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在线阅读 - 第九十九章 离别之吻,踏入天枢,弑徐盟动手(7k求月票,求订阅)

第九十九章 离别之吻,踏入天枢,弑徐盟动手(7k求月票,求订阅)

        宫殿中。

        浓郁血气笼罩,无数头凶兽虚影在血雾中挣扎,发出凄厉的嘶吼。

        如雪白袍体外悬浮一团团鲜红色的血滴,以恐怖的速度吞噬炼化,压制着窍穴内滋长狂暴的力量。

        不知过了多久,血雾逐渐涣散,宫殿恢复往常的宁静。

        徐北望缓缓睁开眼,停止运转北冥噬血神功。

        境界很难再提升,一旦揠苗助长,反倒适得其反。

        但北冥噬血神功可是无底洞!

        这二十多天,他足足吞噬了十瓶二阶妖兽精血,五瓶准王级妖兽精血,以及三瓶王级妖兽精血!

        一切都是老大的赏赐。

        在跟班看来,老大就是一块热冰。

        坚冰般的寒冷下,隐藏着鹅绒般的温柔。

        当然,只对跟班温柔。

        “喵!”

        肥猫照常趴在窗棂上,今天尖尖耳朵上别着一朵杜鹃花,大大眼睛睁得像两盏琉璃灯。

        “丑。”

        徐北望言简意赅。

        肥猫鼓着腮帮,抬爪将杜鹃花撕烂,它捣鼓了很久,花瓣摆成歪歪扭扭两个字。

        “喵喵!”它示意小坏蛋过来看。

        徐北望依它,踱步近前,皱了皱眉。

        什么跟什么啊,蠢头蠢脑的。

        肥猫挠耳朵,继续摆弄碎花瓣。

        徐北望眼睛都看酸涩了,才艰难认出这两个字:

        “生辰?”

        “呼!”

        累死喵喵啦,肥猫赶紧啄了啄脑袋。

        这小坏蛋肯定会做美食的给大坏蛋吃,到时候就有喵喵的份啦!

        嘻嘻嘻嘻嘻~喵喵聪明着呢。

        徐北望目光有些恍惚,老大二十八岁生日?

        才二十八啊!

        九州大陆自开天辟地以来,最具有天赋的修士,恐怕没有之一。

        这真的让跟班很难追赶。

        他摒弃多余的心思,准备着手做了个蛋糕。

        ……

        未央宫。

        “见过天后。”

        黑袍青年面色坚挺,浓眉直插鬓尾,正是武家冢虎武君基。

        此时,他表情晦暗,整个人看起来极为阴鹫。

        连位列天榜的资格都没有!

        他原本在武家众星捧月的地位,瞬间跌落在谷底。

        一切都怪徐恶獠!

        若不是那场惨败导致道心崩溃,自己又岂会停滞不前?

        御座上,武照脸上挂着与生俱来的温柔笑容,轻声问:

        “你也要前往天枢?”

        武君基毫不迟疑,铿然有声道:

        “是!小侄要斩杀徐恶獠洗刷屈辱!”

        顿了顿,他恢复以往的高傲,很笃定的保证:

        “天后,如果能在天枢找到仙草仙药,提升梵天战体的等级,小侄实力会强上几倍,必然踩着天榜前四登顶!”

        武照很欣赏他的自信,柔声说:

        “本宫赐你一枚丹药。”

        说着,玉手轻甩,半空悬浮着灰雾缭绕的丹药,丹香芬芳四溢。

        武君基大喜过望,膝盖着地,毕恭毕敬道:

        “侄儿多谢天后娘娘!”

        武照凤眸半阖着,神情陡然严肃起来:

        “你此行代表武家的颜面,必须携荣耀而归!”

        “遵命!”武君基信誓旦旦。

        “现在服下吧。”武照摆了摆示意起身,而后慢条斯理的说。

        武君基不疑有它,吞下丹药盘膝而坐,一股磅礴的灵气在体内肆掠,冥冥中感受到一抹难以琢磨的气息。

        远远超过天阶的丹药!!武君基眸若闪电,自信满满。

        武照笑盈盈颔首:“本宫要处理政务,你退下吧。”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帝国天后凤眸眯成一条线。

        这是她冒着道心污染的风险,施展的一种逆天禁忌术。

        替死!

