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原神之恶龙领主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一章庆典落幕

第八十一章庆典落幕

        砰。

        本能的伸手,羽球落到怀里,鲜艳得像锦簇的花团。

        优菈有点恍惚,又紧张起来。

        羽球上,蕴着的意义和历史,被她接住,人们会怎么想?

        预料的场面没有出现。

        没有谩骂、斥责、埋怨,舞台下依旧热闹。

        人们谈论着,接下来,要去哪里。

        是天使的馈赠,还是波雷亚斯歌剧院?

        近处,有女孩向男朋友诉说,只差一点点,就接住了;

        男伴则安慰,等晚点,风神像上落下来的那颗,一定会是她的。

        一切都很平常。

        这颗羽球,就像是,割开罪人血脉的界限。

        狩猎魔物的疲倦,发觉现实没有变化的失落,苦苦支撑至此,终于得到这一幕。

        星光闪烁的夜色,和谐热闹的人群,抬起头,看见那春风般和煦的微笑。

        这就是礼物的含义。

        她莫名有点想哭的触动,把积攒的压力,宣泄一空。

        突然,

        “我也要送你礼物!”安柏兴高采烈地说。

        她打开木盒,有白布铺垫,静静躺着一枚小巧、精美的木竖琴

        “我想你会喜欢,才特地要的。”她这样说。

        优菈微微一愣,轻声笑了起来。

        纯粹的笑,像雪山流下清澈的水,没有一点杂质。

        也很罕见,且短暂的,不再口是心非。

        “谢谢。”

        来自枫丹的马戏团,从中午表演到晚上,将要收班,但夜还没深。

        “要一起去看歌剧吗?”

        两个女孩今晚都很开心,欣然应允。

        先回府邸,放好羽球,再一起走到波雷亚斯歌剧院前。

        “每次来都觉得好漂亮。”安柏感叹道。

        主体由白砂岩构筑的歌剧院,华丽却不张扬,典雅而美观,恍若一小座白色宫殿。

        也因此,这近一年时间,歌剧院大获成功。

        除此之外,矿物、珠宝、兵器等路德所涉足的行业,都赚得盆满钵满。

        “璃月人就是会做生意!”

        蒙德市民这般评价,那位一见面,就会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璃月公子。

        实际上,优菈能快速得到认同,也有秦河的声誉,在做担保的因素。

        他们挨得很近。

        换句话说,倘若黑龙现身后,在民间声名恶劣,而秦河被揭穿,那优菈也会跟着身败名裂。

        相当一部分人,心里都有发泄暴戾的冲动,抗举着正义大旗,理由越是正义,就越万分期待刺出利剑的冲动。

        身为歌剧院的所有者,路德手里还有门票。

        踩着黑毯,带着两个女孩,走进剧院内部。

        穹顶的幽灯,如同月光洒落,整齐排列的柔软座椅,都坐满了人。

        七点十分,舞台上黑幕拉起,呈现出一面蒙德城的布景。

        羽球节的限定演出,是和羽球有关的歌剧。

        故事围绕着一颗羽球展开。

        羽球节当天,值班的修女,发现教堂精心制作的羽球,消失了。

        路德没有多大兴趣,反倒是安柏看得很起劲。

        约莫一个半小时,漆黑大幕重新拉上,烛光被点起,照亮舞台。

        菲洛穿着一身修女服,站在舞台中央,手捧着一颗羽球。

        通体雪白,绣着金边,一颗看着就很高贵的羽球。

        故事以修女顺利地抛出羽球,作为尾声。

        和马戏团一样,这也是非正式的,算是余兴节目。

        都是想加强观众的共鸣,一同分享,节日的快乐和庆典的氛围。

        通俗易懂的讲,就是要口碑,好让观众多花钱。

        ‘他就在台下诶......’

        菲洛手捧羽球,视线一一掠过所有观众,

        发现老板就在台下,

        他对我有知遇之恩,既然这样,还有抛向别处的理由吗?

        众人期待的目光里,获球者早已内定。

        呼——

        羽球朝路德这边,凌空抛来。

        或许没练习过的缘故,她抛得有点歪,斜飞向一侧。

        菲洛有点紧张,却见到一个淡蓝偏白短发的女孩,站了起来。

        她想要抓住羽球,没抓到,只是伸手那一碰,却让羽球落到一边的青年怀里。

        ‘看来他本来就该得到这份幸运。’菲洛这样想。

        观众席上,安柏眼瞳里饱含惊讶,看着这一幕。

        “哎呀......”仿佛不小心失手,优菈有点遗憾地轻声说。

        路德笑着,揉揉她的头发。

        “就我没有.......”安柏是真的有点遗憾。

        “九点还有一颗。”路德说。

        那是蒙德的羽球,少女要爬上巍峨的七天神像,亲手投掷羽球。

        歌剧结束,观众陆续离场。

        三个人顺道回府邸,放好羽球,就赶到教堂前的广场。

        黑压压的人群,密密麻麻,鼎沸的人声远远就能听到。

        有小半个蒙德城的市民,聚集在这里。

        身姿窈窕的女孩,在风系原神的帮助下,爬上神像摊开的手掌。

        “她好像有点紧张......”

        “每个人的第一次都是生涩的嘛,换成你,也一样。”

        “......”

        三个人走到人群附近,就待在尾部,等羽球落下。

        他们还看见,马戏团遇见的情侣,挤进人群。

        “我要抛了——”神像上的女孩,带有一点颤音。

        热闹的欢呼声里,羽球落进人群,被一个火红头发的少年拿到。

        “又是就差一点点......”那个女孩惋惜地说。

        “等明年,下次一定可以。”青年安慰。

        “哇,你看那个......”突然,女孩指着一边说。

        青年顺着所指的方向,看过去,两个可爱的女孩,还有一位俊美的黑衣青年。

        “果然轮不到我啊......”安柏有一点小惋惜。

        “送给你。”

        路德微微俯身,冰元素于指尖流淌,凝成一颗水晶球。

        瑰美的羽球,烁着细碎的冰光,如梦似幻。

        “啊!谢谢!”安柏的心,瞬间被一股快乐填满。

        沉浸在惊喜里,她又好奇地说:

        “你和优菈有一样的神之眼诶。”

        “嗯哼。”表示‘正确’的鼻音。

        优菈为安柏高兴,但她这时才发现路德身上,的确挂着神之眼。

        是手腕处,还绣有蓝色的花纹作点缀,很不起眼。

        这个发现,令她没由来的很开心。

        是一样的,只是这样,就会觉得开心。

        广场上,人群渐渐散去,安柏先向两人告别,回家。

        花园府邸前,正要离开的优菈,路德向她招手,就又进来。

        两人聊了一些日常事,又聊到,怎么获得的神之眼。

        “你知道的,我是无所不能的人,想要就会有。”路德这样说。

        “真的吗?”

        “好吧,其实是和人比武的时候,忽然觉醒的,就像小说主角那样。”

        谈着谈着,

        “骑士团有什么厉害的人物吗?”秦河温柔的外表下,黑龙露出獠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