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原神之恶龙领主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劳伦斯祖宅

第四十章劳伦斯祖宅

        阴森恐怖的乐声,犹如鬼魂的呜咽嘶吼,在狰狞黑林中交错。

        “月光如水银像在灼烧体肤,”

        火深渊法师邪恶的嗓音响起,身躯如癫痫般抖擞着:

        “神明的眸光更让我身临苦痛,冷漠、残酷......”

        它要让浓郁的黑暗遮蔽大地,让无底的深渊侵蚀天空的星海,倾覆神明的统治。

        背景音和歌声陡然歇止,

        哗——

        黑色幕布垂落,犹如暗夜降临,接着一阵稀疏的动静,幕布再拉起时,呈现在舞台上的是一座村庄。

        朴素的村民家中,正迎接远道而来的旅者。

        他有着柔和的淡金短发,俊俏清秀的脸庞,在村民家中借住,一切宁静谐和,屋内皆是笑语欢声。

        晚饭结束后,异变陡生,招待他的主人吐沫倒地、皮肤溃烂...俨然如身中某种疫病。

        这股恶毒的疫病犹如暴风,突如其来、愈演愈烈,蔓延到整个村落。

        村民仿佛被煽动般,纷纷将质疑推向陌生的旅者,认为是他携带瘟疫,祸害了村子。

        仇恨在激烈的声讨和咒骂声中茁壮燃烧,他们要求处死旅者,并祈求神明的垂怜。

        神明当然没有回应,旅者被迫出逃,躲进深山。

        “神明屹立云端,高高在上俯瞰世间——”

        仿佛来自深渊的低语在村民的睡梦中响起,“祂们之所以为神,就是因为不曾心怀怜悯。”

        它想要动摇人们的信仰,神明的统治。

        趁着夜色,旅者再度回来,几经周旋,将深渊法师从浓郁的阴影中揪出。

        自此,

        歌剧的第一幕结束,讲述的是诡计多端的深渊法师和旅行者斗智斗勇的故事。

        歌剧院的布景、皮套、歌声、乐声都属于上乘,众人心思沉浸在精扮置的舞台上,观影时场内万籁俱静,氛围极佳。

        不止是跌宕起伏的故事,歌声也是一种享受。

        再加上众人都是第一次,感觉非常新鲜,体验极好。

        场内人员开始搬走舞台上的陈设,在看门人员的指挥下,观众有序离场,蜂拥的人流吸引了不少市民的目光。

        “去天使的馈赠看看吧。”

        街道路灯旁,克利普斯俯下身,看向身畔的红发少年。

        红发少年的容颜俊俏清秀,穿着白色的衬衫和纯黑长裤,英气十足。

        “嗯。”

        迪卢克点头,脸上带着明朗的笑容。

        两人并肩穿过街道,来到酒馆,坐在柜台前,点了两杯饮料。

        酒馆内依然喧闹。

        “听说小少爷就要晋升骑士小队的佐官了?”有好奇的酒客出声,而后感慨:“真是天资聪颖。”

        “运气而已。”迪卢克谦虚回应。

        克利普斯笑着揽过他的肩膀,像是一个自豪的父亲在对酒客们炫耀,又像是对他一个人说:

        “这不是运气,刻苦历练的事实不会辜负你,你做得的很好,是我的骄傲。”

        神之眼烁出微炽的光泽,带着淡淡的热意,象征着主人此时的心情。

        “小少爷,今晚的观影体验怎么样?”

        尚且年轻的酒保查尔斯,朝他问道。

        “很不错。”

        心情愉悦的迪卢克,发自内心地点头。

        .......

        街道的路灯洒落着惨白的光。

        优菈有点懊恼,低着头走路,眼角余光偷眺一旁平静的路德。

        丽莎请求这个人送她回家,估计暗含心思,想借他挫一下劳伦斯家族的锐气。

        她今晚肯定得挨骂,听叔叔舒伯特啰嗦的数落,被要求背诵规矩,就因为晚归,甚至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回来...这不符合劳伦斯的家训。

        这份数落,会牵连到这个人身上。

        在傲气上,他不输给劳伦斯的人。

        只是他的傲气更像是少年不可一世的纯粹意气,没有冗余堆砌、犹如铁链的规矩,令人窒息的生锈味。

        一定会发生冲突?

        优菈暗自心想,但又怕是自己想得太多,组织好的语言到嘴边,却又改口嘟囔道:

        “我可是要向你报仇的人,别继续跟着我了。”

        虽然劳伦斯家声名恶劣是人尽皆知的事,但家丑总是羞于启齿。

        “我还挺想见识一下劳伦斯的人,”

        路德觉得这个家族可能暗藏秘密——为保证血统纯正,近亲繁衍,所以才生出一堆弱智。

        无聊的他想找点乐子。

        “跟着我,”优菈抬起头问:“你就不怕名声臭掉吗?”

        “这种事情不会发生。”路德低头看她,胸有成竹般语气平淡:“在餐馆前帮你点餐,他们会认为是忽视你折损了我的颜面,作为一个贵族,我才出声。

        “而送你回去,他们会觉得是我看在琴和丽莎的面子上,以及行使绅士的礼节。”

        路德顿了顿,开玩笑似地说:

        “当人们需要你、喜欢你的时候,他们最擅长的事是自己骗自己。”

        优菈听得有些云里雾里,再抬起头时,两人已经到了。

        劳伦斯家的花园府邸,远观恢弘气派,近看破落萧条,花圃里种着便宜的花朵,大门被擦拭的很干净,但内部陈设显得非常空旷......

        劳伦斯家虽然竭力保持府邸该有的贵族面貌,却无力为这座府宅增添新的家具。

        他们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

        “优菈!”

        烦躁的男声刺破夜的宁静,有个人影踩着规律的步伐过来,神经质地沉声说:“你应该知道,你这是在折辱劳伦斯的荣誉。”

        “还有,你是谁?”穿着老旧正装的中年男人,眯起眼打量着他:“你是来自璃月的贵族?”

        “不要理他。”优菈嗓音冷冽,径直走向府邸。

        她早下决心,等结束家族试炼以后,就离开这里独自生活。

        路德注视着男人,似笑非笑地问:“你觉得呢?”

        “我想你一定是,这是贵族的嗅觉。”

        中年男人意味深长地笑起来,望着优菈远去的背影说道:

        “虽然她年龄小,但很漂亮吧?如果你愿意支援我们足够的财富,我们完全可以联姻,等我重新成为贵族,还可以许给你封地......”

        或许信息的封闭容易滋生痴愚,这样的人,路德头一次见。

        “你觉得,”

        路德暗金色的眼眸中宛若流转冷光,他反问道:

        “劳伦斯家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