        玄雅踏入天枢后,拥有两条性命。

        万一殒命,会由武君基代替死去。

        “可第二次呢?”

        武照手指有节奏敲击御案,显出她情绪不宁。

        徐恶獠带来的压力已经够大了,现在又冒出两个轮回者。

        以玄雅刚烈个性,倘若与这三人争锋,极有可能身死道消。

        “唉!”

        ……

        姬家祭坛,符文遍布,姬明月闭眸立在阵法阵眼处,身后站着一个白发老妪。

        “决定好了么?”老妪嗓音苍老。

        姬明月眸光坚定,一副破釜沉舟的表情。

        我必须手刃仇敌,将徐恶獠碎尸万段,擒住魂魄祭奠御郎在天之灵!

        老妪叹息一声,取出古朴的琉璃瓶,将灼热的气体倒进姬明月头顶,而后运转法则气息。

        姬家仅存的一尊圣境,正在施展灌顶传功,不顾后遗症强行拔高境界。

        ……

        邙山,峰峦起伏。

        杂草丛生洞窟里,走出一个容貌坚毅的男子。

        他嘴角歪了歪,心情非常愉悦。

        原本只是来杀几头妖兽,取妖丹修炼,不曾想误闯洞府,竟得到灵乳洗涤筋骨经脉。

        嗡!

        这时,他似感应到什么,目光狂喜。

        连忙取出一枚生锈的玉佩,玉佩光芒闪烁,浮现一缕残魂。

        残魂隐现出一个面容清癯的老者,他慈祥的目光陡然消失。

        “炎老,您醒了。”

        叶天毕恭毕敬行徒礼,嘴角的兴奋都快洋溢出来了。

        名唤炎老的魂魄盯着他,语气憔悴颓然:

        “你竟然堪堪步入七品境,太让老夫失望了。”

        叶天笑容僵住,不知所措的立在原地。

        “是不是修炼懈怠了?老夫不止一次警告过你,不要沾花惹草,那只会耽误你的修行。”

        “红颜祸水啊,待你踏入武道巅峰,想要什么女人没有?”

        炎老一脸恨铁不成钢,语气严厉如利刃!

        当初就是为了一个女子跟别人生死决斗,要不是自己护佑,早就死在大乾京师了。

        自己也因此再度陷入沉睡之中,现在才苏醒。

        叶天面色阴沉,拳头捏得格格作响。

        他恨欲发狂!

        若不是宝物被抢走,他现在一定是天榜第一,成为九州万众瞩目的存在!

        徐恶獠,你会死得非常惨!!

        “说说老夫沉睡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残魂恢复淡定,声音古井无波。

        叶天平复情绪,缓缓讲述。

        “什么?”

        “那个弹琴少年,成长到这种地步了?”

        炎老一脸难以置信,魂魄都颤动了几下。

        怎么可能?

        当初在京师才九品,依靠药剂加持才能击败天儿。

        现在……

        听到这里,叶天直气得心尖发抖,浑身的血管都要爆炸开来!

        愤怒像汹涌的海浪,撞击着他的胸膛!

        “炎师,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此獠嚣张不了多久!”

        叶天额上青筋突暴,怨气冲天!

        炎老陷入沉默之中,心里隐隐滋生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悔意。

        自己看走眼了么?

        如果当初不出手相救,那玉佩可能会落在姓徐的天骄手上,自己重铸肉身的机会将大大增加。

        摒弃不该有的念头,他沉声道:

        “天枢是你最后的机会,若不能登顶获得最大的机缘,你恐怕会泯然众人。”

        叶天目光逐渐坚定,心中生出豪情万丈。

        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有时候正是那些无人看好之人,成就了无人能及的成就!

        所谓的天骄英才缨锋,都在为我叶天做嫁衣!

        调整心情,叶天恭敬地向炎老请教修炼上的问题。

        ……

        傍晚,微风拂动。

        九州池泛起层层涟漪,鲤鱼撒在徊旋的池面上,抖动它们的锦衣,圆晕圈圈荡漾开来。

        案几上,置放着一个最简单的奶油蛋糕,上面点缀着果酱。

        “娘娘,二十八岁生日快乐!”

