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在线阅读 - 第一百章 诸多大能狂震不止,死亡游戏开启

第一百章 诸多大能狂震不止,死亡游戏开启

        苍穹十个太阳高悬,形如巨蟒又似真龙的庞然大物盘踞在阶梯,红色巨目冷冷俯瞰场中。

        此域鸦雀无声,气氛隐隐凝固。

        十四道狂暴的真气聚集,各种法宝祭出,瞬间蔓延恐怖的法力漩涡,如蛛网密集般轰向孤零零的白袍。

        诸多年轻武者感受到这种恐怖气息,根本不敢靠近,惊惧之下纷纷逃窜。

        这种威势,简直能镇杀几个宗师,徐公子怎么抗衡?

        轰隆隆!

        无尽血雾席卷,天地一片猩红,犹如末日降临,带来浩劫和灾祸。

        白袍身后的滔滔血海,似一方真实的小世界,山川河岳,飞禽走兽,孕育亿万生灵。

        陡然!

        血色世界出现一只神威浩瀚的手掌,一切景象崩塌!

        它似横跨诸天寰宇,带着灼热而恐怖的毁灭气息,对着场中垂落而下。

        巨掌无视真气攻击,所过之处法宝出现一道道裂痕。

        “不好!”

        一个双眸蒙上黑布的女子尖声嘶吼,娇躯颤栗不止。

        其余十三人四肢冰冷,眼睁睁看着血色巨掌拍落。

        砰!

        可怖余波几乎毁天灭地,无数人望着眼前这一幕肝胆欲裂!

        女子闷哼一声,眉心裂开,头颅被拍成两截。

        一滴滴精血涌出,躯干迅速干瘪,成为一具干尸。

        “难怪有眼无珠,原来是个瞎子。”

        染血白袍屹立,他风轻云淡笑着,容貌俊美无俦,挑不出丝毫瑕疵来。

        全场毛骨悚然!

        很多人惊惧而不敢置信,几个眨眼间,一个天骄就陨落了?

        这个男人气定神闲的模样,仿佛在面对十四只弱小的蝼蚁。

        抬脚一踩,蝼蚁即灭!

        剩下的十三人面色惨白,他们清楚徐恶獠很强,所以才会联合起来。

        但真正交手以后,才知道何为不可逆的差距。

        这一刻,绝大部分生出退缩的心思。

        “真好笑,把我当软柿子捏么?”

        伴随着平淡的声音落下,血海彻底破碎。

        “吼!”

        犹如一头上古梼杌从血雾中爬出,它虚影横扫,暴戾地探出一掌。

        白袍身前精血疯狂燃烧,梼杌气息愈加恐怖,这一掌简直能掀翻苍穹。

        砰!

        空气震荡,如巍峨山岳坠落,巨掌拍向两个抖如筛糠的天骄。

        顿时轰一下炸开,精血飙飞,身躯化作漫天齑粉。

        “这就是你们联手的底气?”

        “好像不堪一击。”

        精致白袍血花朵朵,他声音很随意,就像跟久别重逢的老朋友寒暄。

        人群彻底震撼!

        又陨落两个天骄!

        简直强得离谱!

        再愚钝的武者都反应过来了,徐公子杀一个人取一个人精血,越战越强!

        天榜天骄表情沉重,纵然是他们也感觉一阵惊悸,心惊肉跳的。

        “是……是我鼠目寸光,请徐公子宽宏大量。”

        拓拔氏的天骄眉头颤抖,将法宝收起,战战兢兢的赔罪。

        剩下的十一个人面色僵硬,心脏像是被一双手攥住,恐惧席卷全身。

        尤以武君基最甚,他很想给自己一个耳巴子,被仇恨冲昏了头脑,简直蠢到脚底皮了。

        而萧凡额头青筋一根根暴起,满腔情绪翻涌,同样滋生了悔意。

        “劝我大度?”

        白袍轻轻颔首:

        “杀了你,就是我最大的宽容。”

        轰!

        血掌再次横亘天际,近乎上古魔血铸造般,朝拓拔天骄镇杀而去。

        毫不意外,在众人骇然惊恐的目光中,拓拔寅被拍碎,身躯近乎炸崩,形神俱灭。

        人群头皮发麻,后背全是寒气,有刹那神魂都几乎冻裂。

        只剩十人了。

        速度快得令人窒息!

        远处,楚太虚舔了舔嘴,表情格外妖异,眸中杀机迸射而出,飞快掠向猎物。

        哗!

        人群目瞪口呆!

        天榜第一要出手截杀?

        莫非徐公子强势得令他都忌惮?

        他可是能斩杀大宗师的存在啊!

