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原神之恶龙领主在线阅读 - 第七十四章黑白博弈

第七十四章黑白博弈

        天花板悬挂着笼灯,明黄的微光,漾到古朴的书架、花瓶上。

        有淡绿衣裳的丫鬟,端着精美的茶具,上来沏水。

        “鸽群里,只要有一只鸽子向一边飞,整个鸽群都会跟着倾斜,”

        袅袅的茶雾里,凝光凤眸微动,淡淡地说:“动物如此,人也不见得更高明。”

        路德只是凝视着她,没有表态。

        “百晓。”她轻呼一声。

        此时有位穿着暗红旗袍的女人,捏着一捧白羊纸,放到桌上、摊开。

        路德会意低头,表情平淡,一一阅览这些纸张。

        「将巨大魔物的尸体,横放货车,由侠客带着,送向被收购的铁匠铺,锻造瑰美武兵,售以高价。」

        附有几张留影机拍摄,魔物的躯体庞大到斜溢出货车,狰狞脸庞呈阿黑颜的照片。

        不止这一个,还有几例。

        事情的共性在于,都在淋漓尽致地展示,侠客的武技出众、风流潇洒,令人向往。

        “你认为,那些并非原神的习武者,锤炼武艺,穷极一生,有几位能狩猎这些魔物?”凝光问。

        “不清楚,但我肯定算一位。”路德答道。

        “据我所知,现今在世的,不过十指之数。”凝光启唇说,

        “人们追逐一个虚假的幻梦,无疑是糟糕的,尤其还有某些不怀好意的人掺杂,推着氛围愈演愈烈,将来势必衍生出一些问题。”

        路德思绪电转,他逐渐理解一切。

        官方让顾擎明下战贴,再铺张消息,是想一举刺破这个浮光泡影。

        因为「秦河」不输,泡影不灭。

        他是那般俊美,那般年轻,那般出众......只要存在,就会令人心驰神往。

        人的妥协就是说服自己的过程,只要这个理由还在,他们就会接着相信。

        “大雁因天寒而迁徙时,会列成人字、一字型飞向南方,头雁分担下诸多压力,”

        路德回以相同的喻句,胸有成竹般地说:

        “若这股氛围能起正面导向,对弱势群体的聚合协作、素质提升,会很有帮助,这就是你特地来找我的缘故。”

        “是,也不尽然。”凝光微笑着说:“也有想一窥‘此世第一’的因素。”

        凝光的念头,和路德猜得大抵一样。

        倘若顾擎明枪破「秦河」,也就顺理成章地刺破泡影;反之,则拉拢秦河,将这位造势到极致的人物,收于麾下。

        原先还是一介商贾时,她肯定没有这种自信,但此时,她是天权。

        至于此事背后,是否有幕后推手,其实无关紧要。

        “感觉如何?”

        “和想象中一样。”

        “那你想象里的我,一定非常出色。”

        “高估总比低估好。”

        “但事实上,我是个简单易懂的人,没有多少深沉。”路德凝视着那对暗琥珀的眼眸,直白问道:

        “你能带给我什么?”

        “别人能给你的一切,全都翻倍。”

        “希望你能理解,世上还是有人,不那么需要摩拉。”

        路德赞扬自己般地说,“声名、相貌、财富、力量,所有人渴望的事物,我都不缺。”

        “那你渴望什么?”这是要提条件,凝光泰然自若地问。

        “我听闻天权藏库,金玉堆积成山,异宝聚集如河,烨烨熠熠,璀璨夺目。”

        “坊间传闻,”凝光双手抱胸:“总是猜测得不够大胆。”

        “哀叙冰玉、燃愿玛瑙、坚牢黄玉......”路德说:“这种品质的元素宝玉,每一样,给我一枚。”

        “你觉得我像会做亏本生意?”

        “高估总比低估好。”路德回复。

        凝光没有生气,反而淡淡地笑起来,优雅地将发丝拨向耳后:

        “需要我给你阐述一遍,这些事物的价值吗?”

        “未来的持续发展,比过去的一点点沉淀要重要。”路德一本正经地说道。

        “如果你未来,为我做事的话。”凝光优雅地笑着。

        她知道对方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恕我拒绝。”果不其然,对方说出预料中的答复。

        “这样的话,我不可能支付给你想要的报酬。”凝光顺势说。

        “那我们富可敌国的天权大人,愿意给出多少报酬?”路德阴阳怪气般问。

        “三颗。”

        “我要四颗。”

        “成交。”

        人的性情是总喜欢调和折中的,譬如你说,这屋子太暗,要在这里开一个窗,大家一定是不允许的。

        而如果你主张拆掉屋顶,他们就来调和,愿意开窗了。

        这是一样的道理,包括秦河对她也是,本来支出两颗都嫌代价高昂,现在却觉得,三、四颗,也不是不能接受。

        “我要雷、冰、岩、草的元素宝玉。”路德眼眸中仿佛有光在闪烁,熠熠生辉:“什么时候能够给我?”

        “当然是见到成效后。”凝光不紧不慢的说。

        “我怎么知道,你所谓的成效,是不是源于你自订的标尺?”贪婪的恶龙本质尽显,路德不容拒绝地说:

        “签契约,宝玉我今天就要。”

        “那我又怎么清楚,你签下契约,就一定能完成?”凝光微微歪头问。

        “很多事情,未来是能够预见的。”谈话间,路德早在心里准备好一副说辞,可此时,凝光却问道:

        “你会下棋么?”

        “会一点。”

        “你能赢过我,我就签。”无论何时,凝光想将主动权握在手里。

        “嗯。”无论何时,路德都对自己抱有极度自信。

        哪怕他没有深入学习围棋,只在书籍上,阅览过相关的规则。

        砰。

        落子有轻声。

        黑白纠缠不休,仿佛两条阴毒的蛇,互相角斗。

        起先路德黑棋陷入劣势,场面极其被动,但很快便凭借龙族的智商,理解围棋真意。

        脑力能支撑他,仿佛阿尔法狗般,演算出无数种结果。

        而这位养尊处优的天权,始终一副淡然的模样,可本该盯着棋盘的美眸,却几度抬起:

        带着一丝淡淡的惊讶和愠怒,看向把她杀的丢盔弃甲的路德。

        最后一棋落下,以数子法计,结果已定。

        “承让。”路德轻描淡写地说。

        凝光眼睑微敛,收拢一切情绪:“那就签契约吧。”

        她很喜欢以下棋为媒介,来观察对方的性格、能力,而眼前的这一幕,完全超乎了她的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