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原神之恶龙领主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识时务者为俊杰

第二十二章识时务者为俊杰

        寒光毕现的刀刃,距离青年脸庞仅有一寸。

        他样貌清秀,额头上爬满汗珠,褐色的瞳孔不住收缩,尽是讶异与惊恐。

        “说吧,你的选择。”

        路德始终以游刃有余、居高临下的语气说。

        “愿赌服输。”怪鸦眼神冷冽,喉咙有些干涩。

        “非常好,该如何称呼你?”

        路德露出满意的微笑,暗金色眼眸注视着他:“我名为秦河。”

        “你称呼我怪鸦就行。”怪鸦依旧心有余悸,“我们这一脉盗贼传承,必须忘却姓名与面貌。”

        麻了。

        接连几次被他从环境中揪出来,

        今晚要睡不着觉了。

        “行,怪鸦。明天我会再次找到你,有事到时候再议。”

        路德似笑非笑地说,“现在,把那些银具还给我。”

        虽然那一套银器是铁匠铺订制的,但的确是货真价实的古董,不光因为长得像,而是其背后有西风骑士团的信誉作为背书。

        古董价值连城,根源在于人心。

        怪鸦闻言,心里陡地一惊,手上乖巧地交还几件银器。

        他思绪一团乱麻,满脑子都在想着,这人明天要怎么找到自己?

        坏了,坏了

        真要睡不着了。

        ......

        翌日早晨,西风骑士团执政大厅。

        路德和骑士们混的很熟,这些家伙下班时,几乎都要去酒馆喝上一杯。

        “抱歉,昨晚只追回了这些无用的银器,没能逮住怪鸦。”路德满脸的低沉沮丧。

        “没事。”

        有骑士安慰道:“怪鸦毕竟是这些年来,技巧最高超的一位盗贼,你能将失物夺回,已经非常难得。”

        毕竟他们更废物,连怪鸦的影子都没瞧见,世上哪有百步笑五十步的道理。

        况且秦河的计划,虽然没有实施成功,但的确将怪鸦引出,可见方法是正确的。

        路德离开西风骑士团,来到教堂前的广场。

        有个乐师在驻唱,歌喉如秋日湖水一般清冽。

        她纤长的手指弹拨着做工精致的竖琴,空中洋溢的音色清越而悠扬。

        “远古的风舔舐着人们的伤,

        “大地滋生出绝望......”

        是关于人民推翻高塔孤王的歌谣,「风神演义」。

        路德拨开乐师身前拥挤的人群,将手搭在一个佝偻的老人肩头。

        “跟我来。”他低声说,语气和昨夜一样。

        “好。”

        老人面容枯槁、两鬓斑白,脸上不露声色,可瞳孔的微颤却出卖了他。

        两人回到歌德大酒店,路德锁上房门。

        “你到底...怎么发现的?”

        老人目光惊疑不定,他伸手撕下脸上的老皮,露出一张还算清秀的脸庞。

        这效果正是路德要的,他要让怪鸦自发性的意识到:

        藏于夜空、河里、树中,和环境融于一体,我不费吹灰将你揪出;

        即使混在冗杂的人群中,变换样貌,佝偻形体,我同样能轻易找到你的踪迹;

        双重施威,让怪鸦对这段记忆刻骨铭心,难生反叛之心,才能做为棋子使用。

        “一点追踪用的小伎俩,不值一提。”

        路德笑笑说,“谈正事吧,你觉得盗宝团的名声如何?”

        怪鸦沉默一会,皱着眉头开口说道:“声名狼藉。”

        “臭名昭著,就像城里的老鼠,没有半点尊严。”路德轻蔑地说:

        “人们厌弃你、骑士渴求审判、妻女不会以你为荣......”

        怪鸦闻言一阵默然,几度欲言又止。

        “同样是负面形象,为什么不能是凶威赫赫?有想过吗?”路德继续问。

        “因为偷盗这种事情....上不得台面?”怪鸦沉思片刻,答道。

        路德微微摇头,轻描淡写地说:

        “在世人眼中,你们就是一盘散沙,不成气候。”

        “即使盗宝团中满是缺乏教育、家境贫困、个性恶劣的人,人们也各自划分三六九等,各自抱团,嘲笑弱者,追捧强者。

        “对于纪律严明的骑士团来说,一措渣滓明显和一粒渣滓没有区别。”

        怪鸦哑然无言。

        人们相互蔑视,又相互奉承,人们各自希望自己高于别人,又各自匍匐在别人面前。

        看起来很可笑、很幼稚,但再历经几千年,这种状况不曾改变。

        “想让一个阴沟里的老鼠窝,蜕变成雷厉风行、凶威滔滔的组织,必须有所改变。”

        路德保持着从容不迫,不怒却自威:“我要整合整个蒙德的盗宝团。”

        他顿了顿,暗金色的眸子注视着怪鸦:“你,渴望尊严吗?”

        “当然。”

        怪鸦当即答道,他不解地问:“可你又在图什么?”

        “我为荣耀而来。”

        路德给予答复,直白而露骨:“为继承家业做一些铺垫,培养属于我的势力,为我牟利。”

        怪鸦恍然大悟,原来是璃月的世家子弟。

        “我该怎么做?”他心置诚服地问。

        “让所有盗宝团的成员,前来向我宣誓臣服,同时接受体制上的改变。”路德挑明目的,

        “上交所有关于‘遗迹’以及‘秘境’的资料,接受文化、体魄的素质训练,

        “由组织带领,所有人共同攻克一座遗迹,直至个体素质拔高到一定程度,再分别行动。”

        怪鸦不由意动,眼神中仿佛有微光闪烁。

        他拥有财富,所以极度渴望声名、荣耀。

        “英明的领导不足以将恶劣的家伙们团结起来,”路德接着说,

        “但遗迹可以,这股如熔浆般的外力,会将他们凝炼成漂亮的大理石。”

        盗宝团和冒险家协会的区别在于,盗宝团内基本都是恶劣的烂人。

        想要镇服所有人,只有用雷霆手段。

        接下来,

        路德要进行请客、斩首、收下当狗中的,请客。

        宴请盗宝团的所有成员,对他们的想法洞若观火,然后,

        湮灭所有反对的声音。

        铮!

        忽然间,

        怪鸦拔出一把鎏金匕首,他单膝下跪,双手捧着匕首,保持着一个类似骑士礼的姿势:

        “无影者,黑羽怪鸦,愿向您宣誓臣服。

        “我将遵从您的指示、捍卫您的尊严,必要时,将为守护您而献出生命。”

        “风神为我见证。”

        清晨,蒙德大酒店的房间中,

        熹微的阳光照射进来,尘糜浮动,怪鸦单膝跪地,神思颇动,想起师傅的教诲。

        那是个很有智慧的老人,上一任无影者,亲手教会他融于环境、变换面貌。

        他说:

        “融于环境、融于人群,都不如融于大势。”

        怪鸦非常深切的明白,

        大势此时,

        就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