        狗腿子热情洋溢,笑容满面。

        闻言,原本盯着蛋糕眼波流转的第五锦霜,玉颊又冰冷起来,寒声道:

        “本宫多大,需要你来提醒么?”

        徐北望讪讪,呐声道:

        “是,卑职口误。”

        看来无论是什么女人,对自己的年纪都是在意的。

        “喵喵~”

        肥猫趴在案几上望眼欲穿,馋得流哈喇子。

        徐北望拿匕首切了一块呈给老大。

        第五锦霜玉足交叠,姿态慵懒地接过,红唇抿了一小口。

        口感特别柔软绵滑,是娓娓回漾的甜味。

        她碧眸缓缓眯成月牙状,显然对这味道青睐有加。

        “喵!”肥猫嗓子干哑,垂着眼皮哭兮兮的。

        徐北望瞥了它一眼,切一块奖励它的任劳任怨。

        肥猫囫囵吞枣般,一口就塞进嘴巴里了,闭着眼快速咀嚼。

        喵喵已经成了蛋糕的忠实拥趸啦!

        它朝徐北望咧嘴笑,爪子指头竖起来,夸赞小坏蛋的手艺。

        “嗯?”

        第五锦霜斜睨发出一声鼻音,神情清冷地递上玉盘。

        狗腿子躬腰屈膝,又切一块递上。

        晚风吹动如瀑般的青丝,几根柔软发丝落在徐北望脸上,微微有些痒,又很温馨的感觉。

        就在此时。

        轰隆隆!

        天际剧烈震荡,虚空祥云缭绕。

        磅礴的真气席卷四面八方,汇聚成一道道晶莹门户,横亘天地。

        铛!

        铛!

        铛铛铛——

        门户霞光笼罩,传出一派清灵的仙乐之音,飘向九州大陆。

        十年一次的天枢,正式开启!

        京师刹时掀起巨大波澜,气氛轰然爆炸!

        年轻武者血液都快燃烧沸腾,丝毫没有犹豫,一头闯进门户中,随后身影消失不见。

        越来越多年轻人,无论修为高低,但凡有一颗强者之心,都冲进天枢门户里。

        谁都不甘愿碌碌无为,但凡有一丝可能,都要紧紧抓牢它!

        九州池面,徐北望隐约看见自己怅然若失的倒影。

        第五锦霜深邃碧瞳幽幽泛着波光,裙袖浮动间,半空悬浮着一件通体深灰的圆镜,镜框嵌刻青铜,镜面模糊绘画着钟鼎。

        “拿着。”她冷言。

        徐北望眼巴巴看着老大,等待解惑。

        第五锦霜沉默很久,久到肥猫都吃蛋糕噎住了,她才直言不讳:

        “如果殒命,此镜会吸收你一缕魂魄,助你轮回转世。”

        话落,徐北望表情很是复杂。

        以后自己成为谁的镜子老爷爷?

        在无尽岁月中,寻觅重铸肉身的机会?

        这当然是一件至宝,但他不需要。

        没有退路,才会逼出最强大的自己。

        “卑职不求来世,只求今生。”

        徐北望抬头,目光灼灼地看着老大。

        第五锦霜眼神略显飘忽,点了点下巴,将镜子收起。

        徐北望眺望着霞光愈发璀璨的门户,轻声问:

        “娘娘,你觉得卑职有多大机会登顶?”

        第五锦霜:“百中取十。”

        她补充了一句:

        “你若不是大气运之辈,连百中取十都没有。”

        吞噬了那么多精血,才增加5%的概率,难怪老大第一次这般慎重,看来两个轮回者强得离谱啊。

        念及于此,徐北望眉眼染上一层伤感,沮丧地低着头。

        见狗腿子又开始装模作样,第五锦霜直接揭穿,厉叱道:

        “废物,快滚!”

        徐北望一言不发。

        “说吧,又要什么?”第五锦霜眸光意味深长。

        徐北望羞于启齿,深吸一口气才鼓足勇气说:

        “娘娘让卑职亲一下脚,古籍有记载,亲脚能传递好运。”

        “娘娘十年前踏足天枢巅峰,碾压镇杀同辈天骄,卑职亲一下你的脚,可能有机会走同一条路。”

        他豁出去了,一口气说完不加停顿。

        亲吻是绝无可能,亲脚毕竟是第二次,也许有一丢丢机会。

        刹那间,九州池水直接冰冻,彻骨寒霜蔓延开来。

        肥猫打了个哆嗦,喵喵委实被震惊到了。

        虽然这番解释挺合理的,但怎么听起来很无耻呢?

