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原神之恶龙领主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浪花、幼狮与黑龙

第三十八章浪花、幼狮与黑龙

        “好。”

        路德一口应下。

        他没有要求摩拉报酬,因为未来或许会有一天,需要用上蔷薇魔女的知识储备。

        隔日清晨,他来到西风骑士团的室内训练场地,正要推开门时,听到两个女声窃窃私语。

        吱吱.....

        白色大门被推开,倒映在路德眼底的两个女孩,坐在长椅上,隔得很远,都没有说话。

        两位都穿着黑色高领紧身衣,外面套了印有淡金鹰徽的白短袖,下半身则是银白腿甲,看起来英姿飒爽。

        其中一位淡金色长发束起高马尾,另一位则是淡蓝偏白的短发,是自然垂落的刘海。

        看起来,

        都不像是长久练剑的模样。

        骑士团是没有男性的新鲜血液吗?

        路德心里腹诽一句,缓步上前,慢条斯理地说:

        “介绍一下,我的名字是秦河,这段时间,你们的剑术陪练,亦或者魔物狩猎的随行者。”

        黑龙没有时间观念,他的寿命自然状态下长达数千年,所以才接下丽莎的委托...这既是黑龙傲睨生灵,也是他不会喜爱人的原因.......

        再过一百年、一千年,眼前人早已埋骨于岁月长河中,成为一粒无踪的沙粒,而任凭河流冲刷,他依然岿然挺立,不曾变化。

        “琴·古恩希尔德。”她的声音很轻,偶尔会令路德想起,那天晚上,洒落雪山的皎洁月光。

        “优菈·劳伦斯。”嗓音清冽,优菈说话时神情不太自然,扭过头,只留给他一个白霜般的侧颜。

        劳伦斯。

        估计是在被众人排挤的环境下长大的,而既然出现在骑士团,则说明她本性不坏。

        “如你们所见,我不是蒙德人,不会西风剑术。”

        路德对此心无怜悯,语气平淡:“这不要紧,因为你们的敌人也不会。

        “所以这是实战考核,我不会说哪里有破绽、得如何斧正,

        “只会说明白,什么时候,你会死。”

        路德走向场地一侧的武器架,抽出木剑,看向两人:

        “那么,谁第一个来?”

        “我。”优菈抬仰起头说。

        为预防意外伤人,和这些天赋异禀的孩子训练时,用的都是木剑,而非未开刃的钢剑。

        优菈举起长剑,摆出凛然的架势。

        “来吧。”

        路德话音落下,优菈闪身而来,长剑落下,旋即展开大开大阖的横劈、竖斩、斜挑,剑势如汹涌的海潮,剑身沉重若挽千斤重物。

        这绝非常人能抗下的力量。

        琴坐在休息的长椅上,安静地观看这一切。

        即使优菈剑法的攻势再猛烈,都会让路德以游刃有余的神态,在尺寸毫厘之间闪过,而后被捉到空档,长剑横在雪白的颈前——

        “死。”

        抑或者,

        优菈目光凝于相峙的木剑,防不胜防的被路德一脚扫到下盘,踉跄倒地,木剑指着她仰起的下巴:

        “菜。”

        稍微带点嘲讽的意味。

        这似乎成功激发了优菈的战斗欲,她利落起身,长剑紧握,摆出迎敌架势,凛然的目光看向路德。

        哧!

        钝木剑卷起一阵破风声斩来。

        这依旧被轻易架住,黑龙与生俱来的动态视力以及神经反应速度,使得路德在纯粹的剑术上不会输给任何人类。

        直到将优菈蹂躏的精疲力竭,

        路德才让她休息。

        “你的剑术已经变形了,”

        路德俯视着优菈,“你很累了,去一边休息吧。”

        她淡蓝偏白的短发湿漉漉,雪白的肌肤透着淡淡的红晕,握着木剑站起来。

        “我认为......”

        “你想浪费我的时间?”

        话语还未说话,就被路德一句轻佻的反问打断。

        优菈扬起纤眉,表情稍带一点侵略性,如应激的幼兽,又像是在调侃,语气抑扬顿挫:

        “好啊——这个仇,我可忘不了。”

        路德回以一个略带嘲讽的平淡笑容,明摆着不把她的话语放在心上。

        琴递来两张白手帕,给两人擦汗。

        路德接过,象征性地擦拭,他没有流汗,因为不需要汗腺来平衡温度抑或者是别的什么。

        “谢谢。”

        像个正常人一样道谢后,路德提着破破烂烂的木剑,目光看向琴:

        “来吧。”

        他永远是一副游刃有余的姿态,高傲绝不掩饰。

        所以琴没有问他是否需要休息,只是应了一声。

        “好。”

        琴侧身握剑,将受击面降到最小,目光如狮,紧盯着对方的破绽。

        而后——

        犹如鹰隼掠袭,几步缩近二者距离,长剑随之而落。

        砰!

        路德横剑上挡,剑身上流漾出澎湃的力量,传递到手中时令他神思一晃。

        以这不同常人的力劲,恐怕当时没有黑龙现身,她一个人就能单刷团灭丘丘人部落。

        相较于优菈,琴的剑术颇为正常,平稳间穿插着凌厉,斩、挑、刺、抹.....出招从容,变化多端莫测。

        到底两个都是孩子,十一、二岁的模样,所以路德应对起来太轻松,结果都是一样的。

        「死」或「菜」

        .......

        优菈坐在长椅上深呼吸,肺腔有点难受,就像长跑过后的力竭,虽然难受,又有点舒畅的爽快。

        她用白手帕擦掉淋漓的汗珠,静静看两人的对练。

        秦河就仿佛有读心术一样,轻易猜到她们将来的动作,随手用剑截住,所以从始至终渊渟岳峙般气度傲然......

        真离谱。

        没有一位骑士,只靠骑士团的西风剑术,就能做到这种程度。

        真想挫挫他那嚣张的气焰。

        优菈握住木剑,对着空中轻轻挥砍,可手臂发软,手腕不住的颤抖着,太疲惫了。

        另一边,

        路德虚握木剑,居高临下俯瞰着被他一下撂倒的琴,长剑如出一辙般挑向雪白的前颈:

        “菜。”

        两人的对练仍激烈的进行着,优菈观察着两人的动作,同时回想当初身临其境时,自己做出的应对,以及改进的措施......

        直至琴也被他蹂躏的精疲力竭,

        路德才结束这次陪练。

        “记得到西风教堂,找玛利亚夫人要一捧治愈用的甘泉。”

        路德凌空一掷,将木剑铿锵插落到武器架上,“明天见,两位。”

        丢下这句话,

        路德离开了骑士团的训练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