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原神之恶龙领主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我乐意给他三十秒的时间

第二十一章我乐意给他三十秒的时间

        长夜漫漫。

        悬挂于天花板的五头吊灯上,几盏烛火飘摇不定,给予教堂内部微弱的光亮。

        挺拔伫立的西风骑士们,散布在大门、展示柜、人群间,态度一丝不苟。

        无聊程度堪比当蒙德保安,看守城门,甚至还是加班......

        但这就是工作。

        可恶啊。

        展示柜边上鲜有人经过,教堂内却依旧喧嚣非常。

        骑士们目光艳羡。

        环伺在秦公子身畔的女孩们,叽叽喳喳地问,有些女孩满腔的爱慕之情犹如星落湖的水,正面临滂沱大雨,要泛滥出来。

        “我喜欢恬静、温柔的女孩。”路德食指比出一个噤声的手势。

        霎时间,

        教堂内喧哗的声音蔫了大半,然后,

        万籁俱静。

        果然没人是来看古董的。

        部分母胎单身的骑士们轻叹了一声,只觉得身心愈加疲惫。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

        我只觉得____。

        ......

        夜渐深。

        困意像隐匿于幽影中的怪物,悄无声息攀上众人脑海,久久不散。

        人们选择打道回府,而骑士们则站在原地,垂下头,惊醒,又困意泛泛地垂下头......

        乒!

        忽然,玻璃碎裂的脆响,打破了这片安逸的宁静。

        浓密的黑烟刹时弥漫内堂,遮蔽人们的视线,引起一阵轻微的骚乱。

        怪鸦来了!

        “切记!守住大门!”

        西风骑士高昂的声音响起。

        修筑教堂时,只设计了一道翻转门作为内部进出口,只要守住那里,对付黑羽怪鸦,就等同于瓮中捉鳖,手到擒来。

        呼!

        空中掠过一阵悲鸣般呼啸的风。

        烛火骤然熄灭,黑暗犹如墨水当头浇落下来,眼前只剩下一片抹不开的漆黑。

        吱嘎...

        大门响起不堪重负的推挤声...不知是怪鸦在行动,还是源自躁动的人群。

        “请各位不要慌张!保持在原地,不要妄动!”有骑士高声喊道。

        当骑士们点起蜡烛、照亮内堂时,展示柜已经破碎,只剩下一地凌乱的黑羽。

        ‘蒙德城废物骑士们,宝物我和往常一样收下了。’

        现场的一朵黑色羽毛上,写着非常嚣张的白色字迹。

        “可恶!”

        “立即追!一定要在他出城之前,将他拦下来!”

        “......”

        “咦,秦公子呢?”

        ......

        蒙德教堂广场。

        风神石像巍峨伫立,探出双手,像是想要捧住清澈如水的月光。

        黑羽怪鸦穿一袭猎猎黑衣,身段颀长,背部披着乌鸦般的羽翼,几乎和黑夜浑然一体。

        他一路狂奔穿过广场,来到墙壁边缘,纵身一跃,消失于渺茫的夜色中。

        两名盗宝团成员坐在长椅上等候。

        他们望着怪鸦潇洒的背影,目光充满羡慕、崇拜,再一回头,就见到路德站在他们身前。

        “大人,怪鸦朝那去了。”黄发青年浑身一个激灵,指着夜空说。

        “不急,拿上鸦印,”路德不徐不疾地说,“跟我来。”

        没有人能逃过真龙的追猎。

        黑龙没有外耳,和蛇一样,它们拥有侦测声音的内部构造,能分辨、过滤掉任何一种声音,只留下需要的信息。

        它们的嗅觉同样灵敏异常,并且舌头对气味的分辨能力,还要更甚。

        “是。”

        两位青年掏出寻宝鸦印,急忙跟上路德的脚步。

        谈话间,

        路德视觉、听觉、嗅觉并用。

        他琥珀色的眼眸中所见,半空中有一条黑色长练流淌,沿着石墙一路延伸向远方的墙垛,仿佛置身于猎魔人视觉中,感官清晰无比。

        一路紧跟着路德,两位青年惊奇地发现,即使黑羽怪鸦从不走寻常路,他的背影依旧从未脱离过他们的视线。

        这简直令人匪夷所思。

        众人穿过拱起的城门时,黑羽怪鸦正从恢弘的城墙顶部,一跃而下。

        怪鸦回视一眼,见对自己穷追不舍的人仍在脚下,嘴角的笑意陡然凝滞,目光不由一冽。

        噗通!

        他自由落体坠入护城河中,惊起阵阵涟漪,白雪融化般消失不见。

        “这...”

        黄发青年陷入一阵呆愣。

        河流通向两侧,他们该往哪个方向追?

        “跟我来。”

        路德一向懒得解释,淡淡说了句,就穿过长桥,沿着通向低语森林的岸边,一路前行。

        稍顷,

        路德仿佛对一切都洞若观火,对着深色石头密布的河底,戏谑地问了句:

        “你还能憋多久的气?上来吧。”

        两位青年一头雾水,清澈的河里没有任何人影。

        泼!

        水花被惊起,湿漉漉的身影浮出水面。

        他摘下乌鸦般的面具,清秀的面孔涨得通红,爬上岸边大口喘息着,非常狼狈。

        卧槽。

        两位青年头上不由浮现大片问号。

        那一瞬,他们只觉得怪鸦每有一分藏匿行踪的本事,都是为了给路德增添一分神秘感。

        “你一直跟着我,却不出手,到底有什么意图?”怪鸦又惊又怒地问。

        路德笑而不语。

        早就受过吩咐的两位青年,拿出寻宝鸦印,直说道:

        “前辈,我们也是盗宝团的成员。”

        “那你们,为什么?”怪鸦满脸困惑地问,“你又是谁?”

        “我要你像他们一样服从我,受我指使。”路德直言不讳,“否则我就把你送进大牢里。”

        他收编盗宝团的思路非常简单:

        请客、斩首、收下当狗。

        怪鸦若秉持尊严、不肯屈从,就实施‘斩首’,将他送进大牢以儆效尤。

        没了首领的盗宝团,堪称群狗无首,凝聚力再度降低,要收服剩下的成员并不困难。

        若是被‘收下当狗’,则一切顺利,未来将以极速收服其他成员。

        画饼嘛,

        路德最会这个了。

        怪鸦皱皱眉,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忽然间神色一变,猛地摔下一瓶黑色粉末:

        “你先真正抓到我再说吧!”

        骄傲的话音落下,怪鸦向后一跃,整个人隐没在黑色的滚滚浓烟中。

        路德仍旧站在原地,神色淡然自若,丝毫不为所动。

        “要追吗?”

        黄发青年急切地说,“低语森林里树木丛生,到处都是遮掩物,再不动身恐怕......”

        路德轻轻摇头,高声说:“数着,我乐意给他三十秒的时间。”

        “一、二、三......”

        在黄发青年认真数的时候,路德抽出弗洛斯的锋锐匕首把玩。

        “二十八、二十九、三十!”

        时间已到。

        “跟我来。”

        顶着两人不解的目光,路德步伐不偏不倚,径直来到近处一棵盘虬卧龙、枝叶繁茂的巨树前。

        铮!

        寒光一闪,

        粗糙的树皮哧啦撕裂,

        里面露出一张惊骇绝伦的脸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