        “滚!”

        第五锦霜语调森森。

        “娘娘,你不愿卑职沾上你的好运么?”徐北望满脸失落。

        见老大依旧无动于衷,他苦涩一笑:

        “娘娘,还有几个蛋糕放在厨殿里,都是你喜欢的甜味。”

        “火锅的底料也在厨殿,各种蔬菜肉类卑职都摆放整齐,娘娘只要放入鸳鸯锅即可食用。”

        “至于做菜的调料,这蠢猫总是忘了,卑职已经将调料的顺序写于宣纸,贴在灶台上。”

        “那菜圃每天都得浇水,不然……”

        幽幽的声音飘荡。

        肥猫泫然欲泣,怎么听着喵喵有些想哭呢。

        话音终于被截住,第五锦霜眸里冷霜退尽,漠然道:

        “跟本宫交待后事是吧?”

        徐北望没有否认,脸色黯淡无光,一脸委屈:

        “谁让娘娘不给卑职传递好运气呢?”

        吊椅里安静无声,没有回话。

        跟班心跳不争气地加速,试探着近前两步,手心触碰到黑丝裹紧的玉足。

        第五锦霜冷冷睥睨着他,却没有出言制止。

        徐北望心潮起伏,死死低着头不敢直视,而后将唇轻轻凑在玉足上。

        馥郁香气扑鼻而来,晶莹脚趾下意识蜷曲着。

        气氛异常地安静。

        徐北望嘴唇摩挲着圆润顺滑的足弓,陡然一口将五根脚趾吞下,在嘴里吮嘬。

        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第五锦霜藏着袖管中的手指颤了颤,眼神躲闪不定。

        时间像是停滞了,过了十息?

        或许是二十息。

        她眼角压住了碧眸中的潋滟光华,脚趾稍稍蠕动,徐北望整个人就飞出几丈外。

        “放……放肆!真不怕本宫阉了你?!”

        她霍然起身,神情冰冷至极,语气竟带着软糯的沙哑。

        “卑职有罪!”

        徐北望弯着腰,一开口就认罪道歉。

        他抿了抿唇,唇齿留香,舌尖依稀还能感受嫩滑的触觉。

        “滚,别让本宫再看到你!”

        第五锦霜背过身去,借此掩盖玉颊两朵红晕。

        看着这完美无瑕的身段,虽然声音依然冷漠无情,但徐北望可是心满意足了。

        届时奖励会是什么滋味呢?

        “卑职去了!”他说得铿锵有力。

        随即负手在后,施施然迈步而去。

        “喵!”

        肥猫跟了过来,咻的一下窜进徐北望怀里,羞涩地盯着徐北望左脸。

        离别之吻?

        徐北望一脸不适。

        但看着肥猫可怜兮兮的模样,他还是心软了。

        只能脑补这是一个可爱性感,扎着双马尾辫的美少女。

        可这体重……真的很难说服自己啊。

        肥猫兴高采烈,凑过嘴巴去。

        还没亲上,一股飓风卷来。

        “喵!”

        肥猫哭丧着脸飞上空中,四肢挣扎扑腾,喵喵又要被大坏蛋丢进臭水沟了。

        吊椅里,第五锦霜褪下沾满口水的袜子,换上曳地紫裙,身影消失不见。

        ……

        霞光弥漫的门户,外面血迹斑斑,断肢横陈。

        一些超出年纪的武者,以及妖兽邪魔试图混进去,躯干直接崩塌,灵魂都被霞光碾灭了。

        当一袭如雪白袍走来,人人避让出一条路,目光带着敬畏。

        虽然这个男人并非天榜榜首,但绝对是天枢瞩目的存在。

        他能不能强势到最后?

        会不会殒命?

        有没有机会登顶绝巅?

