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诸天:始于雪中在线阅读 - 第十章、非比寻常的玉佩

第十章、非比寻常的玉佩

        ……

        既然上苍让自己从不拥有这一切,到一切都具备,他自当竭尽全力维护好这一切。

        而且,母亲貌似并未彻底死亡,身死魂未散,尚在人间,曾藏在徐凤年身上随身佩戴的绿玉上。

        不过后来,为了确保母亲的安全,玉佩被他要过来了。

        至于徐凤年,身边自己安插的高手足够保护他了。

        再说,以天人阁的情报势力,有危险时,不至于让其真的出现意外。

        这些年来,或许自己作为异数的原因,魂魄天生比普通人强大,过目不忘这些,都是小意思。

        遗憾的是,自己这么多年,尽心尽力寻求一部关于神魂的修炼,可惜太过困难,至今无果,龙虎山倒是有一部大梦春秋的功法,可惜那是人家的武学典籍,无缘无故,自己如何得到?

        日出日落,来到江南道一家客栈,各自休息。

        拿着那一块玉佩,怔怔出神,明知道自己母亲的残魂就在其中,却毫无办法。

        每当自己去探究这一块玉佩,入手的,只是无尽的亲切。

        他知道,自己的母亲,此时也定然在注视着自己,只可惜相近却不能相见。

        “哎,天象不行,那就陆地神仙,陆地神仙不行,就天人大长生。

        天人还是不行,那就踏破天人……”

        莫名其妙的话,任何人听之都只会觉得奇怪。

        不过凡人视线所不能看到的,一道虚幻的身影在玉佩之内,却是泪流满面。

        要是能够看到,徐长生定能认出来,也能够确定,这就是自己的母亲。

        此时的吴素,不再是威名赫赫的吴家剑冠,不再是令人闻风丧胆吴家剑冠,只是一个慈爱的母亲。

        想伸手去抚摸抚摸自己这个令得自己骄傲儿子的脸庞,却只是穿身而过。

        如果说这个儿子行事,藏拙,事项知道得,算上她的话,她才是第一个知晓的。

        徐骁才是第二个,可惜已天人永隔。

        “道家,道家……,去江南见一面大姐,就回陵州,去武当山看看,能否有涉及神魂修炼之法。

        实在不行,就谋划龙虎山的大梦春秋吧。”

        ……

        江南,卢州阳春城湖亭郡卢家大门,一行三人来到这里,此时的三人,都不再易容,而是以真面目视人。

        彩玥敲门后,一五十几岁发福的人出了大门。

        “阁下是?”

        “在下卢东阳,卢府管家。”

        徐长生这时看了一眼这家伙道:“卢管家好,在下北凉二公子徐长生,如果阳春城,特来拜见。”

        卢东阳听闻与北凉徐家二公子徐长生,早就听闻这个二公子的平庸,慢悠悠拿出一块写有免字的牌子挂在门前。

        “这倒是巧了,卢府今日不会客。

        各位请回,择日再来。”

        “我等也是初到阳城,并无住处。”

        卢东阳:“这与我何干?”

        “要不麻烦卢管家,帮忙通报一下徐家大家?”

        “徐脂虎败坏家风,有何颜面出来见人?”

        卢府之内,桂子落了一地的老桂树前,丫鬟二乔愤懑道:“小姐,那些个泼妇怎的都不记打,又开始编排小姐的不是了!真想扇她们几个大嘴巴!”

        相较以往的确是清瘦许多的女子,伸手点了点贴身体己婢女的鼻尖,妩媚笑道:“还说别人,你自己不也是个小泼妇。”

        眉清目秀的小丫鬟嘻嘻笑道:“听世子说小姐以前最爱穿红裙红衣红裳了,为何二乔就从来没有见过呢?”

        消瘦女子闻言,沉默片刻,“你还小,说了也不懂。”

        ……

        卢府门外,徐长生听到这家伙的出言不逊,眉头一皱。

        看了彩玥一眼,这丫头顿时一手将卢管家掐住脖子提了起来。

        一脚将卢府大门踢倒,“哼,给脸不要脸,公子来拜访卢府,那是你卢府几辈子修来的福气,还如此不知好歹。”

        “咳咳,大……大胆,这是卢家,你怎敢行凶?”

        如此动静,自然动静不小,家主卢道林此时在京城,官至右祭酒,权势显赫。

        而此时卢家在江南道管事之人,名叫卢玄郞,也是远近闻名的大儒,徐脂嫁的,正是其儿子。

        不止卢玄郎,还走出一个穿着穷酸的剑客,正是卢氏上代家主的小儿子卢白颉。

        在卢府中,卢白颉是唯一对徐脂虎还算不错的长辈。

        他自幼不喜文而喜欢练武,江湖人称棠溪剑仙,也是顶级的武道宗师人物。

        还有一个消瘦女子,看到徐长生的瞬间,面色一喜。

        徐长生看到大姐,也是大喜。

        “大姐!”

        “见过大小姐!”

        “长生,你怎么来江南了?”

        “嘿嘿,大姐,老爹将徐凤年赶出了北凉游历江湖。

        小弟想着,也好久没见大姐二姐了,这不也要求自己出来游历江湖,顺便见见大姐二姐。

        大姐,听闻你在江南过的不怎么样。

        如今看来,的确,甚至更不怎样,一个奴才,竟然狗胆包天,出言不逊。

        这卢家,不待也罢,跟我回北凉吧。

        大姐现别忙着拒绝,小弟知道,大家远来江南,是大家想为父王分忧,去除些太安城那位的猜忌。

        但那这个必要,几十年来,也不见那位拿父王如何。

        要不是父王心怀慈悲,不敢,更不舍让这好不容易一统的太平盛世再一次陷入春秋乱局。

        区区离阳罢了,相信他能够解决。

        区区卢家,没什么了不起的,自己儿子不争气,没福气死了,找不到怪处,怎敢如此无礼?”

        看到徐脂虎的瞬间,小时候记忆涌现,徐长生直接道。

        说来,他们兄弟中,他和徐骁才是最像的那一位,以前闻之却未见之。

        如今见之,忍不住道。

        这两姐弟除外,秋若雪捂着小嘴,从徐长生对卢管家自报家门后,她就震撼连连,徐大哥果然出身大家族,北凉王的儿子,这是大大的家族啊。

        卢家诸人看着这两姐弟旁若无人,尤其是徐长生那明目张胆侮辱自己儿子。

        卢玄郎面色一怒,自己卢家,好歹是江南四大家族之一,哪里容得如此侮辱?

        “呵呵,徐家的家风,也不见得好到哪里。

        久闻徐骁杀伐过甚,乃世间三大魔头之一。

        所生之子女,的确不如何,世子徐凤年纨绔不堪,二子庸庸碌碌,三子除了天生神力,更是一个傻子。

        这长女嘛,不用说,一个浪荡妇人,接连克死三夫的货色。

        想来那次女徐渭熊,也不过是徒有虚名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