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原神之恶龙领主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一定是深渊教团干的!

第三十三章一定是深渊教团干的!

        黑龙生来就是阴谋诡计、残忍奸诈的代名词。

        对于路德来说,喜欢玩弄文字游戏、勾心斗角的魔鬼,自然不会构成威胁。

        “还有一件事,”

        怪鸦接着说,他打开柜橱,拿来一个仿佛即将撑破的钱袋,置于桌面。

        袋口豁然敞开,金灿灿的摩拉如流水般倾泻出来,发出一阵清越的碰撞声响。

        “遗迹的收入共一百三十万,这是留给您的部分。”

        摩拉间有着不同的面额,布袋中盛放的几乎都是尊贵的万元摩拉。

        路德目光稍微一扫,估摸着有四、五十万,他顿了顿,开口:

        “只是些小钱而已。

        “怪鸦,有考虑过用这些钱置办些产业吗?像晨曦酒庄,亦或者璃月的那些商人,只有让钱流动起来,财富才会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您可能不明白,”

        怪鸦愣了愣,低头躬身说:“我们秉持燃之不竭的盗宝之魂,在我获封攫金鸦印后,就不再思虑要其他收入来源,这是信仰。”

        路德心安理得收下摩拉。

        ......

        靠着超凡力量,只顾着剥削黎民百姓的暴君,纵观整个提瓦特历史,没有一个是好下场的,即使未来真的建立起黑龙帝国,路德同样会推行良好的政策,用于稳固人心、为自己洗白、笼络其他国度。

        提瓦特大陆上的七国,政体各有不同,可都将人心牢牢握在手中,有的许以永续之梦,有的实施仁政,有的......

        其中关键,人类并非可有可无的崇拜者,他们的信仰能使神明长盛不衰。

        路德有理由相信,若是毫无信仰、声名恶劣的黑龙帝国出现于这片土地,注定会被七国神祇群起戕害,迅速扼灭于摇篮,除非名正言顺、和光同尘。

        总的来讲,

        还是要做些实事的。

        所以,他让怪鸦告诉盗宝团的群众不必害怕魔鬼之祸,因为:

        ——秦公子来了,蒙德太平了;秦公子来了,青天就有了。

        蒙德的人民很好糊弄,毕竟他们神祇平时不见半点踪影,危难时回来救一波场,就能获取爱戴,而路德要做的正是类似的事。

        “首先要找到‘魔鬼’的位置,这并不难。”

        路德暗自心想:“只要找个人委婉地问出,近日频繁死人的地方。”

        他在心中敲定主意,就回到歌德大酒店,订下一间房。

        然后躺在阳台的藤椅上,悠哉悠哉地等黑夜来临。

        闲来无事,路德想找些报刊看看,目光扫过房间,只看到桌上黄灿灿的万元摩拉。

        摩拉,

        提瓦特大陆的通用货币,能作为炼金术、兵器熔铸升级的媒介,璃月制造。

        这东西......

        是什么味道的?

        好奇心驱使着路德站起身来,他拾起几枚摩拉,径直来到城外的无人荒野,变回体型庞大的黑龙,用爪子将摩拉扔入口中。

        锵......

        摩拉被獠牙压扁,发出令人齿酸的金铁挤压声响。

        可黑龙却不觉得口感坚硬,而是软软的、带着淡淡的甜味,有点像口香糖,让人情不自禁想咽下去。

        咕嘟。

        摩拉滑入腹部被顷刻消化,一股由血肉精元编织成的热流,涌向四肢百骸,力量感充盈。

        ‘吞食摩拉能帮助我成长。’

        路德眼前一亮,他将带来的几枚摩拉食用后,思绪沉淀下来:

        “让得想想,该怎么挣钱?

        嗯...可以找放贷的人借取大量摩拉,然后用极地之魂把债主杀了......周而复始,他就坐拥金山了。

        或者,

        凭借龙威奴役整个蒙德的丘丘人,强迫它们劳动,种植作物、挖掘宝矿......日积月累,他就坐拥金山了。

        又或者......

        一个个只有恶龙能想出来的念想,陆续浮上心头,却都不符合路德心意,被摒弃掉,要么来钱慢且麻烦,要么风险不小。

        他还没做好未来的规划,太阳已经被群山遮蔽,黑夜渐渐铺满天幕。

        时间到了。

        路德回到蒙德城,推开天使的馈赠大门,直奔柜台,甩下一枚万元摩拉。

        “告诉酒客们,今晚的单,我请了。”

        ......

        竖琴悠扬的乐声在酒馆中传荡,烘托着喧闹热烈的氛围。

        “近来,蒙德城有发生什么稀奇古怪的事吗?”

        路德显得兴趣盎然,问向一众酒客。

        “我那小牧场里,午夜时常会响起羊低哑的怪叫,”一个中年人心有余悸地说:“可当我提灯去看,却没发现人影,只有干草堆上留有淡淡的血迹......”

        “有没有可能,是深渊教团在搞鬼?”路德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公羊之血,时常被用来构筑沟通深渊恶魔的邪恶仪式。”

        “看来我得再找两个看牧场的人。”中年人心里有些发怵。

        “......”

        “要数最古怪的,还是七天神像离奇失踪的事件,”

        一位面容熟悉的西风骑士,咬牙切齿般恨恨地说:“我们出动了整个教会,地毯式搜索,却没有发现一点神像的踪影。”

        “我有一个猜想,”路德眸光闪烁,开始侃侃而谈:

        “首先,七天神像非常沉,世上没有任何一座马车能驮动它,更遑论不留痕迹。

        “其次,神像象征着七国之神祇,拥有千年来积攒的伟力,偷窃神像几乎等于对国宣战,没有任何国度会做出这种傻事......

        “而拥有能使‘七天神像’消失无踪的手段,觊觎神像的力量,同时渴望颠覆神明统治,不惧怕燃起战火的大型组织......”

        路德顿了顿,再次开口:

        “答案就只有一个了,那就是深渊教团。这些家伙近来很活跃,非常猖獗。”

        “你说的对,”西风骑士诚挚的赞同道:“我会上报给队长,骑士团一定会对这些可憎的魔物进行清剿,找回神像!”

        “这深渊教团真是无恶不作!”有酒客怒声咒骂。

        “骑士团可以联合菲利斯普颁布悬赏,号召冒险家们追猎深渊怪物,或联合其他国度的旅人,”路德给出建议,目光则毫不掩饰地望向一侧木桌上的四人。

        那四人穿着枫丹风格的华贵衣饰,尽兴喝酒,腰间都挂有两柄剑,一柄是削铁如泥的精炼钢剑,另一柄则是质地柔软的银剑。

        因为不久前见过一面,路德对他们记忆犹新,出手非常果断狠辣,可惜本领很菜。

        “这么说,蒙利老爷府邸中,佣人接二连三死亡,也是深渊教团做的?”有个酒客忽然出声,将路德的思绪扯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