        这是九州热议的话题,也让无数武者兴奋期待。

        徐北望表情冷漠,没有犹豫,直接踏入霞光门户中。

        ……

        临天之渊,一处雷霆呼啸的山巅,此地聚集着无数大能。

        雷光笼罩的苍穹,悬下一块高达几千丈的石碑。

        上面有密密麻麻的名字,名字后面有数量不同的小光点。

        当名字消失,意味着这个英杰丧命!

        天枢就是最为残酷的地方,无论在外面什么背景,无论曾经闯荡多少声望,都没有用。

        只论强弱。

        死了就是死了。

        虚空战车隆隆,凶兽盘踞遮天蔽地,各大势力除了闭死关的大能,强者几乎倾巢而出。

        怎么可能不关注!

        从天枢活着走出的天榜天骄,都会成为一方大人物。

        而登顶者,有机会超脱!

        独孤无敌、秦海,第五锦霜等等,各个时代的登顶者,现在都站在九州的金字塔最顶层。

        “可笑那徐恶獠,这回还怎么狗仗人势?估计要被楚太虚残忍凌虐!”

        九霄圣地方向,一个面白长须的老者冷声开口。

        斩杀御圣子之仇,九霄圣地刻骨铭心!

        陡然。

        虚空恐怖寒气蔓延,老者敏锐地察觉到浓浓的杀机,吓得肝胆欲裂,立刻祭出圣器,火红盾牌笼罩。

        咔嚓——

        盾牌四分五裂,在老者骇然惊恐的目光中,身躯被寒气贯穿,血肉爆炸开来。

        宗门的圣境强者根本就来不及出手相救!

        一袭紫裙屹立在凤凰上,气息冷漠地俯瞰着九霄圣地。

        尽管在场大能见惯生死,可此刻依旧感觉毛骨悚然!

        轻飘飘一招,就镇杀一个半步圣境!

        第五魔头恐怖到令人窒息!

        各大势力强者面面相觑,皆保持缄默,凤辇里的武照凤眸微眯。

        就因为嘴贱嘲讽了一句徐恶獠,直接形神俱灭。

        她跟徐恶獠的关系真的会如表面这般简单?

        武照陡然生出一丝恶趣味。

        倘若徐恶獠殒命,届时第五魔头会是什么表情,真期待呢。

        不止大乾天后,诸多强者都有这个恶毒的念头。

        徐恶獠死后,真想看看第五魔头陷入癫狂的模样。

        这时,石碑一阵变幻,数个名字从上面消失。

        众强者不以为意,每次天枢开启死一半人很正常,十年前更是仅剩一成武者走出天枢。

        他们关注点都在天榜,这上面任何一个名字消失,都足以引发九州震荡!

        第五锦霜脸上封了一层冷霜,盯着石碑出神。

        ……

        ……

        仿佛置身于九州之外,这片天地太过诡异。

        苍穹竟有十个太阳高悬,但一点也不觉得炙热。

        太阳旁隐约看见种种凶兽的身影,伟岸的猰貐,发出婴儿啼哭的九婴,以及甩尾起舞的封豨。

        大地回荡着时远时近、空旷诡异的冥音,撕扯附近一切草木。

        灵气浓郁得令人发指,还出现液化凝固。

        轰隆隆!

        数万年轻武者落地,场中顿时喧闹哗然。

        看着同伴头顶的光点,众人皆一脸困惑。

        光点有多有少,多的几十粒,少的仅有几粒。

        当楚国太子带着浩浩荡荡的跟随者出现,其头顶的光点异常醒目,足有两百多粒。

        众人大概琢磨出了,位列天榜者光点最多,像他们这些人,天赋高的多一些,天赋差的只有一粒。

        莫非光点可以掠夺?

        刹那间,众人立刻警惕起来。

        砰!

        砰砰!

        突破声不绝入耳,在灵气如此浓郁的环境里,修为处于瓶颈的武者直接突破。

        “李东来,我要骑在你的头上拉屎。”

        “王初,你靠着家世强抢我未婚妻,此仇不共戴天!”

        “你曾羞辱我对吧?来战!”

        “……”

        在没有约束的残酷世界,人性的恶直接涌出。

        年轻武者找到仇人,红着眼死战!

        灵气交织肆掠,声浪震天,一场大混战开启!

        “一群聒噪的蝼蚁!”

