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诸天:始于雪中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严重的病情,一闪而逝的灵光

第十六章、严重的病情,一闪而逝的灵光

        ……

        即使这位北凉二公子不说,王重楼也不是多嘴之人。

        徐长生如此隐藏,定然有着自己的谋划。

        如果自己多嘴,那这好不容易积累的善意,岂不是白白这样浪费了?

        “少侠放心,贫道所知的,也仅仅只有青城山渡劫的神秘强者罢了。

        恭喜少侠如今八重大黄庭,再加上大长生诀,天下之间,少有敌手。

        武评前十,不是问题。”

        “哈哈,那东西岂能囊括天下所有的高手?不过是明面上的罢了。

        如今愿望达成,那在下就告辞了。”

        拒绝了王重楼的留意,下了武当山,进入陵州城内。

        “掌柜的,来一碗酱牛肉。”

        “好的,客观!”

        徐长生来到陵州城,看到一个自家牛肉店,一个黄群女子在忙碌着,满脸天真无害,心性纯真。

        想到了那个被徐凤年叫作呵呵姑娘的人,徐长生直接进入客栈要了碗酱牛肉。

        呵呵姑娘,全名贾佳嘉,春秋大魔头黄龙士的义女,指玄境的家伙。

        “掌柜的,那头大白熊是你的?真大。”

        “呵呵,是!”

        “你以及收服的?”

        “呵呵……”

        徐长生无语,不怪那徐凤年叫其呵呵姑娘。

        他没再注意呵呵姑娘,反而看向柜台那个两鬓皆白的老人。

        知道那就是春秋三大魔头之一,春秋十三甲独占三甲,江湖人称“黄三甲”的黄龙士了。

        疑似外界穿越而来,知晓前后数百年的事。

        曾是上阴学宫最为得意的门生,齐阳龙的不记名徒弟之一,九国大战,游说其中,一张嘴挑起许多战火。

        陆地神仙境,能够给自己威胁的也就只有这个境界了。

        他注视着黄三甲的同时,这老头也朝他笑了笑。

        “公子好修为,老夫佩服。”

        他已经猜到了这家伙是谁。

        普天之下,他或许才是第一个猜到这位是在藏拙的。

        毕竟他熟知未来的走向,未来可没有所谓的徐家二公子,更没有天人阁。

        联系之下,要是还不能确定,就不配称作黄三甲了。

        “老人家也是好修为!”

        “异数!”

        黄龙士并未回应徐长生,反而口中吐出两个字。

        徐长生则是不屑道:“大道五十,天道四九,遁去其一,乃一线生机。

        何为异数?大道之下,皆是众生。

        我非异数,先生也非异数。”

        “驾……,让开,让开……”

        突然街道上,士兵疾行,还可以看到一十五六岁的少年在不断飞跃,仿佛城外有着什么稀世珍宝吸引着他一般。

        老头没说话,徐长生也没说话,这是很熟悉的一幕,不是徐凤年回归时的样子吗?

        他也没管,吃完酱牛肉后,离开酱牛肉铺,寻了个隐秘角落,恢复真身,向着清凉山北凉王府走去。

        徐府外面,侍卫看到徐长生后,顿时道。

        “见过二公子!”

        “嗯,不用客气,父王,大姐呢?”

        “回二公子,王爷和大小姐都在府中。”

        “好,辛苦你们了,我去看看大姐。”

        来到徐脂虎住处,看到正在咳嗽的大姐。

        “大姐!”

        “长生?”

        “见过少爷。”

        “大姐,你这是怎么了,小弟帮你看看。”

        拉起徐脂虎的手,徐脂虎明显慌乱,却无论如何都挣脱不了徐长生的手,索性也就不再挣扎。

        “大姐你这可不是小事,虽然不过风寒罢了,但已经挺严重了。

        就在徐府好好修养,几个月也就修养好了。

        二乔,稍后你随我去,我房中有几支千年人参,给大姐补补。

        对了,若雪呢?”

        “哈哈,儿砸,你回来了,怎么样?江湖上好玩儿吧?”

        如此行事的,也就北凉王徐骁了。

        徐长生暗自翻了个白眼。

        “父王!”

        “父王!”

        “王爷!”

        “脂虎不用多礼,儿子,游历得怎么样?”

        徐长生却是面色淡定看着徐骁。

        “徐骁,本公子游历得自然是很好,收获感悟很多。

        只是,大姐这风寒已经严重到什么程度,你就真的一点都不知道?”

        徐骁面色尴尬,心虚地看着这个儿子:“咳咳,儿砸,你大姐的事,我当然知道了。

        这不我可是叫了魏叔阳给她看病开药。

        也在天下发出通告,寻找良医。

        但是,这个事吧,你大姐这新病加心病,我也无法啊。

        她还不听话,不安心养病。

        儿砸,你回来了,还有你大哥也回来了,可要好好劝劝你姐。”

        “大姐,你这病本来就一普通风寒,却拖到如今严重到这个程度。

        真该调养了,至于有什么事需要办的,吩咐我或者大哥就行。

        也别多想,正如小弟在阳春城所言,你和那家伙情牵几百年,不会如此草草结束的。

        也真是的,你们两人,都是倔脾气。

        实在不行,小弟带着长生军去武当山,绑也将那混账绑回来,道士有什么好做的。

        再不行,直接灭了武当,我看他去哪里做道士。”

        “你……,可别乱来,北凉有你大哥无法无天也就算了,你可别跟着他学坏。

        再说,我想他干什么,我徐脂虎是没人要的?

        至于若雪,如今应该和侍女们采购去了吧。

        那丫头也是,说什么想出去熟悉熟悉陵州城。”

        “是是是,我大姐善解人意,温柔贤淑,嫁给谁就是谁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大黄庭?送人……,送人……

        哈哈……

        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

        父王,大姐,我有急事需要需要去听潮亭一趟,如果真的成功。

        那大姐不仅可以迅速痊愈,还能成为武道高手。

        甚至,父王你也可以成为武道高手。

        给我进入第三层的令牌。”

        徐长生说完,直接向徐骁要了令牌,随即让徐脂虎摸头不着脑,只有徐骁面色好奇。

        徐长生才走,他看着徐脂虎道:“脂虎,咱一起去看看,这混账小子在搞什么鬼。”

        “这,父王……”

        “哈哈,父王允了,走吧!”

        徐长生来到听潮亭第一楼,魏叔阳正在其中百无聊赖呢。

        “二公子?”

        “魏爷爷,我需要去一趟三楼,这是父王的令牌。”

        魏叔阳面色抽搐,接住徐长生像扔垃圾样扔过来的令牌,看了一眼,递给了徐长生。

        “王爷令牌在,公子请自行上去。”