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原神之恶龙领主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二章行秋的愿景

第七十二章行秋的愿景

        五月一日。

        天空暗沉,铅灰色云海缓慢流淌,风吹动红叶,簌簌作响。

        “你且先陪我走这一遭。”蓝墨色刘海垂落,容颜白净的少年,带着浅笑说。

        “......嗯。”低吟一会,浑身透着股冰白气息的少年点头。

        两人身处绯云坡,这座璃月的商业街市,包罗万象。

        有的商铺内部,摆着精致而古朴的器物;有的挂着各样的衣饰,从简朴到雍容......

        也有两人将要去的地方——万文集舍。

        街市人影如梭,两人慢悠悠地走着,远远听到一阵喧闹声。

        密密麻麻的人群,穿着朴素或华丽的衣服,将一个地方环围,时而发出议论。

        那个地方是演武台。

        不久前,有人掷重金买下那片土地,砖石筑起一座平台,免费供人们上来施展身手,或者站在一边,充当观众。

        由于免费的缘故,演武的质量良莠不齐。

        若是想要瞧见更精彩的,那就要购买门票,到设有观众席位的「武衍场」。

        父亲称这个构思,堪称神来一笔。

        起先行秋不懂,但等他啃完数本经商书著,才渐渐明白其中真意。

        “去那里瞧瞧?”行秋好奇地说。

        “......嗯。”

        话语还未说完,眼前的少年便先行一步,重云只得亦步亦趋地跟上。

        两人在密匝匝的人群前驻足,有位青衫中年男人听到急促的脚步声,回过头来。

        “这是在做什么?”行秋仰头问。

        那温润如琥珀的眼瞳,秀气精致的五官,搭衬着白净的肌肤,仿佛一只青涩的小鹿。

        “等待盛大的一场武战。”中年人捋着长须,耐心地笑着解释,“风灵月影真传秦河和千岩顾擎明。”

        见两人白净的脸上浮现困惑,中年人笑了笑,指向台上:

        “那位便是顾擎明,他曾凝以岩元之枪,百里外刺穿巨虎;深入魔物盘踞的古老遗迹,将暴徒、法师等怪物扫荡一空。”

        两人跳起来,目光掠过攒动的人头,发现一人席地而坐。

        那人穿一身简单的练武灰衣,留着黑色碎发,眼瞳呈岩渊般的深黄色,衣衫下肌肉起伏,尽显阳刚之气。

        两人都知道他,这是位不负责城中纠纷的千岩军。

        “另一位呢?”行秋接着问。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那位秦河甫一面世,连战一十九宗门,未尝一败。”中年人绘声绘色地演示着,又说:

        “他们相约于今日正午,大概就快来了。”

        “谢谢。”

        行秋礼貌地道谢,带着重云,沿着红漆楼梯,来到一座雕梁画栋的阁楼上,以最好的视野,俯瞰整个演武台。

        “你说,他们真有讲得那般出神入化吗?”行秋问向重云。

        “不知道。”重云摇摇头:“或许有吧。”

        他生于方士一脉,擅长咒法、剑诀,祖辈斩杀巨大魔物鬼怪的事迹,数不胜数。

        虽然他没见过鬼,狩猎的妖物也屈指可数.......

        这话等于没说,行秋倚着木栏,静静望着下方。

        铅灰色的云海流淌着,缓慢挪离原地,浩荡的日光倾泻,仿佛冲刷得整座长街都焕然一新。

        忽然,下方爆发出一阵鼎沸的人声。

        只见人群如同被无形的力场拨开,自主空出一条长道。

        风衣猎猎,渊渟岳峙的黑影,一步一步,走上石台。

        场面瞬间归于阒寂,无数人屏息凝神,能听到风吹拂的声音。

        “你终于来了。”

        “嗯。”

        “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顾擎明起身而立,仿佛一杆岩铸大枪,身形笔直挺拔。

        他握起一杆漆黑长枪,淡黄色的光辉辐散,于空中彼此相连,笼成一道绵密的护罩。

        呼呼呼......

        四把冰幕剑虚空凝成,绕着路德的腰间旋舞,破空声不断。

        他手里握着一柄长剑,通体呈焰火色,仿佛赤玉浇铸而成。

        天穹的太阳,已悬上顶点,阳光炽盛。

        战斗在无人宣告的情况下,一触即发!

        哧!哧!哧!

        冰幕剑劲射而出,空中划拉出一条条冰痕,霜花散落。

        顾擎明转枪而挡,拨灭挑飞几柄冰剑,漏过的一柄,撞在岩盾上,骤然破碎。

        可眼前,却突然丢失了对方的视野。

        行秋睁大眼睛,那两人距离,以难以想象的速度缩短。

        路德迅身一斩,仿佛缩短无数距离,冰魄般的寒芒如同弧形月光,空中一闪,带起阵阵飘雪。

        哧啦!

        岩盾上浮现细密的裂纹,不断蔓延扩张,最终猛地破碎。

        众人顿时哗然。

        顾擎明眉头微蹙,不慌不忙,岩元素纷涌,汇聚于漆黑长枪,直刺击出。

        砰!

        长剑虽短,可却有冰华剑芒撩天而起,和枪铿锵相撞。

        挑、刺、拨、劈.....顾擎明的攻势称沉稳如岳,变化莫测,但每一道刁钻的枪芒,都会被剑芒相抵。

        长度的优势,就此被对方化解。

        行秋发现,那位黑衣青年,始终一副游刃有余的神色,出招极其花里胡哨,令人眼花缭乱。

        漫天雪花,碎冰晶凝练成瀑布,月华般的剑芒.......绚烂的难以想象,美不胜收。

        比起杀人技,这更像是对方在仗着自己储量大,在单方面的蹂躏玩弄。

        铮!

        金铁交鸣。

        长剑矫若赤龙,斜削向枪杆,锋芒无俦的剑刃磔碾,岩元破裂,整个枪尖被削斩下来,落到地面。

        顾擎明神色凝重,心思却还未慌张。

        他操控岩元素,涌动向枪杆,凝成岩质枪头,就再出枪。

        与此同时,

        大量岩元素散到空中,顿时尘埃弥漫,土粒纷飞,如有一张土色的帘幕遮落。

        顾擎明擒枪而动,穿梭弥漫的沙尘,漆黑大枪雷行电抹般刺去!

        所有人屏息凝神地望着这一幕,

        只是顷刻,

        浩荡的冰华剑光冲天而起,冲散尘烟,璀璨到令日光失色。

        两截长枪翻滚向天,坠落地面,跟着一起跌落的,还有顾擎明。

        “是我认输了。”他坐在地上,喘息着说。

        “承让。”路德伸手,拉起对方,就只身离开。

        行秋有些向往,但不是渴望到众人前表演,得到尊敬,而是习一身武艺,能做些行侠仗义、不求功名回报、侠肝义胆的事。

        他决定向父亲说说,找一个门派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