        轩辕长卿头顶一千多粒光点,强势的目光眺望远方。

        与此同时,天榜天骄像是心有灵犀般,齐齐看向远处若隐若现的金色阶梯。

        金色阶梯直插云霄,最下面盘踞着一头形如巨蟒的庞然大物!

        巨物长达数十丈,头部左右各有一根斑驳的巨角,半睁半闭的眼皮下一颗发红的巨目,注视着数万武者。

        天骄们顿时心中有数,看来踏上阶梯,才算真正进入天枢,不知将会迎来什么?

        就在此时。

        “徐恶獠,你的死期将至!”

        加持文气的声音滚滚而来,孔家传人孔显头戴高粱冠,怒而戟指着人群的刺眼白袍。

        霎那,十几道气息席卷,弑徐盟成员皆踏步走向白袍。

        萧凡身着藏青色袍衫,嘴角勾起一个美妙的弧度,笑吟吟盯着徐恶獠。

        当初约定好了,一进天枢就联手诛杀此獠!

        天榜揭幕时,出现两个碾压同辈的强者,这隐隐动摇了他们的想法。

        可看到此獠头顶的九百粒光点,再结合场中大混战,胜者可以掠夺光点,于是乎弑徐盟毫不迟疑!

        既能杀了此獠,又能掠夺光点,何乐而不为?

        场中陷入诡异的沉默,这一幕震惊了众人!

        谁也没想到,刚进天枢就有三个天榜强者、以及十个顶级天骄联手狙击徐公子。

        “有趣。”

        君临停止前往阶梯的步伐,抱拳在胸,兴致盎然地做旁观者。

        天榜其余天骄都冷眼观摩,若威胁性排名第四的徐北望因此陨命,对他们也有裨益。

        “如果连这些废物都应付不了,你不配给本尊做随从!”

        轩辕长卿身后的六口神剑铮鸣,高高在上俯瞰着场中包围圈。

        一袭白袍面无表情,平静环顾全场:

        “还有谁?索性一起上吧。”

        话音落下,一片死寂!

        轻描淡写的语气,透着不可一世的锋芒!

        从这张俊美的脸庞上,看不出丝毫的恐惧,只有不以为意的冷漠。

        五彩羽衣的朝倾绝犹豫片刻,身形没有动作。

        姬明月咬着下唇,陷入纠结之中。

        她想起迷离之域,顿时滋生有一个荒谬的念头,这十三个人根本就不是此獠的对手。

        没有天榜前三参与,很难彻底击杀此獠。

        叶天兴奋难耐,但很快一盆冷水浇下,玉佩里的炎老厉声制止他。

        “还有谁想杀我?”

        白袍表情无波无澜,声音逐渐森然阴冷,近乎用挑衅的目光扫视人群。

        “呵呵,虽然手段不光彩,但只要能杀你就行了。”

        随着话音落下,武家冢虎武君基赫然出列,眸中恨意滔天!

        当初的羞辱刻在骨髓深处,如今要百倍奉还!

        年轻武者们噤若寒蝉,连呼吸都有刹那消失。

        十四个!

        十四个天骄围攻徐公子!

        这强大阵容令他们震怖,隐隐有些透不过气来。

        莫非煌煌如大日般耀眼的徐公子,还没正式踏入天枢就将丧命?

        那他曾经的辉煌将沦为笑柄,还连累第五魔头被世人讥讽!

        毕竟徐公子万众瞩目,人人都期待他会在天枢走到那一步。

        没进天枢就死了?

        那将彻底震撼九州!!

        可面对十四个天骄围攻,他岂有存活的可能?

        年轻武者离得远远的,生怕殃及池鱼。

        十四道气息狂暴,他们纷纷祭出武器,形成一个恐怖的包围圈。

        “还有没有,确定就你们这些人?”

        温润慵懒的嗓音落下,白袍轻轻颔首:

        “很好。”

        刹那间。

        血雾朝着四周飞快蔓延,形成一方血海世界,山川横亘,血色河流奔腾。

        人群见状脊骨发寒,竟感觉体内血液都在嗡鸣。

        轰隆隆!

        白袍整个人好似上古血魔降世一般,散发着无穷无尽的魔威和凶性,身后虚空出现大片的扭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