        千钧一发之际,头戴紫金冠的君临跟一身袈裟的玄机同时出手,两股磅礴真气涌向楚太虚。

        轰!

        轰!

        一株娇艳桃花飘荡而来。

        六口神剑光芒交织!

        天榜第二苍浩然、天榜第三轩辕长卿,两人气机锁定楚太虚。

        这一幕,让数万年轻武者难以置信至极。

        惊世之战?

        楚太虚阴冷的眸光扫视,随后桀桀怪笑两声,收敛身上的气息。

        其余四人这才退去。

        他们出手的理由很简单,天枢内最大的威胁是楚太虚,而徐北望有能力牵制对方,那就不能轻易死去。

        一个小插曲,丝毫没有中断场中的杀戮。

        白袍再度出手,像拔草摘花般轻易摧残一个南宫门阀的天骄。

        血雾弥漫交织在每一寸虚空当中,这里俨然化作森然地狱般的恐怖区域!

        孔显浑身颤栗,冷得彻骨!

        他脸庞扭曲,愤怒地咆哮:

        “你们还要束手待毙?跟此獠拼了!”

        嘶吼声中,浩荡文气涌出,一方印章笼罩天地。

        剩下的七人竭力克制内心绝望的恐慌,闻言纷纷施展秘法神通。

        轰隆隆声响震荡!

        “战!!”

        孔显仰天长啸,身影化作一道惊虹,转身朝天梯方向远遁。

        萧凡动作丝毫不慢,仓惶祭出圣体,一轮红日护住身躯,掉头撤离战场。

        突如而来的变化让无数武者惊愕,不过很快就理解他们的行径。

        逃跑虽然可耻,但总比命丧黄泉好过。

        继续围攻无非是垂死挣扎罢了。

        “晚了。”

        白袍缓缓吐出两个字。

        一张古琴悬浮,他修长的手指抚上琴弦,琴音如珠落清泉流淌。

        琴声阵阵,四周出现虚幻的墙壁,将孔显和萧凡二人困住。

        浩然正气陡然蔓延,半空出现一个血色“诛”字,携恐怖威势朝孔显拍落。

        “徐北望你敢与天下读书人为敌?你不能杀我!”

        孔显色厉内荏,声线极为颤抖。

        轰!

        “诛”字贯穿印章,锋芒绝世,无物不破!

        “我愿奉你为主……”

        哀求的声音戛然而止,孔显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头颅飞离身躯,在地上滚动了几圈。

        白袍俊美的脸庞无波无澜,额间金印光芒璀璨,身后血海隐现一条蠕动的金线。

        他一手轻抚琴弦,琴声陡如飞瀑激流。

        另一只手缓缓探出,恐怖的血色巨掌重新横亘天际。

        人群瞳孔紧缩,震撼到无以复加!

        五彩羽衣的朝倾绝手指嵌刻进掌心,突然庆幸自己没有参与。

        她从未见过有男人能这般高贵优雅,如一尊远离尘世的神明在孤独地弹奏曲乐。

        偏偏这种优雅,最是瘆人!!

        “噗!”

        “噗噗——”

        不甘的嘶吼,剩下几人来不及求饶,巨掌扫过之下,身躯崩塌开来。

        武君基面色惨白如纸,嘴唇打着哆嗦,恐惧到了极点!

        砰!

        无情血掌碾压,被誉为冢虎的天骄遗言都没说,双目圆睁倒在血泊中。

        远处姬玄雅紧闭双眸,深呼吸一口气,情绪重归平静。

        如同漠北雪原吹来的万年寒风,吹过了数万人心头。

        刹那,场中如坠冰窖!

        天地都似安静了一瞬,画面戛然而止。

        满目疮痍,断肢横陈,极其惨烈!

        似乎仅仅一盏茶时间,十个四天骄只剩独苗。

        他们原本有着无限可能,带着滔天自信踏入天枢,寄希望一举成名轰动九州。

        可现在化作累累白骨,沦为那个男人的踏脚石!

        这种力量令人绝望,差距太大根本就抗衡不了!

        就算屈居天榜第四,但他的无敌神话不容挑衅!

        这就是强势绝伦的徐公子!

        “跪下。”

        这时,传来温润的声音。

        徐北望负手在后,很平静地俯瞰着萧赘婿。

        霎那,无数道目光齐齐看向这个幸存者。

        也许是徐公子杀累了,才会高抬贵手吧?

        倘若不跪地求饶,地上又会多出一具尸体。

        萧凡身体僵硬如雕塑,坚毅的脸庞先是通红,然后变得发青,而现在已青得发紫了。

        他脸上的肌肉不停地抽搐,满腔的仇恨煎熬着。

        “数到三。”

        “一。”

        徐北望缓缓而来,表情不含丝毫情绪:

        “二。”

        扑通!

