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诸天:始于雪中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大姐回家

第十一章、大姐回家

        ……

        “你……”

        徐脂虎大怒,却被徐长生拉到身后安慰。

        “大姐急什么,这就是大儒的风范?

        我看和小弟我也没什么两样,都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罢了。

        我还以为长了什么三头六臂呢。”

        “咔嚓……”

        熟悉徐长生脾气的彩玥,知道这位少爷怒了,往往都是笑意掩盖怒意。

        少爷说过,发怒,那是无能者的表现。

        笑着让敌人死亡,那比大发雷霆管用多了。

        卢玄郎,卢白颉面色都不怎么样。

        徐长生却仿佛没什么大不了似的。

        “一个奴仆罢了,死了就死了。

        这位应该就是棠溪剑仙卢白颉卢前辈吧。”

        “哼,欺人太甚,北凉王府是强大,但我江南卢家,也不是软弱可欺。”

        卢白颉拔剑,就向着彩玥攻击而去。

        彩玥虽然不过是伪指玄,但所谓的棠溪剑仙,也不过是一指玄境罢了。

        要击败彩玥,可能,但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够做到的。

        “大姐,不用担心,这可是父王派来保护我的侍女。

        实力虽未入指玄,却也差不了多少。”

        “长生,彩玥虽是伪指玄,但终究势单力薄。

        你出来怎么就内带着些长生军出来?

        对了,这位小姐是?未来弟妹?小家碧玉的,就样貌而言,配得上我弟弟。”

        “大姐明鉴!

        至于长生军,那是北凉军,志在护卫北凉百姓安居乐业。

        不是我一个人的军队,为我一人而大张旗鼓。

        只要我隐藏身份,谁会知道我这个北凉王的二儿子也来闯荡江湖。

        再说,谁想暗杀我,那就来吧,成功了算他倒霉,老爹会带着北凉大军踏平其背后势力。

        成功不了,也算他倒霉,将来回去,小弟亲自带着长生军去踏平其背后势力。”

        秋若雪闻徐脂虎之言,面色红润,不好意思道。

        “我是秋若雪,见过郡主!”

        徐脂虎微笑点头:“之后叫我大姐吧。

        长生,我还是在这里吧,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如今的我,没必要再回去了。”

        徐脂虎是这样说,但神思不属之间,徐长生还是听出了其想法,并非如同大姐所言,她只是在这里等人罢了。

        一瞬间,他对于龙虎山那个蠢道士怨念大增,真想跑过去揍他一顿。

        “大姐,还是回去吧,什么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那是一群腐儒胡说八道的。

        在我徐家,不信这一套,谁敢多言,乱嚼舌根,夷了他三族都算轻的。

        至于那个混账东西,不简单,和你情牵千年,不用等他,你们自会在一起的。

        他不是说成为天下第一后,会来寻你嘛,那就等着吧。

        也就这一两年的事了。

        在这里受毛的气,堂堂北凉大郡主,身份尊贵,下嫁卢家,是其福气,还如此不知好歹。”

        “嘣……”

        终究是彩玥境界低了一筹,被卢白颉击败。

        眼看路白颉胜利,卢玄郎更是得意洋洋。

        “呵呵,真当我卢家是浪得虚名不成?

        自己能够做得,别人就说不得?作风放浪的荡妇,千夫所指,这在阳春城可不是秘密。”

        听闻这家伙满嘴喷粪,徐长生虽然面色依旧微笑,但内心的杀意汹涌澎湃,差点按耐不住。

        “我大姐如何,你们还没资格评说。

        对了,既然大姐如此令得高贵的卢家如此有损门楣,那我就带回北凉了。”

        丢下一句话,就准备走,卢玄郎面色不断变化,思索着是否要击杀了这几个家伙。

        想了想,还是没有如此行驶事,只要还在江南,要杀他们何必明目张胆。

        一行五人回到江南道阳春城那一家客栈内居住了下来。

        徐长生住处,彩玥悄然进来。

        “少爷,卢家……”

        徐长生语气不容更改道:“对大姐不敬者,杀!

        我会命令下去,让江南的凌护法,秦护法,李护法,带着些舵主来,尤其是那卢玄郎,没必要活下去。

        对了,行事时,让几大护法穿上那假的红甲,避人耳目。

        听说那卢白颉,在卢家,也算是唯一把大姐当作晚辈的。

        识相点,就放了,留着还能有点用处,要是不识趣,多杀一个,不算什么。

        对了,那个刘黎廷是吧,也杀了吧。

        至于你,带着大姐以及若雪先回去。”

        “是,少爷,不过那卢白颉,终究不是弱者,是不是会放虎归山?”

        “他,还不是虎,我自有打算,再说要是他运气不好死了,那就一切免谈。

        即使真的运气好,逃得一命,不说能否识破我的布局,就算识破了,那又如何,在我眼里,指玄又如何,大一点的蝼蚁罢了。”

        “是,属下这就去安排安排。”

        “等等,卢家不会善罢甘休的,所以你要小心。

        另外,我会去一趟观音宗,你不用陪着我去了。

        去一趟观音宗后,我就会返回北凉。”

        “这,少爷,您也知道,单独离去,郡主那里不好交代啊。

        要是知道我让您单独离去,郡主还不剥了我的皮啊。”

        徐长生不是没想到这点,想着这家人太过和睦,姐弟关系太好,也让人头疼啊,好在也不是没准备。

        “没事,我已经传书父王,父王给大姐的传书应该快到了。

        有父王的书信,大姐不会为难你的。”

        “啊……,王爷他……”

        “哈哈,春神湖和二姐一悟,我算是明白了。

        徐骁那个老狐狸,枉我自以为隐藏得天衣无缝。

        果然啊,不能小瞧天下任何一个人,否则你会栽在自己最看不起的人手中也说不定。

        更别说父王,虽是武将出身,靠着杀伐积累功业,成就离阳唯一异性王爷。

        但智力绝对不弱,否则不会凭借一己之力,都令得离阳皇室忌惮不已。

        刚到江南道时,我就飞鸽传书北凉了,所以父王会明白我心意,让大姐回去的。”

        ……

        听潮亭内第九层,这里只有徐骁一人有资格进入这里,徐骁看着手中的书信,面色一抽。

        口中喃喃自语:“混小子,还真不愧是我徐骁的种,这就猜到了。

        也好,既然是你的决定,那就让虎儿会来吧。

        想来你也有自己的谋划,本王的儿媳,嘿嘿,还不错。

        如此,本王就让脂虎回来也好。

        卢家,呵呵,得罪了那小子,算你们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