。

        路遥吐出一口烟圈,仔细琢磨着。

        自从去年趣玩逐渐发展壮大以后,公司人员越来越多。

        现在已经超过七百人,而这么多人之中,就保不齐会出现一些心术不正之辈。

        再加上路遥的精力一直都在产业集团化方面,拉着南姐也一块儿在忙这些事情,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似乎是有点疏于对公司内部的管理。

        仔细想起来,上一次对公司上下进行专业化的整顿培训已经是半年以前的事了。

        “还是松懈不得啊。”

        尤其是现在又处于公司产业集合的关键时期,一点链子都不能掉,不然恐怕会酿成大错。

        路遥一根烟抽完,心绪愈发翻滚起来。

        ......

        过年过年,其实只要跨过除夕夜,在大多数人眼里就已经算是节日结束了。

        从初五开始,火车站、长途汽车站就已经可以看到很多背着大包小包准备返程的异乡打工人了。

        路遥在公司里待得这几天,其实也没做到什么事情。

        主要是大多数员工都已经放假回家了,很多项目都没有办法催动。

        而就在他以为自己就要这么无所事事的等待谢图南回来的时候,消失了近一个月的赵磊,带回来了好消息。

        有一个非常符合标准的在线音乐播放平台想要出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