        寂静的场中,闷响声格外醒目。

        萧凡低着头,双目赤红,无尽的屈辱几乎将他吞噬。

        大庭广众之下,他向仇人跪地求饶!

        这一跪尊严荡然无存,大衍圣地的脸面都被跪完了。

        可他要活着!

        活着才有报仇的希望,活着才能傲世九州。

        “磕头。”

        徐北望眸光冷漠,语调森森。

        人群闻言,并不觉得过分,甚至理所当然。

        萧凡脸庞狰狞,他盯着白袍,眼底燃烧着熊熊怒火。

        今日之辱,他日百倍奉还!

        砰!

        额头撞地,血迹斑斑。

        “很好。”

        徐北望笑容意味深长。

        人群依旧寂静,还没从震撼中回过神来。

        他们看着白袍头顶的光点,已经一千多粒了,超过了轩辕家神骏。

        天神殿序列弟子君临表情冷傲,可眼底有浓浓的忌惮之色。

        他自信自己同样可以击杀十四只蝼蚁,但很难做到如此轻松。

        关键此人展露在外的实力只是冰山一角,究竟还隐藏了多少?

        轩辕长卿饶有兴致地审视白袍,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

        不错,本尊之前倒是还低估你了。

        ……

        临天之渊。

        战车古船屹立虚空,庞大凶兽盘踞,各大势力强者盯着石碑。

        “烟儿!”

        南宫门阀的强者凄厉嘶吼,无比的悲哀和绝望,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自家传人的名字消失了。

        也就意味着丧命。

        “不!”

        气息狂暴,痛欲癫狂!

        “寅儿!”

        “甲生!”

        “锦儿!”

        与此同时,一道道愤怒的声音响起,他们双目血红的盯着石碑!

        “显儿!”

        一个进贤冠老儒如遭雷击,身下书卷隐隐裂开,浑身颤栗不止。

        孔家传人就这样中道崩殂?

        这绝不可能!!

        其余大能强者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甚至还有些幸灾乐祸。

        这才进去多久就陨落,你们这些势力是特意来搞笑的么?

        不过他们倒是颇为好奇,天枢内究竟发生了何等规模的遭遇战?

        孔显可是天榜第三十二名,其余天骄虽然不曾上榜,但如果列个百人名单,他们至少有前六十的实力。

        就在此时,似乎观察到什么匪夷所思的东西。

        有强者目露骇然,指着石碑第四个名字。

        刹那间,众人笑容凝固,一张张脸瞬间失去血色。

        徐北望!

        名字后面的光点激增,直接超越了轩辕神骏。

        而天榜其余人没有变化。

        这意味着什么?

        诸多大能脑海里顿时有个惊悚的念头。

        难道此獠以一己之力镇杀这些天骄?

        一驾凤辇里,武照藏在裙袖中的手紧紧攥住,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她怒火中烧,眸光化作两柄利剑,脸庞立刻笼罩了一层厚厚的阴霾。

        武君基名字消失了!

        “蠢货,愚不可及,死有余辜!”

        她情绪失控,在内心疯狂咆哮!

        随着武君基的丧命,禁忌替死术也没用了,玄雅失去了一张保命底牌。

        受过一次深刻教训还不够,竟然会继续招惹徐恶獠,为什么会蠢到这种地步??

        武照又恨又悔,早知道就叮嘱他离徐恶獠远点,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

        在场所有大能强者陷入沉默。

        名字几乎同时消失,而天榜其余天骄光点没有变化。

        其实差不多可以推测出天枢发生了什么。

        徐恶獠一人独战十三人,全部镇杀!

        手段恐怖到了极致!

        这一刻,他们此子的警惕,瞬间攀登到一个无法想象的高度。

        不知怎么,他们下意识看向屹立在云层中的凤凰。

        简直一模一样,甚至这个狗腿子更冷血无情!

        难道十年前的一幕会重现?

        一人独断天枢,肆意宰割天骄的性命?

        凤凰上裙袂飘荡,紫裙女子斜睨着石碑上的名字,矜持地抬了抬下巴。

        这废物,还不错。

        在场大能艰难平复心绪,神色专注地盯着石碑变化。

        十三个天骄陨落的震撼消息,必将引发巨大的轰动,造成的波澜难以想象。

        ……

        ……

        金色阶梯漫无边际,抬头看去满天星辰,星光倾泻在上面,无比浩瀚深邃。

        形如真龙的庞然大物扫视人群,张开血盆大口,毫无表情地说:

        “通过考验,随机传送到天枢第一层。”

        “失败者,死!”

        它的声音尖锐如锯木头般难听,又带着无尽岁月的沧桑。

        数万人面面相觑,眼神中有不解困惑,以及胆怯恐惧。

        庞然大物喷出一口气息,金色天梯陡然消失,如被撕开了空间裂缝,众人眨眼间置身于阴沉沉的灰色天地中。

        他们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半空是数以万计的金色栈桥,底下是无尽深渊,散发腐烂恶臭的气息。

        栈桥阵纹交织,长约数十丈,桥面由一个个整齐排列的方格图案组长。

        僵硬如铁的氛围中,虚空传来庞然大物的声音:

        “走到尽头,则通过考验,前十个抵达者,会获得宝物。”

        灰蒙蒙气息席卷,数万人陡然一个激灵,脑海里多出一条相同的信息。

        生死路由八十一个方格组成,其中四十个方格是虚幻的,踩之必坠入深渊,肉体直接被腐蚀。

        刹那间,恐慌情绪迅速蔓延。

        岂不是说生还率仅仅一半?只能全靠运气?

        “这不……”

        一个鹰钩鼻青年愤怒大喊,“合理”两个字还没说完,整个人就爆炸开来,血肉甩入深渊当中。

        人群噤若寒蝉,再不敢出声质疑。

        有一些武者悄悄运转瞳术,可刚触及栈桥,双目就灼热剧痛。

        他们一颗心瞬间坠入谷底,莫非真的只能凭借冥冥中的气运?

        诸多天骄表情沉稳,并没有因此而胆怯。

        天机阁自远古以来就矗立在九州,各大势力早在数千年前就有猜测,天机阁在帮助九州武者超脱。

        很可惜,自开天辟地以来,九州大陆就没有飞升者。

        倘若出现飞升者,必须满足两个条件。

        亘古难见的天赋!

        以及受天道眷顾!

        后者更为重要,每个时代都不缺天赋异禀之辈,纵然位于绝巅,却始终无法突破桎梏。

        就是缺少那一丝天道气运!

        所以天枢设置这个关卡合乎情理,它在剔除那些没有气运傍身的武者。

        没有气运,你获得机缘也是浪费。

        徐北望表情无波无澜,内心却罕见惶恐起来。

        这回真急了,直接破防。

        倒霉蛋吃你家大米?

        这世界什么时候能关心一下我们这些气运差的人呢?

        若是自己走栈桥,毫无疑问一脚踩空,身死道消。

        他咽下喉间叹息,栈桥对他而言不啻于鬼门关。

        就在此时。

        庞大巨物的声音再度响起。

        “四人一组,由天榜第一开始挑选,被挑选者不能拒绝。”

        闻言,徐北望表情怪异起来。

        人群喧哗声不止,虽然觉得不公平,但也不敢违背。

        天榜骄阳本就是天枢关照对象,有点特殊待遇很正常。

        被挑选者,肯定要被逼着做探路先锋。

        楚太虚冷着眼环顾四周,目光锐利如刀,很快挑选了三个天榜天骄,姜无忌在内。

        “本王不……”

        话说半截,恐怖的气息镇压而来,姜无忌立刻噤声,那濒临死亡的感觉才消失。

        他极为不甘,但还是走向楚太虚。

        苍浩然手持桃花,眼尾上挑很是轻佻,竟选出四个普通武者。

        四人状若机械般的傀儡,眼瞳漆黑,没有眼白。

        楚太虚冷眼相视,看来这人事先就有准备,大概是猜测到了。

        “轮到本尊了!”

        “徐北望,出列!”

        轩辕长卿缓缓而来,语气透着强势不容违抗。

        徐北望一张脸瞬间冷如冰霜。

        轰隆隆!

        他身后血海滔滔,整个人凛然不可侵犯。

        刹那间,众人震惊!

        谁都能轻易察觉到那抹浓郁的杀机。

        徐公子火气也太大了吧?

        嗡!

        庞大生物头颅摆动,域外气息涌来,血海瞬间破碎。

        被对方当众骑脸,轩辕长卿脸色有些不好看。

        他要是继续坚持,姓徐的蝼蚁也不敢拒绝,否则就会被镇杀。

        可以万一这蝼蚁发疯,在栈桥上跟本尊死战呢?

        那将影响本尊的排名,前十可是有奖励,本尊誓拿第一!

        算了,姑且放过他。

        念及于此,轩辕长卿偃旗息鼓,挑了两个跟随者,还挑了第六的林远跟第九的远山。

        徐北望表情恢复平静,他差点想宰杀这个装逼狂。

        让我陪你走栈桥,你是嫌死得不够快。

        他沉默半晌,深邃的眸光环顾全场,佯装在仔细考虑人选。

        过了很久,他随意说道:

        “朝倾绝、叶天,萧凡,就你们三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